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05回 秘传绝学

作者:卧龙生

言凤卿向方天成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少林武当都是正大门派,这些人又为何不肯出来制服那魔刀田远,而让他纵横江湖,为害人间呢?”

方天成沉吟了一阵,道:“少林入凡大师和武当白拂道长都败在天魔女的手中,两人受挫之后,就很少再在江湖出现……”

言凤卿叹息一声,道:

“可惜言某人武功有限,如若我有剑神之能,必将尽歼群魔,为武林清除妖气。”

方天成接道:“也许魔刀田远的为恶不着,他一直隐在幕后,指挥爪牙活动,所以,世人都已把他忘怀了。”

言凤卿道:“但贵兄弟又为何和魔刀田远结下梁子呢?”

方天成道:“那是我们伤了他的爪牙,田远才出面,和我们订下约期。”

言凤卿道:“贵兄弟既知非那魇刀田远之敌,不知何以不肯约人助拳呢?”

方天成道:“约谁呢。”语声微以一顿,接道:“本来我们赶来嘉定,乃是和一位少林高僧有约……”

言凤卿道:“入凡大师。”

方天成道:“不是,不过也是大有名高望的高僧,那位大师和郑大哥是世外之交,答允了届时助我们一臂之力,约我们在嘉定会面,他回少林寺去,再约两位师兄相助,准备一举歼灭魔刀田远!”

言凤卿道:“那位大师呢?”

方天成道:“他是有道高僧,失约不来,也许是别有原因。”

言凤卿道:“唉!几位果然都有着义侠胸怀,明知此去,难是人敌,但仍然要慷慨赴义。”

方天成淡淡一笑,道:“言兄不知魔刀田远的为人,我们如若不按时赴约,他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这几月中,我们已隐隐觉到,有人在暗中监视着我们。”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在下已经说的太多,大概情形就是如此。”

言凤卿沉吟了一阵,道:“小弟和郑兄定交时,方兄适不在场,但兄弟对方兄的为人,极是敬服,今与方二侠一席谈话,更觉中州三侠名不虚传……”

方天成道:“言兄过奖了。”

言凤卿道:“兄弟有一不情之求,不知方二侠是否应允?”

方天成道:“言兄有何吩咐,只管请说,言兄抱满怀希望而来,我等不能相助,使言兄大感失望,心中已极为不安了……”

语声一顿,接道:“但我等必将在这两三日之内,竭尽所知的助言兄探索你们言家门失去的武功,希望能弄出一点线索。”

言凤卿摇头接道:“言家门的武功,已流失五十年,急也不在这一时,倒是贵兄弟的事,最为紧急,兄弟自知武功不足相助三位……”

方天成接道:“田远手中一把刀,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故有魔刀之誉,江湖上也他敌手之人屈指可数,我们也未存邀人助拳之心。”

言凤卿道:“所以,兄弟请求方二侠答允兄弟,使我能一同前往,从旁观战。”

方天成微微一怔,道:“这个不妥吧!”

言凤卿道:“兄弟心意已决,就是方二侠不答应,在下也要跟去。”

方天成皱皱盾头,道:“言兄为何一定要跟着我等淌这次浑水呢?”

言凤卿哈哈一笑,道:“方二侠可以不允兄弟所请,但你总无法挡住兄弟追踪跟往吧!”突闻一轻碎的步履声,传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言凤卿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绿衣的美丽妇人,带着两个童子行了过来。

那妇人一转目,瞧到了方天成,直向室中行来。

行到门口处,大约是瞧见了言凤卿,立时停下了,道:“贱妾不知夫君会客……”

方天成起身接道:“言兄不是外人,夫人请进来吧!”

绿衣妇人略一犹豫,缓步行了进来。

方天成指着言凤卿道:“这位是辰州言家的掌门人。”

绿衣妇人一欠身道:“见过言掌门。”

方天成望着绿衣妇人,道:“这是贱内。”

言凤卿一抱拳,道:“见过嫂夫人。”

石俊站起身子,道:“二嫂请坐。”

绿衣妇人微微一笑,欠身坐了下去。

言风卿目光一转,只见两个随身童子,都穿着一身青衫,左面一人看上去较为文静一些,一脸书生气,右面一个似较活泼,常常转目四顾。

只听方夫人缓缓说道:“贱妾听说大哥受伤很重,特地带着瑜儿珞儿,看看大伯。”

方天成道:“大哥刚刚睡着,不要去惊动他了……”目光一掠两个青衣童子,道:“你们见过言叔父。”

方瑜、方珞齐齐一个长揖,道:“拜见言叔父。”

言凤卿欠身还了一礼,笑道:“好聪明的孩子,今年几岁了?”

方瑜、方珞齐声应道:“十五岁。”

言凤卿心中暗道:这两人虽都清秀可爱,但左面一个,骨格气度,清厅出尘,不似一母双生,怎的两人都十五岁呢?

心中念转,口里却含含糊糊的应道:“两位公子人品不俗,日后必有大成。”

方天成双目凝注在那绿衣妇人脸上,瞧了一阵,轻轻叹息一声,道:“言兄如是想助我们,兄弟倒有一事相托。”

言凤卿道:“方兄有事,只管吩咐,兄弟力能所及,无不全力以赴。”

方天成望了望爱妻和方瑜、方珞一眼,缓缓说道:“贤妻带瑜儿、珞儿好好休息两天,咱们还得住两天才成。”

绿衣妇人十分柔顺的站了起来,道:“你们谈谈吧!我先告退。”微微欠身对言凤卿一礼,牵着两个童子,转身而去。

方天成目注两人去远之后,才缓缓说道:“兄弟这些话,有些言深交浅了。”

言凤卿奇道:“方二侠但请吩咐,只要小弟力能所及,决不推辞。”

方天成道:“我们和魔刀田远之约,凶多吉少,已无疑问,言兄一腔热情,兄弟就有话直说了,我们此番前去赴约,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我们三人之中,有一个或两个能保下性命,兄弟为此,特地在深山之中,练成了十粒保命金丹,不管伤势如何惨重,只要能够当场不死,我们就有了保命的机会。”

言凤卿奇道:“方兄之言,用意何在,兄弟有些听不明白。”

方天成道:“事情很简单,言兄来的凑巧,兄弟恩把拙荆和两位孤儿,奉托言兄。”

言凤卿一皱盾头,道:“在下越听越糊涂了。”

石俊接道:“二哥说慢一些,言兄不知内情,你这等说法,自然是听不明白了。”

方天成点点头,道:“不错,我说的太简略了……”语声一顿,接道:“那魔刀田远,有一个怪癖,只要中人一刀,不管你生死,就不再伤人第二刀了,所以,我们准备受他一刀……”

石俊接道:“不过,那田远一刀之下,很少幸存之人。”

言凤卿道:“原来如此……”长长叹一口气道:“三位能早练金丹,以保性命,难道就不能设法邀请个对付田远的高手吗?”

方天成道:“那位少林高僧失约未来,一时间我们又往何处邀人呢?武功不及田远的纵有相助我们之心,我们也不会接受,武功高过田远之人,屈指可数,大都未曾晤面,言兄自己人,兄弟也不掩饰了。”

言凤卿道:“方兄之意,可是要兄弟照顾夫人和两位公子吗?”

方天成道:“本来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安排拙荆,想不到为五鬼的事,在嘉定住了这多时间,言兄如若随同我等前往助拳,那不过是多送给田远一条命,实是与事无补,言兄为追寻言家门失去武功的事,奔走天涯,托付妻儿之事,在下也不便出口,只望言兄抽出几日时间把拙荆犬子送往一个去处。”

言凤卿道:“送往何地?”

方天成道:“在下修好了一封书信,上面写有去处,我们不日动身,而且也不用对她们说明,不知言兄可否应允?”

言凤卿听他了半天,仍未说出去处,知他作事缜密,不到要紧之时,不愿说出,也就不再多问,点点头道:“好!兄弟尽我之能,把夫人和两位令郎送到就是,除非兄弟死去之外,决不误方兄之事。”

方天成抱拳一礼,道:“兄弟这里先行拜谢了。”

言凤卿还了一礼,道:“区区微劳,何敢当此一礼!”

石俊起身说道:“在下这里也代二哥二嫂,拜谢一礼。”

言凤卿叹道:“诸位这般多礼,反叫兄弟不安了。”

方天成哈哈一笑,道:“言兄一诺千金,咱位不谈此事……”语声一顿,道:“来!言兄请取出那图画来,咱们仔细研究一下那毒龙潭,也许兄弟能够提供一点线索。”

且说方夫人带着方瑜、方珞直向后宅,程夫人迎于厅外,道:“郑大侠的伤势如何?”

方夫人叹道:“大哥睡熟了,小妹未能得见。”

程夫人道:“听贱妾夫君所言,郑大侠伤势已然大见好转,方夫人不用担心。”

方夫人回顾了方瑜、方珞两眼,道:“你们自回房中去吧!”

两人应了一声,悄然退出。

方瑜心中挂念那东耳老人,不知这一番搏斗之中,他是否受到伤害,低声对方珞说道:“兄弟先回房去,我有点事,就回来。”

方珞自闹出这场纷纷之后,自知这场恶斗全由自身引起,似是成熟了很多,点点头道:“大哥早些回来,我还有事问你。”

方瑜心中一动,道:“什么事,现在说也是一样。”

方珞道:“你先去办事吧!等你回来了,咱们再谈。”

言罢,径自回房而去。

方瑜问出了东耳老人的停身之处,那是一座很大的栈房,用作堆存货物之处。方瑜轻着脚步,行到东耳老人身前,上下瞧了一阵,看他完好无恙,又悄然转身而去。

行约两步,突听东耳老人的声音,传入耳际,道:“孩子,有事吗?”

方瑜霍然转过身子,只见东耳老人脸上带着慈蔼的微笑,望着自己,当下急步行了过去,低声说道:“瑜儿挂念你,特来瞧瞧,见老前辈熟睡无恙,不敢惊扰。”

东耳老人举手一招,道:“孩子,你过来,我也正要找你。”

方瑜缓步行了过去,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老前辈有何咐咐?”

东耳老人顺手拉过一张木椅,道:“坐下来。”

方瑜依言坐下,道:“晚辈和大娘一直都躲在地窖之中,不知外面情形,今晨出来,才知晓郑大伯父恶斗受伤,程家庄昨宵剑光刀影,打得十分激烈。”

东耳老人点点头,道:“如今此事已经过去,五鬼死去三人,咱们大获全胜了……”语声微微一顿,道:“孩子,这几日你一直守在你大娘身边,可曾按时用功?”

方瑜道:“没有,老前辈告诉我,不能让别人知晓此事,晚辈自是不敢泄漏出去。”

东耳老人点点头,道:“你很聪明……”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孩子,有一件事老夫想不明白,希望你据实回答。”

方瑜道:“什么事?”

东耳老人道:“老夫问过你几次姓名了?”

方瑜怔了一怔,沉思了良久,道:“好像是两次。”

东耳老人道:“不错,但你两次告诉老夫的却是大不相同,第一次你告诉老夫叫方雪宜,是吗?”

方瑜道:“那是母亲留给我一面玉牌上的名字,但伯父却替我改名方瑜,其实方瑜和方雪宜,都是我一个人。”

东耳老人轻轻咳了一声,道:“你已经很大了,你伯父可有和你谈过令尊的事?”

方瑜道:“没有,倒是大娘偶尔谈到。”

长长吁口气,道:“玉牌上尚有我父母替我取的名字,我常常取出玉牌把玩,那雪宜二字已然深入我心,但我又觉着伯父、大娘养我长大,他替我改的名字,岂能不用,因此我有时觉看自己该叫方雪宜,有时又觉着该叫方瑜才对。”

东耳老人闭目沉思了一阵,道:“孩子,不用为这事困扰了,方瑜,方雪宜都无关紧要。”

方瑜抬起脸来,望着东耳老人,道:“老前辈,这几日中,晚辈深居地窖之中,无书可读,也无法运动,因此想了很多事。”

东耳老人道:“你想的什么?”

方瑜道:“想到老前辈。”

东耳老人笑道:“想到老夫什么?”

方瑜道:“晚辈觉着老前辈并非是屈居人下的人,不知何以甘愿屈就人仆?”

东耳老人淡淡一笑,道:“只有这些吗?”

方瑜道:“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秘传绝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