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1回 天魔女徒

作者:卧龙生

方雪宜和安小萍虽是耳语,但却瞒不过在场的这群高手,方雪宜话音甫落,入云大师已哈哈一笑道:“两位小施主乃是本寺贵宾,一切行动,自是不受约束,本寺之中,除了那藏经楼而外,两位尽可进出自如的了!”

这就是说,你们可以任意去留的了!

安小萍闻言,立即拉了方雪宜,站起身来,笑道:“多谢掌门人厚待……”

转身便向外行去。

方雪宜仍些有些觉着不妥,正想再说什么,只听得宋孚大笑道:“老弟,你不用拘束那俗礼了!掌门人既已说出这等话,你更不用客气了!”

语音一顿接道:“掌门人,老朽想跟这两位老弟出去见识,见识,不知掌门人可否恩典老朽?”

入云大师笑道:“施主请便!”

宋孚一手拉了一人,大步走出那静静的禅院。

三人出了月门,只见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在树林竹之间,却隐约可见少林僧侣奔走不息。

宋孚低声道:“方老弟,他们戒备得很严密啊!”

方雪宜点头道:“不错,看来少林的僧侣,当真已经吃过他们的苦头了!”

他所指的自然是天魔女和那冒充丐帮帮主之人了!

安小萍这时却皱眉道:“方大哥,咱们去哪里?只在寺内行走吗?”

方雪宜笑道:“贤弟,这主意是你出的,当然由你来作主的了!”

安小萍笑道:“那我们就出寺一行!”

宋孚一怔道:“出寺何往?”

安小萍道:“找那假冒帮主之人呀!”

宋孚道:“嵩山占地数百里方圆,难道咱们要跑上一夜吗?”

安小萍笑道:“那倒不必了,晚辈相信,他们不会退离少林!在他们背后还有指使的人呢!”

方雪宜道:“贤弟认为他们逗留在少林附近,乃是仗恃着那大魔女吗?”

安小萍笑道:“为何不可?除了天魔女,又有谁敢与少林作对呢?”

方雪宜道:“这个吗,在我未曾见到那天魔女以前,还不敢相信!”

安小萍笑道:“宋老你相信晚辈的话吗?”

宋孚道:“怎敢不信?连那天魔女还要巴结你,老朽比那天魔女可就差多了!”

安小萍笑道:“宋老取笑了!”

方雪宜目光向四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笑道:“宋老咱们打什么方向走啊?”

敢情他未曾来过少林,自是被这一处一处的关卡给弄迷糊了!

安小萍也没有来过,这时,张了一双大眼,看看宋孚,接道:“宋老,方兄说得不错,这少林寺中,到处都是殿字佛像,咱们别闯错了地方可就不好啊!”

宋孚哈哈一笑道:“两位是打算去哪里?前面?还是后山?”

方雪宜望着安小萍一笑,道:“贤弟,你知道该去哪里吗?”

安小萍沉吟道:“初祖庵!”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初祖庵在哪里?咱们去那儿作甚?”

安小萍道:“方兄,你忘了那知客大师的话了吗?他不是说,少林门下,有不少人是在初祖庵附近被人重创而死嘛!”

方雪宜道:“这么说,咱们赶去,也许会碰到那天魔女本人了?”

安小萍道:“不一定,反正去试试嘛!”

宋孚这时笑道:“老位老弟,倘是你们要去初祖庵,咱们可得向回走了!”

霍地转身,回头而去。

安小萍、方雪宜怔了一怔,想不到宋孚说走就走,当下互望了一下,只好跟在宋孚身后行去。

绕过了那间方丈静室,三人直奔而行,约莫走了两里远近,便已出了少林寺的山门。

方雪宜皱眉道:“宋老,那初祖庵很远吗?”

宋孚指了指后山,道:“不远,就在那半山之上。”

三人放开脚步,急急奔去。

不消盏茶时光,已然来到一处斜坡,向上望去,只见一处疏落的庭园,掩映在林木之间。

一线灯光,打从枝叶云隙之中,露了出来。

宋孚指着那灯光之处道:“那便是初祖庵了!咱们要不要进内瞧瞧?”

方雪宜道:“当然要啊!”

但安小萍忽然摇头道:“咱们先在这四周查看一番……”

余音未绝,忽然脸色一变,低声道:“有人来了,咱们向那大石后避一避!”

一拉方雪宜,便向一旁闪去!

宋孚闻言,皱了一皱眉,也跟随两人向那石后躲去。

就在三人隐好身形的刹那,只见三名手执禅杖的僧侣,行了过来。

他们大约是在远处听到几人说话之声,方始赶了过来,但临到近前,却不见人迹,是以三人却在方雪宜等适才站之处,四下张望。

只听得其中一人道:“师兄,你刚才没有听错吧。”

另一人答道:“师弟莫非连愚兄都不相信了?明明有人在此说话,怎地咱们赶来就不见人影呢?”

先前那人道:“师兄,咱们要不要在这里,等上一会呢?也许……”

只听那位师兄接道:“师弟,咱们身在明处,自然是不便在此守株待兔般呆待了!”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这么办,咱们只当作不知,向山下巡查过去吧!”

三僧又附耳嘀咕了一阵,便向山下走去。

方雪宜暗道:“这些和尚果然机警得很,他们为何不向四下里找找呢?难道……”

忽然耳中传来宋孚传音道:“老弟,这批少林僧人,当真被天魔女吓坏了,瞧他们神态似是明知我们躲在这石后,却也不敢前来打扰,毋怪他们会伤亡那么多人了……”

方雪宜也用传音接道:“不错,这些和尚果真是愚笨得很,这等容易想到的事,为什么不会想及呢……”

余音未已,中见那几名僧人的来路尽头,又有几条人影快步行来。

宋孚忽然用传音道:“老弟,又有人来了,且看看他们是什么路数!”

三人屏声息气,举目望去,只见那行来的几条人影,身材不高,仿佛乃是女子一般,安小萍不禁低声道:“这不是和尚了!”

宋孚用传音接道:“不错,这些人身材这般矮小,想必乃是那天魔女的属下子弟了!”

方雪宜接道:“宋老,咱们要不要出去?”

宋孚道:“别忙,先看看他们于些什么再说!”

他语音未绝,只见那三名僧人忽然掉头奔了过来!

敢情,这三位僧人并不真笨,不过是用的声东击西的诱敌之计而已!

方雪宜见那三名少林僧侣,忽然折回头来,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低声道:“宋老,这三位僧人只怕要吃亏了!”

宋孚道:“不一定,瞧他们这等诱敌的方式,好像是有恃无恐,说不定他们早已有着制敌之策!”

安小萍轻轻一笑道:“宋老,我看有些不见得啊!”

宋孚道:“老弟有何发现?”

安小萍笑道:“你老何不试目以待呢?”

宋孚道:“姑娘你这是何意?莫非你认为那少林尚又要涉险吗?”

安小萍道:“不错,他们只怕难以逃过这五名魔女的掌手。”

敢情那几名现身的人影,已可清晰地看出来,乃是五名少女。

宋孚眉一皱道:“姑娘,咱们要不要助那和尚一臂之力?”

安小萍笑道:“依你老之见,咱们还是不妨出手相助的了?”

宋孚道:“不错!”

方雪宜忽然笑道:“宋老,这不是晚辈的意见吗?”

宋孚怔了一怔道:“怎么了?你们两位可是在找老朽的碴吗?”

安小萍失笑道:“不敢……”

余音未已,只见那三名少林僧侣大步向那五位少女走了过来。

其中一僧,大喝一声道:“什么人?”

那五个纤细的人影,同时止步,只听得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接道:“你是什么人?赶快走过来让我瞧瞧!”

大概她这等反问之辞,大出少林僧侣意料之外,那三名僧人沉默了一阵,方始由先前喝问那人接道:“贫僧乃是少林巡山子弟,女施主是什么人门下?入夜尚在山中行走,不怕遇着虎狼之类吗?”

方雪宜闻言,暗道:“这和尚真是笨得很,这些女人既敢夜晚在深山行走,当然是那身具武功的人物,又怎会会害怕那豺狼虎豹呢?他们这等问法,岂不是等于白费吗?”

寻思之间,只听那少女冷笑道:“和尚,这篙山如有虎狼,那岂不是丢了你们少林寺的僧侣的人吗?”

语音一顿,接道:“和尚,你们不在庙里念经拜佛,跑到山上来瞎撞什么啊?”

安小萍听得失笑道:“问得好,不知道三个和尚要怎么回答才好!”

方雪宜接道:“好办得很,翻脸打一架而已!”果然他没有说错,只听得那和尚大声道:“贫僧等乃是负有巡山之责,女施主如是不肯说明来历,可莫怪贫僧等要将几位留下了!”

五名少女忽然齐齐笑出声来。

少林僧人一怔,其中一人冷哼了一声,道:“你们笑什么?”

耳中却听得一个女人声音道:“姑娘笑你们夜郎自大,恬不知耻!”

那三名僧人显然被对方激怒,只见其中一僧,手持禅杖,越众而出,大步向那五女走去。

他心情激动,举步之间,自是十分深重,咚咚之声,震得静夜的山谷,如鸣巨鼓一般。

方雪宜尽中暗道:“这和尚的外门功夫,似乎不弱,不知那几个少女,怎样才能胜得了他手中的禅杖?”

思忖未已,五女之中,也有一人越众而出。

三人借着迷蒙的月色,虽然不能瞧得十分真切,但隐约之中,尚能分辨她们脸部的轮廓。这乃是三人目力过人之故。

只见那越众而来的少女,头上扎了一块青布,包住了黑发,一身红色劲装,裹在那曲玲珑的娇躯之外,显得窈窕动人,眉目虽是瞧不真切,但一线双明眸,却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看上去也是功力不弱。

那手持禅杖的僧人,眼见有人向自己行来,立即一顿禅杖,驻足大喝道:“女施主,你们夜行荒山,必然不是什么好路数,快快报出来历,也免贫僧误伤了你!”

少林僧侣果然有着过人的耐性,虽然他早已动怒,却仍然强自按捺,再问一遍。

那少女格格一笑道:“你们这帮少林和尚,可真个是迂腐透顶,姑娘本就是冲着你们少林寺而来,不在这嵩山行走,又要去哪儿呢?”

那和尚不料对方回答的如此干脆,竟然怔了一怔,半晌方始接道:“原来你们果然是一群妖女了!”

那少女冷哼了一声,道:“什么妖女?和尚,姑娘劝你说话可要小心哩!”

少林僧人闻言,呆了一呆,道:“你们不是妖女?那是什么啊?”

安小萍听得一笑道:“方兄,这些和尚笨得很哩!”

方雪宜也忍不住在心中发笑,但他口中却道:“贤道,君子可以欺其方,少林寺的高僧们,一心向佛,拙于口齿,那也不足为羞啊……”

两人说话之间,只见那少女忽然闪身向前一跃,尖着噪子叫道:“和尚,你是少林寺中的第几代弟子?”

两声清脆的“拍……拍……”之声传来,那和尚没有答话,却抢起禅杖,向那少女砸了过去。

安小萍失望道:“宋老,那和尚吃了两个耳光,大概是真的动火了!”

宋孚也笑道:“是啊,这和尚不自量力,只怕还要吃大亏呢?”

他话音甫落,却见那和尚抢起的禅杖,已然向少女当头砸了下去。

方雪宜瞧得皱眉道:“这一杖力道不轻,不知那位姑娘怎生挡架……”

安小萍笑道:“方兄,你可是生出怜香惜玉之心了?”

方雪宜闻言,心中一震,暗道:“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忽然觉出自己这等想法,未免好笑,便摇头一笑,接道:“贤弟取笑了!”

安小萍大概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儿过份,扭头一笑,道:“方兄,那魔女已经把和尚震退了啦!”

方雪宜举目望去,却见那少女也不知用的什么手法,娇躯一拧,打禅杖下面滑出,那高大的和尚,就在忽然间倒退了三步立足不稳,摔倒在地。

另外的两名僧人,见状大吃一惊,两根禅杖高举,便向那少女击去。

这回只见那少女身形一侧,往一旁跃出,右手一抖,黑夜中虽然瞧不真切地打出了什么,但那两线银光,却是没有逃过方雪宜等三人的眼力,显然正是一种极为利害的暗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天魔女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