《天鹤谱》

第15回 神秘约会

作者:卧龙生

舱内一片黯然,抬目望去,只见宋孚仍然闭目打坐未醒,四野除了浪涛拍岸猿啼狼嗥之声,别无一丝动静。

但方雪宜心中却暗感不对,适才他一惊而醒,乃是觉着船身忽然一震,此刻却是不见人声,岂非十分奇怪吗?

方雪宜略一沉吟,轻轻的走出舱外,船头上的灯光已熄,只剩下那桅杆的半腰之旁,亮着一些气死风灯,在江面腾起的雾色中,晃来晃去。

方雪宜不信自己会听错,是以他迅快的绕过全船之后,立即纵身跃上那桅顶,慾待举目向四周察看。陡然间心中一震,只见那桅顶之上,用一根银簪,插了一方白绢,正在夜风中,荡来荡去。

方雪宜探手拔下银簪,只觉一股清雅的香气,选鼻而入,一惊之下,连忙闭住呼吸,暗中运气默察,体内有无异状,双目却注视白绢之上的字迹。只见那小约有尺许见方的白绢之上,只写了寥寥几个小字:“我家站娘要你来朝云峰,你敢不敢来?”

既无上款,亦无署名,显然这是冲着自己或是宋孚送来的了。

此刻他已确定那阵香味,只是女孩儿家用的香粉气味,并非什么毒物,当下闪身跃落船梢,直进房,就着灯光,重新打量那小小银簪。这一凝视,突然使得方雪宜大大的吃了一惊。

敢情,这只银簪,虽然长仅三寸,但那簪头之上,却雕铸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仙鹤,作振翼高飞之状。

他记得师叔曾经交待过自己,龙行剑法如有克制的对手,那就是“天鹤斩”的往事,是故他一眼看到鹤形标志,就不禁心头大震。

正在他手持银簪发愣之间,耳中忽然听得宋孚笑道:“老弟,这银簪是何人之物?老弟为何手执此物发呆?”

方雪宜霍地转身,道:“宋老,你也瞧瞧……”说着,将银簪递了过去。

宋孚接过这支银簪,仔细地看了一遍,笑道:“老弟,这是在哪儿发现的?”

方雪宜不答宋孚所问,却道:“宋老,这银簪你老以往见过吗?”

宋孚道:“没有。”

方雪宜原以为宋孚江湖经验极丰,自然见闻甚博,对于这支雕有仙鹤的银簪,可能会知晓一些来历,此刻闻他回答不知,不禁大失所望。

略一沉吟道:“宋老,这立银簪,乃是自船桅之上取来,而且,还有一方白绢……”,递过白绢,接道:“这事你老有佝高见。”

宋孚接过白绢,看过上面所写的娟秀字迹,不觉地锁起双眉,道:“老弟,这位姑娘,可是冲着你来的?”

敢情这位大漠鬼手也坠入了五里雾中。

方雪宜长长地一叹道:“不知道,晚辈原以为这事可能是针对你老而来,眼下看来,那是晚辈料错了。”

宋孚笑道:“老弟,老朽一生,最是不喜与女人交往,这留绢书的对象,八成是我的你老弟台了。”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晚辈初离师门,在武林中乃是藉藉之辈啊……”言下之意,是自己不可能与什么人结下恩怨的了。

宋孚微微一笑道:“老弟,会不会是那柳媚娘,她不也是女人吗?”

方雪宜沉吟道:“这个……不像吧!”

宋孚一怔道:“为什么?”

方雪宜固是心中怀疑这银簪之上的仙鹤雕花,可能正是师父所说的那一双东海奇人的标志,方才认为此事不是柳媚娘所为,听得宋孚反问,只好应声道:“那柳媚娘如是要找晚辈,谅也不会花费这些手脚……”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宋老,这银簪上的仙鹤标志,你老往日可曾听说,武林之中,是否有人使用过这等银簪传讯?”

宋孚抓头沉思良久,突然一叹道:“老朽实是想不起武林之中,有什么人用过这等标志……”

方雪宜剑眉连连扬动,显然是心情甚为激动,脱口道:“宋老,咱们该不该去那朝云峰一行?”

宋孚重新把那方白绢看了一眼,失笑道:“是了,咱们如要查出此事底细,那只有应约前去了。”

方雪宜道:“宋老,那朝云峰不知离此多远?”

宋孚道:“不太远只是这船家……”

他忽然想到两人这一离去,五更时分是否可以赶得回来,倘若船家醒来不见了客人,上岸惊动了官府,反而不好。

当下话音一顿,沉吟有顷接道:“这么办,老朽前去告诉船家,咱们趁夜访友,在未曾回来之前,不要开船。”

方雪宜笑道:“只好如此了。”

宋孚转身出了舱门,叫醒了船老大,一切交待清楚,这才和方雪宜双双上得岸来,直奔巫山之岸而去。

那宋乎对巫山的十二名峰,的确十分熟悉,一路之上,不停的指点方雪宜,何处是望霞峰,何处是飞凤峰,何处是翠屏峰,何处是聚鹤峰,敢情那十二峰所在,在宋孚口中,直是加数家珍一般说了出来。

两人沿着大江北峰,往东而行,约莫在奇峰峻巅之间,行走了得一个更次,忽然来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的大山峰之前。

宋孚即望峰头,低声道:“老弟,这就是朝云峰了,也正是此间百姓,传称的神女峰!”

方雪宜抬头望去只见此峰进出云表,果然比其他远近的山峦,高出不少,心中暗道:这等挺拔的山势,不知峰顶是否有容人立足之处?心中虽作如是之想,口中却道:“宋老,咱们打那儿上去。”

宋孚闻言,蓦然失笑道:“是啊!老朽现就领路了。”

突然举步摇肩,直向山上攀去。

方雪宜紧紧眼在他身后,不消多久,便已到达峰顶。

果然,这朝云峰顶,乃是一座平台。四周巨石林立,形势十奇兀,也相当古拙。

两人身行刚自站定,只觉眼前人影一花,一个身躯纤细头挽双髻的少女,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方雪宜怔了一怔,那少女业已格格一笑道:“你可是姓方吗?”

方雪宜吃了一惊,暗道:“她怎会知道我姓方?”但口中却道:“不错,在下正是姓方,可是姑娘留绢约我来此的吗?”

少女忽然笑容一敛,目光射向他身后的宋孚道:“他是什么人?”

方雪宜道:“在下的一位长辈。”

少女似是呆了一呆,方道:“你……为何跟他一道前来。”

方雪宜忖道:“你那留字之上,并未说出只要我一个人前来啊!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来呢,”但他为人忠厚,这等话自不会说出口来,只淡淡一笑,接道:“姑娘在那留下的绢中之上,并未指明约定何人,在下与宋老同来,也没有错啊!”

少女忽然又格格一笑道:“你这人真可笑,……”

方雪宜道:“姑娘跟在下素不相识,不知怎会知晓在下姓方?”

话音一顿,接道:“姑娘怎么称呼?”

那少女大眼眨了一眨,道:“我叫平儿。”

方雪宜道:“原来是平儿姑娘!……”

他口中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却在暗道:听她这等只有名字,不报姓氏,显然只是一个丫头身份,难道那留字之人,不是她吗?”

宋孚这时忽然干咳了一声道:“平儿姑娘!”

那平儿笑道:“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

宋孚道:“听姑娘口气,那约请我等来此之人,可是姑娘的主人吗?”到底是年纪大些,有些话方便说出口来。

那平儿忽地格格一笑,接道:“不错,老人家猜对了,约你们来此的人,正是我家小姐!”

方雪宜暗暗地吁了一口气道:“果然不是你?”

平儿两眼一转,接道:“方公子,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姐是谁?”

方雪宜暗道:这就奇了,你家小姐是淮你都说不出来,我又怎会知晓?当下微微一笑道:“方某少在江湖走动,姑娘的主人是谁,恕在下寡闻不知!”

干儿笑道:“你很老实啊!我猜得出你不知道!”

话音一顿,接道:“方公子,你在江湖上可是很有名气吗?”

方雪宜讪讪地一笑道:“这个……在下初出茅庐,谈不上有何名气。”

平儿忽然沉吟道:“这就奇怪了!”

方雪宜道:“什么事奇怪?”

平儿道:“你既然初出茅庐,想必是个无名之辈了。”

方雪宜忖道:“这不是明明在骂人吗?”但他却不能不接道:“不错!在下在武林之中,可谓籍藉无名。”

平儿道:“我家小姐为什么要约你来此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究竟奇不奇怪,连方雪宜自己也弄不清楚。

他苦笑了一声道:“在下正是有些不解,姑娘可知为了什么?”

平儿摇头道:“我家小姐行事,我怎会知道?”

宋孚道:“姑娘,你家小姐现在何处?她既然留字相邀,咱们已然应约而来,不知姑娘可否代为引见贵上?”

平儿微微一笑道:“有何不可,我这就去禀告小姐便了。”

一扭头,就待离去。

忽然,方雪宜似是想起了什么,喝道:“且慢!”

平儿娇躯一转,笑道:“方公子,有何事?”

方雪宜道:“姑娘的小姐,是哪一门派的高人子女,不知可否先行见告。”

平儿格格一笑道:“你问这个干吗?待会儿见到我家小姐,怕她不会告诉你吗?”

方雪宜苦笑了一声,接道:“姑娘,在下应约而来,如是不知你家小姐贵姓,岂非大为失礼吗?”

那平儿略一沉吟,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宋孚似是怕她不说,连忙笑道:“贵上怎么称呼?”

平儿道:“我家小姐姓安”,忽然一旋娇躯,走得没了影子。

宋孚愣了一愣,道:“好快的身法。”

方雪宜瞧那平姑娘忽然行去,心中大大一震,忖道:“看此女身法之快,已然不在江湖一流高手之下,她的主人,自然是更高明了。”一时之间,他想不出今夜之事是祸是福,虽然,那平儿并无一句恶言相向,但事出突然,总是叫人觉得不太平凡……

动念之间,不禁低叹一声,道:“宋老,眼下的情景,叫晚生不安得很。”

宋孚也神色凝重地接道:“不错,是祸是锅,是喜是忧,未见那位安姑娘之前,果真难以猜度,不过,据老朽看来,老弟也用不着担心太甚,对方倘若真有甚恶意,那也用不着费上这么多手脚,把你我请来此处了。”言下之意,似是对方若是想为害于自己两人,大可趁留书船桅之际,暗中下毒手了。

方雪宜自也想到过这一点,当下皱眉一叹,道:“宋老说得不错,晚生只怕事出意料之外罢了……”

宋孚瞧他这等不安,心中不禁暗道:“我好歹也得稳住他的情绪才好。”当下哈哈一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大丈夫为人处世,但求心安,何必终日惴惴呢?”

笑声虽然有些勉强,但这几句话,却是相当有力。

方雪宜不觉地怔了一怔,道:“是啊!咱们也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之事,怕着别人作甚?”

宋孚大笑道:“正是,正是,老弟果然是个明白人。”

两人笑声未已,那平儿已再度冒了出来。

敢情在那巫山绝顶的襄王台上,竟然还有着一处十分隐秘的秘道,通往一处不为人知的石洞。

所以,那平儿来去之间,就显得十分快捷了。

宋孚目睹那平儿现身。连忙笑道:“平姑娘,贵上怎么讲了?”

平儿笑道:“我家小姐既然留字约了你们,当然是见你们的嘛!”

宋孚笑道:“如此,老朽等这就前去吗?”

平儿一笑道:“当然!”

方雪宜微微一笑,接道:“有劳姑娘引路,在下……”

平儿未容他再说,格格地娇笑了一声,道:“少说那些俗礼客套,跟我来吧!”转身向两丈以外的一根巨大石笋,行了过去。

方雪宜笑了笑,道:“是!是……”

当下和宋孚随着平儿身后走去,到得石笋之前,这才发现,那儿有着一道宽可容人进出的石门。

平儿正站在那石门人口之处相待。

宋孚白眉一扬,笑道:“想不到这朝云峰上,还有一处秘密。”

平儿小嘴一鼓,道:“这有什么稀奇?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快跟我进来吧!”一转身,便打那石门之中,向地下钻去。

方雪宜回顾了宋孚一眼,道:“晚辈前头带路了。”

两人鱼贯而行,顺着那门内向下伸展的秘径,约莫走了二十余级,识觉眼前忽然一亮,霍然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神秘约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