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35回 元凶授首

作者:卧龙生

方雪宜闻言,心中甚是感动,暗道:“武林中正邪之辨,究竟胜过生死……”

思忖之间,只见游公玄举起面前酒斗,大声道:“游某先行敬你们一斗……”

冯雷、大胜头陀、天台三绝同时举杯,一饮而尽。

方雪宜笑了一笑,也学着游公玄,敬了他们一斗。

安小萍沉吟一下,皱眉道:“方大哥,有一件事,我觉得不大妥当!”

方雪宜道:“什么事?”

安小萍道:“那白瑛夫妇忽然不曾前来应约,毕姐姐跟我们一边,恐怕天魔女这妖妇有了警惕啊!”

方雪宜道:“不错,这事果然有些破绽……”说话之间,忍不住向冯雷望去。

冯雷沉吟道:“这事确是容易起人疑心,但如在下稍稍小心,也就不会露出马脚了。”

安小萍道:“你打算怎生应对?”

冯雷道:“只说他们因故不能前来便可!”

安小萍扑哧一笑道,“这能骗得过大魔女吗?你们想得好天真啊!”

冯雷笑道:“光说因故,那当然不行,不过,区区如是说她们三人先行去对付‘千手神翁’,只怕天魔女就不会不信了!”

游公玄大笑道:“妙极!妙极!那天魔女一听说有人对付老夫,那自然是高兴得很了!”

安小萍笑道:“这倒行得通……”

说笑之间,十人各自痛饮了三杯,游公玄看了看窗外天色,道:“江老弟,咱们可以分桌而坐了!”

众人计议已定,看天色不早,决定分桌而坐,大胜、冯雷、和天台三绝五人,立即招呼店家,在靠近楼梯入口之处,另外摆了一席。

游公玄这才叫过店家,吩咐掌灯,并且要店伙计快去将楼下的食客,全部移到楼上,刹那之间,冷冷清清的楼上,十分热闹起来。

郑大刚在这些人面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方始向游公玄道:“游老,晚辈郑大刚,敬你一杯!”

游公玄道:“不用了!那天魔女的手下,似乎已经来啦!”

郑大刚三人,顿时举目望去,只见在那楼梯入口处,出现了两男一女。他们向楼上略一张望,便径直朝江天晓和冯雷等五人所坐的桌子走了过去。

游公玄低声道:“天魔女行事,果然大胆得很,老夫相信,方老弟这一次必可完成剑神的夙愿了!”

方雪宜笑了一笑,欠身接道:“晚辈一人力量有限,还得游老大力支援啊!”

游公玄笑道:“老夫只有力能所及,定然相助老弟成此大功。”

说话之间,只见那二男一女已领着江天晓等五人下楼行去。

冯雷临去之时,却回手弹出一个小小纸团,被毕秋莲伸手接住。

安小萍道:“毕姐姐,那是什么?”

毕秋莲打开纸团,交到安小萍的手中道:“小姐请看!”

安小萍凝目望去,那团白纸之上,只写了几个小字:“如何联络,可问毕姑娘!”

毕秋莲这时也看到了纸上的字迹,不等安小萍询问,便道:“小姐,冯叔叔是怕咱们找不到他们下落,才特别说明联络方法,相信冯叔叔会在一路之上留下暗记,好让我们找到那天魔女在处了。”

游公玄大笑道:“吸血鬼刀果真心思细密得很,毕姑娘,此后可得借重你了!”

毕秋莲羞笑道:“老前辈言重了!”

郑大刚这时忽然笑向游公玄道:“游老,你老来到中州,住在何外?”

游公玄摇头道:“老夫尚无闲空寻找住处,你们呢?住在哪里?”

郑大刚笑道:“城西本是晚辈等故居,游老如不嫌弃,何不就去歇上一宿?”

游公玄失声笑道:“可不是吗?中州三侠,那自然是住在河南城里的了!老夫怎地忽然忘记了这一点……”笑声一顿,接道:“你们不是都在少林吗?为何不立即赶回少林呢?”

郑大刚道:“游老,只因方贤侄挂念他的大伯母下落,故而回来寻找!”

游公玄道:“可有眉目了?”

郑大刚笑道:“没有!”他沉吟了一下,接道:“游老,石三弟只要跟她在一起,那是不会当真出事的吗!”

游公玄道:“既是如此,找到石俊那不就可找到方夫人了么?”

方雪宜忽然长叹了一声,接道:“游老,关键就在这里了!那石三叔的下落,却是无人知晓啊!”

游公玄皱眉道:“有这等事?老夫不信此间竟是无人知晓他们的下落!”

郑大刚道:“游老说得不错,郑某也有些不信,那石三弟为人甚是机警,倘若真有什么变故,他不会不托人告知晚辈的了!”

游公玄道:“老夫有一句话,说将来出,只怕郑老弟心中不信!”

郑大刚道:“什么话?游老前辈请说无妨!”

游公玄道:“那石三侠如是久久没有消息,只怕与那五大魔主有关!”

郑大刚闻言一呆道:“这……怎么会?”

方雪宜也皱起双眉,沉吟道:“游老,他们怎能与五大魔主有关呢!”

游公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老弟,武林中的一切,眼下恐将都与五大魔主有关了!”

郑大刚道:“倘是如此,依你老之见,又当如何?”

游公玄笑道:“依老夫之见,那是暂时不用再去寻找了!”

郑大刚道:“为什么?”

游公玄道:“只消将五魔除去,老夫相信,必可找得出石三侠的下落。”

方雪宜道:“老前辈之意,是说我那石三叔等人,可能也被五魔所俘吗?”

游公玄道:“老夫正是此意!”

方雪宜道:“如若石三叔真被五魔所俘,老前辈之言,并无不当!”

游公玄道:“老弟别有所见?”

方雪宜道:“晚辈怕的是他们并未被五魔所掳,则事情就要煞费周章了!”

游公玄道:“老弟所虑,也不无道理!但老夫认为老弟应该以武林公理正义为重,先将五魔之事办好,再行去找你大伯母的下落!”

方雪宜怔了一怔,道:“是啊!老前辈教训得是!”

郑大刚沉吟道:“游老前辈说得不错,贤侄应以武林大事为重,除去五魔,倒是不愁找不到那石三弟了!”

方雪宜长叹一声,道:“小侄记下了!”

当晚,他们回到方家庄歇息,一宿无话,第二天中午,一行五人,奔向少林。黄昏以后,他们便已抵达。

游公玄和那几位老一辈的人物,都是故交,相见之下,自是十分高兴,但安小萍和毕秋莲安宿,却使得少林和尚,煞费了不少心思!终于,入云大师在佛祖面前许下积修十万外功的心愿,破例在初祖庵中,腾出一间静室,作为二女住所。

一连两大,倒也没有什么事故,直到第三天的晌午时分,那入云大师,忽然差人将他们请到方丈禅室内。

辛柏公、祝公明、游公玄、霍鸣风、崔大公、翁昆仑、宋孚、郑大刚、庄捷、安小萍、毕秋莲、方雪宜,外加少林几位长老,几乎将方丈的那间禅堂坐满。

小沙弥奉上了清茶,辛柏公翻了翻眼,大声道:“方丈大师,你把老夫等人,全部请来,可是有着什么极为重大之事吗?”

入云大师合十一叹,说道:“对了,老施主,贫僧正是有着极为重大之事相告!”

祝公明道:“什么大事?”

入云大师道:“五魔的战书到了!”

霍鸣风怔了一怔,道:“会不会又是玩笑?”

他似是想起前几天的那桩子事。

入云大师摇头道:“这一回不是假的了!”

他缓缓地转身,从香案之下,取出一个大红封套,递给了辛柏公道:“这就是约战的书简了!”

辛柏公将那封书简取出,只见他看了一眼,便脸色一变,怒道:“好大的口气!这五个妖徒,只道世间当真无人是他们的敌手了!”顺手将书简交给了祝公明!

祝公明笑道:“辛兄火气当真不小……”但他说话间,目光触及书简上字迹,也不禁怔了一怔,道:“他们怎地这般大胆?”

游公玄似是被两人的神态惹得有些不耐烦,笑道:“两位怎么了?何不先将这上面写的什么读出来,也好让各人明白?”

祝公明道:“要读,游兄请读,老夫却越看越有火!”

游公玄笑道:“如此兄弟代为……”他接过书简,先看了一眼.笑道:“不错,他们果真是很狂妄……”略略一顿笑容,缓缓念道:“本教订于乙丑年甲申月望日在中岳庙召开武林大会,敬候各派光临,五圣教谨订。”

他刚刚读到这里,安小萍已然忍不住道:“这也很普通啊,两位又何必生那么大的气?”

游公玄忽然笑道:“姑娘,这下面还有很多的话呢?”

安小萍道:“还有吗?快读啊!”

游公玄接简念道:“本次武林大会乃是本教主盟武林之始,接到此,不来赴会之人,就为本教之敌,本教定不宽赦……”他读到这里,霍鸣风似是也有些忍不住怒道:“霍某本来想去,听他们这么一说,本帮倒不用去了。霍某想看看他们又将如何对付本帮!”

祝公明笑道:“有道理!但霍老弟莫要忘了,这回你可非去不可啊!”

霍鸣风道:“为什么?”

祝公明道:“他们五个魔头不可能生离那中岳庙,你如不去,岂不少看了一场热闹?”

霍鸣风大笑道:“是啊!兄弟怎把这等热闹之事给忘记了呢?要去!那是一定要去的了!”

祝公明道:“老弟,你明白了吗?”

霍鸣风点头道:“明白了!”

这时,游公玄已接着往下念道:“本教召开此次武林大会,另外尚有一层深意,想我武林朋友,终日行走江湖彼此之间,难免结有怨仇,本教已在会场搭有一座“化解”台,专供结怨的朋友使用,不论任何大仇深恨,皆可惜此机会化解,盛会之后,武林己为本教的同盟,自是不容再有仇杀之事,如有违反,本教亦将诛杀不赦!”游公玄顿了一顿,笑道:“他们以霸主的身份发出了这等请柬,真叫老夫不敢相信!”

安小萍皱眉道:“念完了吗?”

游公玄道:“没有!”

他目光重新投到手中请柬之上,念道:“本教成立以来,最恨沽名钓誉之徒,陈希正现已伏法,剑神虚名,在本教首席教主慧眼之下,已被揭穿,凡我武林同道,应以陈希正行动为戒……”

他读到这里,只把方雪宜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剑神竟然成了沽名钓誉之徒,真不知武林中要怎样的人物,才是好人了!

辛柏公越听越有火,怒道:“游老头,你念快点不好吗?”

游公玄呵呵一笑,道:“不错,果真是应当念得快些才是!”

他略略一顿,接着念道:“此次武林大会召开之日,即是本教正式主盟武林之时,凡我武林同道,不论个人或全派全教子弟,若有不愿臣服,不妨在化解台上,与本教一较长短,只消能连胜三场,本教便不过问去留。”读到这里,游公玄吁了一口气,道:“完啊!”

辛柏公长长地吐了口大气,道:“无耻之尤!”

祝公明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一派胡言!”

但那霍鸣风却道:“五魔自称五圣,他们果真不把九大派放在眼中了!”

少林掌门入云大师道:“霍施主,咱们去是不是?”

霍鸣风道:“为什么不去?咱们九大门派联手,难道还对他不过吗?”

入云大师点头合十道:“施主说的是,咱们届时前去便是。”

辛柏公目光一转,大声道:“掌门人,这封请柬,是什么人送来的?”

入云大师闻言,忽然脸色一变,长叹道:“贫僧没有见到送柬之人!”

辛柏公道:“你寺中的和尚,难道也元别人见到吗?”

人云大师道:“说来惭愧,据本寺值堂弟子报告,这封请柬,乃是摆在大殿的佛堂之前。”

辛柏公忽然脸色一沉,道:“掌门人,少林领袖武林,已历数世,怎地目下都是如此的不济事了?人家差人送了请柬来此,你们怎会发现不了的呢?”

游公玄却是沉吟道:“辛兄,兄弟倒是想到了一点可疑之处!”

辛柏公道:“什么可疑之处?”

游公玄道:“只怕少林有了内姦?”

辛柏公一跳而起,大声道:“不错!不错!”

但那人云大师却是变色道:“游施主!”

游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元凶授首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