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2回 情海兴波

作者:卧龙生

李芸道:“什么事?如果我不知道,恕妾身仍然无可奉答!”

宋孚道:“这事只怕姑娘一定知道的了!”

李芸道:“什么事?”

宋孚道:“令师派人前来少林送过一次信,这送信之人,可是姑娘吗?”

李芸摇头道:“不是!”

宋孚似是有些不信,接道:“不是姑娘吗?”

李芸道:“那送信之人,乃是妾身的二姊!”

宋孚道:“她的武功很高啊!”

李芸蓦地转身,淡淡一笑,道:“不错,妾身的二师姊武功,比那少林和尚高出不少。”

方雪宜插口道:“她眼下何在?”

李芸眉皱了一皱,眨动着大眼,低声道:“方公子可是想见她吗?”

方雪宜脱口道:“很想见识见识!”

李芸笑道:“她很美啊,公子不怕被她迷住?”

方雪宜闻言,不禁一怔,忖道:“她为何忽然想到美丑的问题上去了?”

但口中却道:“姑娘取笑了!在下只是想见识见识你那二姊的武功而已!”

李芸笑道:“公子,要见识她的武功,少不得非要见到她本人不可,妾身那二姊,在我们六妹妹当中是出了名的美人,只要是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够不为她动心,终于称臣裙下……”

方雪宜不等她多说,冷冷地一笑道:“姑娘如此多心,那就不用再说了!”

李芸依然笑道:“公子,妾身说的乃是实话,少林僧众那么多,居然不能将她扣留在少林寺中,只怕光是凭仗武功,二姐自己也难免不受伤残吧!可见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缘故了!”

宋孚呆了一呆,道:“姑娘可是说……那少林长老受伤,只因被他美色所惑?”

李芸道:“不错!”

方雪宜在旁却笑道:“宋老,那些和尚,俱是高僧,怎会向道之心,这等差劲呢?”

宋孚未答话,李芸已然笑道:“公子,妾身那二姊乃是人间尤物,休说少林寺的和尚,就算佛祖也难躲二姊的脂粉大劫!”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有这等事?我却不信!”

李芸道:“公子不信,何不跟妾身一道去找她呢?”

先前,她似是有着拒绝方雪宜见她二师姊之意,此刻又自动提起要领他同去,不觉使得方雪宜大力困惑。

宋孚蓦地哈哈一笑道:“好啊!老朽却有些等不及了!姑娘快快带路!”

李芸笑道:“方公子,你要不要去呢?”

方雪宜沉吟了一下,暗道:“我如不去,只怕要被她耻笑了……”

剑眉一扬,正待答话,耳中忽传来一声冷笑,一条人影电惊而至。

方雪宜吃了一惊,举目望去,只见安小萍双眉带煞,站在李芸身前三尺不到,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不休。

宋孚睹状,暗道:“坏了,这丫头吃醋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

方雪宜也在心中暗自嘀咕,不知安小萍打量李芸,将要弄出什么事来!不安的抬眼向李芸看去。

这一看,可把方雪宜看得如坠五里雾中,那李芸的脸上,竟是充满了怪异的神态,说不出是喜是惊,但暗淡的月色之下,方雪宜可以明地的看出李芸根本不曾对安小萍有着敌意和敌意和戒俱。

他不由地又呆了一呆,暗道:“女人的事,当真是奇怪的很啊!”

寻思未已,耳口忽然听得李芸妖滴滴地一笑,道:“这位公子……你贵姓啊?”

安小萍没有回答,一闪身,竟然转到那李芸的身后,向着她背影,又上上下下打量不己!

她这等行径,不独使得方雪宜和宋孚疑虑不解,连那李芸,这时也蓦然满脸通红,忸怩不安地转起娇躯,低声道:“公子,你……这是作什么啊……”

安小萍足足看了有半盏热茶之久,这才冷冷一笑道:“我只道你是怎样的一个美人胚子,想不到你不过是虚有其表的丫头!”

方雪宜闻言,忖道:“果然是了!她必是不满这李姑娘的妖娆举动了……”

李芸显然对安小萍忽然说出这句话来,大为惊讶,先前安小萍忽地现身而来,李芸一眼瞧到了安小萍之际,芳心之中,被她那英俊的神貌所引,再经她一阵打量,更使李芸芳心起了奇妙的幻想,只道他会恭维自己一番,正如那些拜倒在自己二师姊裙下的男人一样,摇尾乞怜,驯如羔羊,殊不知安小萍看了半天,到头来却是连讽带骂地训了自己一顿,李芸自是禁不住要大吃一惊了。

此刻,李芸不止吃了一惊,芳心之中,却更如打翻五味油坛一般,酸甜苦辣,一齐泼了出来。

两只大眼之中,隐隐地现出泪光,一扭头,便顺着山径,向山上奔去!

宋孚一闪身,让开了去路。

但李芸刚奔及数丈,忽然眼前人影一花,安小萍居然后发先至,拦在李芸身前!

李芸怔了怔,站牢了身子,冷冷喝道:“公子,你这是干吗?”

安小萍闪身拦在李芸身前,冷哼道:“不许你走!”

李芸抬眼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由又软了下来,低声道:“公子……有何见教?”

安小萍双目在她脸上一转,接道:“我也没有什么见教,只不过要告诉你一句话!”

李芸道:“什么话啊?”

安小萍道:“从今以后,不许你再见方公子!”

他拦住了李芸,却原来只是要告诉她这么一句话,只把方雪宜听得心中大大一震!

只是,他虽然觉出这中间意义不同寻常,但他还未想到安小萍乃是一股醋意在作怪,只道她乃是关心自己去见妖女,或者为她们所暗算,如是他明白了安小萍本意所在,恐怕方雪宜再也不敢与她常在一起了。

这时只见李芸似是愣了一愣,方始接道:“公子叫住妾身,只是为了这一句话?”

安小萍道:“不错!”

李芸沉吟了一下,道:“公子,你贵姓大名啊?”

安小萍见她不答自己,却反倒问自己的姓名,不禁大大不快,怒道:“我的姓名吗?你师父知道!”

李芸闻言,不禁一呆,道:“家师?公子认得家师?”

安小萍道:“你怎么不先回答我的话?”

李芸迟疑了一下,转眼看了方雪宜一眼,这才轻轻一笑道:“妾身答应公子了!”

敢情她发现安小萍更比方雪宜英俊,芳心之中已经暗暗打定主意,只要他认得师父,自己不愁日后没有接近他的机会,是以,更很快地答应不再与方雪宜见面!

安小萍见她一口答应,心中也就高兴了!当下挥手一笑道:“姑娘可以走了!”

李芸原想他可能会再向自己说几句客套话,不想他说出活来,却是逐客之令,一怔之下,李芸几乎气得想哭出声来。

如是换了别人,李芸不但早已开口相骂,甚至早已出手,取了对方的性命,但她因为安小萍曾说跟天魔女相识,纵然自己心中又气、又恨,却也不敢表露出来,暗暗一咬银牙,看了安小萍一眼,扭头便走。

蓦然间宋孚大喝一声道:“姑娘慢走……”

须知那李芸本就想赖着不走,此刻猛然听得宋孚喝止,倒正是求之不得,去势一顿,转身道:“老人家有何指教?”

宋孚大步走了过来,笑道:“姑娘答应老朽去见你二师姊的事,怎么办?还去不去?”

李芸瞟了安小萍一眼,道:“老人家,这位公子可是跟你老一道的吗?”

宋孚道:“不错,正是跟老朽一道而来。”

李芸摇了摇头道:“这位公子应不应允呢?”

宋孚回头向安小萍笑道:“老弟,你想不想去?”

安小萍沉吟未语,方雪宜已接道:“当然要去啊!”

他如果不插口,或许安小萍还正在考虑,但方雪宜这么一说,只听安小萍冷冷一笑,道:“我不去!”

方雪宜怔得一怔道:“贤弟,你要去哪儿?”

安小萍转身便向山下行去,接道:“哪儿也不去!”

眨眼之间,已去了十丈!

宋孚适才也呆了一呆,这时眼见安小萍负气而去,不由得心中一急,飞身奔了过去,大声道:“安老弟,你等一等……”

三个起落,便已追了上去,

方雪宜双肩一摇,快若飘风,宋孚尚未赶到,方雪宜也已拦在安小萍的身前,挡住了安小萍的去路。

安小萍盛气之下一见方雪宜挡住去路,纤手一挥,便向方雪宜当胸拍去,口中大喝一声道:“让开我……”

但闻“咚……”的一声,方雪宜全身一震,晃了两晃,扭转头去,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敢情安小萍这一掌,使的劲道不小,竟是将那方雪宜的内腑震伤。

安小萍目睹此变,不由得大大一呆,跺脚道:“你为什么不躲啊……方兄……你伤得很重吗?”

上前一把扶住方雪宜,连声急问,一脸俱是惊惶悔惜之容。

宋孚适在这时赶到,睹状也吃了一惊,道:“方老弟怎么了?”

原来那安小萍掌伤方雪宜之时,因是遮住了宋孚的视线,故面他完全未曾发现。

安小萍苦着脸,道:“我……打伤了他了!”

宋孚怔怔的道:“你怎么打了他呢?安姑……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安小萍低声道:“宋老,我怎知他不躲不让啊……你老快看看嘛,他要紧吗?”

宋孚眼见方雪宜双目紧闭,剑眉深锁,屹立当地,抿着嘴chún,一动不动,显然自己正在运功疗伤,当下低声道:“他正在运功疗伤,老弟不要再打扰他了!”

安小萍皱眉道:“我不知道他不肯避让,不然我也不会下手那等重了……宋老,等方兄……他伤势治好,我陪他一道去见那个妖女使了……”

宋孚长长一叹,低声道:“咳!姑娘莫忘了,他可是为了武林正义的大事啊,你……以后千万别再使这等小性子才好!”

安小萍跺脚道:“怎么会?我永远也不会了……”

只见方雪宜忽然缓缓睁开两眼,低声道:“贤弟,我这一掌可真不轻哟!”

安小萍听到他能够开口说话,不禁大喜,忙道:“方兄,你好了?”

方雪宜点头道:“完全好了!有劳贤弟和宋老担心了!”

宋孚笑道:“老弟,再运气试试,这等内腑的伤势,可不是儿戏啊!”

方雪宜微微一笑道:“晚辈适时将那口淤血吐了出来,眼下已是不碍事了!”

语音一顿,对安小萍道:“贤弟,咱们跟那李姑娘走一趟如何?”

安小萍低下了头,接道:“你……当真不要紧吗?”

方雪宜笑道:“这一点小伤,就算不曾痊愈,也没有什么关系,贤弟不必挂在心上了!”

安小萍泫然接道:“方兄……这都是我不好……”

方雪宜不容她再往下说,拉起她右手,笑道:“贤弟,咱们这就走,可好?”

宋孚笑道:“是啊,李姑娘还在等着咱们呢!”

安小萍只觉一股热流,打他手上传遍全身,芳心一震,不禁羞得粉颈低垂,喃喃自语般说道:“方……兄你放开啊!”

方雪宜拉起她纤纤玉手,本来倒不会觉得有什么感觉,但此刻耳中听得安小萍这般发抖的语音,顿时心中为之一荡。只觉那安小萍的柔荑,宛如一团火般,炙得他身发烫。

方雪宜一惊之下,连忙松手,讪讪地接道:“贤弟,你愿意去了?”

安小萍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哼道:“小弟不敢不去……”

宋孚目睹两人脸上情景,本想打趣几句,但又怕羞了安小萍,再使起性子,可就误了大事了!当下干咳了一声,道:“两位老弟,那李姑娘还在等着我们呢!”

方雪宜红着脸一笑道:“宋老,请……”

语音未已,已经举步向那李芸行去。

那李芸见他们走来,嫣然一笑道:“妾身为三位带路!”当先向山上走去。

一行四人走了不足十丈,宋孚忽然笑道:“李姑娘,你忘了一桩大事!”

李芸一怔道:“什么大事?”

宋孚道:“你那三位属下,不要她们一道走吗?”

李芸闻言笑道:“老人家,不需管她们了,本帮稍时自会有人前来接应!”

宋孚不禁止步,回顾了四下里一眼,道:“姑娘……贵帮在这嵩山有多少人?”

李芸并未止步,口中接道:“不多,大约有两百多人左右!”

宋孚闻言,不禁呆了一呆!大步赶了上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情海兴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