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0回 少林惊变

作者:卧龙生

尤其是霍鸣风,内心的震动,简直难以形容!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心中大叫!

自己既无分身之术,怎么可能在昨夜前来少林?

崔大公在一惊之后,立即喝道:“大和尚,你这话是真的吗?”

和尚合十道:“佛门弟子,自是不敢诳语欺人!”

吉威目光一转,掉头向霍鸣风道:“帮主,看来果真有人在与本帮为难了!”

霍鸣风道:“很好啊!本座倒要瞧瞧他是什么人?”语音一顿,双目精光四射,向那四名僧侣道:“举世之间,丐帮帮主,只有霍某一人,有劳大师快去通报入云掌门人,就说霍某应约而来!”

那和尚冷冷一笑,看身旁几人一眼,道:“这可就是怪事了……”

他身旁的一位粗壮和尚接道:“不错,这事果然十分奇怪,看来这几位的气势不凡,不似什么坏人啊!”

瘦小的和尚点头道:“师弟,咱们得商量一下!”

那粗壮的和尚道:“师兄,咱们要不要去通报一下呢?也许……这中间有了误会!”

瘦和尚沉吟道:“误会不一定,有真有假,那是必然的了!”

粗壮和尚大笑道:“谁是真的呢?”

瘦和尚道:“谁晓得?”

这时安小萍忍不住叫道:“当然这一位是真的了!你们难道瞎了眼?”

那粗壮和尚笑道:“小施主片面之词,贫僧怎能相信得了?”

安小萍道:“你要怎样才会相信呢?”

瘦和尚笑道:“十分简单,你们先行退去,等本寺掌门人查明一切,再行前来。”

瞿鸣风蓬发戟张,怒道:“胡说!老人怎会有人冒充?你们只怕是存心刁难的了?”

那粗壮和尚两眼一翻,喝道:“施主,你把少林寺的僧人看作武林宵小了吗?”

安小萍冷冷一笑道:“差不多?”

瘦和尚勃然作色道:“小施主,你胆敢蔑视少林僧侣,不怕本寺清规戒律之罚吗?”

安小萍一怔道:“你们的清规戒律,与我何干?”

瘦和尚接道:“要你入寺领罚,怎的无干?”

安小萍看了方雪宜一眼,道:“方兄,这是真的?”

她没有什么江湖阅历,对这些事自是不太明白。

方雪宜点头道:“这位大师说得不错,少林寺领袖武林,确是不许外人诬蔑!”

安小萍听处方雪宜这么一说,可就使上性子了!

当下笑道:“方兄,倘是兄弟不去领责呢?”

方雪宜道:“少林僧侣就会追拿于你!”

安小萍闻言,笑道:“他们想拿我?就凭这四个不起眼的和尚?”

方雪宜知道她乃是言出无心,顺嘴而说,殊不料,这一来可就更把少林僧人给得罪了!只好苦笑了一声,道:“贤弟,咱们远来是客,最好莫要先与主人发生纠纷才是!”

安小萍想了一想,忽然格格一笑道:“方兄,你既然不要我惹,那就饶了他们便了!”

这等口气,似乎那四名和尚全部要听她摆布一般!

方雪宜微微一笑,没有多说。

这时,崔大公却向那四名僧侣道:“丐帮帮主,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四位大师何不派人入内通报贵寺掌门入云大师,要那假冒之人,出来一见?”

那瘦和尚看了粗壮和尚一眼,道:“师兄,这位施主说的似是甚有道理呢!”

粗壮的僧人点了点头,道:“不错,咱们是好是请那知客师叔来此……”语音一顿,接道:“不过,这位小施主藐视本寺之事,咱们总不能不管吧!”

此刻那一直未曾说话的两名僧人,忽然大步上前,向安小萍走了过来,其中一名身材极其高大,貌相十分威猛,另一名却是一脸菜色,仿佛大病未愈一般。

那高大僧人走到安小萍身前,忽然大喝一声道:“小施主,你是自行受缚,还是由洒家亲自动手?”

安小萍扑哧一笑,道:“干吗?你和尚要跟我动手吗?”

高大的和高冷哼了一声,喝道:“洒家不跟你耍嘴皮子!你如想少吃点苦头,最好是自行受缚吧!”

安小萍格格一笑道:“和尚,你在作梦!”

那高大的和尚向身旁的那名僧人摆了摆手,两人忽然闪身上前,向安小萍逼了过来!

方雪宜站在安小萍身旁,但他并无出手之意,原来他倒真想看看安小萍的武功究竟如何!

两名僧侣突然相袭,安小萍全没有当作一会事,她微微一笑,容得二僧出手分抓自己两臂之际,这才咯咯一笑道:“你们两个和尚真不知羞,给我滚开些……”只见她双肩轻轻一摇,那两名僧侣顿时如遭重击,跌跌撞撞地向外倒窜而去。

两僧的右手俱皆下垂,显然是负了重伤!

霍鸣风睹状大吃一惊,喝道:“这位老弟好强的罡气工夫。”

安小萍淡淡一笑道:“帮主过奖!”

这时,那粗壮的僧人脸色一变道:“小施主,你闯下大祸了!”

安小萍道:“什么大祸?他们想伤我,却又没有那等武功,在下连手都没抬,难道还要怪我吗?”

崔大公也接道:“不错,少林寺卓立武林,素来有着博大谦冲的气度,今日一见,却教老夫得知,原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子事……”语音一顿,向那粗僧喝道:“和尚,你的两位同位已被这位安小弟罡气震伤,若不赶快回寺调治,那两条胳膊可就报废了!”

粗、瘦二僧似是有些不信,是故迟疑未答。

安小萍闻言,却是笑道:“崔老前辈,他们不是伤在罡气反震之下,再说,晚辈根本不曾练就护身罡气啊!”

方雪宜先前也只道安小萍练就了罡气,这时一听,不由笑道:“兄弟,你是怎生伤了他们?”

安小萍淡淡一笑道:“这是我的秘密,如是换了他人问及,我是不会回答的了!”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兄弟……你如是不便说出,那就算了!”

安小萍笑道:“方兄既然是你相询,我当然要照实说将出来的了……”她顿了顿话音,接道:“其实,我只不过用那弹指点穴的方法,点了他们穴道而已!”

方雪宜闻言一怔,霍鸣风忍不住大声道:“安老弟,老夫没有瞧见你出手啊!”

安小萍道:“晚辈双手藏在袖中,曲指一弹,几位自然是瞧不见的了!”

霍鸣风纵然不信,却也不便问下去。

方雪宜也在心中将情将疑,只是,他省得在这么多人之前,安小萍如是不想说出这种武功,那也是人情之常,当下微微一笑,接道:“兄弟,这两位僧人的伤势,可是并不严重?”

安小萍道:“不重,两个时辰之后,穴道便可自解,不过……”她忽然意味深长地一笑,道:“如是无人能够能拍解我的点穴手法,他们最好莫要妄想替人解穴!”

敢情,这时那名瘦和尚已然在听得安小萍说是二僧人只是被她点了穴道,便走过去,想拍活二僧穴道。但他手未抬起,安小萍的后面几句话音已然入耳。顿时,他迅速的向退了两步。

那粗壮的僧人皱了皱眉,道:“小施主,你说两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这是真的吗?”

安小萍道:“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了!”

那粗壮的和尚呆了一呆,道:“小施主这等口气,是不把我少林弟子放在眼中了!”

安小萍道:“是又如何?你可是也尝尝在下弹穴手法的味道?”

那僧人被她说得十分难堪,眉一扬,正要说话,吉威忽然冷笑道:“和尚,你最好忍一口气,否则,你们四位全都……!”

那未曾受伤的二僧闻言,果然不敢再向安小萍多说什么,只讪讪一笑,挡在中天福地门巨坊之下,不让几人过去。

方雪宜睹状,有些恼怒,沉声道:“两位大师!”

二僧齐齐应道:“什么事?”

方雪宜道:“你们这等不言不语地挡住去路,不嫌有失少林子弟的身份吗?”

二僧闻言,互望一眼,当下由那瘦的一个接道:“小施主,贫僧等奉命在此镇守,不许任何人过去,纵然小施主用那激将之法,贫僧等也无所谓!”

方雪宜心中暗道:“好啊,他们想撒赖……”但他口中却道:“两位大师倒是有涵养的很!只是在下却没有两位这等耐性……”

陡然欺身上前,探手问那粗壮的僧人抓去,喝道:“既然好说不行,在下只有得罪了!”

那僧人见方雪宜曲指抓向自己脉门,冷哼了一声,反手倒扣方雪宜右腕!

出手到也很有几成火候。只是,他弄错对于,方雪宜抓出之势未变,只是向上一场,恰好按在那僧人的眉穴上。

那僧人脸色大变,闪身向后便退。

但方雪宜已然存下要硬闯之心,自然不会容他让得开去,忽听他沉声喝道:“站住。”

右手指力略发,那僧人果真僵立当地,连动也不动了!

瘦小的僧人,似是未曾料到方雪宜武功这等了得,呆了一呆,才道:“小施主果然有着过人的能耐,但贫僧不信你能进得了少林……”说话之间,忽然一拳击了过来。

方雪宜出指点了那粗壮僧人的穴道,心中就已猜到那瘦小的和尚不会坐视,对方举力甫发,方雪宜已右手一挥,回击过去。

他这一掌虽然轻描淡写一般拍出,但力道之强,却是那瘦小的僧人生平所仅见!

只听得那瘦和尚厉吼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咚的一声,倒向地上。

方雪宜回顾了霍鸣风一眼,道:“霍帮主,咱们不用他们报了!”

宋孚不等霍鸣风答话,大步向少林山门行去

霍鸣风似是料不到方雪宜出手竟有这般威力,怔得一怔,方始叹道:“小兄弟,你这掌力之强,真叫老朽叹为观止……”

语音微微一顿,接道:“咱们硬闯中天福地门,只怕那少林寺的和尚,会要激起众怒了!少时如是少林僧人责问此事,小兄弟不用插口,全由老朽担代如何?”

方雪宜闻言,剑眉暴扬,笑道:“帮主,晚辈此来虽是相助少林,但晚辈并非怕事之人,帮主一片好意,晚辈心领了!”

显然他是拒绝了霍鸣凤揽事之心,霍鸣凤也不便再行坚持,只好一笑道:“小兄弟与那少林相识之人不多,老朽光是相免去彼此仇视之心而已!既然小兄弟如此豪迈,老朽又能再说什么呢?”

笑声一敛,举步迎趋少林山门。

吉威经过那躺在地上的瘦小僧人身畔之时,却打怀中掏出一颗专疗内伤的丹丸,喂了他吃下去。

他这等举动,只看得方雪宜心中大为感动,暗道:“休瞧这吉威面色冷酷言语森厉,但他心地慈善,可是许多武林人物难及啊。”

寻思间,耳中听得安小萍轻轻一笑道:“方兄,你站在这儿发的什么呆?他们都走啦!”

方雪宜举目望去,只见宋孚和丐帮帮主等人,已然走的很远,不禁哑然失笑道:“贤弟,咱们快追上他们,一块入寺……”

放步向前行去。

安小萍紧紧地踉在他身旁,口中低声道,“方兄,我好象听娘说过,那少林寺不许女人入内,不知是不是真的?”

方雪宜被他问得一呆。敢情,这事他自己也不明白。

当下皱眉道:“贤弟,你眼下穿的是男人衣物他们纵然有些规定,那也是不要紧的了!”

安小萍道:“方兄,我怕他们认得出来呀!”

方雪宜摇头道:“那怎么会?”

安小萍沉吟不语,两人已然抵达山门之前。

这时,少林寺的两扇山门,正缓缓地打了开来。

举目望去,只见一位高大的白发老僧,当门而立。

崔大公站在宋孚之前,一见那老和尚出现,立即双手抱拳,朗声道:“大师请了!”

老僧合掌当胸,道:“老施主,适才可是几位在这里大声喧闹吗?”

崔大公道:“不错……”

方雪宜在旁,心中有些不解,暗道:“怎样他们都不认识这位老和尚呢?”

原来他从霍鸣风口气之中,仿佛听出他们对于少林僧人,相识的不少,但此刻出现的僧人,显然他们不熟悉,心中自是难免奇怪了。

那高大的老僧看了崔大公一眼,冷冷接道:“老施主,你可知晓是什么所在?”

崔大公闻言似是一怔,道:“少林寺啊!老夫当然知道了!”

白发老僧合十道:“老施主既然知道这儿乃是少林禅寺,怎敢如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少林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