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03回 五鬼夜袭

作者:卧龙生

方天成微微一笑道:“小弟隐迹深山,炼制丹葯时,曾看到一只巨雕和一条铁甲蛇,相斗深谷,那巨雕不知身息何处,巨蛇却盘踞深谷,小弟那丹火炉就在那深谷之上,一座巨岩之上!每日加过木炭之后,正是日上三竿时分,那时小弟正好闲下无事,那巨雕也在此时飞临深谷,和铁甲蛇展开恶斗,一斗两个时辰以上,直斗得筋疲力尽,那巨雕飞上峰顶一株老松上,休息甚久,才展翼而去。”

虬髯大汉道:“那巨雕本是蛇的克垦,但那铁甲蛇鳞片坚硬,刀枪难入,那巨雕虽然有利口铜爪,也是无法伤它。”

方天成道:“小弟初见之时,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感到这天地之间弱肉强食的微妙消长之机,竟也时有变化。”

石俊听得大感兴趣,问道:“以后呢?”

方天成道:“以后我发觉那雕和蛇,竟然是积了很久的仇人,在我之前,这一蛇一雕,已不知斗了好久,在我到那悬崖之后,亲眼看到他们加斗了半年。……”

石俊道:“半年之久,就未分出胜负吗?”

方天成道:“没有,那铁甲蛇身在一座岩洞之中,上身探出,恶斗巨雕以逸待劳,体力上自然是稍占优势,但也有尽出岩洞和那巨雕搏斗情形,不过,那全身外出的情形不多,十次难得一次。”

虬髯大汉似是也听出了兴趣,问道:“难道它们就永远搏斗下去不成?”

方天成道:“小弟在那雕蛇出击相斗之中,悟出了不少武功,自行创出了一种鹰掌蛇掌,但小弟才智有限,心想留到见得大哥,提出研究,却不料天宫旧事提前发作,兄弟们一直没有机会详叙。”

石俊似仍念念忘不那雕蛇相斗之事,问道:“那雕和蛇一直没有分出胜负吗?”

方天成道:“小弟丹成三日之前,那巨雕突然不再出现,一直到小弟练成离开,未再见过蛇雕相斗。”

虬髯大汉听完所见蛇雕相斗情形后,目光转移到程子望的脸上,道:“程兄……”

程子望欠身应道:“郑大侠有什么吩咐?”

虬髯大汉道:“程兄请选派几个精明之人,分布在码头上,视那画舫中举动,如是剑门五鬼和宗士义到此,定然先和五鬼会合。”

程子望道:“这个,兄弟已经派人去了。”

虬髯大汉微微一笑道:“很好……”目光又转到方天成的脸上,道:“二弟,咱们对付过剑门五鬼之后,再研究你悟出的鹰掌、蛇掌。”站起身子,又道:“咱们先瞧一瞧这程家庄的形势,分派一下弩箭手的位置,剑门五鬼,惯于暗袭,咱们不可大意。”

程子望抢在前面带路,绕着程家庄行了一周,道:“郑大侠胸罗玄机,还望指示一下应如何布置。”

虬髯大汉道:“庄中内眷可另有藏身之处?”

程子望道:“后院中有一座秘窖,老朽已收拾干净,方夫人的公子可在窖中休息。”

虬髯大汉道:“好,五鬼手段毒辣,咱们不能不防,程夫人和公子最好也在窖中,集中一处,必要时也好保护。”

程子望道:“老朽恭敬不如从命了。”

虬髯大汉道:“一二十名弓箭手,在下准备集中前厅广场,如是他们施展暗袭,咱们就在广场上和他决斗。”

程子望道:“一切悉凭郑大侠的调度。”

这虬髯大汉有着人所难及的记忆,看过一遍,已然熟记了程家庄的整个形势,当下仔细说明了弩箭手配置的方位。

程子望全神贯注,一一默记于心,直待虬髯大汉说明了全庄布置才站起身子,说道:“在下立刻要他们各就各位。”起身向外走去。

一宵过去,风平浪静。

中午时分,中州三侠和程子望正在厅中小座,快腿张三急急地奔了进来。

程子望沉声问道:“有什么消息?”

张三举手擦一下头上的汗水,说道:“画舫靠岸,五鬼董方一人登上江岸,不知意图何在?”

程子望道:“怎不派人盯着他呢?”

张三道:“属下派人盯梢,看到他行入一家酒楼之中,相隔不过一盏茶工夫,属下登上酒楼时已然不见那董方行踪。

程子望冷笑一声,道:“好无用的东西!”

虬髯大汉微微一笑,接道,“你登上那酒楼之后,可曾瞧到可疑人物?”

张三道:“除了一个白髯白发,满脸红光的老叟之外,再无其他之人。”

虬髯大汉点点头道:“你通知码头上的各处要道的哨之人,快撤回来,五鬼已经到经嘉定。”

张三呆了一呆欠身而退。

程子望轻轻地咳了一声,道:“他们是暗袭呢?还是明来?”

虬髯大汉道:“看形势,他们是投帖求见的成份很大——”语声一顿,接道:“程兄请吩咐属下,要他们备上两桌上好的酒席。”

程子望道:“这个早已备齐了。”

虬髯大汉道:“传令下去要庄外守门之人,解去佩戴兵刀,暗带匕首,外着长衫。”

程子望点点吩咐了长随。

虬髯大汉道:“他们如是投帖求见,在气度上咱们不能输给他们。”语声未落,看见一个健汉,手捧大红帖子行了进来,道:“剑门五鬼和宗主求见程庄主。”

方天成暗暗忖道:来得好快。

程子望低声问道:“郑大侠,咱们应该如何?”

虬髯大汉道:“迎接大门之外。”

程子望吩咐了一声那健汉,道:“老夫亲往相迎,先行大开庄门,请他们进来。”

那健汉应了一声,起身奔出。

虬髯大汉道:“程兄是主人,一切由程兄见面,在下从旁相助。”站起身子,道:“咱们也该去了。”

程子望、中州三侠,鱼贯出迎排列于大门之外。

四人也不过刚刚站好,六条大汉已急步行来。

方天成抬头看去。只见那当先一人,全身白衣,两条人字眉,脸长如马,惨白的不见一点血色,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高沿毡帽。身材细高,果然和吊客一般模样。

虬髯大汉低声说道:“那当先一人正是五鬼之首,白衣吊客成玄通。”

紧随在成玄通右面一人,身材魁梧,披着玄色英雄装,内着天蓝色紧身劲装,浓眉虎目,紫膛脸,足着高腰薄底快靴,神情严肃,隐隐可见怒容,黑色长髯,直及小腹。

另外四个人穿着黑色的长衫,五鬼董方也在其中,四人鱼贯随在白衣吊客的后面,董方是最末一人。

程子望遥遥地抱拳一礼,道:“嘉定程子望,和各位见礼。”

白衣吊客成玄通冷眼打量了面子望一阵,才还了一礼,道:“久闻大名,今日幸会。”

程子望谈淡一笑,道:“好说,好说,几位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大厅已设酒一笑,替几位接风洗尘。”

成玄通不再理会程子望,却快行两步,到了那虬髯大汉身前,“大刚兄,久违了。”

郑大刚笑道:“想不到嘉定又和成兄相晤。”

成玄通道:“郑兄相召,兄弟怎敢不如约而来!”

郑大刚道:“此地主人子望兄,已为成兄等摆了接风洒筵,咱们大厅中谈吧!”

成玄通哈哈一笑,道:“想不到郑兄竟会和市井屠沽的程子望交上了朋友。”

程子望轻轻咳了一声,忍下未言。

郑大刚道:“妇说市井屠沽,咱们哪一位都算出身于斯。”

成玄通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大刚兄和程庄主的交情,如此深厚,看起来在下是失言了。”

只听那身披玄色英雄装的大汉说道:“哪一位是方二侠。”

方天成接道:“区区便是,阁下想是金枪宗堡主了。”

那大汉道:“宗士义,名不见经传无名小卒,如何放在方二侠心上。”

方天成冷笑一声,道:“宗堡主这般自轻,未免是太过谦虚了。”

宗士义脸色一变,道:“犬子想必已在方二侠的手中,吃过不少苦头了。”

方天成道:“令郎一根毫毛也未损失,倒叫你宗堡主失望了。”

宗土义道:“犬子现在何处?”

方天成道:“就在这程家庄中。”

宗上义道:“可否让犬子和在下见上一面。”

方天成淡谈一笑,道:“此事么……兄弟作不了主,宗庄主,何以不问问此地主人。”

宗士义冷哼一声,目光转到程子望的脸上,冷冷说道:“程庄主,在下希望犬子真如那方二侠所言,毫须未损。”

程子望道:“宗堡主不用急,令郎现在程某府中,活着让你见人,死了让你见尸,致于程某人如何虐待令郎,见面之后,他自然会对你说个明白。”

宗士义脸色一变,冷冷说道:“犬子如受一点损伤,程庄主自会为他抵偿。”说话之间,已然行人大厅。

程子望一抱拳,道:“诸位远道而来,容程某稍尽地主之谊。”

成玄通四顾了一眼,昂然入座。

其余四鬼和金枪宗士义,眼看成玄通落了座位,也随着坐了下去。

剑门五鬼和宗士义散坐一桌,中州三侠和程子望只好在另一桌上坐下。

双方各据一席,壁垒分明,成玄通望了满桌佳看和面前美酒一眼,道:“郑兄,咱们剑门五鬼在江湖之上,和贵兄弟一直是和平相处,谈不上一点过节,想不到郑兄竟然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程子望,不惜和我们五弟敌对相处。”

郑大刚哈哈一笑,道:“中州三侠在江湖之上,犯过剑门五义的地盘吗?”

成玄通道:“没有。”

郑大刚道:“这就是了,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

成玄通接道:“叫成某想不通,这一次贵兄弟何以会替那程子望撑腰呢?”

郑大刚道:“慾加之罪,何患无词,郑某,与程兄相识,就算是替他撑腰,但兄弟要反问一句,贵兄弟又为什么要为宗堡主撑腰呢?”

成玄通道:“那不同,宗兄和我们剑门五兄弟交往多年,情同骨肉。”

郑大刚道:“咱们中州三侠也和程庄主来往多年,义共生死。”

方天成轻轻咳了一声,道:“事有本末,这件事本来和你们剑门五兄弟以及程庄主全都无关……”

语声一顿道,接道:“如是再加深一层,和区区大哥、三弟也无牵连,这件事是我方某人和宗堡主的事情。”

宗士义道:“在下和方二侠素昧平生,不知方二侠何以生擒犬子?”

方天成微微一笑,道:“宗大堡主说的很轻松,令郎带着贵堡中两个长随,打伤了犬子的事,宗堡主当真是一点也不知道吗?”

成玄通突然接口说道:“方二侠可否先听在下一言?”

方天成道:“愿听高论!”

成玄通道:“小辈们少不更事,造成冲突,谈不上什么仇恨,不论咎在何方,似是用不着追究下去,好在双方都无死亡,尚未铸成大错,方二侠、宗堡主都是英雄人物,想也不至于太过护短,兄弟认为事情已经过去,大家杯酒言欢,哈哈一笑,从此多交一个朋友,因二小冲突,使两位论交,在江湖上也算一个春秋美谈。”

方天成心中并未存在有为方珞报复之心,但这是唯一和剑门五鬼冲突的借口,成玄通斗席话把方天成说得不知如何答复才好,沉吟难言。

宗士义却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道:“成兄说得不错,为了两个孩子怎能使我们大人也冲突起来?在下先敬二侠一杯。”

处此情况之下,方天成慾拒不能,也只好端起酒怀,道:“多谢宗堡主了。”

宗士义一饮而尽。方天成也只有干杯。

宗士义笑道:“方二侠,犬子和令郎的事,就此一笔勾销,从此之后,咱们都不再提,兄弟收藏一些美酒,方兄有暇时,请到我宗家堡,我要和方兄痛饮一番。”

方天成微微一笑道:“日后有暇,定当到宗堡主处拜访。”

宗士义道:“拜访倒不敢当,如蒙光临寒舍,兄弟是荣宠万分。”

郑大刚回顾程子望,道:“程兄,郑某有一个不情之求,不知程兄肯否答允。”

郑大刚故意一口一个程兄,叫得十分亲热,也是有意抬举那程子望的身份。

程子望道:“什么事?郑兄只管吩咐。”

郑大刚道:“那宗公子现在何处?”

程子望道:“现在程家庄中。”

郑大刚道:“宗堡主大驾亲临,足见对程兄十分的看重,在下想请程兄先让宗堡主父子见上一面。”

程子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五鬼夜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