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谱》

第06回 一剑奏功

作者:卧龙生

那左首大汉飞扑方夫人的同时,言凤卿也同时飞身而起。

言凤卿长剑闪闪,刺向那大汉前胸。

那大汉飞扑方夫人时,右手已拨出了单刀,刀势一横,疾向长剑之上削去。

只听一阵金铁交呜,刀剑相触,硬拼了一招。

这一招,双方都用上了很强的力道,金铁交鸣声中,两人同时由空中落在实地。

言凤卿心中暗道:此人内力甚强,不可和他硬拚蛮力!长剑一起,拦腰削去。

那大汉挥刀迎战,展开了一场恶斗。

另外两个大汉,却双双扑向方夫人。

言凤卿虽然看在眼中,但因和那大汉恶斗正烈,无法分身拦住。

方夫人似是早已想到了言凤卿无法阻拦三个人的同时攻击,并非跃登逢车,反而站在车前等候。

两人分左右同时扑到。

大约他们奉有严命,不能伤害方夫人,两人手中虽然都拿着单刀,但并未用刀施袭,同时伸出左手,抓向方夫人。

方夫人长剑挥动,横扫而出。

两人虽未用刀施袭,但却挥刀架开了方夫人的剑势,左手双同时攻向了方夫人。

方夫人纵身避开,长剑闪动,展开了一轮快攻。

她心中明白,如若不幸被两人擒去,必将受尽凌辱,宁可战死,亦不能为两人生擒。

所以,剑招极是凌厉,招招都攻向两个大汉的要害,七成武功,发挥了十成威力。

两个大汉却不敢对那方夫人施下毒手,这一来使方夫人占了不少便宜。

方瑜、方珞已高卷车帘,并肩观战。

但是几人的恶斗,愈打愈烈,那两个大汉在方夫人剑势迫攻之下,为求自保,也逐渐展开了反击。

方夫人本非两人联手之敌,在两人联攻反击之下,剑势逐渐受制,施展不开。

方瑜只瞧的心中大急,回头望去,只见东耳老人,闭目而坐,对眼前的恶斗,似是毫不关心,忍不住说道:“老前辈……”

东耳老人突然回过头来,两道炯炯的目光,一掠方瑜,低声说道:“孩子,怎不去助你大娘一臂之力呢?”

方瑜怔了一怔道:“我……”

东耳老人淡淡一笑,接道:“你心中害怕,是吗?”

方瑜摇摇头道:“不是……”

东耳老人接道:“既然不是害怕,为什么不出手试试呢?”

方瑜突然一跃下车,唰的一声,抽出了长剑。

但见人影一闪,方珞却抢在了方瑜前面,道:“大哥,你书读的比我多,但武功却不如我,快上车,我去助母亲一臂之力。”

只见那姓粱的大汉说道:“李兄,你对付方夫人,我去收拾那个娃儿。”

另一个大汉应了一声,刀法一紧,粑方夫人的剑招,尽数接过。

那姓梁的大汉,突然疾退两步,抽身而出,右手单刀一紧,直向方珞等扑了过来。

方瑜沉声说道:“兄弟闪开!”

方珞哪里肯应,疾上两步,长剑一探,刺了过去。

梁姓大汉哈哈一笑,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也免了梁大爷多费手脚,我们不伤你妈妈,但对你们却是不用手下留情了。”

说话之间,已然挡开了方珞手中长剑,挥刀还击。

方珞虽然已得方天成的真传,终是年龄幼小,又缺乏对敌经验,被那大汉一连三刀,迫得向后连退数步。

方瑜抢上两步,喝道:“兄弟退开!”唰的一剑,刺了过去。

那梁姓大汉哈哈一笑,道:“你是哥哥,先杀你也是一样。”举起手中单刀一撩。

哪知方瑜手中剑势,不待他单刀出手,已然自动向上转刺。

这一变,大出意外,那大汉微微一怔之时,长剑已然刺中前胸,直入内腑。剑势刺中要害,那梁姓大汉连垂死反击之能也失去,身子一颤,倒地死去。

方瑜有生以来,初次杀人,连剑也不知拔出,还是尸体栽倒时,宝剑自动脱下。

方珞看他剑刺中了敌人要害,当场气绝而逝,心中大感奇怪,暗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大哥武功向不如我,怎的突然间,竟有了这大进境?”

且说方瑜,一剑毙敌之后,豪气陡生,心中也有了强烈的信心,暗道:“这剑势如此利害,我只按序使用出来,一剑不成,再用出第二剑就是了。

心中念转,人却大步行向方夫人,口中高声说道:“大娘请退下休息,这恶徒交给小侄就是。”

方夫人回目一顾,只见那梁姓大汉早已横尸当场,心中大是奇怪,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瑜儿、珞儿都无杀死那大汉的能力,难道是那东耳老人出手不成”原来,她心中早已怀疑到那东耳老人,是一位身负绝技的高手。

她这里心神一分,手中剑法略慢,被那大汉刷、刷两刀,迫退了三步。

方瑜借势大行一步,长剑一挥而出。

但闻一声惨叫,那执刀大汉,弃去手中单刀,双手抱腹,蹲了下去。原来,方瑜这一剑划到了对方的小腹,肠肚完全流了出来。

那大汉伤势奇重,挣扎了一阵,倒地死去。

方夫人目睹方瑜一剑伤敌,心中既是震惊,又是奇怪,柔声说道:“孩子你几时学了武功,怎么大娘一点也不知道呢?”

方瑜道:“瑜儿,瑜儿……”只觉心中之言,难以说出口来,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方夫人望了东耳老人一眼,道:“是那位东老丈传你的武功吗?”

方瑜道:“不错。”

方夫人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早该想到的。”缓步对东耳老人行了过去。

原来,那和言凤卿动手的大汉,眼看两个同伴,尽都死在对方剑下,心中一慌,被那言凤卿一剑刺中右臂。

言凤卿杀机已动,那还容他逃出剑下,一剑得手,第二剑紧随劈出。

那大汉右臂中剑,手中单刀,已经运转不灵,眼看言凤卿一剑劈来,竟是无法让避,寒芒拦腰而过,生生被斩成两截。

三个追来大汉,片刻间,尽为斩毙当场。

言风卿缓步行了过来,望了两具尸体一眼,低声说道:“夫人武功高强,力毙二敌,在下惭愧得报。”

原来,他和那大汉全力相搏,竟然不知这两人是言道杀死。

那方夫人已行近车前,闻声转过脸来,摇摇头,道:“不是我杀死的。”

言凤卿怔了一怔,道:“不是夫人,那是什么人,连毙两敌?”

方珞伸手指着方瑜,道:“是我大哥。”

言凤卿望了方瑜一眼,道:“是方世侄?”

方瑜轻轻叹息一声,道:“小侄只是碰巧罢了。”

言凤卿道:“方家剑法,如此了得,在下长了不少见识。”

言凤卿问道:“他不是用的方家剑?”

方瑜道:“不是方家剑,那是……”

方瑜只觉心中之言,无法出口,满脸通红。

言凤卿低声说道:“世侄,不用为难,在下并无追根盘底之意。”

只见方夫人行到那赶车老人的身前,福了一福,道:“老前辈。”

东耳老人端坐未动,似是未闻得方夫人呼叫之言。

言凤卿心中大感奇怪,暗道:“难道这位赶车的老人,才是真正杀死二位凶手之人不成?”

但见方夫人盈盈拜倒,黯然说道:“老前辈,贱妾这里下拜了。”

这一来,那东耳老人难再装作不闻,长长吁一口气,道:“夫人请起,有话好说……”

方夫人抬起头来,缓缓说道:“老前辈如肯答允,救助妾夫之命,贱妄才能站起。”

东耳老人神情冷肃他说道:“夫人起来,老朽如是不肯答应的事,夫人哀求亦是无用。”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很低沉,但语气之中,却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威严。

方夫人缓缓站起身子,道:“敬望老前辈大发慈悲,妄夫……”

东耳老人接道:“叫瑜儿去吧!”

方夫人怔了一征,道:“妾夫的敌手,武功十分高强,妾夫虽未明言,贱妾已了然他托孤之意,瑜儿习武时间不长,如何能是那人之敌?”

东耳老人缓缓接道:“要他去罢,如果你信任老夫,那就要他去,否则那就不用和老夫谈话了。”

方夫人怔了一怔,道:“贱妾同去吗?”

东耳老人道:“不用了,由这位言掌门带他同去就是。”

言凤卿想答话,那东耳老人又抢先说道:“也不能让你白去,日后由瑜儿帮你寻回言家门武功。”

方夫人柔声接道:“言掌门,听这位老前辈的话吧!答应送瑜儿一行,贱妾感激万分。”

言凤卿点点头,目光望着东耳老人,一抱拳,道:“老前辈大名如何称呼?”

东耳老人摇摇头,道:“不要问我姓名,也不用对中州三侠说明内情,只说方夫人要你和瑜儿援助他们就是。”

言凤卿道:“中州三侠何等人物,岂肯相信此言?”

东耳老人道:“你只说这些就够了……”语声一顿,接道:“赴过魔刀田远之约,要他们重回嘉定,找那程子望,自会见到方夫人,快些去吧!”

言凤卿还待再问,东耳老人已闭上双目,口中却冷冷道:“不要再问了,如若你们知晓老夫姓名,立时有杀身之祸。”

言凤卿转目望着方瑜道:“世兄会骑马吗?”

方瑜点点头,道:“晚辈会骑。”

言凤卿一跃上马,道:“好!咱们走吧!”

言瑜就那三个大汉骑来健马中,选了一匹,搬鞍踏镣而上。

言凤卿心中暗道:“这孩子连马背都跳不上,怎能挥剑杀死强敌,援救中州三侠,这实是不可思议的事。”

只见方瑜一勒缰绳,道:“咱们走吧!”放马向前奔去。

方夫人目注两人背影消失之后低声对东耳老人道:“老前辈,咱们到哪里去?”

东耳老人道:“回嘉走程庄主那里。”

方夫人道:“干什么?”

东耳老人道:“等他们的消息。”带转马头,原路而返。

且说方瑜当先而行,一口气奔行了十余里远,才停下马来,说道:“言叔父,咱们到哪里去?”

言凤卿勒住缰绳,道:“那赴约之地,我也不知,不过,令尊等刚刚行过不久,咱们一路打听不难问到,贤侄不用为此发愁。”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那位老人是谁?”

方瑜道:“我不知道他的真正姓名,只知道他是东耳老人。”

言凤卿低声自语道:“东耳老人,东耳老人,不似个人的名字啊……”

语声微微一转,道:“世兄的剑法,可是那东耳老人传授的吗?”

方瑜道:“不错。”

言凤卿道:“那两个歹徒,都是死于世兄的剑下吗?”

方瑜道:“是的,都是死于小侄的剑下。”

言风卿道:“在下瞧世侄,不似练过很多年武功的人,恕我说一句冒昧之言,世兄连跃马背的能力也是无有,不知何以能在极短时刻中,搏杀两名盗徒。”

方瑜道:“我只出手一剑,就杀死了他们。”

言凤卿道:“只是拔剑一周吗?”

方瑜道:“是啊!似乎是他们故意向我剑上碰嘛!我连击出两剑,就杀了两人。”

言凤卿道:“好恶毒的剑法,但不知那东耳老人一共传你几剑?”

方瑜道:“三招剑法。”

言凤卿嗯了一声,不再多问,纵马向前奔去。

但他的心中,却留着无数的疑问,他想了然的自然是那东耳老人的真正身份,他既然肯传授方瑜的剑法,为什么又只传他三招?

这番方瑜和自己前来,自然是那东耳老人的授意了。

三招剑法,不管如何精奇,但也无法对付魔刀田远这等高手。

但那东耳老人既然传了他的剑法,决不致故意让他来此送死。

那是说,他心中很有把握凭此三剑,能够胜得魔刀田远了。

一路上打听中州三侠的去向,快马追踪。

一则,两方相隔时间并不太久,二则中州三侠这番赴约,也不用隐蔽身份,所以打听起三人行踪,并非难事。

言凤卿希望在未会晤魔刀田远之前,能够追上中州三侠,再作一番计议,所以,一直是快马兼程奔行,急急追赶,却苦了两匹马,都跑得遍体大汗。

直到天色入夜时分,两人虽然还可支持,但胯下之马,已然无法再支持了,只好找了一处客栈。

天色微明,立时登程。

大约是中州三侠所乘之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一剑奏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鹤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