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16回 东海娇娃

作者:卧龙生

安小萍道:“公子跟少林寺中的僧侣很有交情吗?”

方雪宜摇头道:“素无相识之人,自是谈不上什么交情?”

安小萍道:“既无相识之人,公子为何似是很关心他们的事情呢。”

方雪宜皱眉道:“少林一派,素为武林同道钦仰,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凡是身为武林的人物,那自然是十分关心少林的盛衰了。”

安小萍道:“少林的盛衰,对武林中竟是有着这等重要吗?”

方雪宜道:“太重要了。”

宋孚接道:“安姑娘,你可是很少在武林中走动吗?”

安小萍笑道:“不错。”

宋孚点头道:“这就难怪的了。”长长地吁了口气,接道:“武林之中,魔道和黑道人物,一直不能将白道朋友击溃杀绝,少林一派,可是有着极大的功劳。”

安小萍道:“他们的武功很好。”

宋孚道:“少林寺有着七十二种绝技,武功很好,那是不足以形容的了。”言下之意,是少林武功,比她自中所说的很好两字,不知要高过多少。

安小萍嫣然一笑道:“方公子,那少林武学,比之剑神陈大侠怎样?”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事在下可就不明白了,而且,先师似是并未与少林和尚动过手,自是不知道优劣的了。”

安小萍忽然向宋孚道:“宋老见多识广,想必是知道的了。”

宋孚沉吟道:“这也很难讲,陈大侠乃是数十年来唯一的少见的奇才异能之人,少林寺现有的僧侣之中,自是无人能有那等成就!”

安小萍道:“宋老可是说陈大侠比他们高明吗?”

宋孚道:“以个人武功而言,当世之中,应数陈大侠列名第一。”

安小萍扑哧一声笑道:“我不信。”

但她立即接道:“宋老方才之意,好像是说少林寺中无人胜得过陈大侠,但却又不承认陈大侠的武功,高过那少林一派,是吗?”

宋孚道:“少林七十二种绝技,其中二十几种,从来无人练成,否则,江湖上的牛鬼蛇神,早已销声敛迹,不敢为非做歹了。”

安小萍想了一想,微咬着樱chún,道:“宋老,如是有人练成少林那二十多种绝学,就可胜过陈大侠吗?”

宋孚道:“可惜少林自从第十六代掌门以后,就无人有过那等成就……”

安小萍道:“宋老,照你这么讲,少林绝学失传,天魔女是否对他们不利,应是关系武林劫运不大啊!”显然,她兜了个圈子,驳倒了宋孚那强调少林寺十分重要的话题了。

宋孚摇头一笑道:“姑娘,那少林寺虽然眼下并无出类拔萃之人,但少林僧侣众多,人人皆有一种武功,只要少林寺一日不没,武林正义,就等于一日尚在。”

安小萍道:“原来如此,那少林寺在武林中的声威,倒是不小啊?”

宋孚笑道:“维系武林同道向善之心,少林僧侣果然积了不少功德。”

安小萍道:“方公子!”

方雪宜道:“姑娘有伺指教?”

安小萍道:“那天魔女如是真有对少林不利之心,公子是否要去解救。”

方雪宜道:“这个……”他忽然想起,自己本身的事已然牵扯不清,是否尚有余力去解救少林根本毫无把握。是以,话到口边,疑而不决。

安小萍道:“公子莫非不想去解救少林之困。”

方雪宜沉吟道:“在下果有此心,只是眼下却又分身不得……”

安小萍笑道:“公子,你是不是真心想去解那少林之围呢?”

方雪宜道:“在下自然是真心的了,只是……只是……在下一时别有要事在身,何况,那天魔女的武功,又十分高强,在下即使能去,也不知道能否阻挡得了。”但他语音略顿,立即接道:“不过,在下也许不计成败,先去少林一趟!”

安小萍笑道:“那很好啊!”

宋孚笑道:“方老弟,老朽倒是觉出,这事与你我此行,并无冲突之处。”

方雪宜道:“老前辈有何高见。”

宋孚道:“你我前往中州,不也是在那河南境内吗,绕道嵩山一行,也不会耽搁多久啊!”

方雪宜道:“顺道吗?”敢情他对那中州的路径,十分陌生。

宋孚道:“虽然不算顺路,但也绕不多远。”

方雪宜慨然道:“那就这么决定了。”话音顿一顿,忽然转向安小萍道:“姑娘,承蒙相告天魔女之事,在下十分感激,日后相见,在下再当图报……”双手抱拳一揖,就将转身而去。

安小萍忽然一笑道:“公子,你要走了?”

方雪宜道:“在下急于想去那嵩山,自然不便在此间逗留了。”

安小萍笑道:“妾身还有几句话想说,不知公子可否再稍留片刻。”

方雪宜无可奈何地苦笑道:“在下恭候指教!”

安小萍道:“公子自信可胜得了天魔女?”

方雪宜道:“在下既然决心前去,那自然是不论成败得失了。”

安小萍笑道:“公子果然很是豪气啊!”她忽然低声一叹道:“公子,妾身倒有一个办法,可免去公子跋涉少林……”

方雪宜一怔道:“姑娘有办法吗?”

安小萍道:“公子愿不愿接受呢?如是公子不愿接受,妾身倒不如不说出来了。”

方雪宜大为感激地笑道:“姑娘盛情,叫在下十分感激。”

安小萍道:“公子愿意听吗?”

方雪宜笑道:“姑娘请讲。”

安小萍道:“那天魔女似是对妾身十分巴结,她去那少林寺寻事,如是妾身出面阻止于她,必然可以叫她即时而退!”

方雪宜道:“姑娘此言当真吗?”

安小萍笑道:“如不当真,妾身也不会说将出来的了。”

方雪宜回顾了宋孚一眼道:“宋老,安姑娘之策,可行吗?”

宋孚大笑道:“可行!当然可行!”

安小萍道:“宋老同意晚辈此举吗?”

宋孚道:“同意!同意!”话音一顿,接道:“只是……那天魔女会不会接受姑娘的劝阻呢?”

安小萍徽微一笑道:“这倒不必宋老心烦了,晚辈相信她不会不买我这点薄面!”

方雪宜抱拳道:“如此就有劳姑娘了。”

安小萍道:“公子,妾分既然进入了中原,是不是也算得武林中的一分子呢?”

方雪宜道:“当然算得啊!”

安小萍道:“既然是武林小卒,妾身为武林朋友费点心力,那也是理所应该了。”

宋孚道:“姑娘既有此意,老朽倒乐观其成,何不知姑娘几时去那少林?”

安小萍道:“我何必去,……”但她话虽出口,却又很快的摇了摇长发,道:“宋老和方公子几时动身?”

方雪宜心中暗道:“这就奇了,我们几时动身,与你又有什么关连吗?”只是,他口中却道:“在下与宋老即日就要前去。”

安小萍笑了一笑,道:“如是妾身跟公子一道呢,不知方便否?”

方雪宜大感意外地怔了怔,暗道:“她怎会有了这等念头。”

敢情方雪宜觉出有了她们这般年轻的少女同行,必将添甚多的麻烦,是以,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宋孚瞧了方雪宜一眼,道:“姑娘可是要搭老朽的木船同行吗?”

安小萍道:“是啊!只不知你老是否同意?”

宋孚哈哈一笑,道:“有何不可?”回顾了方雪宜一眼,接道:“老弟,你意下如何?”

方雪宜忖道:“你都答应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当下笑道:“一切由你老作主便是。”

安小萍脸上掠过一丝喜色,向身边的倩儿道:“你们收拾收拾,回转东海去吧!”

那倩儿、平儿二女闻言,同时呆了一呆,道:“婢子等回去吗?”

安小萍道:“不错,我要跟方公子和宋老人远去河南,你们当然要回家了。”

倩儿道:“姑娘不要小婢等待奉吗?”

平儿却道:“这巫山的别府,要不要看守呢?”

安小萍微微一笑道:“不要了,我此番前往河南,可能要改装易容,你跟我一道,反多不便。”语音一顿,接道:“至于这巫山别府,你们回去以后,再要他们派人前来照料吧!”

那倩儿似是不愿意地道:“姑娘,你一个人怎可行走江湖啊!”

平儿也道:“姑娘,如果我们回去了,只怕老夫人不会饶过我们啊!”

安小萍怒道:“啰嗦!我自己不懂,要你们来讲吗?哼!娘要问起来,就说我叫你们回去的,不就得啦!”

倩儿和平儿还想再说,但安小萍的脸色十分难看,终于将要出口的话儿,咽回了肚里。

宋孚这时一笑道:“姑娘果然是决定独自和老朽等前去么?”

安小萍道:“你老莫非认为不当?”

宋孚道:“那倒不是,老朽只是……”

安小萍道:“老前辈想必认定晚辈仍是女儿之身,如是独自与你们同去,路上不大方便,对吗?”

宋孚笑道:“不错,姑娘真是聪明人……”

安小萍道:“如是我改着男子装束呢?”

宋孚一怔:“易钡而弁吗”

安小萍道:“是啊,行得通吗?”

宋孚道:“当然行得通。”忽然大笑,说道:“老弟,你意下如何?”

方雪宜道:“晚辈还有什么好说,你老既说可行,那当然是可行的了。”

安小萍目光一转,向两婢笑道:“你们还等什么?”

显然,已在催她们回去了。

倩儿和平儿无可奈何,却又依依不舍地看了安小萍一眼,这才转身向后洞步去。

不大一会,二女各自提了一个小小的包袱,走出门来,向安小萍盈盈拜倒。

安小萍低声道:“你们走吧!”声音有些呜咽,敢情她也有些不舍啊!

倩儿、平儿含泪站了起来,两人似乎有着满腹话要说,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来。终于,掩面轻位而去。

安小萍方自叹一声,道:“她们从小就跟我在一起,从未远离,这等依恋于我,也是人之常情。我也……”

忽然,那倩儿又折了回来。

安小萍呆了一呆,接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倩儿道:“婢子想向这位宋老人说一句话。”

安小萍一怔之间,宋孚已笑道:“姑娘有何见教,快快请讲。”

倩儿道:“婢子等待奉姑娘多年,从未离开,初次别离,是有些放心不下,你老人家乃是武林前辈,又是上了年纪的人,我家姑娘今后的一切,还得你老多多照顾啊!”说话之间,人已拜倒在地。

宋孚大为感动地扶起那倩儿,道:“姑娘不须挂在心上,老朽自是答应姑娘便是。”

倩儿这才放心地黯然一笑,转身向安小萍一拜道:“姑娘珍重,小婢等回转东海去了。”

安小萍低声道:“回去见到娘时,就说我中原的事情办完,就会回来……”

倩儿应了声是,转身而去。

宋孚忍不住长叹道:“其实,安姑娘纵然带她们回去,也没有什么不妥。”

安小萍摇头道:“宋老,不是我不带她们回去,只不过怕她们无故生事,惹来更多的麻烦而已……”

话音顿了一顿,似是怕他们听不明白自己言下之意,接道:“这两个丫头一向在东海被娇宠惯了。除了对我和我娘及几位长者外,别人几乎都不放在她们眼中,我是怕她们跟了前去,会给中原武林朋友,带来不少事故!”

宋孚恍然一笑道:“原来如此,姑娘说的对,不带她们去也好。”

方雪宜这时一笑道:“宋老,咱们可好动身了。”

宋孚道:“这个,……”目光转向安小萍,道:“姑娘,你要不要立即改扮一下呢?”

安小萍扑哧一笑道:“是啊!我怎地忘了!两位请稍等一会儿吧!”

娇躯一拧,走到那玉石屏风之后去了。

方雪宜忽然低声道:“宋老,这么做妥当吗?”

宋孚道:“她似乎是东海的一位武林世家子女,老朽认为要她回去,并无不当。”

他因为不知道那“天鹤斩”武功之事,自然也不知道方雪宜心中耽心的是什么了。

所以,他才这么回答。

方雪宜道:“宋老,晚辈总是觉得她们出现的太过于离奇了一些,邀她同去少林,只怕得不偿失。”

宋孚道:“怎么会。”

方雪宜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东海娇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