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32回 奇峰突起

作者:卧龙生

安小萍一见辛柏公走了,当下也就不再多说,和方雪宜、宋孚一道出了洞来。就在他们准备向峰下行去之时,只见辛柏公已然双手横抱一人,向峰上奔来。

三人吃了一惊,凝目望去,宋孚忽然失声叫道:“糟了,这人不正是那祝兄吗?”敢情,祝公明那身衣衫人性论关于人的共同本质的学说。中国古代有“性善 ,乃是他买来的,是以,远远地他一眼就可以瞧了出来。

安小萍大惊道:“真的吗?祝老莫非被人害了……”

两人说话之间,那辛柏公已然上了山峰。三人顿时围了过去。

方雪宜忍不住道:“辛老,这人可是祝公明?”

他话已出口,目光才看清了辛柏公手中所抱之人是谁!

原来那人年纪只有四十上下,自然不会是祝公明了!

宋孚、安小萍也瞧出这人不是祝公明!

只是,宋孚却连声叫道:“奇怪呀!奇怪,老偷儿为祝公明买的衣服,怎会穿到了这家伙身上呢?”

他这么一说,连方雪宜也忍不住失声称奇了!

因为,这事大过奇怪,若非祝公明被人所害,衣服又怎会穿到别人身上?”

辛柏公走到洞口,放下了手中尸体,皱眉道:“这人不是祝公明吧!”敢情,他也不敢确定这人是否是祝公明,想是他们分别甚久,辛柏公已不能确记祝公明的形貌了!

宋孚接道:“不是,这人起码比祝公明年轻了三十几出头,当然不会是他!”

方雪宜忍不住问道:“宋老,这一身衣着,当真是你为祝老所买的吗?”

宋孚笑道:“是老夫亲自买来,自是不会认错!不过,那祝老儿为何自己不穿,而要让别人穿上了呢?”

安小萍想了一想,笑道:“我知道了!”

宋孚道:“姑娘知道了什么?”

安小萍笑道:“这家伙八成是跟你老学过手艺吧!”

宋孚道:“偷,莫非你说这人偷了祝公明的衣服吗?”

安小萍道:“难道不是吗?”

宋孚道:“老朽倒真是迷糊了!这人凭什么能偷得到祝老哥的衣服?”

方雪宜笑道:“贤弟说得不错,这人倒是很可能偷了祝老的衣服呢!”

辛柏公这时已将那人的衣衫解开,查看他致死的原因,只见他忽然失声道:“这是什么掌力,竟然如此歹毒?”

方雪宜闻言,连忙低下头去,只觉那中年人的胸前果然有着一双红色的掌印,十分明确的留了下来。

宋孚也看到了那只掌印,脸色忽然大变,失声道:“赤焰掌!”

辛柏公道:“赤焰掌乃是天南怪叟祝高枫的独门武功,是吗?”

宋孚道:“正是那祝老的独门武功!”

辛柏公道:“此人是死在祝公明手下的了?”

宋孚道:“可能是,但也可能不是!”

辛柏公纵眉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为何要说可能是,又可能不是呢?”

宋孚道:“赤焰掌虽是祝家的独门武功,但那五魔之中的毒大夫恶孔明,正是祝高枫的弟子,辛老莫非不知道吗?”

辛柏公道:“毒大夫也会赤焰掌?”

宋孚道:“祝家的弟子,哪有不会之理?不过,宋某认为,恶孔明眼下只怕还不敢前来嵩山!”

辛柏公道:“为什么?”

宋孚道:“恶孔明为人,机诈百出,他如是没绝对的把握,那是一定不会前来的了!”

辛柏公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那毒大夫如是未来此,这人八成是死在祝公明的手下了!”

宋孚道:“照说不该再有别人了!”

方雪宜终于忍不住了,他摇了摇头道:“宋老,这事在情理上似乎有些讲不通吧!?”

宋孚道:“哪些讲不通?”

方雪宜道:“这人如是因为偷了祝老的衣衫而激怒了祝老,那祝老怎么杀他之后,不将衣衫剥了下来呢?”

宋孚笑道:“如是老朽能明白这一点,岂不是一切都早就明白了吗?”

方雪宜道:“晚辈有一种想法,只不知能不能说出来……”

宋孚也道:“老弟请说无妨!”

方雪宜道:“晚辈认为,这人不是伤在祝老手下……”

辛柏公道:“何以见得?”

方雪宜道:“晚辈只是这么感觉而已!至于说是为什么,晚辈可就无法明白地说出来了!”

辛柏公笑道:“老弟,你这不等于没有说吗?”

方雪宜笑道:“晚辈因为觉得其中似有特殊之处……”

辛柏公道:“什么特殊之处?”

方雪宜道:“晚辈猜想,那祝老既非杀人之人,则这人之死,不会那等简单,其中可能有着很大的原因。”

辛柏公笑道:“不错!老夫也是这么想啊!”

安小萍忽然格格一笑道:“辛公公,你们俩说了半天,全是废话!”

辛柏公笑道:“你又有什么高见?”

安小萍道:“高见没有,只是倒有一点儿不耐烦了!辛公公,咱们大概也该下山了吧!”

辛柏公道:“下山吗?”

安小萍道:“辛公公还不愿走吗?这山下既然不见祝老,咱们留在这儿又有什么用?”

宋孚笑道:“辛老,安姑娘说得不错,咱们果然没有再留在此间的必要了!”

辛柏公沉吟了一下,道:“既然你们都说留此无用,那咱们就下山吧!”他语音一顿,向宋孚接道:“老偷儿,咱们要不要把这人尸体弄下山去。”

宋孚摇头道:“不用了!就让他留在这山顶之上,也许更好!”

安小萍一怔道:“为什么更好?”

宋孚道:“此间比那寺中寒冷甚多,此人尸体留在山上,至少百日之内,不会腐烂。”

安小萍笑道:“原来如此!”

方雪宜忽然笑道:“宋老果然想得甚是周到,如是换上晚辈,只怕就要将这人尸体弄下山去了!”

安小萍闻言,呆了一呆道:“方大哥,为什么这人尸体不能运下山去呢?”

方雪宜笑道:“贤弟,倘是那祝老来,要想查看此人尸体,留在山上,必然不会腐烂,那岂不是比运下山去方便得多吗?”

安小萍这才恍然笑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到底还是我笨些……”

辛柏公忽然大笑道:“笨的只怕不只你一位,老夫不也是没有想到吗……”忽然闪身向山下奔去。

宋孚、方雪宜、安小萍三人也不再停留,跟在辛柏公身后,下了太室。

一行人回到少林,已是黄昏时分,只见少林寺内的各处,都已灯光能明,山门之外,更是排列了数十名僧侣,个个明灯执杖,如临大敌一般!

辛柏公首先抵达,看到这等情形,不由得停下步来。

这时,方雪宜等三人,也自赶到。

只见入圣大师已然打山门之前,迎了过来。

辛柏公两眼一瞪,大声道:“和尚,这是怎么了?”

入圣大师合十一叹道:“老菩萨,你们刚刚离去不久,竟然有人上少林滋事来了!”

辛柏公听得冷哼了一声:“那是什么人?你们可曾将他擒住了?”

入圣大师摇头道:“没有啊!那人在寺中伤了五名弟子,容得我们发现,却已找不到人影!”

辛柏公怒道:“你们怎的这等没有用?堂堂的一座少林寺,竟然让人家如入无人之境,说出来也不怕脸红?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出来的名望!”

辛柏公越说越气,若非方雪宜适时干咳了一声,并且伸手抓住了辛柏公的右手,那入圣大师必然要挨辛柏公几个耳光了!”

安小萍也显得有些不快,冷冷地笑了一声,道:“大师,你们摆下这等阵仗干吗?人家伤了你们的人,怕不早已溜得远远,还会回来等你们捉拿吗?”

入圣大师长叹了一叹声,道:“施主,这事贫僧等果然处理得有错,只是,来人武功十分高明,贫僧等兄弟,又正在藏经楼有事,只靠三代弟子们出面与来人周旋,容得敌人脱去,实也难以责怪他们了!”

辛怕公冷哼道:“霍鸣风和丐帮的两位长老呢?他们也不知道吗?”

入圣大师道:“他们全在客室中,看望着郑大刚施主,等到得讯赶去,敌人已然逸去了!”

辛柏公冷哼道:“可恼得很……”

语音一顿,接道:“那来犯之人,是什么路数?”

入圣大师讪讪地合十一笑道:“那几人来去如风,竟是不曾亮出身份……”

辛柏公闻言,只气得跺脚道:“脓包!你们这批和尚真是脓包到了家。”

方雪宜在旁笑了一笑,道:“大师,他们虽然不知来人的身份,至少也该看出他们的身材高低吧!”

入圣大师道:“小施主不说,贫僧到是忘记了!”

辛柏公不等他接口,立即喝道:“莫非有人瞧到了他们的面貌了?”

入圣大师道:“面貌倒不曾瞧见,只是,那一行人的身材,倒是被几名弟子看出来了!”

辛柏公冷哼道:“很能干啊!也不怕丢人!”

入圣大师合十道:“老菩萨,在你老面前,贫僧纵是多挨几句骂,那也算不得什么!”话音顿了一顿,接道:“据那目击来人的弟子说,郊些人的身材,都十分纤细矮小,看来似是一群女施主模样!”

方雪宜笑道:“这么看来,那又是天魔女的闹什么花样了!”

辛柏公道:“好啊!只要她们胆敢再来,老夫要不将她们一个一个生擒活捉,老夫就把辛字从此倒写!”

只见他双目暴睁,一脸怒意,显然是十分气怒!

安小萍瞧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辛柏公两眼一翻,咆哮道:“你笑什么?”

安小萍道:“辛公公,我可不是笑……”

她嘴中虽说着不笑,但却又忍不住笑弯了腰!

辛柏公恼得连连顿足道:“你还敢笑?不怕辛公公扭断你的胳膊……”说着,便伸手去抓安小萍。

安小萍何等刁蛮,一听辛柏公要扭断她胳膊,娇躯一拧,早已奔进了少林寺内!

辛柏公皱了皱眉头,回头向入圣大师喝道:“和尚,还不快叫你的这些脓包子弟们去多念几遍佛?守在这儿,小心招了山风,受了凉啊……”话音一落,举步便跨入寺内。

宋孚这时才微微一笑,向入圣大师道:“大师,辛老说得不错,他们不用在这儿严阵以待了,纵然那天魔女的手下再来,有了方老弟和辛老在此,也不会再容她们放肆的了!”

入圣大师合十道:“老衲遵命……”

当下令那批列阵以待的僧侣,全部撤入寺内,只留下值更之人,小心巡查。

方雪宜进得寺来,急步抢到客堂,举目望去,只见郑大刚仍然打坐未醒。

他心中虽甚着急,但却又不能将他弄醒,只能负起双手,望着郑大刚发呆。

这时,辛柏公正自大步由外而来。

他进得这间客房,目光在郑大刚身上一转,扬眉一笑,向方雪宜道:“老弟,你可是急于同他讲话吗?”

方雪宜苦笑道:“晚辈虽有此心,但郑大伯调息伤势未醒,着急也是没有用了!”

辛柏公笑了一笑道:“谁说着急没有用?老夫倒有办法,帮他早些醒转……”说话之间,只见他走到郑大刚身前,稍稍打量了郑大刚一眼,笑道:“待老夫试试!”

忽然坐在云床之上,举手按向郑大刚后心,闭上双目,运起内力,传入郑大刚体内。

敢情,他乃是以自己无比的功力,助那郑大刚疗伤!

郑大刚内伤虽重,但因少林灵丹的葯性,正是举世难求的疗伤圣品,一粒入喉,已将伤势遏阻,经过半天的调息,本已好了十之七八,此刻忽然有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功力,进入体内,顺着全身经脉,催动葯力,只觉浑身顿时命畅,积压在胸前的闷嗝之感,刹那间一扫而光。

也不过盏茶时光,郑大刚忽然长长的吐了一口大气,霍然睁开了双目。

辛柏公一收手,笑道:“方老弟,如何?老夫没有吹牛哟!”

方雪宜心中大为感激,连忙抱拳道:“多谢老前辈想助之德……”

辛柏公一跃下了云床,笑道:“举手之劳,何足道哉……”

话音一顿,却在一旁的一只蒲团之上坐下,接道:“老弟,有什么事,你可以跟他交谈了!”

方雪宜感激地笑了一笑,道:“晚辈遵命!”

趋前两步,屈膝便向郑大刚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奇峰突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