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19回 剑震丐帮

作者:卧龙生

霍鸣风沉吟了一下,道:“吕堂主见到郑大侠了?”

吕坤道:“属下于半月之前,见过了郑大侠一面。”

霍鸣风微微一笑,道:“郑大侠可有什么话要你转告本座?”

吕坤道:“郑大侠言道帮主如去少林,最好不要明地里与那天魔女相见!”

霍鸣风忽然双目精光暴射,喝道:“为什么?那郑大侠可曾对你说出其中道理?”

吕坤摇头道:“没有!当时属下也曾向郑大侠请,为何帮主不宜出面与天魔女相见,但郑大侠只是苦笑了一笑,不肯作答!”

霍鸣风沉吟道:“不对啊!”

吕坤怔得一怔,道:“属下说的句句实话,帮主不信,日后见到郑大侠之时,自可查询!”

霍鸣风摇头失笑道:“吕堂主,本座不是说你没有讲实话,而是觉得,以郑大刚的为人,不应该有话藏在心,不说出来!”

这时,隐身材上的方雪宜不禁浑身一震,暗道:“原来他们口中的郑大侠,果然说的是我那郑大伯父……”

敢情,在霍鸣风问那吕坤可曾在中州见到大侠之时,他就有些儿疑心,他们所指之人,会是郑大刚,此刻听得霍帮主提及郑大刚之名,自是心情大为激动的了!

宋孚对于方雪宜的激动之情,瞧得十分明白,当下忙用传音说道:“老弟,稍安毋躁,如是你要想见郑大伯父,最好待会儿上去找,那吕坤就行了,此时却莫要惊动了霍鸣风,别生枝节!”

方雪宜有些不以为然地传音接道:“为什么咱们不能去见见那霍帮主呢?他不是也应邀而来少林的吗?”他吝于武林世故,有了这等想法,本也无可厚非,但宋孚却不然,他知道武林各大帮派,均有一桩极大的忌讳,那就是他们的首脑人物,如有什么大事相商之时,切忌有那外人偷听,纵然是至交好友,也不能稍事通融!

是以方雪宜话音一落,宋孚立即传音道:“老弟,咱们此举,犯了他们极大的禁忌,如果此刻现身相见,霍鸣风将与老朽反脸成仇的了!”

方雪宜呆了一呆,传音道:“咱们不能下去了?”

宋孚道:“不能!老弟,咱们还是耐心听一会儿吧!”

方雪宜心情激动,哪里再能安得下心来,睁着两眼,直盯着那位丐帮中州分坛吕坤,一脑袋全是想着郑大伯!

但宋孚却注视着四位长老对于眼前之事,恍若未闻,依旧闭目盘坐在蒲团上,直到吕坤也已退下,四人才同时睁开了双目。

乌衣神叟崔大公干咳了一声,道:“帮主对郑大刚之言,可是有了决定了?”

霍鸣风微微一笑道:“小弟对郑大刚的传言,深为困惑,崔师兄有何高见,何不说将出来?”

崔大公长长一叹道:“帮主才智过人,小兄哪里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不过……”他忽然一顿话音,沉吟不语!

霍鸣风道:“师兄有话,请说元妨!”

崔大公接道:“帮主既知郑大刚为人,一向光明磊落,此刻竟然要吕堂主传言,请帮主莫与天魔女正面相对,小兄总觉得其中必有道理!”

霍鸣风道:“不错,这正是小弟不解之处……”

目光在那阴阳手吉威身上一转,笑道:“吉师弟,贤弟才思敏捷,料事一向如神,郑大刚这番用心,贤弟想必洞然于胸了!”

吉威神情冷漠地接道:“小弟猜他不外两种用心!”

霍鸣风脸色大霁,笑道:“哪两种用心?”

吉威道:“其一,是天魔女武功已然高出帮主,帮主与她正面相对,难免一战,郑大刚不忍多年故交,在众目睽睽之下,败在魔女手中,故而阻止帮主出面!”

霍鸣风眉头一皱,道:“另一种呢?”

吉威道:“隐身一侧,相机行事,利用群雄毕集少林之际,暗中出手,除去此魔!”

霍鸣风忽然哈哈大笑道:“贤弟的看法,想必是不会有错的了!”脸然蓦地一沉,笑容尽敛,接道:“但那郑大刚却是看错了人了!”

吉威本是木讷无情的面孔,这时忽然现出一丝激动之色,低声道:“帮主,那郑大刚乃是个血性男子,他如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只怕也不会要那吕堂主对帮主说出这等话来了!”

霍鸣风冷笑道:“吉师弟,你认为本座该怎么办?听信那郑大刚的劝告,做那缩头的乌龟吗?”

吉威迟疑了一下,道:“这个,小弟不敢妄作主张,只是,尚望帮主为全帮子弟保重!”

霍鸣风似是怔了一怔,看了吉威一眼,道:“师弟,你也要学那郑大刚,陷为兄于不义之境吗?”

吉威冷冷应道:“小弟不敢!”

霍鸣风忽然一挥手中竹杖,大声道:“我丐帮立身武林,向来就以一个义字为本,如是本座竟是当真不敢明地里出面,对付那天魔女一干邪恶之徒,武林之中,今后哪里还有本帮立足之地?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但求死得其所,虽死之日,宁非犹生之年?”一派豪壮之气,使人不敢逼视!

崔大公白眉扬了一扬,笑道:“帮主!”

霍鸣风回头接道:“师兄有话要讲吗?”

崔大公道:“帮主适间所言,小兄十分感动,但帮主身袭一帮命脉,不可徒逞匹夫之勇,这事以小兄愚见,还得仔细商量一番才好!”

霍鸣风淡淡一笑,道:“师兄,你也帮着吉师弟和郑大刚说话吗?”

崔大公摇头长叹道:“帮主误会了!想那郑大刚传言之意,乃是用心良苦,他不愿对吕坤说出原因,是为了顾全帮主和本帮的声望,帮主如能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其中道理,就不难明白!”

霍鸣风呵呵一笑道:“不必想了!”笑声一顿,接道:“本帮人才济济,素有武林第一大帮之称,小弟纵然战死在天魔女妖剑之下,本帮也不愁后继无人,师兄顾虑小弟安危,那是多余的了!”

显然,霍鸣风已然下定了决心,要与那天魔女全力一拚!

崔大公脸色黯然,长长地吁了口气,道:“帮主已然下定决心了吗?”

霍鸣风道:“师兄莫再多功,小兄如是不能在少林手歼妖女,那就是小弟为武林同道,成仁取义之时!”

崔大公点头道:“帮主既已决定,小兄当然不便多劝,不过,小兄却有一个请求,尚望帮主见允!”

霍鸣风笑道:“什么事?”

崔大公道:“容小兄与帮主联手与那妖女一搏!”

霍鸣风闻言,呆了一呆,道:“那怎么可以?”

吉威冷笑接道:“为何不可?帮主莫要忘记,此战不独关系帮主个人声望,也关系到本帮今后的声望!何况,以郑大刚的个性,居然会劝阻帮主出面,足见那天魔女已然早有了制胜之机。”

霍鸣风闻言,勃然作色道:“吉师弟,你焉知不是那郑大刚已被天魔女婬威所胁,故意危言耸听,惑我军心呢?”

吉威怔了一怔,道:“帮主对郑大刚起了疑心吗?”

霍鸣风道:“本座与他交往数十年,多少次刀临颈头之间,郑大刚也未皱过一次眉头,为何这回竟会为子一个女人,变得畏缩起来?其中道理,师弟也当想想吧!”

吉威道:“这个,小弟认为还不致于!中州三侠虽然武功不高,但他们侠义之心,却是口碑载道!像那郑大刚不会这等下流!”

霍鸣风哈哈一笑,道:“吉师弟,你是很相信郑大刚的了!”

吉威道:“血性汉子,忠义男儿,自是应得人人相信敬爱啊”

吉威转头看了身边的擒龙手骆奇一眼,接道:“帮主,郑大刚与我等相识,乃是骆师兄引见,如是郑大刚为人真有可疑之处,骆师兄应明明白白……”

骆奇这时应声叹了口气,道:“吉师弟,这些已是过去的事了!郑大刚目前如何,小兄怎会知道?”

吉威原意,是要他帮着说几句郑大刚好话,来劝阻帮主,谁料他居然一口推得干干净净,显得圆滑到顶!顿时,使得吉威呆了半晌,不知如何应对!

霍鸣风却朗朗笑道:“贤弟,你听到了吧!连骆师弟也不敢说那郑大刚不曾被天魔女所笼络而称臣裙下了!”

古威冷漠的脸色,起了极大的变化,长长叹息了一声,道:“骆师兄,你变得这般圆滑,真是叫人难过得很!”

骆奇淡淡一笑,道:“吉师弟,话不是这么说,那郑大刚虽然是持正不阿之士,但一个人到了面临生死关头之时,所谓气节两字,就得打上一点折扣了!”

吉威只听得冷笑连连道:“骆师弟,这是你的看法吗?”

骆奇似是并未想出吉威话中别的含意,点头笑道:“愚兄认为这乃人情之常……”

吉威道:“骆师兄的话,帮主是亲耳听到的了!”

霍鸣风道:“听到了!”

吉威陡然冷冷一笑,道:“我丐帮自从祖师建立帮规以来,一向标榜的,便是忠烈、节义之旨,适才骆师兄的这番活,犯了本帮大忌,帮主怎可容忍不言啊?”

霍鸣风怔了一怔,道:“骆奇犯了什么大忌?怎地小兄没有听出来?”

吉威冷冷接道:“帮主师兄与他想法差不了多少,自然是听不出骆师兄话中的用意了!”

霍鸣风皱眉沉吟道:“吉师弟,在小兄面前,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地才是!”

吉威道:“帮主要小弟直说,小弟自当遵命!”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骆师兄说过,一个人到了面临生死关头,那气节两字,就要大大地打上一点折扣,其中含蓄,与本帮那威武不能屈的戒条,岂非大不和谐吗?再说,这也显露骆师兄一旦被人所执,十之七八就会变节叛帮,投敌保命了!”

霍鸣风听得呆了一呆,道:“骆奇怎么会叛帮?这……小兄不敢相信……”

吉威忽然淡淡一笑,道:“话是骆师兄亲口所说,帮主还想代他掩过饰非,未免太不公平了!”

这时,骆奇陡然一跃而起,大声喝道:“吉师弟,你这等居心挑拨,离间帮主与骆某情分,依老夫看来,你已然抢先一步,作了本帮的叛徒了!”

霍鸣风正在抓着蓬头,还没想出怎么处理眼前之事,吉威也已冷冷一笑,指着骆奇道:“骆师兄,那些话乃是你自己说出口来,小弟只不过把你的用心,向帮主解说,怎会成了挑拨离间?到是骆师兄不识大体,只知自辞引见之咎,鼓动帮主逞那匹夫之勇,抛却好友净谏之言,如此行径,真是有心陷帮主于不义不智之地,究竟谁是叛帮之徒,小弟相信帮主和崔师兄必有明鉴……

他不但口齿犀利,而且理由光明正大,不由得不使那在旁边听到,大感有理!

所以,骆奇尚未开口,霍鸣风已然挥手向他说道:“骆师弟,你不必再说了!”回头向吉威大笑接道:“吉师弟,小兄到今天才知道,你仍是一个外冷内热,貌酷心善的好弟兄!这多年来小兄知人不明,真是该死得很……”说话之间,竟然抱拳向吉威一揖!

帮主长揖之礼,对吉威而言,确是有些太重,他连忙单膝一曲,还了一礼,道:“帮主师兄这般抬举,小弟心中惶恐得很!”

霍呜风一笑道:“不是小兄抬举与你,实在是小兄终于明白了吉师弟的心性,不由得不油然生出敬佩之心。”话音一顿,向骆奇淡淡说道:“骆师弟,你认为那郑大刚果真会变节投向魔女吗?”

骆奇脸色依然忿忿,虽说帮主并未质讯他是否在生死关头,会变节事故,但他却大声接道:“帮主,骆奇不是郑大刚,郑大刚可以贪生保命,投靠魔女,但小弟却头可断,骨可摧,忠于本帮之志,决不可移……”

霍呜风闻言,皱眉道:“小兄知道你!你不必解说了!那郑大刚是否如你所猜,会投向魔女呢?”

骆奇闻言,拱了拱手道:“多谢帮主明见……至于郑大刚是否会变节投魔一事,小弟以为……以为他……”他忽然沉吟,不往下说!

此刻,隐身树上的方雪宜,只感心情激动无比,若非宋孚两次三番拉住他不放,早在骆奇第一次说话之时,他就要现身而出,狠狠地教训这位丐帮长老一番了!当那骆奇忽而沉吟不语之际,方雪宜忍不住用传音之术,向宋孚道:“宋老,如是这姓骆的再敢有半句话厚及我那大伯父的语句,晚辈是再也不能忍耐了!”

宋孚听得皱眉道:“老弟,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何必与丐帮结仇呢?”

方雪宜道:“宋老,晚辈只是找那姓骆的一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剑震丐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