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33章 近乡情怯

作者:卧龙生

祝公明目光在众人身上一转,却向辛柏公道:“辛兄,刚才老弟曾说,那嵩山太室峰头,你已经去过了!”

辛柏公道:“去过了!”他语音一顿,接道:“老夫到了那峰头之后,却发现了一具尸体,祝兄知道吗?”

祝公明道:“方老弟说了!不过,那人虽然是死在赤焰掌之下,却非兄弟下的毒手!”

辛柏公道:“老夫也知道不是你下的毒手!”

他笑了一笑,接道:“以那人所受伤势而言,如是你老弟出手,那也未免叫人大大失望了!”

祝公明已然接道:“辛兄此话何指?”

辛柏公道:“三十年来,你老弟总不会放下了武功未练吧!老夫查看那人伤势,发现他致死的掌力,比你三十年前的功夫,还要差上一筹啊!”

祝公明忽地大笑道:“足见辛兄果然不同寻常……”

辛柏公却是两眼一翻道:“什么不同寻常?老朽不过是按情推理,任何人也瞧得出来了!”

他话音刚落,宋孚已然接道:“祝兄,有一件事叫老偷儿十分不解!”

祝公明道:“什么事?”

宋孚道:“那留在太室峰头的尸体,怎地会穿了兄弟为你买的衣衫呢?”

祝公明笑道:“这个吗?那是老夫自己替他穿上身去的!”

宋孚一怔道:“为什么?你怎地自己不穿呢?”

祝公明长长一叹道:“老夫不是不穿,只因老夫如是穿上那一套衣衫,此刻可能就不能在这儿与你们谈笑风生了!”

宋孚呆了一呆,道:“那又为了什么?”

祝公明道:“遭了他人暗算了!”

辛柏公笑道:“老夫明白了,想必那遗尸太室峰头之人,乃是作了你老弟的替死鬼了吗?”

祝公明道:“兄弟为此,正是有些不安!”

宋孚道:“祝兄,这中间却是为了何故?”

祝公明道:“这事说来也是有些凑巧,兄弟若非听到那人和抵此的同伴偷偷谈论,那老夫可真要吃了大亏了!”

宋孚道:“奠非那恶孔明竟是要对你下手吗?”

祝公明道:“不错!”他语音一顿,接道:“老夫在听到那人和他同伴的言谈以后,容那另外一人,下山去向恶孔明报信,老夫便将留在山上这人擒下,不但问出了恶孔明谋害老夫之心,同时也获悉那莆田少林禅院,已经落入了五魔的魔掌之中,成了他们在东南一带发号施令的所在!”

宋孚道:“有这等事?”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入圣大师一眼,道:“大师可已知道了?”

入圣大师道:“老施主已向贫僧说过了!”

祝公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接道:“老夫在问明了这些之后,便脱下穿在身上衣衫,换到那人身上,并且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放在石洞之中……”

安小萍听得大感兴趣,笑道:“祝老,那前来伤人的可是恶孔明自己?”

祝公明道:“不是!”

辛柏公一怔,道:“不是恶孔明自己,又有什么人能够施展赤焰掌呢?”

祝公明道:“兄弟说出,只怕辛兄不信,那前来下手之人,竟是我那师侄杨冲!”

辛柏公听得几乎跳了起来,大声道:“那怎么可能呢?”

祝公明道:“兄弟亲眼见他将那人一掌震毙,自然是不会错的了!”

辛柏公大怒道:“这杨冲怎敢如此逆伦犯上?老夫可算是瞎了眼了……”

祝公明道:“辛兄,这事不但你不敢相信,连兄弟也吃惊不小呢!”

辛柏公冷冷一笑道:“辛兄,这事可怪不得你,那杨冲的平日为人,忠厚谨慎,一点也瞧不出什么姦诈,若非这一会机缘凑巧,被兄弟识破,只怕永远也不会有人看得出他真正的为人了!”

辛柏公道:“你可曾将他拿下?”

祝公明摇了摇头道:“没有!”

辛柏公变色道:“像这等狼心狗肺之人,你为何还容他活在世上?”

祝公明道:“辛老莫要激动,兄弟不将他拿下,乃是别有原因!”

辛柏公道:“什么原因?”

祝公明道:“兄弟想查明他是否和那恶孔明有着牵连!”

辛柏公道:“只要将他拿住,还不是一问就明白了吗?”

祝公明道:“辛兄,话可不能这么说,倘是他宁可一死,也不愿说出来呢?是以,兄弟眼看他离去,却未惊动于他!”

辛柏公叹一声,道:“兄弟,你这桩事做得可不大高明呢!”

祝公明道:“怎见得?”

辛柏公道:“你放他离去以后,将来就是将他捕住,又怎能叫他承认曾在太室峰头,有过害你之心呢?”

祝公明笑道:“这个容易,兄弟既然有了将他拿下之心,到时也不怕他不承认了……”语音一顿,接道:“兄弟这时不将他拿住,说穿了还有别种用心!”

辛柏公道:“什么用心?”

祝公明道:“放长线,钓大鱼啊!”

辛柏公沉吟了一下,接道:“你既然将他放走,老夫多说,那也是没有用处的了!不过……”他忽然摇了摇头,接道:“杨冲除非不再被老夫碰上,只要他被老夫碰上,祝兄弟,到时候要怎生处置于他,尚望祝老弟莫要过问了!”

祝公明笑道:“原来辛兄是要将他拿下?”

辛柏公笑道:“兄弟不是要将他拿下,而是要问问他,为何昧了良心,作那等伤天害理之事!”

祝公明笑道:“辛兄,有许多事,可不是你我所能预知,这杨冲的为人,竟然如此之坏,那自然是大出我等意料,不过此事尚在开端,咱们用不着那等费心了!”

祝公明话竟刚落,方雪宜忍不住插口道:“祝老,像杨冲这等人,你老怎可宽恕于他呢?辛老说得不错,在那太室峰头你……果真不应容他离去啊!”

祝公明道:“老弟,你也认为老夫锗了?”

方雪宜道:“晚辈只是认为,像杨冲这等心地之人,委实不应放他脱走!”

祝公明道:“老弟说得也有道理,但老朽刚才已然说过,这杨冲之去,对老夫并无坏处啊!”

方雪宜道:“那也不会有多少好处吧!”

祝公明道:“这个吗?很难说了!”

方雪宜道:“祝老似是很有把握吗?”

祝公明笑道:“这不是把握的问题,老夫只是认为,这事若能真如老夫所料,则下上这一着棋,将来未必没有大用!”

方雪宜道:“什么用?”

祝公明道:“探明那江南绿林,是否也被五魔所控制,成了五魔的帮凶啊!”

方雪宜摇头道:“老前辈这赌注太大了!”

祝公明笑道:“为什么?”

方雪宜道:“你老几乎赔上一条自己的老命啊!”

祝公明笑道:“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况,他根本要不了老夫的命呢!”

方雪宜道:“如是那杨冲已然被五魔主收归了门下,江南七省的绿林人物,岂不都成了五魔的弟子了吗?”

祝公明道:“不错!那正是老夫想查明白的事!”

辛柏公这时大声道:“方老弟莫要再说这些好吗?”

方雪宜笑道:“辛老有何高见?”

辛柏公道:“那杨冲不管怎样,老夫总有将他抓到手中的一天!老弟似是不用再费心想他的事了!“

方雪宜道:“既然辛老不愿再谈,晚辈自是遵命!”

辛柏公目光一转,落在安小萍身上。

宋孚心中一震,忖道:“这老怪一开口,准没有好话说,别让他将安小萍的女儿身份叫破,那可就麻烦了!”

一念及此,连忙用传音向辛柏公道:“辛老,少林寺中规矩很大,向来是不许堂客入内,你老可千万别将这丫头的身份揭穿啊!”

辛柏公本已张口,听得宋孚传音,立即点了点头,却向方雪宜道:“方老弟,你那郑大伯的病情,此刻定然太好了!”

他本是为了改口说话,自然是不曾想到这句话会叫方雪宜听得有些没头没脑了!是以,方雪宜闻言之后,果然呆了一呆,道:“老前辈可是要跟他讲话吗?”

辛柏公一怔,他忽然想起,自己既然那等向方雪宜,总得找个理由说明问出这话的道理才是,当下连忙接道:“老弟,老夫想起一什事情来了,也许郑大刚知道!”

方雪宜皱眉道:“老前辈要去见郑大伯?”

辛柏公道:“不错!”

方雪宜站起身来,跟在辛柏公身后,两人便出了那客堂向外行去。

那辛柏公出了客堂,并未向郑大刚休息之处行去,而是领着方雪宜,向那方丈静室的方位行去。

方雪宜呆了一呆,道:“辛老,这不是郑大伯歇息之处啊!”

辛柏公笑道:“老弟,咱们不用去找郑大刚了!”

方雪宜一怔,道:“你老……”

辛柏公道:“老夫不过是找上一个借口,和你出来散散心而已!”

方雪宜道:“原来你老不是要去找郑大伯吗?晚辈倒是上当了!”

辛柏公道:“你上了什么当,老夫也没有骗你什么呀?”

方雪宜笑道:“因为……晚辈白耽了心啊!”

辛柏公大笑道:“一个人多劳一点心,那也不是坏事,老弟,你干吗这么一点年纪,就想偷懒?”

方雪宜笑道:“晚辈倒不是想偷懒,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辛柏公道:“你奇怪什么?”

方雪宜道:“你老好好的怎会忽然要出来散散心呢?这中间必有道理的了!”

辛柏他道:“原因当然有,不过老夫却不打算说出来……”

方雪宜道:“为什么?”

辛柏公道:“因为……”他沉吟一阵,尚未说话,忽然脸色一变,低声道:“老弟,老夫的原因不用说,你且等着瞧吧!”

只见他右手一扬,举手拍出一掌。

方雪宜呆呆地向他举手抬的方位看去,只听得一声厉啸入耳,一条高大的人影,冲天而起,眨眼间,消逝在寺外。

方雪宜一怔道:“辛老,原来你老发现有了敌人潜入寺内吗?”

辛柏公心中暗道惭愧,口中却道:“可不?只是没有想到,来人武功,居然十分高明,被他遁去!”

方雪宜道:“那人是谁?”

辛柏公道:“老夫也没有瞧到,不过,他能在老夫掌力之下,不会受伤,只是受惊而遁,这人一身武功,果然是不同凡响的了!”

方雪宜道:“辛老,咱们要不要追出去看看?”

辛柏公摇头道:“不用了!他此时已然去远了!”

说话之间,祝公明等人,也出了客堂,向这儿奔行过来。

宋孚一眼瞧见方雪宜和辛柏公站在一株古柏之下,顿时收住了疾行之势,笑道:“辛老,刚才是什么人喝叫?”

辛柏公笑道:“一名姦细,但已被老夫吓走了!”

宋孚笑道:“你老真是神人,耳目之敏,当真叫人敬佩得很!”

辛柏公笑道:“老愉儿,你别损人,当心老夫给你好看!”

宋孚闻言,退了一步,笑道:“不敢……”

这时,入圣大师和入云大师随在祝公明身后,也赶了过来。

辛柏公不等他们询问,便将有人隐在对面的殿外窥伺之事,说了一遍。

入云大师却是怔了一怔道,“想不到少林寺内,竟然如同无人设防一般,真叫贫僧难过……”

辛柏公笑道:“掌门人,不是老夫泄你的气,适才来此之人,武功之高,只怕不在你掌门之下呢!”

入云大师呆了一呆,道:“那……会是什么人?”

辛柏公道:“只怕是五大魔主之一了!”

入云大师长长一叹,道:“老施主,这人可是已被你所伤?”

辛柏公摇头道:“没有!老夫一掌,只是将他惊退而已!”

语音一顿,接道:“不过,掌门人可得费心一下,要贵寺子弟,往后眼睛睁得大些才好!”

入云大师脸一红,但却合十道:“老施主教训得是,贫僧自当留心及此!”

安小萍这时走到方雪宜身边,低声道:“方大哥,刚才来的是什么人?我也没有瞧清楚?”

方雪宜摇头道:“那人去势极快,是以我跟辛老未曾瞧清楚他的面貌。”

安小萍笑了一笑,道:“这么说,那人武功果真是很强了!”

方雪宜道:“可不?那人若是武功稍差,只怕早被辛老一掌击毙在殿角之下了!”

辛柏公向那入云大师挥了挥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近乡情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