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34回 三绝五妖

作者:卧龙生

只见脚步之声稍顿,一个形容猥琐的矮子,在楼梯入口之处现身。

此人身高比那三人中的那个矮子还矮,大概三尺不到,一头乱发,满身踉蹋,那件长衫及膝的长衫得也,得也者,谓其所得以然也。”韩非也认为德为事物之道 ,下摆更是破烂不堪,赤着一只脚,若非他在这等时光跑上楼来,准要被人当作了乞丐。

但安小萍却发现他的不平凡之处。

他那双口睁翕之间,冷芒如电,直可射出尺许一般。

这不是普通高手能够练到的,双目寒光能够形成有形的光束,这表示此人武功之高,已到炉火纯青之境。

方雪宜也瞧出此人的眼神,心中不由暗道:“此人长得这等难看,想不到却是少见的高手。”

就在此人现身之际,那桌上的八人,脸色同时一变。

那矮子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当他的目光掠过方雪宜和安小萍两人时,似是眉头皱了一皱。

但他目光到那八人桌上时,则又笑了起来。

他笑容一敛,立即大声道:“好啊!老夫总算没有白跑,你们果然都在这大白居的楼上……”语音未已,举步便向那八人行去。

那八人之中,后来的那个矮子咧了咧嘴,冷冷接道:“找到了又怎样?”

那矮老人这时已站在他们桌前,闻言大笑:“怎么样?你还不明白吗?”

那胖矮子眉头一扬,道:“江某不明白!”

矮老人大声道:“你真不明白吗?”

胖矮子眉尖也扬了扬,冷笑道:“江某与你素无瓜葛,你找江某何事,江某自是不知的了!”

矮老人哈哈大笑道:“江天晓,你们天台三绝一向到也安份守己,所以老夫和那剑神陈老弟也就不曾找过你们……”

方雪宜听的呆了一呆,暗道:“这个矮老人是谁?他竟然称我师父为老弟?”

思忖之间,只听得胖矮老人身旁的那位高大的驼老人忽然站了起来,大喝一声道:“游兄,别人也许怕你这位千手神翁,须知余某却不怕你!”

原来这位矮老人乃是千手神翁游公玄!

方雪宜心中吃了一惊,他依稀记得,自己师父曾经说过,这千手神翁跟自己师祖剑圣龙超群乃是同时代的人物,游侠江湖,专管些武林不平之事,只因他武功不在剑圣之下,是以深受武林中白道人物的敬仰,跟自己的师祖被他们合称为天地二奇,想不到他居然还活在人世!

同时令方雪宜吃惊的是这天台三绝三位怪形怪状的老人,竟然对那游公玄称兄道弟,这等看来,这三人也是武林中隐居的老一辈人物了!一念及此,方雪宜不禁深感不安,莫非除了五大魔主之外,武林中又有新的什么魔头崛起,把这些老一辈的人物也会请了出来?

他正心中暗暗沉思,耳中却听得游公玄道:“驼子,你想威胁老夫吗?”

那姓余的驼子冷冷地接道:“游兄,余某人并无胁求游兄之意……不过,倘是你游兄太不给兄弟等面子,只怕兄弟等也不甘受辱。”这等色厉内茬的语气,直把安小萍听得几乎笑出声来

但她并未真的笑出来,只因此时此地,她到也懂得如何尽量地隐藏锋芒!

游公玄闻言淡淡一笑道:“余杰,你口气不小啊!”

那驼子姓余名杰,绰号“南崖驼龙”和他身边的另一位高大的老人“北峰尊者”李兆非乃是结拜的兄弟。

余杰两眼一瞪道:“口气不小,莫非又碍着游兄什么的?”

游公玄笑道:“老弟,这当然不碍老夫,只是老夫到想知道一点!”

余杰道:“哪一点?”

游公玄笑道:“你们三位躲躲藏藏的来到了洛阳,那是为了什么?”

余杰怒道:“说我们躲躲藏藏?余杰等不是坐在广庭大众之间吗?”

游公玄道:“不错,你们此刻果然是坐在大庭广众之间,只是,你们心里头想的什么,敢不敢说出来?”

余杰怔了一怔,尚未说话,北峰尊者李兆丰忽然冷笑道:“游兄,你一路上跟着咱们,这又为了什么?”

方雪宜暗道:原来这位游老前辈盯在他们身后,已经很久了,怪不得这三人很恼火!看来游老是有心在监视着他们的了!

游公玄却是呵呵一笑道:“李老弟,想不到你也学江矮子装佯吗?其实,他们即使不肯明说出来,老夫也知道你们为何而来的人!”

李兆非冷冷一笑道:“你知道吗?怎的不说出来?”

游公玄笑道:“老夫是说,那五个魔头邀请了你们前来洛阳,是不是?”

天台三绝同时脸色一变,江天晓皱眉接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这等反问,不啻已然承认了游公玄没有说错。

游公玄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江老弟,别人知道之后,也许不敢对你如何,但这等事既被老大获悉,那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了!”

江天晓道:“你!打算如何?”

游公玄笑道:“不打算如何!老夫要告诉你们,倘是你们真想助那五个不成才的魔头,老夫就少不得要伸手管上一管了!”

江天晓怔了一怔,道:“你要管吗?”

游公玄道:“不错!老夫正是要管上一管!”

余杰目光一转,冷冷接道:“游兄,你可是认为咱们一定怕你管这件事?”

游公玄道:“老夫并没有要你们怕!但你们如想老夫撒手不问,那却是办不到的了!”语音一顿,向江天晓接道:“江矮子,倘若你们想保持一世美名,老夫到有一言相告!”

江天晓道:“什么话?”

游公玄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老弟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

江天晓道:“这与江某等人何关?”

游公玄道:“当然有关!”他略一沉吟,接道:“武林人物的盛衰,也有定数,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騒五百年,老弟,咱们已经老了,有许多事,大可不用出头露面的了!”

江天晓呆了一呆,道:“游兄这是何意?”

游公玄道:“老夫奉劝你们,不要去助那五个不成才的魔头,免得弄得身败名裂!”

余杰一怔道:“你这……是说,武林的下一代之中,又有了什么杰出的高手,强过余某等人吗?”

游公玄道:“不错!老夫正是此意!”

李兆丰冷笑道:“李某不信……”

游公玄道:“你不信吗?老夫告诉你,这乃是千真万确之事,那就算老夫没有说便是了!”

江天晓见他神色甚为正经,不似玩笑,心中一动,忖道:“这老兄向来说话都是嘻嘻哈哈,今日这等郑重,只怕不是玩笑……”当下接道:“游兄,你……可知道那人叫什么?”

敢情他已然相信了游公玄之言,武林的下一代中,已然出了顶尖的高手。

江天晓语音甫落,游公玄立即接道:“你们可是想问出他的名号,设法去暗算人家吗?”

江天晓皱眉道:“兄弟岂是那等暗箭伤人之徒?”

游公玄道:“既然你们不会有那暗箭伤人之意,又何必要查问人家是谁呢?”

江天晓道:“兄弟只是有些好奇和不相信而已!”

游公玄大笑道:“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的事!至于好奇吗?老夫认为你大可不必了!”

李兆丰道:“为什么吗?”

游公玄道:“天下有许多人一世英名,在不知不觉之间丧失,究其原因,一半都是因为好奇之故!”

李兆丰道:“这与我等何关?”

游公玄道:“真的无关?倘是你们也好奇,只怕结果也要断送一世英名了!”

江天晓怔了一怔,道:“游兄,你这话到叫兄弟越发生出好奇之心了!”

游公玄道:“你真是不怕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吗?”

江天晓笑道:“兄弟不信武林中会在突然之间,出现了那等高手!”

游公玄道:“老夫也知道你们不会相信,看来老夫这番心血,将是白费了!”

江天晓笑道:“游兄盛情,老弟等心领了!”

这时,那三人中驼背老人忽然一笑道:“游兄,余某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话出来?”

游公玄道:“南崖驼龙余杰,向来是一言九鼎之上,你如也有什么话要说,那必是十分重要的了!”

余杰笑道:“不敢,游兄过奖了!”他话音一顿,目光在身侧五人身上一转,接道:“游兄,兄弟等天台三绝,在武林中一向薄有清誉,从来不曾作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这一点想必游兄一定很清楚的了!”

游公玄笑道:“老夫若不明白,那也不会赶来多事的了!”

余杰道:“游兄既是明白,那也该知道,兄弟等三人来此,乃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了!”

游公玄道:“什么苦衷?”

余杰道:“受制于人,够不够?”

游公玄道:“你们受制于人?谁有这等能耐?”

余灰道:“说来应是十分丢人之事,但在游兄面前,老弟也只好直说了……”他忽然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游兄,咱们兄弟一向隐居天台,不问世事,怎知数月之前,那天魔女竟然上山找上咱们兄弟,硬逼咱们下山相助于她!”

游公玄笑道:“你们不曾拒绝吗?”

余杰道:“兄弟等人岂有不拒绝之理?只是,那天魔女竟然冷笑连声告诉咱们,如果我们不答应下山相助,不出一月,即将丧命天台!”

游公玄道:“有这种事?”

余杰道:“兄弟等人先前也是不信,但经天魔女说出其中原委,咱们却是不得不信了!”

游公玄呆了一呆,道:“什么?”

余杰道:“那妖女在我等身上,早已做了手脚!”

游公玄皱眉道:“你们……怎会被她做了手脚?奇怪啊,奇怪!”

余杰长长一叹道:“说来也是,若非那妖女说明,咱们真的要蒙在鼓里了!”

游公玄冷冷一笑,道:“那天魔女是不是在你们身上下了毒?”

余杰道:“那妖女买通了兄弟等人的厨师,是以,咱们每日食用之物,都被那妖女下了少量的毒物在内!”

游玄公忽然惊哦了一声,道:“是了!那妖女的心机,当真是厉害得很,她不曾下够毒物的份量,就是害怕你们在平日练功之时,察觉出有什么不对,是吗?”

余杰道:“正是如此!”

游公玄道:“如此说来,你们自然是尚未获得解葯了?”

余杰道:“可不!那妖女应允咱们兄弟,在她独霸武林,制服了九大门派之时,便是解除咱们身上毒物之时!”

游公玄忽然大笑道:“这是那天魔女说的吗?”

余杰道:“不错!”

游公玄道:“余兄,你们果然是糊涂得很!”

江天晓怔了一怔,道:“兄弟等人糊涂了什么?”

游公玄道:“那天魔女的话,你们相信吗?”

江大晓道:“游兄,这等事受制于别人之下,咱们又怎能不信呢?”

游公玄道:“你们相信,老夫可就不信了!”

江天晓怔怔地道:“游兄不信吗?那又为了什么?”

游公玄道:“那天魔女利用了三位之后,她为何还要给你们解葯?兔死狗烹,你们都不明白吗?”

江天晓脸色一变,道:“游兄之意,那是说天魔女在成功之后,依然不曾给我们解葯了?”

江天晓看了李兆丰、余杰两人一眼,道:“兄弟!游兄之说果然有理,只怕咱们真的要栽在那妖女手中了!”

李兆丰道:“江兄有何高见?兄弟和余兄一定遵命行事便是。”

江天晓道:“这事如果真如游兄所料,则咱们不但替那妖女卖力,结果必然还有要落得个毒发身死的结局,那咱们又何必将一世清白声誉,断送在这妖女手中?”

余杰道:“江兄之意,那是咱们不用再为这妖女出面和九大门派为敌了?”

江天晓道:“不错,咱们正是不用再为她卖力了!”

余杰道:“江兄,那咱们身上所中的毒物呢?”

江天晓道:“慢慢设法,总有解毒之日!”

余杰沉吟道:“江兄,既是你作了这等决定,兄弟和李兄自然没有话说了……”

游公玄笑道:“三位到底是明白人,老夫一点,你们就知悉其中利害,兄弟相信,你们身上所中之毒,亦必能够很快化解得了!”

江天晓忽然呵呵一笑道:“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三绝五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