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19章

作者:卧龙生

陈玉霜眨动一下明亮的星目,两颗莹晶的泪水,夺眶而出,缓缓伸出手去,抱住了那美艳少女。

原来她已感觉到,内腑中有了变化,葯力拓出的生命潜能,已然耗消殆尽,如若一倒下去其学说为存在主义的来源之一。主要著作有《逻辑研究》、 ,有如枯灯焰熄、死灰浇水,纵然是华伦重生,也无法使她多延续片刻生命。

面对着降临的死亡,她想起了有着很多话嘱咐女儿,但觉千言万语,齐涌喉头,一时间反不知说那一句才好雅斯贝尔斯(karljaspers,1883—1969)德国哲学家、精 ,半晌之后,才道:“枫儿、为娘的死去之后,你要好好的听从你桑伯伯的话,他对咱们母女情意似海,恩德如山,你不能惹他生气……”突然一仰脸向后倒去。

李中慧右手一挥,抓住了陈玉霜的脉穴,急道:“老前辈……”暗连内劲,一股热力逼了过去。

陈玉霜口齿启动,道:“李姑娘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她……她不懂事!”言罢,闭目而逝。

那美艳少女尖叫一声;“妈妈呀……”伏尸大哭起来。

李中慧缓缓松开陈玉霜的左腕,黯然叹道:“葯力消失的比我估计还快。”

桑南樵冷肃的说道:“她病了一十八年,生命中的潜力,早已消耗将尽,余烬之火,岂能久燃!”

这老人寒着一张皱纹堆累的脸,独目中暴射出森沉的寒芒,他没有流出一滴泪水,但那一种肃穆庄严的神态,却流现无比的沉痛。

这时,那美艳少女已哭的死去活来,荧荧烛火,凄凉深夜,伤心孝女泪,声声唤母亲。

李中慧黯然吸道:“人死不能复生,桑老前辈劝劝江姑娘吧!”

桑南樵胸前长髯,无风自动,突然伸手点了那美艳少女穴道,低低的说道:“李姑娘已是玄皇教主,这丧事也烦请代作主张,老朽不愿再目睹她惨死之状,暂带枫姑娘远避三日,三日之后,老朽自当来此候命.为你效力三年……”

他语声一顿,又道:“不过老朽先作声明,我一生飘泊,傲游四海,想不到垂老之年,竟然为情所累,落得这等凄凉晚景,三年效命之期,只管受命出敌,不问教中事务。”

李中慧接道:“如是烦琐小事,自是不敢惊动前辈,这个,老前辈但请放心。”

桑南樵道:“丧各有烦代劳,老朽先走一步了。”抱起那美艳少女.一闪而逝。

韩士公一皱眉头,道:“老朽得先去弄付棺材,成殓起她的尸体再说。”

李中慧道:“如若我猜想不错.这事该早有准备了。”一掀垂帘,直向内室走上。

这内室之中,布置的极为简单,除了一张木榻之外,只有一张桌椅。

李中慧迅速的打开手中铁盒,果然最上层放有一张素笺,只见上面写道:“在那木榻之下,备有一具石棺,棺中存有两块千年寒玉,只要石棺封闭严密,可保尸体不坏,我的死讯,必需得妥为保密,不可露出一点风声。”这字迹娟秀工整,想是陈玉霜预先写好,存入铁盒之中。

素笺之下,是一本白绫封面的册子,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江木枫拳谱剑诀,七个大字,坦旁侧却写了两行小字道:

江山代有奇士出。

武林永无第一人。

在下面是黄绫封装的册子,封皮上也写着四个大字“玄皇神书”。另有两行小字道:“书不过并世四目,法不能同传六耳,有违此禁,必罹惨祸,慎之、慎之。”

李中慧轻轻叹息一声,放好书册,合上铁盒,移开木榻,果然木榻之下,端放着一具石棺,启开棺盖,果然有股寒气,直冲上来,当下退出内室,抱起陈玉霜的尸体,放入石棺,合上棺盖,重又放好木损,默然祈祷道:“老前辈安息吧!晚辈当尽己之能,完成你的心愿,把玄皇教一股邪恶势力,引入正途,大功告成之后,自当解散玄皇教焚毁玄是神书,免得再遗害武林,默祷一毕,缓步走出内室。

韩士公突然长叹一声,说道:“老朽又耳闻目睹了一桩武林惨事,这江湖恩怨是非,真不知何时可了?”

李中慧星目神光闪动,扫拉韩士公等一眼,说道:“如今我已被你们哄抬而起,接掌了玄皇教主,江夫人死前遗言,你们都已听到,玄皇教这股已成的邪恶势力,足可与武林中九大门派抗衡,虽然未必如此,但相去并不远,目下江湖,乱象已萌,如能借用这股势力,造福苍生,那是强过咱们几个之力了。”

韩士公道:“当世武林之中,几个顶尖高人,以老朽的看法,当以十方老人桑南樵允称第一,有他相助,再加上姑娘的绝世才智,不难在武林独树一帜,于九大门派之外,另成武林主脉。”

李中慧双目奇光闪动,扫掠了林寒青一眼,道:“江山代有奇士出,武林永无第一人,唉!我一个女孩子家,岂能永远混迹江湖之中,但得偿了那江夫人的心愿,我也要息隐山林,永不再出江湖了。”

韩士公低吟道:“武林永无第一人……”

李文扬接道:“不错,千古以来,武林高人奇士,何至千百,有谁能保得武林第一之名,使天下英雄倾服,得以善终。”

林寒青一直默默静坐,此刻突然站了起来,道:“恭喜李姑娘接掌玄皇教主……”

李中慧冷哼了一声,道:“不劳挂心。”

林寒青只觉她神态言词之间,对自己充满了敌意,不禁为之一呆,道:“在下本应留此相助几日,听候差遣,但因心怀师弟安危,必得早日上路,寻他下落,就此别过。”抱拳一礼,大步向外行去。

李中慧脸色忽然一变,慾言而止。

韩士公急道:“老弟慢行一步,你毫无江湖经验阅历,如何能够行得,老朽陪你一行。”

林寒青道:“不用了,老前辈请留此地,赞助李姑娘吧!她初接教主,百发待举,要办之事,千头万绪,正需老前辈襄助。”

李中慧冷冷的接道:“玄皇教中大事,不敢劳动你林相公操心。”

这时,不但李文扬看出情势不对,就是连韩士公也感觉到李中慧对林寒青似是有着很深的成见,处处给他难看,但他左思右想,始终想不起原因何在,想到自己适才亲口相允,愿为玄皇教效力之事,虽非正式加入玄皇教中,但大丈夫一诺千金,自是不能反悔,此后之身,似已非自己能够作得了主了,当下默默不语,退到一侧。

只听李中慧接道:“玄皇教近日之中,正为逝去上代教主办理丧事,任何行动,都将俟清在一月之后,老前辈尽管放心的跟他去吧!”

韩士公一抱拳,道:“不论寻得那位小兄弟与否,三月之内,韩士公定当赶回此地候命。”

李中慧道:“不用了,三月之后,我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是死是活,如有需得相助之处,我自会造人邀请。”

韩士公道:“姑娘但有所命,老猴儿是万死不辞。”抱拳一礼,步出室门。

李中慧盈盈一笑,欠身说道:“老前辈言重了。”目光一转到林寒青的身上,笑容突然敛失。

她对任何人,都很和气,笑容满面,言词谦礼,唯独对林寒青冷漠敌视,大有警不两立之概。

李文扬一皱眉头,急步出室,送两人离开了荒凉的茅舍。

三人缓步而行,一直沉默不言。李中慧对林寒青的敌视,似是在李文扬和林寒青之间,也划了一道鸿沟。

这时,已是五更时分,夜风阑珊,星月隐形,天上是一片阴沉,夜色也更见幽暗。

林寒青停下脚步,回身说道:“李兄请回吧!小弟就此别过。”

李文扬突然欺进一步,抓住了林寒青的右手,道:“林兄,舍妹虽然才智过人,胜过我这个作哥哥的,但她终是女孩子家,气度不能和咱们男子汉一般豪爽,难免是有些小性于,如有开罪林兄之处,还望看在兄弟的份上,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林寒青微微一笑,道:“李兄不用多心,总是怪兄弟不好,不知何处得罪了令妹?”

李文扬长叹一声,道:“兄弟本当随同前去,寻找令弟,只是舍妹初接玄皇教主之位,一切均未就绪,人地生疏,甚多不便,以是兄弟不得留此助她,一俟她现出头绪,兄弟自当追访两位,同去寻访令弟。”

林寒青道:“有得韩老前辈同行照顾,不敢再劳李兄大劳了。”

韩士公哈哈大笑道:“李世兄请回,老猴儿武功虽然不行,但江湖上的鬼谋技俩,却难瞒得过我一双老眼,咱们后会有期。”拱手一礼,和林寒青联袂而起,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两人一口气跑了六七里路,才放缓了脚步,韩士公长长吁一口气,道:“老弟,那李姑娘好像和你有着很深的成见,不知是为了何故?”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在下并无开罪她的地方,为了什么?连我也不明白。”

韩士公道:“女儿心,海底深,老朽一辈子就摸不准女孩子的心事。”说罢,抬头长叹,若有无限感慨。

林寒青叹息一声,说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有谁料得到那片僻处荒凉的茅舍之中,竟然是隐居一代奇侠桑南樵,和珍藏着武林一段缠绵排侧的往事,又有谁能料到阴沉毒辣的玄皇教主,竟然是昔年武林中一株名花!”

韩土公似是突然想起了一件重大之事,急的一跺脚,道:“糟了!老猴儿当真是老了。”

林寒青道:“什么事?”

韩士公道:“近来武林之中,常有预言江湖大变的简柬出现,据传言那简束出自桑南樵的手笔,这件事在我心中存疑了多年,适才见到他时,竟然忘记了问他。”

林寒青道:“日后还有见面之是,此中之秘,已不难大白于世。”

两人一面谈话,一面赶路,晓行夜宿,这回到了徐州境内。

韩士公久年在江湖之上行动,心知这等毫无线索的寻人之行,必得设法和各处武林雄主连给,如若单凭两人之力,这等瞎撞胡跑,那无疑大海捞针。

因此,两人行程很慢,那韩士公交游既广,识人又多,有他同行,林寒青的确是方便不少,一路行来,韩士公多方打听,始终未得到于小龙的消息。

这天中午时,进了徐州县城。

韩士公一路行来,隐隐觉出情势不对,他发觉很多武林人物,都在徐州集中,这些人中,不少奇装异眼,似是来自遥远的边荒,立时低声对林寒青道:“老弟,你看出可疑的事了么?”

林寒青道:“可是有很多武林人物,集中来徐州么?”

韩士公道:“这徐州地处要隆,四通八达,那名扬天下的神武镖局,就设在此地,数十年来,经常发生事情,武林中人,更是有不少相约在此处会面,那是不足为奇了,奇怪的是在这些武林中,似是有不少来自边荒,那些奇装异服,都非中原人士,看来咱们不得不在这儿停上两天了、”

林寒青心中惦念于小龙的安危,微微一皱眉头,默不作声。

韩士公哈哈一笑,道:“老弟,这正是咱们寻找令弟下落的好机会啊!”

林寒青茫然说道:“恕晚辈不能了解老前辈言中之意。”

韩士公笑道:“当下武林之中,不论黑白两道,交游最广,识人最多的,可算得是那神武镖局的东主,自兼总缥头的铁旗金环秦飞虎了,老朽和他有过几面之缘,虽然谈不上什么深交,但彼此之间,总算是有点交情。”

林寒青道:“老前辈可是想情那秦嫖头,代为查访我那师弟的下落么?”

韩士公道:“不错,眼下咱们先找一处酒楼,吃点东西,下午老朽走一趟神武镖局,只要那秦总嫖头答应下来,此人古道热肠,一诺千金,镍行之中,不下百人,有名气缥头,少说点也有二十个以上,神武镖局的分支店,遍及大江南北,何况此刻又有甚多武林人物,集合徐州,岂不正是探询令弟下落的好机会么?”

林寒青道:“老前辈的高见,使晚辈茅塞顿开。”

韩士公一瞪眼,道:“你还和我老头子客气么?除了我大你一把年纪,多跑了几年江湖,说到武功一道,老哥子可是比你老弟差得远了。”

他说的句句实话,林寒青只好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这韩士公性爱热闹,对徐州又极熟悉,带着林寒青直奔徐州最大的一家酒店“群英楼”。

这时,群英楼上坐满了客人,一片猜拳闹酒之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