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4回 怪事丛丛

作者:卧龙生

方雪直抱拳笑道:“有劳帮主守候,不知寺中可有什么动静?”

霍鸣风目光在尹、李二女身上一转,吃了一惊,道:“老弟台,这两位姑娘,是哪里来的?”

方雪直笑道:“这是天魔女的两名爱徒,正巧被咱们遇上,顺手就擒了回来。”

霍鸣凤道:“她们真是天魔女的徒儿吗?”

方雪宜道:“自然是真的了!”

霍鸣风道:“这就好了!快快入内说话。”

几人进入方丈静室,只见那少林掌门人入云大师,正和入圣大师两人双掌互抵,盘膝坐在禅床之上。

方雪宜凝目望去,发现这两名老和尚的额际,隐隐升起一片白雾,眉目之间,显得甚为痛苦,不由得心中暗道:瞧他们的神态,好似正在比斗内力,只是在这强敌来犯之际,为何自己竟兄弟阅墙起来了呢?

寻思之间,宋率已将尹梦荷放在一只蒲之上,李芸则席地而坐,神情甚是乖顺。

安小萍显然也被眼前的情景所感,皱眉向霍鸣风道:“帮主,这两位大师怎地了?”

霍鸣风微微一笑道:“他们临时抱佛脚,正在练习一种武功,几位不用担心了!”

方雪宜闻言,心中暗暗失笑,付这:“这话倒是不假,少林高僧也被迫临时练功,足见天魔女果然有着过人之处……”他转念间,不由得在心中添了几分警惕!

宋孚没有瞧见丐帮的几位长老,不由得笑道:“霍兄,贵帮的几位长老呢?他们还没有回来吗?”

霍鸣风苦笑了一声,道:“少林前寺来了强敌,他们又赶去相助寺中的和尚去了。”

宋李一怔道:“什么强敌?”

霍鸣风道:“老朽为替入云掌门人护法,未曾前去查看,据说也是五魔中人,只不知是哪一位魔主而已!”

方雪宜皱眉道:“这么巧吗?”

霍鸣风道:“可不?霍某也正是为此奇怪不已?”

宋孚略一沉吟道:“邵华山董千里,昆仑肖飒,可曾来到寺中?”

霍鸣凤道:‘哨、董二兄也去了前殿了!”

宋孚道:“不对啊!”

霍鸣风道:“什么事不对了?”

宋孚道:“寺中一片清静,不像有人生事嘛!”

霍鸣风道:“也许他们已然移到寺外去了!宋兄,入云掌门和入圣大师再有个把时辰,即可成功,这护法之事,敦请宋兄代劳一番如何?”

宋孚一怔道:“霍兄你呢?”

霍鸣风道:“兄弟前去查看一下……”

宋孚笑道:“那又何必?一事不烦二主,护法的事,仍由霍兄担代,兄弟和方老弟代劳到前寺一行便了!”

方雪宜笑道:“不错,区区这就前去瞧瞧!”

转身便待离去。

安小萍忽然笑道:“方兄,我陪你一道去……”

转头向宋孚一笑,接道:“这两位姑娘,交给宋老照顾了。”

宋孚愣了一愣,道:“把她们交给老朽吗?这么说,老朽也得守在这方丈静室了?”

安小萍格格一笑道:“不错,有劳宋老了!”

两人一先一后,出了方丈静室。

穿堂过殿,到了山门附近,却依然未曾见到有人,这不禁使得安小萍大感奇怪,忍不住问道:“方兄,怎么半个人影子也没有呢?那霍帮主骗了我们吗?”

方雪宜笑道:“霍帮主不会骗我们,只是,也许他们已经离寺他往……”

安小萍道:“怎么会?就算他们走了,寺中的和尚,也不该一个不见呀?”

方雪宜道:“贤弟说的是,看来,咱们还得去向霍帮主请教一番才成!”

安小萍摇头道:“那倒不用了!”

娇躯一拧,竟向寺外扑去。

方雪宜剑眉一皱,伸手拉住安小萍,喝道:“贤弟,你要去哪里?”

安小萍被抓得粉面一红,低声道:“方兄,咱们不是要找那丐帮几们长老吗?”

方雪宜道:“不错,咱们正是在寻找他们,只是,咱们总不能茫无头绪地乱跑呀?”

安小萍道:“方兄有何高见?”

方雪宜松开了右手,笑道:“贤弟,有一件事,你可是想到了?”

安小萍道:“什么事?”

方雪宜道:“就算丐帮那几位长老不在寺中,但寺中的僧侣,为何也一个不见?”

安小萍一怔道:“是啊,我怎的没有想到?难道说这些和尚全都……死了?”

方雪宜笑道:“不可能!”

安小萍道:“那……他们去了哪里?”

方雪宜道:“这就是耐人寻思之处了!如是兄弟料想得不差,只怕他们别有一处所在……”

语音未落,只见一名僧人飞奔而来。

安小萍道:“方兄,有人来了!”

方雪宜点了点头,容得那僧人走到近前,蓦地闪挡住去路,喝道:“大师请了!”

那僧人一路急行而来,却未料到在这山门左近,有人隐藏,顿时大吃一惊,脱口道:“什么人?”

方雪宜目睹这和尚的神情,心中不禁犯疑,暗道:“此僧如此慌张,必有原故,我得留心他一二才好……

口中却道:“大师这般匆忙,意慾何往?”

那和尚定睛看去,见是两个不识的少年,当下胆子壮了不少,大声道,“小施主,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所在?”

方雪宜笑道:“嵩山少林,区区自是知道的了!”

那僧人冷笑了一声,道:“施主既知是嵩山少林寺,就该明白这儿不是容人撒野之处!”

安小萍笑道:“我们几时在这儿撒野了?大和尚,你说话可得要客气些!”

那和尚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道:“施主,你们是怎样进寺来的?”

方雪宜笑道:“山门未闭,自己走进来的!不过,奇怪的是,怎的不见有接待香客的知客僧侣出现?大师父,贵寺的和尚都到哪里去了?”

那和尚又打量了两人一眼,这才接道:“本寺今晚有了极大之事,小施主如是无事,最好快快离开嵩山为妙,否则,如有伤损,可莫怪贫僧未曾告诫你们了!”

方雪宜听得心中暗暗好笑。

安小萍则觉得甚是有趣,笑道:“多谢大师父关照,不知大师父慾待何去?”

那和尚道:“贫僧奉了掌门人之命,出寺公干……”

安小萍道:“区区想见贵寺掌门人一面,不知要怎生才能见到?”

那和尚显然是急于离去,闻言摇头道:“小施主,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掌门人今晚也已入定,不会见客的了!”

安小萍惋惜地叹了一口气,道:“方兄,咱们真是佛缘太浅了些……”

说话之间,向方雪宜眨了一眨眼。

方雪宜知道她的用意,是要自己捉弄那和尚一番,但他此刻心中却已另外有了打算,当下笑道:“贤弟,咱们来得既是如此不巧,那就改日再来吧!”

一拉安小萍大步走出山门。

安小萍被他弄得惑然不解,走出山门丈许,越过小溪,不禁低声道:“方兄,你这是为何?”

方雪宜回头看了看少林山门,笑道:“贤弟,咱们等那和尚出来以后,便跟在他身后,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安小萍这才恍然笑道:“原来方兄也有心机啊……”

两人说笑间,远远望见那和尚探出头来,向四周打量不已,只因夜色甚浓,是以他才望不见方雪宜等两人站在树下未走,只道他们也已离去,竟是闪身出了寺门,向右侧山下行去。

方雪宜招呼了安小萍一声,两人展开身形,远远地盯在那和尚身后。

那名僧人一路疾奔,顺着少室左麓,径奔太室而去。

安小萍暗用传音之术,向方雪宜道:“方兄,这和尚轻功不差啊!”

方雪宜道:“不错,只是脚下稍嫌沉重,难以持久……”

一路行去,转眼之间,已有十里远近,只见那僧人忽然步履一缓,停了下来。

方雪宜、安小萍连忙矮身蹲入路旁草丛之中,暗暗望去,发现那名僧人正在向来路之上张望。

安小萍低声道:“好险,差点被他发觉了!”

方雪宜笑道:“可不是,这和尚很机警,咱们可得多加小心才是。”

安小萍点了点头,只见那和尚转过身去,斜刺里奔向一处树林。

方雪宜皱眉道:“贤弟,他为何舍了小径不走?”

安小萍道:“也许已经到了地头吧!”

方雪宜走出草丛,略一犹豫,拉着安小萍,便向那松林奔去。

走到近前,这才发现,打那松林之中露出了一缕淡黄的灯光。

安小萍吃了一惊,低声道:“这儿住着有人!”

方雪宜却用传音之术接道:“贤弟,咱们再要说话,可千万不能出声,只可用传音之术……”

说话之间,举步向那灯光行去。

他们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行动十分小心,直至逼近那露出灯光的茅舍之下,屋内之人,仍未发觉。

方雪宜打量了茅舍一眼,向安小萍用传音说道:“贤弟,你到那窗下去瞧瞧,我就守在这正门的前面……”

安小萍点了点头,矮身便向窗下蛇行而去。

方雪宜目睹安小萍逼近窗台,自己也轻轻地移向那半掩的门。

他行动十分敏捷,靠近柴门,张目望去,只见门内寂然,一闪身,便贴着门缝,窜了进去。

室内除了一座神龛,和中间高挂的一盏万年灯而外,别无一物。

左右两侧各有一扇木门,却是关得很紧。

他缓缓地向右侧那门行去,贴耳一听,室内果然传来低语之声。

方雪宜暗道:“想必那和尚就在这间房中了……”

思念未已,忽然所得室内传来一声暴喝道:“什么人?”

接着是一阵砰砰之声,打室内响起。

方雪宜吃了一惊,连忙侧身退向门外,但木门未启,显然室内之人,并未发现自己!

但他转念一想,暗道:“糟了!八成安小萍暴露行迹了!”

一念及此,心中大为着急,举手一掌,便向那木门拍去。

轩然大震,木屑纷飞,那扇厚门,竟然被震得碎成八块!

跃入室内,只见室内已无一人。

但窗外却传来叱喝之声。

方雪宜来不及打量室内光景,长身一跃,便自那窗户窜出。

只条三条人影在窗外打在一起。

方雪宜略一注视,发现除了那和尚而外,还有一位中年壮汉,两人正合手围攻安小萍。

方雪宜看了一眼,便知安小萍应付这两人,实是绰绰有余,当下不再上前,却是转身向屋门行去,一掌振开那另一扇木门!

一股幽香,扑鼻而来,方雪宜倏然一惊,掩鼻连退三步。

自从他遇到宋孚以后,经验阅历,都增进了极多,鼻中嗅得异香,便不敢稍有大意,退开了三尺以后,深深的运了一口气,发觉并无异状,这才缓步向那房内行去。

人目所见,不禁使方雪宜大为吃惊!

果然不出自己猜想,这间小房,竟然是陈设的十分华丽,妆台椅镜,绣榻锦帐,直是大家闺阁的卧房一般。

方雪宜在卧房中巡视了一周,除了那些陈设之外,别无丝毫发现,只好退出室外。

但他依然觉得这栋茅舍,有着一种使人迷惑的感觉,好像看来看去,都意犹未尽,总觉得其中有什么地方,自己未曾瞧出来,是以他在这茅舍四周,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四圈之多。

不过,方雪宜却是毫无所获!

这时,那一僧一俗和安小萍的苦斗,已进入十分紧张阶段,方雪宜贮立观战,心中暗道:“她为何不下煞手呢?这两人的武功,实是不堪她一击啊……”

寻思之间,只见那中年壮汉突然猛攻了两掌,回手自长衫之下,取出一对铁笔,大喝一声,一攻安小萍前心,一取安小萍小腹!

这等招式,如是对男人施展,并无不可,但因安小萍乃是一名少女,这些招式出手,正是全都犯了轻薄之忌!

方雪宜心中暗道:“这家伙虽然不知安小萍乃是少女,但他这等招式,定将招来杀身之祸……”

果然方雪宜并未料错,那中年汉子的两招刚递出,只见安小萍脸色一变,怒叱一声道:“你这是找死……”

陡然间眼前白光乍闪,方雪宜还没看清楚安小萍用什么招术,就听得那位中年汉子厉吼一声,往后跌出了两丈远近。

他口中鲜血狂喷,两手拿不牢兵刃,一对铁笔重重地跌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怪事丛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