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3回 智取神珠

作者:卧龙生

李芸道:“妾不敢哄骗公子,是以,家师对此珠可谓视如至宝一般,非到生死关头,那是不会轻易使用的!”

安小萍略感宽心,接道:“你身上有吗?”

李芸摇头道:“没有!不过,大师姊,和二师姊身上各藏了一颗!”

宋孚接道:“另外的两颗呢?”

李芸道:“家师自行保管了!”

宋孚这时忽然笑了一笑,道:“听姑娘之言,这烈火神珠当真无人可御的了……似这等珍珠之物,姑娘可得要你二师姊小心收藏起来啊……”

李芸笑道:“二师姊把它看得比性命还重,几乎连安寝之时,都揣在肚兜之内……”

想必是当着两个男人面前,脱口说出内衣的名称,令她大感羞惭,粉面红晕乍现,住口低下头去!

宋孚笑道:“正是,正是,这么贵重之物,理应贴身藏好……”

安小萍只觉宋孚这些话问得实在有些多余,笑道:“宋老,你老真是好多管闲事得很,人家把东西收藏得隐不隐秘,与你什么相干嘛?”

宋孚连声笑道:“是啊,老朽上了几岁年纪,说话免不了有些颠三倒四的了,老弟教训得不错……”话音一顿,竟然大笑了三声!

他这一笑,可把安小萍跟李芸全部笑愣了!

李芸呆呆地望着他,兀自纳闷,但安小萍却在一愣之后,忽然心中大大一震,暗道:瞧他这等得意的神情,必然是什么高兴的事,但这顷刻之间,他又能有着什么可喜之事……

蓦然脑际灵光一现,失声道:“是了……”

李芸被他说得一惊,低声道:“公子,你怎么啦?”

安小萍对她笑了一笑,那句“宋老要偷你们的神珠”几字险些脱口讲了出来!

不过,她十分机警,话到口边却吞了回去,改口道:“在下忽然想通了方兄的剑法奥妙,也许能够克制那烈火神珠,是以失声大叫,姑娘可莫要见笑!”

李芸笑道:“妾身怎敢……”实则她此刻可是十分快慰,因为安小萍还是见面以来,头一遭跟她笑着说话,但她话音一顿,却又接道:“公子,那方公子的剑法,当真足以克制烈火神珠吗?”

安小萍本是信口胡说,她怎知那剑法能不能克制神珠。这时却像煞有介事地笑道:“当然能,不过,究竟是要用哪一招,在下还不敢取代他决定!”

李芸正想再问下去,忽然听得宋孚大声道:“安老弟,你看方老弟这一招剑法是否有些不同了?”

安小萍正在弄得局促无奈之际,宋孚这一声大喝,可当真使她如遇大赦,忙道:“哪里不同了?”

宋孚笑道:“反守为攻,自然是大不相同的了!”

原来此时方雪宜当真不再是像先前那般打法,而是抢占先机,一口气攻出了三剑之多!

这三剑出手的方位,各有不同,但剑势之快,只把那在一旁观战的李芸,惊得几乎叫了起来。

敢情,这三招手法,正是她师父的剑法,不知那方雪宜又怎会施展得如此纯熟?

呆了一呆之下,不禁脱口道:“这方公子……怎地会妾身师门的剑法呢呢?”

安小萍、宋孚无言,只是微微地笑了一笑,倒是那身受方雪宜三招快剑攻的有些手忙脚乱,连退五步的尹梦荷,这时却失声叫道:“方公子,你这是什么剑法?妾身瞧的眼熟得很啊!”

方雪宜三招攻出,便自横剑不进,闻言大笑道:“天魔剑,你们没有听说过吗?”

实则天魔这套剑法,却是另外有个名称,叫做散花剑,方雪宜本不知道,这时顺口说出这套剑法叫做天魔剑,不禁使得尹梦荷和李芸全都为之一怔。

就在她们一怔之间,宋孚已哈哈大笑道:“不错啊,这套剑法正是天魔剑,专门克制你们天魔女一门人物,那位尹姑娘,你可要当心了!”

尹梦荷被他这么一说,倒激起了心中的怒意,失声道:“要你管,你最好说话小心一点……”

回手一剑,便向方雪宜攻来。

方雪宜剑眉一扬,笑道:“宋老,天魔剑只怕克制不了她们呢!”刷刷两剑,将那尹梦荷再度迫退。

尹梦荷这一会儿可是瞧真切了!她呆了一呆,喝道:“住手!”

方雪宜退了一步,笑道:“姑娘有什么见教?”

尹梦荷冷冷地盯着方雪宜道:“你使的这是什么剑法,谁传给你的?”

方雪宜暗自失笑,口中却道:“这套剑法的名称,区区不是已然说过了吗?叫做天魔剑啊!不过……”他忽然哈哈一笑,接道:“至于是何人听授,区区还是不说出来的好!”

尹梦荷道:“为什么?”

方雪宜道:“说出来了,只怕你也奈何他不了!”

尹梦荷道:“妾身不信……”

方雪宜笑道:“姑娘不信?区区不过是想为姑娘保全面子呢!”

他这么一讲,尹梦荷越发地忍不住道:“方公子,你最好莫要故作惊人之谈,妾身可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就凭公子这几句话,那可是吓不倒妾身!”

方雪宜微微一笑道:“是吗?区区倒是少见多怪了!”

语音一落,又是一剑刺了出去,同时口中喝道:“姑娘可识得这一招?”

尹梦荷冷哼道:“怎的不识?此乃本门散花剑中的第二十招‘寒塘月影’……”

方雪宜心中暗道:“原来天魔女的这一套剑法叫做散花剑,果然有些道理,毋怪每一剑洒出,都有如飘飘慾飞一般……”

心中虽在转念,中中却道:“不错,这一招果然是寒塘月影,只是,却是区区天魔剑中的第二十二招,看来姑娘还是记错了!”

方雪宜迅快地顺口说出,倒叫那尹梦荷又是一怔。

李芸忽然在旁大叫道:“二师姐,咱们上了那方公子的当了!”

尹梦荷皱眉道:“上了什么当?”

李芸道:“这明明是咱们师傅剑法,方公子硬说不是,只怕……只怕……”她忽然不敢往下说去。

尹梦荷道:“只怕什么呢?”

李芸沉吟了一下,才道:“只怕……二师姊就是传授这套剑法的人呢?”

尹梦荷忽然娇容惨变,颤声道:“你……芸妹,这话从何说起的啊?”

李芸道:“小妹以为……方公子是从你学的本门散花剑法!”

尹梦荷大声道:“怎么会?我……与方公子根本从未见过面,又怎会传授了他的剑法?”

她忽然低头想了一想,格格一笑,接道:“是了,我明白了!”

李芸道:“二姊明白了什么?”

尹梦荷道:“八成这传剑的人不是我,而是四师妹你吧!”

李芸只听得大大一惊,道:“二姊,你怎会有了这等想法呢?小妹与方公子一共没有讲过几句话,哪里就能传了他的师门剑法?”

尹梦荷冷笑道:“是么?那我呢?不也是没有跟方公子讲过几句话吗?而且,这是四妹你亲眼见到的呀!”

李芸呆了一呆,道:“这就怪了,那是……”

她语音未已,安小萍忽然低声道:“李姑娘,这套剑法就是你二师姊传的!”

李芸皱眉道:“公子,妾身可糊涂了!”

安小萍道:“这有什么好糊涂的?适才你二师姊不是已然用这套剑法跟方兄打过一阵了吗?谁知道她是真的还是假的?依我看,她就是在偷愉地把那套剑法传给了方兄了!”

安小萍眼见二女对答之言,知道她们彼此正在推诿责任,想必天魔女对散花剑法甚是重视,不是自己弟子,决不容其习练,是以,二女才会不敢承当这等责任,她计上心来,便鼓动李芸,要她揭穿事实。

其实,李芸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不敢肯定,此刻听得安小萍这么说,不由得有了勇气,大声道:“二姊,小妹已经知道方公子的剑法,是怎生学来的了!”

尹梦荷道:“你私相授受于他,是吗?”

这时,方雪宜却仗剑而立,冷笑地瞧着二女,看她彼此暗斗,心中却在发噱不已!

李芸闻言,摇了摇头,笑道:“不是小妹,而是二姊你传给他的!”

尹梦荷忽然格格一笑,道:“好啊,四妹也学会了狡诈了吗?只怕见了师父,就容不得你抵赖了!”

李芸也嫣然一笑道:“二姊,有一件事你可莫忘记了!”

尹梦荷道:“什么事?”

李芸道:“这套散花剑法,小妹适才亲眼见到你一连施展了两次,结果并未将方公子击败!”

尹梦荷道:“不错,那又有什么关系?”

李芸道:“当然有关系!因为……谁能知道你不是借这机会,把散花剑法传给了方公子呢?”

尹梦荷粉脸之上忽地罩上寒霜,怒道:“四妹,你这等胡说不怕师父降罪吗?”

李芸道:“小妹说的本是实情嘛,就是告诉师父,那也没有什么关系!”

尹梦荷柳眉一皱,贬动着大眼,道:“四妹,你说这话可得要有证据才行……”

方雪穴这时蓦地大笑道:“有!李姑娘的话,没有说错,也许区区就愿意为她作证!”

语音一顿,蓦的又是一剑刺去,按道:“这一招,姑娘也不生疏吧?”

尹梦荷一拧娇躯,退了一步,道:“这是散化剑法中的三十九招‘花月争辉’,妾身当然知道!”

方雪宜笑道:“你知道就好!不过,这在天魔剑中,却是第十一招了!”

尹梦荷一怔;道:“方公子,你……这套剑法当真叫做天魔剑吗?”

敢情,连尹梦荷也被他弄糊涂了!

事实上,方雪宜的剑招,根本就是师门散花剑,但他偏说是什么天魔剑,一时之间,倒叫她无法决断了!

方雪宜这进点头一笑道:“不错!姑娘可是不信?”

尹梦荷当然不会相信,当下接道:“公子,这天魔剑一共有多少招呢?”

方雪宜道:“这个吗?大概五十招吧!”

尹梦荷心中一动,接道:“公子,你可否施展一遍,让妾身开开眼界!”

方雪宜大笑道:“有何不可?”

长剑一挥,正待刺出,忽然摇了一摇头,道:“不成啊,区区忽然想起来了,倘如尹姑娘存心想窥破区区剑法中的奥妙,我不是吃亏了吗?”

尹梦荷被他说得一愣,脱口道:“妾身岂是那等人?公子放心施为吧!”

方雪宜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区区倒是有了个变通法,这么办,区区施展剑法之时,不依顺序,而是倒序而宣,姑娘同意吗?”

尹梦荷这时一心只想瞧瞧这套剑法是不是散花剑,管他顺还是倒呢,当下接道:“随公子的意便是了!”

方雪宜冷冷一笑道:“姑娘倒是通情达理得很……”

他一顺手中长剑,倏地刺出一势,按道:“两位姑娘看仔细了。”

只见他剑势一起,刷刷之声,不绝于耳!

尹梦荷、李芸三女只瞧得芳心狂震,整个的人都全给愣往了!

这哪里是什么天魔剑?

里面的一招一式,全都是师傅剑法“散花剑”嘛。

倘若真如方雪宜所说,这一套天魔剑乃是倒序施展,那岂不就是说,天魔剑只个过是将那散花剑反过来发招而已吗?”

二女越看越心惊,尹梦荷的脸上,已然沁出了香汗。

这时,宋孚可是小心得很,他不但全身贯注在尹梦荷身上,而且,更悄悄地起身,向尹梦荷立身之处,走了过去。

同时,只见他嘴中念念有词,却没有声音出来。

但那正在全力施展倒着次序施展散花剑的方雪宜,耳中却传来了宋孚的传音之声,道:“方老弟,那尹梦荷身上藏着一支威力极大烈火神珠,据说此物出手,两丈方圆无物可免,你剑法施毕,不妨趁势给那妖女一剑,迫得她向老夫身前退来,最好能要她负伤惊倒,老朽便可施展鬼子,把那烈火神珠偷来了……”

方雪宜听得心中吃惊不小,当下暗中作了决定,那最后一招,改用自己的剑法,好趁势击倒尹梦荷。

他心中有了这等想法,手中的剑势,也就略为地缓了一缓,因为,他必须想好立身之处,必得一剑将那尹梦荷伤得不轻不重,恰好倒向宋李身前,好让宋老下手偷珠。

尹梦荷自然不曾想到,自己已然在人计算之中,只觉方雪宜的剑招忽地慢了下来,但是越到后面几招,越发的眼熟,顿时芳心之中,格外地吃惊不小,忖道:“他莫非当真是在适才与我动手之时,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智取神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