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29回 巧妙安排

作者:卧龙生

安小萍笑道:“不知道!那天鹤孵蛋之时,另外有人照顾,晚辈所以不知!”

老人道:“老夫听说,那天鹤从不自己孵卵,不知可是真的?”

安小萍道:“当然是真的,不然,我爷爷干吗还养了许多别种的仙鹤呢?”

她话已出口,仿佛已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道:“老前辈,你想套我的话吗?”

老人大笑道:“不敢,老夫已明白了!”他笑声一顿,目光在安小萍的身上转来转去,接道:“姑娘可是姓安?”

安小萍道:“是又怎样?”那鲜红的小嘴,已然鼓了起来。

老人点了点头道:“老大有一位故交,也是姓安,不知姑娘知不知道?”

安小萍道:“老前辈说将出来,晚辈如是知晓,定然相告!”

老人道:“海外有一处天心岛,老朽这位故交,人称天心岛主,姑娘想必认识的了?”

安小萍脸色大大一变,瞪着一双大眼,在那老人身上不停地打量,半晌却是没有说话,方雪宜只瞧得有些惑然,暗道:“这位老人不知究竟是什么人?他似乎对安家的一切,甚是熟悉……”心念一转,忍不住抱拳道:“老前辈,你老的大名,晚辈尚未请教!”

那老人却是未答方雪宜所问,大声向安小萍道:“姑娘你为何不说话了?”

安小萍皱了皱眉,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道:“那是我爹爹!”

那老人顿时呆了一呆,道:“安振武是你爹爹?”

他语音顿一顿,忽地长长一叹道:“想不到姑娘已经这么大了!老朽昔年见到姑娘之时,大概姑娘只有半岁左右,如今算来,已经十六年了!”

安小萍听得老人提及自己儿时之事,立即重新向那老人一礼,低声道:“老前辈与先父很熟吗?晚辈竟然不认识你老,真是罪过得很!”

那老人呵呵一笑道:“姑娘不用客气了……”

他忽然笑声一敛,楞了一愣,大声道:“姑娘,你爹莫非已经仙去了吗?”

安小萍黯然道:“先父见弃,已经有十年了!”

那老人呆了一呆,半晌方道:“已经有十年了?怎地老朽一点都不知道?令堂呢?还在天心岛?”

安小萍似是不愿多说母亲之事,当下摇头道:“家母不在天心岛也很久了!”她语音一顿,接道:“老老前辈怎么称呼?”

显然,安小萍为了不再多谈自己的身家,才会这等向老人反问。

那老人抓了抓长发,道:“老夫祝公明,姑娘可曾听过令尊提及?”

安小萍闻言,呆了一呆,忽然重又检首为礼,道:“原来是祝公公,晚辈先前不知,失礼得很啊!”

祝公明摇头道:“姑娘不用客气……”

这时,方雪宜也趋前抱拳一揖,道:“天台樵叟祝老大名,晚辈也曾久闻,不想今日会在嵩山拜见,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天台樵叟祝公明怔了一征,道:“你……老弟也知道老夫?怪了!老夫一生,甚少涉足江湖,知道老夫的人,那可是少之又少,如此看来,令师必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了!”

方雪宜神色一怔道:“先师陈希正!”

天台樵叟忽地双目神光暴射,呵呵大笑道:“你是剑神陈兄的弟子?”

方雪宜道:“不肖的很!”

祝公明笑道:“老夫不久之前,方始听说令师陈大侠已然撒手西去,也曾听说剑神的传人,单身支剑,行道江湖,不料原来就是你老弟……”语音顿了一顿,看了那安小萍一眼,接道:“但不知你们怎会来到嵩山?”

方雪宜微微一笑,把那天魔女的野心,略略他说了一遍!

祝公明只听得双盾一扬,道:“天魔女的胆子不小,竟然起下吞并武林之心了?”

方雪宜笑道:“可不?先师未曾去世之前,他们似乎还有着少许顾忌,如今?他们恰如出山之战,早就不把世人放在眼中!”

祝公明忽地冷冷一笑道:“她敢?武林之中,武功高过她们五魔的人,不见得全都死光了啊!”

安小萍在旁格格一笑道:“不错,在武林之中,倒是有着不少武功高过他们之人,只是人人都是洁身自保,纵然活的人再多,还不是等于死了一般?”

祝公明闻言,忍不住失声道:“是啊!姑娘一语可把老朽给提醒了!”

他语音一落,大步走出那座石洞,打量偏西的月色一眼,这才道:“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老朽打今日也要改改脾气了!”

方雪宜心中一动,忖道:“师父曾经说过,这天台樵叟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只因此人一向不肯过问是非,武林之中,才会知者不多,倘是此老真个有心出山,那倒真是一大喜讯!”

一念及此,不由得趋前抱拳道:“老前辈若能出山主持一切,那真是武林同道,莫大的福气了!”

祝公明回顾了方雪宜一眼,道:“孩子,你的意思,要老夫出面,指挥一切吗?”

方雪宜道:“如是你老主持,自是事半功倍了!”

祝公明摇头道:“不成啊!”

安小萍道:“为什么?”

祝公明道:“老夫一向闲云野鹤,漫无拘束的日子过惯了,如是要老夫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那倒不难,但如要老夫统率三军,号令一切,那便是连你们都变成乌合之众了。”

方雪宜暗道: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当下抱拳道:“老前辈如是不愿主持一切,晚辈倒也不敢勉强,只是……晚辈等如事相商,却又怎能找得到你老?”

祝公明道:“这个容易,老夫在这太室峰头,住了已有十年,一时之间嘛,还不会离去,你们如有用得着老夫之处,只差人来此相召,老夫就会立即赶去。”

方雪宜原想把他请到少林,也好随时向他请领教益,但在听得祝公明这番话以后,也就不再勉强,笑了一笑,接道:“如此也好,晚辈若是有事,定会亲自前来这太室峰间促驾!”

祝公明大笑道:“不必!老夫既然应允了你们,自然不会变,你又何必自己跑来?”语音一顿,却是掉头向安小萍道:“姑娘,你那两只金雀儿,还要不要?”

安小萍道:“老前辈不是要用它们来孵那天鹤蛋吗?晚辈如是要去,你老又用何物来孵卵呢?”

祝公明笑道:“那容易得很,等老夫将那天鹤孵出来之后,你再拿走,不就得了?”

安小萍道:“如此……晚辈就先谢过了!”

祝公呵呵一笑,道:“姑娘,你先别谢,须知老夫这等措施,还有下文未讲呢?”

安小萍笑道:“莫非你老还有什么条件交换?”

祝公明道:“不错,老夫慨赠金雀,不过是意在抛砖引玉而已!”

安小萍呆了一呆,道:“老前辈此话怎讲?”

祝公明道:“老夫那三个天鹤蛋,不一定能够孵得出来是孵不出来,老夫可就要请姑娘帮忙的了!”

安小萍笑道:“晚辈明白了!”

祝公明道:“姑娘,你既然明白,就会相信,老夫这抛砖引玉之言,确是不假的了!”

安小萍道:“不错,晚辈相信你老果然没有骗人……这天鹤蛋如是孵不出来,只怕你老是想晚辈送你老一只天鹤的了!”

祝公明道:“姑娘聪明得很,老夫乃是一片私心,姑娘可莫要见笑!”

安小萍笑道:“怎么会?如是你老这三个鹤蛋孵不出来,将来就请你老去到天心岛随意挑选两只天鹤便了!”

祝公明大笑道:“看来,老朽可要先谢谢姑娘了!”

安小萍笑道:“老前辈客气了!”

方雪宜这时在旁笑道:“老前辈,你独居太室峰顶,这一日三餐,又将如何料理。”

祝公明大笑道:“老夫三日只吃一餐,自是容易打发得很,贤侄不用挂在心上了!”

方雪宜闻言,怔了一怔道:“老前辈已经能够辟彀了吗?”

祝公明大笑道:“谈何容易?老朽只不过是常吃仙果野味,至于辟彀二字,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安小萍道:“方兄你饿不饿呀?”

方雪宜道:“莫贤非弟已经饿了吗?”

安小萍道:“可不是!”

方雪宜道:“贤弟之意,是咱们先行回寺用饭了!”

安小萍笑道:“那又何必……”说话之间,探手打怀中取出一个革囊,阵阵香味自那革囊中透了出来。

方雪宜瞧的一呆,道:“怎么?贤弟居然带了食物来了?”

安小萍笑道:“大哥不喜欢吗?”

方雪宜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祝公明看着安小萍手中的革囊笑道:“姑娘,这革囊中可有酒?”

安小萍格格一笑道:“没有!”

祝公明道:“可惜呀可惜!姑娘这革囊之中,明明多半装有上好的鹿脯,倘若无酒佐餐,那多扫兴?”

祝公明话音刚落,忽然一声长啸,自山下传了上来。

安小萍愣了一愣道:“这是什么人?”

方雪宜道:“贤弟没有听出来?”

祝公明皱了皱眉,道:“贤侄听出了来人是谁?”

方雪宜道:“大漠神手宋孚。”

祝公明道:“宋偷儿?”

方雪宜道:“不错!老前辈认识他?”

祝公明道:“认识,不过已经有多年不见了。”

说话之间,那宋孚的身形,已在峰顶现身。

方雪宜大声道:“宋老有什么事?”

那宋孚上得峰顶,因是几人被那巨石挡住,是以并未发现他们,直到听得方雪宜呼唤,这才腾身向着三人走了过来。

同时,口中接道:“老弟,你们叫老偷儿好找……”

忽然他话音中途打住,目光在祝公明身上一转,大声叫道:“老怪物,是你吗?”

祝公明哈哈大笑道:“怎么?莫非你来得嵩山,老夫就来不得嵩山?这等大惊小怪作甚?”

宋孚双手在头上乱抓,接道:“妙啊!想不到你这老怪物居然也会来了嵩山,难得得很!难得得很啊!……”

祝公明笑道:“偷兄弟,近年来手气可好?大内的珍宝,又有几件到了你手?”

宋孚两眼一瞪道:“老偷儿金盆洗手,已经五年多了!老怪物可莫要冤枉好人!”

祝公明笑道:“原来你改了行?可贺可喜!这些年你在哪里发财?”

宋孚笑道:“寄人篱下,炊火烧饭而已!”

祝公明一怔道:“伙头军?”

宋孚道:“怎么,你可是瞧不起老偷儿的手艺?”

祝公明笑道:“不敢!你老偷儿兄弟的厨下工夫,武林称为一绝,老夫恐怕没有那等口福而已!哪里还敢瞧不起呢?”

宋孚呵呵一笑道:“老怪物,你可想尝尝老偷儿近年来的刀下工夫。”

祝公明道:“当然想?昔年那顿黄河鲜鲤大会。至今叫我提起尚且流涎三尺,焉有不想品尝之理?”

宋孚道:“那容易,你同我去至少林,老偷儿就为你再做一顿鲜鲤大会如何?”

祝公明笑道:“一定要打扰!不过,眼下可不行?”

宋孚:“为什么?”

祝公明道:“七日之内,老夫不能离开这太室峰头,所以这打扰之事,要等七日之后再讲了!”

宋孚一怔道:“老怪物有什么毛病?这等所在,又有什么可恋之处?”

祝公明笑道:“其中原因,日后你自己知道!眼下最好莫要多问!”

这时,安小萍已将那革囊打开,阵阵鹿脯香味,透鼻而入,宋孚耸了耸肩,大声道:“姑娘,你怎么偷到老夫头上来了!”

安小萍轻轻笑道:“宋老,你一个人吃,多无聊啊!咱们大家帮帮忙岂不甚好?”

语音一顿,向祝公明道:“祝老前辈,请啊!”

祝公明笑道:“姑娘,这鹿脯原来是老偷儿的?”

安小萍道:“正是他自己亲手做出来的……”

祝公明道:“那当然要吃!”

说着,便坐了下去,伸手抓了一块鹿脯,投入口中。

方雪宜、宋孚也坐了下来。

祝公明咬了几口,忽然拍手道:“如味道,宋偷儿,你的手艺当真百尺竿头,又进了一步了!”

宋孚苦笑道:“好说!可惜老偷儿的武功,却是与日俱下了。”

方雪宜眼见宋孚上得峰顶,并未说出因何来此,心中不觉得有些儿不安,趁着大家咬着鹿肉之际,低声道:“宋老,少林没有什么变故吗?”

宋孚道:“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巧妙安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