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7回 神剑奇袭

作者:卧龙生

在场的几人均是武林一流高手,此刻也不由得呆了一呆,望着那破去的屋顶,顿足发愣!

霍鸣风蓦地放声大笑道:“想不到五大魔主中的大头鬼王,居然也是无赖之辈……”

笑声一落,大步向人云大师走了过去。

入云大师这时正双手合十,闭目高诵佛号不止。

方雪宜似乎也被眼前的形状,弄得呆了好久,终于他忍不住长叹一声道:“区区一时大意,不想竟被这魔头脱身而去了……”

宋孚在旁也不禁顿足长叹,他们似是谁也未曾料到,童子奇会用这等下下之策遁去。

安小萍这时冷哼一声,道:“五大魔主,也不过是抱头鼠窜之流,真是丢人……”

入云大师双目精光暴射,突然向霍鸣风道:“霍帮主,咱们快些去看看那地道之中的贵帮长老吧!”

霍鸣风皱了皱眉,道:“不错,咱们果然要赶快……”

但是,方雪宜忽然大声道:“两位且慢!”

他转身大步向庄捷走了过去。

入云大师和霍鸣风闻言,全都怔了一怔,止步不前,只见方雪宜走到庄捷身前,一掌拍开了他的穴道,冷冷一笑道:“庄兄,区区有几句话要请教,希望你照实回答才好!”

庄捷活动了下手脚,十分镇定地淡淡一笑,道:“方兄有何指教?”

方雪宜道:“那地道之中,还有什么人在内?”

庄捷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方雪宜道:“少林子弟和丐帮长老呢?”

庄捷道:“他们还在地道之中!”

方雪宜道:“你们可是点了他们的穴道?”

庄捷道:“不是点了他们的穴道,而是……”

他忽然沉吟不语。

方雪宜脸色一沉,喝道:“庄兄,你最好不要在区区面前弄鬼。”

庄捷忽然笑道:“方兄,连童子奇都不是你的对手,兄弟又怎敢在方兄弟面前弄鬼?”

方雪宜冷冷接道:“你知道就好!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庄捷道:“他们是中了毒,八个时辰之后,就会醒转过来。”

方雪宜道:“好!区区就相信你一次!”

这才回头向入云大师一笑道:“掌门人,如是这位庄兄没有说谎,贵寺的子弟和丐帮长老们必得等到几个时辰之后才会醒转的了!”

入云大师十分感激地合十道:“小施主相助之情,老衲永记在心中……”

这等时刻,他还在客套,只把方雪宜听得呆了一呆,心中暗道:“到底是佛门高僧,虽是面临这等大变,依然不拘小节,真是难得的很……”

但他口中却是接道:“掌门人好说!”

他语音一顿,接道:“掌门人,那地道中的各位大师,咱们还是先去看看他们才是!”

入云大师道:“不错,老衲等这就入内……”

语音未落,人已转身向那地道之内……

霍鸣风这时也快步跟了过去,宋孚看了方雪宜一眼,道:“老弟,你在外面等一等,老朽这也入内看看去。”

三位老人,一转眼全都进入了地道之中。

安小萍妙目一转,笑道:“方兄,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位庄大侠呀?”

方雪宜笑道:“委屈他等到那些少林大师醒来之后,放他离去便是。”

安小萍笑道:“方兄,你倒是仁慈得很啊!”

方雪宜笑道:“其实,这位庄兄倒不是怎样为非做歹之人,所以,兄弟不想为难于他。”

庄捷这时在旁忽然脸色一变,双目之中,隐隐地泛现泪光。

敢情方雪宜这几句话,使他大为感动。

安小萍两眼在那庄捷身上一转,笑道:“方兄,你这等胸襟,果然叫人佩服!”

她语音一顿,接道:“方兄,这位庄兄好像大受感动呢!”

方雪宜只道安小萍在说笑,掉头向庄捷走去,此时,他不由得一怔,心中暗道:“果然他倒似有着悔悟之心了!”

心念一转,口中接道:“庄兄,你可是有些后悔吗?”

庄捷强自忍耐着心中的痛苦,勉强一笑道:“方兄,有许多事,不是一个人能自主啊!”

方雪宜心中一动,暗道:“看来他是有点动了了!”

当下微微一笑道:“庄兄,兄弟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庄捷虽然知道他可能要说的是什么,但依然苦笑道:“方兄有话请说。”

方雪宜道:“庄兄请恕兄弟交浅言深,如是庄兄有何为难之处,只要你庄兄说出,兄弟定然尽力为你分忧解愁!”

庄捷眼中又有了泪光,抱拳一揖,幽幽地叹道:“方兄盛情,兄弟心领了……”

忽然目光一转,向那十八尊罗汉看了一眼,道:“方兄,这罗汉堂内,还有童子奇手下之人,不知方兄可曾发觉?”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在哪里?”

庄捷仰手一指那尚在神位之上的十七尊罗汉,道:“就是这些……”

他话音未已,那十七尊罗汉竟然呼啸一声,全都跃下神座,将三人围在当中。

方雪宜睹状,不禁剑眉暴扬,纵声大笑道:“就是这些装神弄鬼的角色?区区倒是想瞧瞧他们有什么能耐,是否比那童子奇还要高明。”

说话之间,陡然旋身拍出一掌。

但听得一声闷哼人耳,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罗汉,业已倒地不起!

显然,那十七个童子奇手下之人,都未粘到方雪宜竟会暴下杀手,一时之间,全都吓得退了一步。

安小萍妙目一转,向方雪宜道:“方兄,待我与你联手,看看谁杀的快,杀的多,好吗?”

方雪宜道:“好啊!你先出手吧!”

安小萍不用方雪宜催促,只见她格格一笑,双掌一错,直向那一群罗汉攻了过去。

方雪宜向庄捷笑了一笑,道:“有劳庄兄代我掠阵……”

霍地身形一旋,长剑插回鞘内,也自双臂一圈,向那十六名假扮的罗汉拍出两掌。

十六般兵刃同时出于,在声势上却也不凡。

但在方雪宜和安小萍的眼中,那十六般兵器简直如同十六件破铜烂铁一般的不屑一顾。

安小萍在他们未亮出兵刃以前,只是随手出掌攻敌,容得十六人的兵刃齐出,她不由得柳眉一扬,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道:“方兄,咱们还是速战速决,也好去救人啊!”

语音一顿,只见她右手一扬,一缕白光飞了过去。

但听得一串惊呼之声传出,迎面处的四名罗汉,业已摔倒地上,一阵颤动,看看是气绝身死了!

方雪宜一见安小萍出手之间便已杀却五人,两眼神光陡射,口中暴喝一声,反手拔出宝剑。一招“霄震九霄”,寒光过处,残刀断刃,酒了一地,三名假扮的罗汉,肢残、臂断、血流五步的摔死地上!

两人这一发狠,顿时苦了那几名童子奇的属下,也不过眨眼之间,十七人全都丧在两人白绫、长剑之下。

安小萍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皱眉道:“方兄,这些人怎地这般不堪一击啊?”

言下之意,似是兴犹未尽。

方雪宜笑道:“兄弟,十七条性命哩!”

安小萍呆了一呆,道:“方兄,他们死有余辜,你还为他们可惜吗?”

方雪宜长长一叹道:“兄弟,我并非为他们可惜,只是觉有些心中不忍……”

语音一顿,掉头向庄捷道:“庄兄,这十八名假冒罗汉之人,你可相识?”

庄捷摇头道:“这十八人均是那童子奇新收的属下,兄弟俱都不识!”

方雪宜道:“他们的武功都还很差,那童子奇怎会就放心带了他们出来?”

庄捷长长吁了一口气,道:“方兄,这话可要看是怎么说了!倘若那童子奇不是遇到方兄,试问这少林寺中,又有什么能挡得他一击。”

方雪宜心中暗道:“不错,如是我和安姑娘不在,只怕少林寺的局面,已然不堪设想了!”

心念至此,不禁叹息道:“是啊!庄兄说的不假,他们跟随那童子奇亲自出马,自然想不到会丧命的了!”

安小萍在旁淡淡一笑,道:“方兄,咱们要不要去至地道中瞧瞧?”

方雪宜道:“这得要向庄兄请教一番了。”

庄捷慨然一笑道:“方兄,适才兄弟已见识过了两位武功,以两位之能,兄弟还有什么可效劳之处呢?”

方雪宜笑道:“庄兄夸奖了!兄弟想向庄兄请教之事,乃是想知道那地道中的少林门下,是否当真没有解葯可救?”

庄捷闻言,沉吟一下,接道:“兄弟说的实话,那解葯带在童子奇身上,别人没有!不过么……”

安小萍道:“不过什么?”

庄捷道:“童子奇并非善于用毒之人,他听用的这种毒香,兄弟瞧他颇似江湖中下五门的五鼓断魂香,如是用冷水向那中毒之人喷酒,也许他们就会醒转!”

方雪宜道:“庄兄此言当真?”

庄捷道:“兄弟只是意测之言,是否有效,兄弟也没有把握。”

安小萍笑道:“方兄,不管是否有效,试上一试,那也不难啊!”

方雪宜道:“如此有劳庄兄一趟,咱们去抬一桶凉水前来试试可好?”

庄捷笑道:“兄弟自当效劳!”

方雪宜向安小萍道:“兄弟,你在这儿看守一下……”

两人转身向外行去。

不一会儿,他们已各人提了一桶冷水走了进来。

方雪宜向安小萍一笑道:“兄弟,有劳你在这儿守候一阵了。”

安小萍笑道:“方兄快些去吧!我会当心,不让别人前来打扰的!”

方雪宜笑了一笑,便和庄捷提了冷水向那地道之中行去。

两人踏入地道,只见那少林掌门入云大师,正在合十喃喃默祷,丐帮帮主霍鸣风则双手在乌衣神叟崔大公身上推来推去,显然,他们花了这么久时间,仍未将那地道中人救醒。

方雪宜和庄捷两人提了冷水入内,宋孚首先看到,不禁皱眉道:“老弟,你这是什么啊!”

方雪宜笑道:“宋老,晚辈适才曾与庄兄研究过了,那童子奇并非善于用毒之人,只怕他这种迷人的毒香,乃是江湖中下五门的熏香之类,如是用冷水一浇,可以救醒他们,也未可知!”

宋孚呆了一呆,道:“有这等事吗!咱们果然不妨试上一试

这时入云大师也张开了双目,口喧佛号,道:“小施主,你们手中提的可就是冷水吗?”

方雪宜道:“正是冷水!”

说话之间,提起手中那桶凉水,便向丐帮长老阴阳手吉威兜头浇了下去。

他对于这等冷水浇头之事,没有经验,一桶凉水,只浇一个人,倒是不嫌浪费!”

那霍鸣风这时也停了推拿,瞪大了双眼,看看那吉威的动静。

过了一瞬,只见那吉威忽然发出一声长叹,缓缓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宋孚瞧得拍手大笑道:“妙!妙啊!原来这冷水当真能够救他们……”

说话之间,伸手将庄捷手中的那一桶冷水接了过来,就待向那崔大公迎头泼去!

入云大师忽然一声道:“施主且慢!”

宋孚呆了一呆,道:“掌门人有何指教?”

入云大师道:“老施主,每人脸上只须一捧冷水即够,你不用一桶浇在崔施主身上了!”

宋孚听得哈哈大笑道:“不错,老朽一时高兴,倒把这等事忘记了!”

放下水桶,笑向庄捷和方雪宜道:“你们别闲着,咱们一齐动手吧!”

几乎立即各自捧水,向那地道中的僧侣和丐帮长老们洒去。

他们的行动虽然很快,但依然花了半个时辰,才将那些少林门下一一弄醒过来。

阴阳手吉成长眉一皱,目光在众人身上一转,冷冷喝道:“那童子奇哪里去了?”

敢情,他们未中迷香之前,已然见到那童子奇了!

霍鸣风哈哈一笑道:“那重子奇吗?他已被方老弟听伤,逃走了!”

吉威道:“逃走了吗?便宜了这厮……”

方雪宜淡淡一笑,道:“各位是怎生中了他的诡计呢?看来这童子奇用的迷香,果然是一般的熏香之类……”

崔大公这时忽然长叹道:“君子可以欺其方!老夫等人哪里会想到,以童子奇这等身份的魔头,也会玩出那等下流手段来呢?”

入云大师合掌道:“老施主,这毒是童子奇亲手使出的吗?”

敢情这位老和尚还有些不信!实则,这本也叫人十分难以相信之事!试想,以童子奇那等五大魔主身份之人,一旦与人为敌,除了凭恃他的武功,还会用上江湖中的迷香,若非他们亲眼所见,只怕谁也不会相信了!

崔大公道:“不错,第一把迷香正是那老魔头自己洒出出来,否则,咱们民不会中了他的道儿了!”

霍鸣风哈哈一笑道:“崔兄,那童子奇总算还有自知之明,倘若他不是用毒,凭他一人之能,又怎会斗得少林诸位大师?”

入云大师合十道:“帮主好说,那童施主若非因为见到崔施主等在此,谅他也不会出此自毁声名的下策了!”

这等时刻,他们还在客套,只把那刚刚走进地道的安小萍听得格格笑出声来。

宋孚在旁却是大声道:“两位掌门,老朽认为,你们不必再彼此客气了!咱们还是赶快出去吧!”

入云大师道:“不错……”

他缓缓地转了身,只见那少林子弟,个个垂手肃立,一脸懊恼之容。

显然,这数百位少林僧侣,都为自己失手被那童子奇制服之事,大感羞忿难当。

入云大师叹息一声,一语未发地大步向外行去。方雪宜、安小萍、霍鸣风、宋孚、庄捷、翁昆仑等人,随在入云大师身后,也向外行去。

入云大师出了地道人口,一眼瞧见那地上的十八具罗汉尸体,不由得双手合十,连连口诵佛号不止。

宋孚睹状,也呆了一呆,道:“怎么这些罗汉的佛像,全都变成了活人呢?”

安小萍格格一笑道:“什么罗汉佛像,你没有眼见吗,他们全是那童子奇的属下呀!”

霍鸣风这时也走了过来,他逐一地看那十八具尸体一眼,接道:“掌门人,那童子奇想得倒是不错,要借这个堂,将贵寺僧众,一网打尽,但他千算万算,却算漏一着,想不到剑神的传人,居然也在少林寺中,否则,今日的结局,可是不堪设想了。”

入云大师合十道:“老施主说的是,方小施主于本寺有着再造之恩,大德不敢言谢,今后只要小施主一句话,为了武林这事,哪怕是赴汤蹈火,本寺子弟,亦将全力以赴的了!……”

方雪宜闻言,心中大是感动,忙道:“掌门人若有此心,实是武林之福……”

入云大师目光在众人身上一转,忽然肃容道:“五魔蠢动之心已现,尤其是童子奇今日断羽而去,必然不会就此甘休,老衲想请各位再去静室小坐,也好商讨一下应对之策?”

霍鸣风笑道:“本该如此!”

入云大师转头向身后的入法大师嘱咐了几句,这才笑道:“此间之事,咱们不能过问了……”

话音未已,安小萍已然笑道:“掌门人,贵寺那十八尊佛祖像呢?莫非被那童子奇偷走了吗?”

入云大师摇头道:“没有!童子奇只是将那罗汉佛祖的圣像,移到地道之中去了!老衲已然要寺中弟子重新装修,多谢小施主关怀了!”

安小萍知道:“原来如此,……我只知道那童子奇看上了那佛像金身,偷支换了银子呢!”

她这么一说,把在场的老人,全部说的笑了。

入云大师合十一礼,道一声:“老衲为各位领路……”

举步当先出了罗汉堂大门。

一行人鱼贯相随,向那方丈静室走去。

原来十分静寂少林,这时显得十分热闹起来了!几名小沙弥,奔走不停,不消一瞬时光,就在那方丈室中,摆下了一桌素席。

入云大师请那方雪宜坐了首位,虽然方雪宜一再推拖,终于还是却不过入云大师的盛意,坐了首席。

安小萍紧旁在方雪宜的身边。

坐定以后,入云大师以主人身份,敬了在座诸人一杯,这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本寺今日遭逢百年来未有的惨变,若非几位施主相助,老衲真不知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了……”

语音微微一顿,接道:“五大魔主,先后出现,只所他们当真是不再把剑神陈大侠的告诫放在心中了!”

霍鸣风双眉一扬,大声道:“掌门人,那童子奇的口气,似是对于陈大侠殡天之事,先前并不知晓,但他们却在不知陈大侠生死的情况下,就敢大胆妄为,足见他们早就没有把陈大侠的言语,放在心中了!掌门人还想指望他们不替武林带来纷扰,岂非是痴心妄想吗?”

入云大师沉声道:“帮主说得不错,老衲果然是太把他们当作正人君子了。”

宋孚这时忽然微微一笑,道:“两位,老朽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霍呜风大笑道:“宋兄有话请说便是!”

入云大师也道:“施主有什么话不好说?”

宋孚道:“其实,老朽只是觉得,五大魔主此番发动,首先把目光指向少林,必然有着很深的用意!”

入云大师道:“什么用意!”

宋孚道:“老朽说出,掌门人可莫要见怪!”

入云大师道:“怎么会?施主快说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