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6回 神剑施威

作者:卧龙生

方雪宜看了宋孚一眼,只见他正在朝自己皱眉,顿时略一沉吟,笑道:“童子奇,你真想知道吗?”

童子奇道:“不错,老夫今天非得弄明白不可!”

方雪宜回顾了那两位一派宗主一眼,忽然笑道:“区区有个条件!”

童子奇脸色一沉,道:“什么条件,你竟然在老夫面前耍什么花样?”

方雪宜淡淡一笑道:“尊驾不答应吗?”

童子奇冷笑道:“老夫岂是受人胁制之人?”

方雪宜大笑道:“既然尊驾不愿,那就算了!恕区区无法说出师门名号了!”

童子奇大怒道:“姓方的小子,你不怕死吗?”

方雪宜笑道:“区区出道以来,还没有碰到过一个足以制我于死地之人,尊驾口出此言,可是认为区区的武功不能自保吗?”

童子奇咧开大嘴,笑道:“不错!老夫要取尔性命,当真是易如反掌。”

方雪宜剑眉一扬,笑道:“区区不信!”

童子奇大脑袋一晃,冷哼道:“不信何不试上一试?”

方雪宜这时已知那柳媚娘这一段时日并未与重子奇见面,而且,那艾东海和高无故也未和他碰头,否则,童子奇就不会为了要查明自己师门是谁,会说出这等极有威胁意味的话来了!

一时之间,他忽然有了计较,微微一笑,接道:“童子奇,咱们打上一个赌如何?”

童子奇一怔道:“打赌?赌什么?”

方雪宜道:“赌你胜不了区区!”

童子奇听得一呆道:“胜不了你?”

方雪宜道:“不错!你敢不敢?”

童子奇忽然狂笑道:“敢!敢!老夫如是不敢,那还算得五大魔主之一吗?”

他笑声一顿,接道:“小子,这么办,老夫给你一个便宜,咱们订上一个招数限制如何?”

方雪宜道:“好!一千招吧!”

童子奇大嘴一张,半晌没有合了拢来!两眼直愣愣地看着方雪宜,久久不出声。

方雪宜一笑,接道:“怎么了?可是嫌少吗?”

童子奇长长地吸了一口大气,道:“少?太多了小子,你狂得很啊!”

方雪宜故意沉吟了一下,接道:“五百招如何?”

童子奇道:“仍然太多了!”

他不再等方雪宜说话,很快地接道:“这么办,老夫与你动手,只以五十招为限,如是五十招之内,老夫胜不了你,那就一切任凭你小子处置便了!”

方雪宜闻言,心中暗暗失笑!

宋孚、安小萍、霍鸣风三人也在一旁暗感得意,只有入云大师未曾真正见识过方雪宜的武功,听他竟向童子奇挑战,已然吃了一惊,这时见那童子奇说出两人动手,以五十招为限,方雪宜居然面露不快,还似嫌他说得太少之意,不由得大为惊心。

入云大师白眉略皱,正待说话,耳中只听得宋孚大声道:“掌门人,你不用担心!方老弟不会输的!”

童子奇哼了一声遁:“宋孚,你敢作保?”

宋孚笑道:“有何不敢?”

方雪宜接道:“宋老,你不用作保,只是有劳你代为记一下动手的招数便是!”

宋孚大笑道:“理应效劳……”

童子奇忽然冷冷一笑道:“宋孚,有一件事,你可得牢牢记下!”

宋孚道:“什么事?可是怕宋某记错了招数吗?”

童子奇道:“宋孚,这小子如果落败,老夫只怕也饶不了你!”

宋孚故意一呆,摸了摸脖子,笑道:“莫非你童兄对宋某的人头,有了兴趣吗?”

童子奇大笑道:“不错,老夫叫他们饲养了几头藏犬,阁下的人头,大概可以让它们饱餐一顿!”

宋孚伸了伸舌头,向霍呜风笑道:“霍帮主,看来要再劳帮主用那打狗棒子!”

霍鸣凤笑道:“老朽随时候命如何?”

宋孚道:“多谢帮主助我杀那恶犬了……”

两人说话之间,方雪宜已亮出了宝剑。

童子奇两只小跟一瞪,盯着方雪宜手中的宝剑,脸上似是有着惊奇之色,不禁脱口问道:“小子,你这只宝剑是打哪儿来的?”

方雪宜心中一动,暗道:看来师父这柄长剑,在他的心,有着很深的印象了……

口中却道:“区区这只宝剑,乃是一位前辈相赠!”

童子奇急急接道:“可是陈希正?”

方雪宜微微一笑,看了宝剑一眼,接道:“这个吗?且等尊驾在五十招之内,胜了区区,那时自当相告!”

童子奇怔了一怔,但他一想到自己快些将这个年轻人击败,即可知晓一切,便也不再迫问,冷哼了一声,道:“好,老夫就空手试试你的剑法!小子,快些出手吧!”

方雪宜微微一笑道:“尊驾如此自大,区区只好有僭了!”

唰的一剑刺了过去。

童子奇右手一翻,五指箕张,直向方雪宜剑身抓来。

这一手空手夺白刃的手法,十分奇妙,方雪宜虽然并未露出剑神传授的剑法,但他这一招,也不是平常的剑法,而童子奇一抓之下,竟是几乎将他的剑身抓住。

方雪宜微微一惊,暗道:这姓童的比那柳媚娘似乎高明不少!

转念间,已然撤回了长剑。

童子奇冷哼了一声,道:“小子,如是你只会这么几招剑法,老夫劝你还是不要再比下去了!”

方雪宜冷然道:“为什么?”

童子奇道:“休说二百招,十招不到,你就要撒手弃剑了!”

方雪宜道:“区区的看法不然!”

说话之际,长剑一摆,平胸刺出。

重子奇这回倒未抓剑,而是曲指向着剑身弹来。

方雪宜剑势去的本是极慢,而且不见丝毫奇特之处,童子奇曲指弹剑,可说正是恰到好处,倘若方雪宜中途不变招式,准要被童子奇弹个正着。

眼见剑指即将相触的刹那,方雪宜忽然冷哼了一声,手腕一沉,长剑忽地变招向上,闪电般直抵童子奇的那张大嘴而去!

童子奇似是微觉意外地一怔,右手原式不变,也极快地向上一挥。

如他所想,这一挥之下,定然会将那方雪宜的长剑震脱了右手!

但事实上却非如此,那方雪宜手中的长剑,不但未曾脱手,反而寒光一闪,顺着重子奇的手势,拐了一拐,削向他的肘部而来。

童子奇大叫一声,道:“好剑法!”

横移三步,避开了碎时之危。

方雪宜却是淡淡一笑,道:“童子奇,你小心些,区区的宝剑很利啊!”

刷……刷…之声不绝于耳,瞬息之间,又攻出了三剑。

这一回童子奇可不敢稍存轻敌之念了!

敢情适才那一招剑法,对他有着似曾相识之感。若非方雪宜迅快的又攻出三剑,他定然可以有时间想出那一招剑法,正是剑神的路数。

两人交手十四五招,童子奇已然有些应付不了,但他身为五大魔主之一,大话已经出口,此刻即使要他取出兵刃,只怕他也有些不愿。

堪堪又打了七八招,童子奇忽然抓住一个间不容发的机会,双掌并出,猛攻了五式,大喝一声道:“住手!”

方雪宜闻声怔了一怔,立即收剑跃退,突道:“怎么?你可认输了?”

童子奇冷冷地睁大了小眼,道:“你是剑神陈大侠的弟子?”

方雪宜呆了一呆,暗道:他为何一定要查明我是不是剑神弟子,定然有着什么缘故……

寻思间,应声接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童子奇道:“瞧你的剑法,正是剑神陈大侠的绝学龙行八剑,如果你不是陈大侠传人,又怎会学到了陈大侠的剑法?”

方雪宜淡淡一笑道:“百招未满,尊驾也未胜得了区区,在下如是不说,那也不算违反彼此的约定了!”

童子奇忽然咧嘴咬牙道:“姓方的,有一件事,你应该明白!”

方雪宜道:“什么事?”

童子奇道:“剑神的威望,不容他后人毁坠,阁下如是剑神弟子,你如是在人前不敢承认,只怕阁下就有些愧对令师了!”

方雪宜一忖,怔道:“不错啊!虽然他是用的激将之法,要我表明身份,但师父的威名,果然是不容毁陨……”

转念至此,不禁沉声道:“方某正是剑神传人,尊驾不知有何打算?”

他终于承认了!

童子奇有些意外,但只是稍一迟疑,便即扬声大笑道:“你果然是剑神的弟子了!”

方雪宜道:“不错,尊驾这下总该心满意足了!”

童子奇忽然呆呆地看着方雪宜好久,长叹了一声,接道:“陈大侠当真是无所不通,终于调教出你这等传人出来了……”

方雪宜闻言,不禁心中一动,暗道:“听他话中之意,好象他们不信师父能找得到传人似的……”

但他口中却接道:“师父被武林中誉为剑神,只可惜区区才能有限,难得师父所传十分之一!”

童子奇大脑袋晃了两下,大声道:“这怎么可能?天魔女怎地如此愚笨啊!”

方雪宜一怔道:“这与天魔女何关?”

童子奇道:“怎地无关?”

他语音顿一顿,皱起双眉,沉吟道:“记得上次见过令师之后,咱们五人曾经有过一次聚会,据那毒大夫和大魔女所说,剑神陈大侠已然身染重病,必将不久于人世……”

方雪宜道:“你是在咒骂我师父吗?”

童于奇道:“恶孔明医道极精,当日在那金顶峰头,曾替令师把过了脉,恶孔明说,正如天魔女所料,令师也已病入膏肓,决难活过一年……”

方雪宜道:“胡说,倘是我师父活不过一年,又怎能传授我的武功?”

童子奇道:“不错啊!这正是叫老夫不解之处,按理,恶孔明应是不曾看走了眼,何况,令师并未得到金鲤胆,想要康复,那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方雪宜道:“一派胡言!”

童子奇冷冷地看了方雪宜一眼,道:“方老弟,老夫问你一句活,希望你能照实告诉老夫!”

方雪宜道:“尊驾请讲!区区能够回答,自然会照实回答!”

童子奇道:“令师现在何处?”

方雪宜道:“邛崃山!”

童子奇道:“令师还在人世吧?他的身体如何?”

方雪直忽然面容一黯,沉吟了半晌,没有说话。

童子奇道:“方老弟,你沉吟不语,可是剑神陈大侠已然仙逝了?”

他一连两次称呼他为老弟,显然已是完全承认了方雪宜的身份,相信了他是那剑神陈大侠的传人。

方雪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童于奇,只有此事恕区区无可奉告!”

童子奇愣了一愣,道:“你不愿说?”

方雪宜道:“无可奉告!”

童子奇蓦地仰大长笑道:“老夫明白了!”

方雪宜道:“你明白了什么?”

童子奇道:“陈大侠已然撒手归天了!”

方雪宜黯然低头,道:“这个……区区依然是无可奉告!”

童子奇道:“老弟,你这三句无可奉告,使老夫完全明白,令师陈大侠定然驾返道山了。”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对了,老夫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老弟了!”

方雪宜道:“什么事?”

童子奇道:“老夫等与你虽然不识,但对陈大侠的传人,却不能不识;只因十年前咱们五人一致协议,武林之中,只能有一个陈大侠,决不许有第二个陈大侠出现!”

方雪宜闻言,心中一震,暗道:“难道他们早就想到对付于我了?”

但他继而一想,又觉得不对,师父将我作为弟子,至今也不过四年多,他们怎会早在十年前,就有协议来对付我呢?”

一时间,他不禁沉思不语。

童子奇冷笑了一声,接道:“怎么?你老弟可是有些不信吗?”

方雪宜缓缓地抬头;道:“正是有些不信!”

童子奇道:“如是老夫说明其中道理,你老弟就不会不信了!”

方雪宜道:“十年之前,区区尚未投入师门,你又怎能事先就有了协议,来对付方某?尊驾纵然有什么道理可说,那也不见得能令我相信!”

童子奇大笑道:“方老弟,老夫说了出来,你自然就会相信了!”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不错,当年老夫等五人协议之时,你果然尚未投入陈希正大侠的门下,但咱们昔日计议之时,却并未知晓那会是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神剑施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