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8回 任重道远

作者:卧龙生

宋孚道:“杀鸡敬猴,存心征服武林九大门派!”

入云大师怔了一怔,道:“他们……野心不小啊!”

霍鸣风这时也两眼一瞪,大声道:“他们也配?”

宋孚笑道:“这不是谁配不配的关系,两位若是不信何不问问这位庄老弟?”

霍鸣风双目一转道:“当真?”

入云大师看了庄捷一眼,道:“施主可是童子奇的门下?”

庄捷微微一笑,抱拳道:“晚生并非真是那童子奇的门下!”

霍鸣风怔了一怔,道:“你老弟很神秘啊!”

庄捷笑道:“晚生乃是奉命打入三义门中,那童子奇虽然是成玄通等人的幕后支持之人,但晚生却算不得是他们的门下!”

入云大师合十道:“施主奉了何人之命,打入那三义门中?”

庄捷闻言,沉吟了一阵,方道:“这个……晚辈的出身,说将出来,只怕两位掌门人有些不信了!”

霍鸣风笑道:“为什么?”

庄捷道:“晚生乃是计通的师弟!”

入云大师闻言,呆了一呆,道:“计通,可是那毒大夫恶孔明么?”

庄捷道:“不错!”

霍鸣风大为意外地一怔道:“那恶孔明几时会有了一位师弟来了。”

庄捷笑道:“帮主可是不信?”

霍鸣风道:“正是,老夫不信那计通竟会还有像你这等年轻的师弟!”

庄捷笑道:“帮主不信,晚生也没有办法,不过,帮主可以设想得到,除了像我师兄那等人,又有谁能使兄弟混入童子奇手下,而不为他所觉。”

霍鸣风叹道:“原来如此。”

他皱了一皱眉头,接道:“庄老弟,你那师尊是哪一位高人?”

庄捷道:“家师祝高枫,人称天南怪叟!”

他话音一落,只把入云大师和霍鸣风听得大大一惊。

敢情那祝高枫之名,在武林之中,甚中响亮,而且,此人高蹈自隐,从不干预江湖事务,想不到此人竟是那五大魔主中的恶孔明的师父!”

但是方雪宜、安小萍两人,对于那祝高枫之名,却是从来未听人提过,倒也不曾有何惊讶之处!

这时宋孚却捏着那八字小胡,笑了一笑,道:“庄老弟,令师现在何处?”

庄捷笑道:“终南山中!”

霍鸣风双眉一皱,道:“那祝老仍在终南隐居吗?”

庄捷道:“家师一向住终南,从未他去。”

入云大师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祝老施主,一代大侠,怎会收了计通那等弟子,老衲有些难以相信了!”

宋孚接道:“掌门人,那恶孔明的为人,显然十分狠毒,心计也过人一筹,但据老朽所知,他似是尚未有过真正伤天害理的行为,是以,他虽是被人列为五大魔主之一,不过是因为他乖僻得太过分而已!”

入云大师道:“宋施主之意,那计通并不是坏人了?”

宋孚笑道:“不尽然,计通是坏人,但并非十足恶不可赦的坏人而已!”

霍鸣风冷冷一笑道:“宋兄,依你之见,咱们可以把毒大夫之名,自五魔中剔除的了!”

宋孚大笑道:“帮主先莫要意气,老朽只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

方雪宜这时忍不住笑道:“庄兄,令师想必是武林的前辈高人了!”

庄捷对于别人,都不时流露出一份傲意,唯独对方雪宜,却是十分尊敬,闻言笑道:“方兄好说,家师如与剑神陈大侠的名望相较,那就如腐光萤光,不会和皓月争辉的了!”

方雪宜决来料到他会如此的谦逊,当下皱眉道:“庄兄,你太见外了!”

庄捷笑道:“方兄,兄弟说的乃是实言,在座的几位前辈,必然明白……”

方雪宜道:“庄兄言重了。”

语音顿了一顿,接道:“祝老大名,兄弟虽然先前未听人说过,但从两位掌门中,兄弟已可明白不少……”

庄捷道:“方兄,有关家师的一切,世人知道的并不多,但兄弟只能说一句,他老人家的心地,十分善良!”

方雪宜道:“兄弟相信!”

霍鸣风这时长叹了一声,道:“庄老弟,令师对于计通的行为,可曾有过耳闻?”

庄捷道:“家师早就知晓,只是……”

他忽然沉吟不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入云大师道:“怎么,祝老施主,早就知道那计通的行为了?老衲奇怪的是,令师为何不出手制止于他呢?”

霍鸣风也道:“是啊,这就是令师的大错了。”

庄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这……家师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宋孚听得一怔,道:“为什么?”

庄捷道:“因为……家师一身武功,剩下十之五六,不是大师兄的对手了!”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庄兄,祝老可是受了什么人的暗算了。”

庄捷道:“不错!”

宋孚皱眉道:“庄老弟,你这话当真?”

庄捷道:“句句实言!”

方雪宜道:“什么人暗算了令师?”

庄捷竟然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安小萍忍不住大声道:“不知道吗?天下哪有这种不通的道理?”

庄捷一怔道:“你……”

安小萍道:“怎样?可是认为我说错了吗?”

庄捷道:“庄某非是此意,在下不明白兄台所指不通的道理,是哪一点?”

安小萍笑道:“一个人如是受了他人暗算,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庄捷道:“在下说的乃是实话,家师正是因为不知道那暗算之人是谁,才会一直无法治好伤势!否则家师也不会拖到如今,依然不敢出山了。”

安小萍道:“这么说来,你那师父连是否跟人结仇怨,都记不得了吗?”

庄捷摇头道:“家师为人十分平淡,生平之中,并未与人有过恩怨。”

安小萍笑道:“这么说,令师是个好人啊!”

庄捷尚未说话,那宋孚已然笑道:“不错,那祝兄果然算得是一位大好人!”

方雪宜道:“兄弟,宋老这么说,那是不会错的了。”

安小萍看了方雪宜一眼,笑了一笑,道:“方兄我并非不信啊!……只是,我怀疑那毒大夫,会不会就是暗算他自己师父之人!”

庄捷闻言,呆了一呆,道:“那怎么可能?”

方雪宜也皱眉道:“是啊!想那毒大夫心肠再狠,大概也不会对自己的师父下手吧!”

安小萍笑道:“那可不一定,一个人如是昧了良心,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入云大师合十道:“小施主,这等事来见明证之先,不可乱说啊!”

霍鸣风翻一翻眼,道:“掌门人,老朽的看法,只怕与你不同。”

入云大师道:“帮主有何高见?”

霍鸣风道:“老朽认为,计通可能做得出这种事!”

入云大师皱眉道:“人伦大道,岂可不顾,帮主,老衲认为什施主不会这等自绝于天下人之前!”

安小萍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掌门人,如果一个人被那名利心所昧,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她虽然年岁甚轻,但因自己父母的遭遇不同平凡,是以感慨良多,对于人性之恶,有着不同寻常的看法。

入云大师被她说得愣了一愣,道:“倘若真是如此,老衲真要为武林可悲了!”

霍鸣风道:“掌门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贵寺这些年来,除了入凡大师一人而外,甚少人在江湖走动,似这等闭关自保的举措,影响所及,岂不是正好授那邪魔外道以可乘之机吗?掌门人为武林可悲,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入云大师长叹一声道:“帮主,老衲等本是佛门弟子,戒关戒嗔之心,常在胸头,不敢卷入江湖是非,那也是万不得已之事……帮主如此相责,实令老衲有着进退两难之苦!”

霍鸣风双眉一扬,呵呵大笑道:“到了这等时刻,掌门人好似尚未领悟啊!”

入云大师道:“老衲……并非没有领悟,只是事情变化得太快,使老衲有着措手不及之感!”

阴阳手吉威忽然接道:“掌门人,少林寺一向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九大门派中的子弟,大半以贵寺举动马首是瞻,这些年来,贵寺虽然甚少过问武林中事,但因有了剑神陈大侠一手撑天,才使江湖上勉强维持了一个平安的局面,如今陈大侠业已亡故,陈大侠的传人方老弟武功虽高,但究竟年轻,以他一人之力,如想挽此狂澜,那可是强人所难得很,是以,吉威认为,大师应是出面号召武林同道的时候了!”

入云大师闻言心中大大一震,暗道:“果然是了!看来老衲非得出面不可了……”

他寻思之间,耳中听得那庄捷大声道:“听了这位安兄弟的一番话,使得庄某茅塞大开,几位前辈请恕庄某之罪,不能再在少林停留了!”

只见他站了起来,抱拳向方雪宜和安小萍一礼,道:“兄弟要赶往洛南,叩见恩师,查明一切之后,兄弟自会再出武林,安兄指点之际,兄弟只好容图后报了。”

语音一顿,大步向外行去。

方雪宜剑眉耸动,似是有话要讲,但他眼看庄捷已然出了房门,当下只是淡淡一笑,道:“庄兄慢走,恕兄弟不送了。”

说话之间,庄捷已然走的不见踪影。霍鸣风笑了一笑,道:“祝高枫一身武功虽然比不上剑神陈大侠,但他那手歧黄之术可称天下独步,倘若这老儿真能出山,对我武林同道而言,那可是很大的福气了!”

阴阳手吉威道:“不错,天南怪臾的医道,素有国手之誉,他能出山,定可救活不少人性命……

入云大师口喧佛号,道:“霍帮主,老衲想起一件事来,不知帮主愿否应允相助。”

霍鸣风闯言一怔,暗道:“这老和尚又有什么花样要耍?”

但他口中却是接道:“掌门人有何见教?霍某人力所能及,自当效命的了!”

入云大师道:“为了对付那五大魔主,咱们九大门派,自是义不容辞,但老衲身为我佛第子,不便多行那杀生伤人之事,老衲甚望霍帮主体谅老衲这等苦衷,主持目下之事,但有用的着老衲之处,老衲定将全力以赴!”

霍鸣风似是未曾料到,入云大师竟是将这主盟的责任,一下子扣到自己头上,顿时呆了一呆,道:“那怎么成?掌门人不肯出面,但在武当、华山等派,只怕也要像贵寺一般了,何况……霍某这区区丐帮,虽然脐身九大门派之中,但在武当、华山等人眼中,老夫依然是那野狐禅之流,如是由我主持,定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霍鸣风这番话,并非无礼。那入云大师闻言,沉吟了良久,方道:“帮主这番话,本是自谦之词,不过,老衲也知道武当、华山甚是高傲,如是只由帮主出面,他们倒也真个可能不子理会的……”

霍鸣风笑道:“掌门人明白就好!”

入云大师道:“老衲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帮主同不同意?”

霍鸣风道:“什么办法?”

入云大师道:“那主盟之人,可由方小施主担任,帮主和老衲作为他的助手,你看如何?”

霍鸣风哈哈大笑道:“使得!使得,老朽正是此心,不曾说出,乃是恐怕大师不肯而已!”

两人这么一说,顿时叫那方雪宜心中大吃一惊,似这等大事,居然要他出面主盟,一时使他有着手足无措之感,当下连忙接道:“使不得,晚辈愿候两位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如是要我主持一切,那是折杀晚辈了!”

霍鸣风大笑道:“方老弟,你推不了的啦!”

入云大师也笑道:“小施主,你本是要继承令师陈大侠的衣钵,降魔行道,更是份内之事,你不允主持一切,那岂不是有悖令师的遗志了吗?”

方雪宜闻言,呆了一呆,道:“这个……晚辈从旁协助,候命差遣,那也是一样的啊!”

霍鸣风摇头道:“不一样,令师陈大侠在世之日,就能独当一面,凭一己之力,降服了五大魔主,你老弟既是陈大侠的衣钵弟子,应该义不容辞啊!你是不用再说什么了!”

入云大师合十一礼道:“不错,霍帮主所说,乃是实情,小施主倘是有心降魔除道,继承先师未完遗愿,可就不得再行推辞了。”

这时宋孚忽然一笑道:“老弟,你如有心为武林同道造福,这正是一个大好的良机,老朽不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任重道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