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30回 意外惊喜

作者:卧龙生

方雪宜微微一笑道:“你老不用奇怪,这一招剑法,乃是在下师祖晚年所研创,先师不知,那也不足为奇了!”

辛柏公抓了抓头,道:“老弟,照你眼下的武功看来,已然是青出于蓝而用胜蓝的了!”

方雪宜闻言一震,忙道:“在下才智有限,怎敢和先师相提并论!”

安小萍这时目光在宋孚身上一转,笑道:“辛老公公,哑巴前辈要你做的事,你应允不应允啊!”

辛柏公双眉一皱,看了那祝公明一眼,道:“黄兄于我有大恩,老夫如是不允,那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吗?”

长长吁了一口气,接道:“姑娘,如是你懂得哑语,请姑娘告诉黄兄,老朽应允了!”

安小萍忍不住拍手笑道:“这个不用你老耽心了……”

话音一落,只见她向着祝公明指手画脚,叽哩咕咕做了半天手势,好似在向哑丐说明什么?

其实,主雪宜等人心中明白,她这等手势,休说祝公明不懂,只怕举世的哑巴也无人知晓她讲的是什么!

但祝公明却装作会意之状,点了点头,咿咿唔唔地哼了几声!

安小萍格格地笑了一阵,向辛柏公道:“辛老,你打算几时履行允诺?”

辛柏公道:“这个……老朽尚有一点事儿,要三五天方能办好,至迟五天,老朽再来此如何?”

安小萍看了方雪宜一眼,道:“方大哥,来得及吗?”

方雪宜暗道:多上一个帮手,那也没有什么不可……当下微微一笑,接道:“来得及!就请辛老五日之后,去至少林寺中相聚便了!”辛柏公扬了扬眉,向洞中众人略一抱拳,道:“老朽告辞了!五日之后,老朽定当赶来少林……”

蓦地转身,出洞而去。

安小萍叫了一声,道:“辛老慢走,恕晚辈不送了!”

辛柏公已出了石洞,但口中却道:“姑娘不用客气,五日之后,老朽定会起来!”余音渐沓,显然他已下山而去。

憋了半天不能说话的祝公明,这时大大地吐了一口气,笑道:“这老儿再不走,可要把老夫给闷死了!”

宋孚笑道:“闷死事小,老偷儿可想不出日后你们再要碰上,又能拿什么话圆其说啊!”

祝公明一怔道:“日后还要碰上吗?”

宋孚道:“当然那老怪物不是还要来吗?”

祝公明笑道:“他来他的,老夫不跟他照面,那就不结了吗?”

宋孚笑道:“怎么可能?你不是也要下山吗,你莫非忘了答应过安姑娘的话啊!”

祝公明闻言呆了一呆,道:“这……老夫倒是忘记了!老偷儿,你说这要怎么办?”

宋孚道:“我怎么知道!”

祝公明大声道:“你不知道,谁知道?这麻烦找来,可是大了!”

宋孚笑道:“这是你自己我的,怪谁?不过老夫倒是有一个说法,只不知你老儿愿不愿意!”

祝公明道:“什么办法?”

宋孚道:“改头换面,莫再这等装束!”

祝公明道:“你要老夫怎失打扮?”

宋孚道:“穿得干净一些,叫那老怪物认不出来!”

祝公明道:“瞒得了那怪物吗?”

宋孚道:“当然瞒得了!”

祝公明无可奈何地摇头道:“只要能瞒得了那个老怪物,老夫只好改扮一番了!”

宋孚笑道:“其实,你老儿早该穿得干净一些了,也免得让人当真把你当作了丐帮的子弟啊!”

祝公明笑道:“不要紧,霍鸣风如果认我作他师叔,也无不可。”

笑声一敛,接道:“宋兄,那老怪物五天之后必来,但老夫却最快要等九天,到时如是彼此不再碰面,那可是最好没有,但愿宋兄想个法子,要方老弟将老怪物支遣离去,你看如何?”

宋孚笑道:“这可办不到了!”

祝公明道:“为什么办不到!”

宋孚道:“你没有听到安姑娘说的吗?那老怪物此后可能得随时守在方老弟的身边啊!”

祝公明皱眉道,“非见面不可了?”

宋孚道:“不但非见面不可,而且,还得长日相聚呢!你老儿最好是赶快换换衣服,去把头发整理一下吧!”

祝公明沉吟了一阵,苦笑了一笑,道:“老偷儿,如此说来,老夫是无法不与那老怪物常常见面的了!”

宋孚道:“不幸正是如此!”

祝公明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好吧,老夫明日下山一行,买几件衣物便了!”

宋孚道:“你老儿如是不便下山,老夫代你跑一趟登封,也无不可!”

祝公明道:“不必了!老夫还要洗头呢。”

方雪宜这时站起身到洞口,看了看天色,大声道:“宋老,咱们该回寺去了!”

安小萍随在他身后,探头向洞外打量了一眼,笑道:“是啊,天都快黑了!”

宋孚一跃而起,大声道:“祝兄,这鹿脯够你今晚吃的了,咱们明晚再来,但愿你已换了装束!”

祝公明道:“老夫除非跟那老怪物打架,否则老夫岂有不换衣衫之理……”

说话间,宋孚也起身出了山洞。

三人回转少林,已是黄昏过后。

霍鸣风等人,似是正在为三人半天不知去向着急,眼见三人回来,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方雪宜见到了入云掌门人,忍不住问道:“掌门人,晚辈那郑大伯,近日可有消息?”

入云大师摇头道:“没有啊!”

入云大师微微一笑接道:“小施主,老衲早已派人去了!不过,已然有了这么多天,还不见回转,老衲只怕比小施主还要耽心呢!”

方雪宜听得一怔,道:“掌门人早已派人去了?”

入云大师笑道:“小施主为了本寺之事,费心费力,本寺为小施主稍效奔走那也应该的啊!”

方雪宜忽然觉得心中大为惭愧,暗道:“我是错怪了他们。”当下连忙抱拳道:“有劳掌门人费心,晚辈只好日后再图报答了……”

入云大师道:“小施主好说,老衲感激小施主的可更多呢?”

说话之间,只见那入圣大师,匆匆忙忙地打外面闯了进来,一见方雪宜,便道:“小施主,那太室峰上出现了二位老人,你和安施主可曾见到了?”

方雪宜不禁在心中暗笑,忖道:少林的高僧,似是也被五魔头吓破了胆了……,但他口中却道:“见到了!”

入圣大师道:“那人可是毒大夫?”

方雪宜道:“不是!”

入圣大师皱眉道:“奇怪,那恶孔明曾说在那童于奇之前,起来少林寺的,他怎地未曾在嵩山地带现身呢?”

方雪宜笑道:“也许那毒大夫故作此言,惑人听闻的吧!”

入圣大师道:“小施主,那峰顶之上的老人,不知小施主可知是何人?”

方雪宜笑道:“那位老人,乃是‘天台樵叟’祝公明前辈!”

入圣大师一怔,道:“祝老施主?”

安小萍笑道:“不是他还有谁?不信你可问问宋老!”

宋孚笑道:“祝老怪隐身太室峰,已然很久,怎的大师的门下,就没有人发现呢?”

入圣大师呆了一呆,道:“这个……”

他转头向入云掌门人,沉吟不语。

入云掌门人长叹一声,道:“老施主,本寺弟子虽然身在武林,但禅规甚严,少室之外,他们未奉谕令,从来不敢前去,那祝老施主虽然住在山上甚久,但因本寺子弟无人前去,自是不知晓的了!”

显然他这是藉词掩饰,少林寺没落老大之态,就在这几句话中,表露无遗。

宋孚闻言,只是笑了一笑,道:“祝老住在嵩山,对于贵寺倒也没有什么不利,大师不用挂在心上了!”

语音一落,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接道:“掌门人,有一件事,老偷儿一直忘记了向你请教,那华山和昆仑的两位长老以及与老偷儿同来的‘飞龙无影”朱皓,怎的这此日子未曾见到?”

经他一提,方雪宜也觉出不对,那华山“黄衫叟”董千里,昆仑“寒梅剑客”肖飒二人,明明是说要前来少林,怪的是自己等抵此,却是未曾见到他们。

还有那朱皓,不知怎地也未见到!

入云大师双眉深锁,沉吟了一会,道:“他们已然离去了。”

宋孚一怔道:“走了!”

入云大师道:“不错,三位施主都已离去了!”

宋孚大为不解,目光在霍鸣风身上一转,道:“霍兄,这事叫兄弟好生不解……”

霍鸣风笑道:“宋兄,他们离去,那倒是事实,只因兄弟在少林还见到了他们。”

宋孚道:“他们去了哪里?”

霍鸣风回头看了入云掌门人一眼,道:“这个……老朽不便说将出来。”

方雪宜甚是奇怪,接道:“为什么啊!”

霍鸣风道:“其中关系到一桩极大的机密,老朽不说,实有不得已的原因……”他语音一顿,妾道:“但如果入云大师愿意说出,老朽倒也不反对!”

这位丐帮的帮主,居然如此不愿担当责任,显然是别有原因,否则,岂不是对他的为人,大大地不适合吗?”

方雪宜呆了一呆,暗道:听他这等吞吞吐吐,其中必是有了甚大的原因了……

寻思之间,只听得入云大师道:“宋施主,那朱施主等三位,目下甚是安全,施主不用放在心上,时机一到,老衲自会告知他们去向!”

宋孚略一迟疑,道:“其实,他们去了何方,老偷儿也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师既是不便说出,那就算了!”

语音一顿,大笑了一声,接道:“掌门人,不日之内,贵寺可能又来一位怪客,不知掌门人高兴不高兴?”

入云大师被他笑得一怔,合十道:“什么怪客?可是那五大魔主又请出了什么绝代的高人出山来了吗?”

宋孚摇摇头道:“不是!”他话音微微地顿了一顿,看了方雪宜一眼,笑道:“那位怪客,乃是为了方老弟而来!”

入云掌门脸上神情大为和缓,笑道:“既是为了方施主而来那不会是对头的人了!”

宋孚道:“不错,只是……这个老怪物可是别人惹不起的人物啊!”

霍鸣风闻言,皱眉道:“宋兄,你别卖关子好不好?口口声声那个老怪物不好惹,但不知他究竟是谁?”

宋孚笑了一笑道:“霍兄,此人是谁?老偷儿说了出来,只怕你老哥的心中要大吃一惊了!”

霍鸣风大笑道:“怎么会?”

宋孚道:“一定会!”他神秘地笑了一笑,接道:“霍兄,你还记得你那位师叔黄大侠吗?”

霍鸣风道:“黄师叔乃是兄弟长辈,焉有记不得之理?但他老人家业已撒手尘世多年了啊!”

宋孚笑道:“黄大侠仙去,老偷儿知道!”

霍鸣风苦笑道:“既是宋兄知道,忽然提起兄弟黄师叔,那又为了什么?”

宋孚笑道:“霍兄,黄大侠在世之日,可曾对你说过,他在那泰山南天门,暗中相助过一位武林怪人?”

霍鸣风闻言,脸色一变,道:“辛……柏公吗?”

敢情,那哑丐对他说过此事!

宋孚笑道:“不错,正是那武林一怪辛老儿要来!”

结果,不但霍鸣风用上变色,连入云大师,也露出不安的神态,合十道:“辛老施主大名,老衲久已耳闻,据说他为人行事,怪诞不霸,是非善忽之念,只在他自己喜怒之中,他前来少林,不知找寻方施主又为了何事?”

宋孚笑道:“掌门人可是不大欢迎他来此吗?”

入云大师纵然心中有一千个不欢迎之意,但碍在方雪宜的面上,却也为能说出,只讪讪地合十道:“老衲不敢,不过……这位老施主喜怒无常,甚是不好应付,他来了之后,咱们可得小心些说话才好!”

宋孚笑道:“掌门人倒是仔细得很,不过,据老夫所知,那辛老儿此番前来,倒是规矩得很了!”

他看方雪宜一眼接道:“方老弟年纪虽然不大,那辛老怪对他却是十分尊敬,只要有方老弟在此,谅那辛柏公也不敢做出什么任意胡为的事来。”

霍鸣风怔怔地道:“宋兄,你说了半天,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传闻之中,辛柏公早已死去,今日听你说来,他不但没有死,而且……似是还活得很健壮啊!”

宋孚笑道:“他本来活得很健壮嘛!”

霍鸣风道:“宋兄,到底那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意外惊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