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02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飘然而退,低声说道:“龙弟,快去搜她。”

忽然一声虎吼.那黑衣大汉疾冲.抡刀生风,横斩过来。

于小龙长剑一伸“吞云吐月”,当的一声,封开了那黑衣大汉刀势,飞起一脚。踢了过去。他年事虽小,但出手的迅快,诡辣.却是甚为罕见,一脚踢出.长剑也同时出手“分花拂柳”,摇摆之间,颤起一片剑花,迫的那黑衣大汉,疾向后面跃退了五尺。

林寒青疾跨一步,低声叱道:“龙第不要伤人,快去搜寻参丸。”

于小龙嘻嘻一笑,翻身一跃,落到了那青衣少女身侧,说道:“参丸放在那里?”

青衣少女脉穴虽被林寒青指力点伤.但她的居傲之态,却是毫无改变。冷冷说道:“参丸么?早在百里之外了……”

于小龙怒道:“究竟放在那里,快说出来。”

青衣少女冷漠的望了于小龙一眼.默然不语。

于小龙道:“好啊!你要自找苦吃……”右手一扬,长剑还入鞘中,左手抓起那青衣少女的右腕,右手托在她肘间关节之上,接道:“你可想试尝一下。分筋错骨的滋味么?”

这时,那手执单刀的黑衣大汉,陡的一个虎扑,冲了上来。

林寒青横里一跃,拦住那大汉去路,低沉的喝道:“龙弟,不许胡来,快搜她衣袋,只要找出参丸,我们立刻就走……”左臂忽然一伸,回臂拍出一掌。

只听那黑衣大汉一声大叫,手中单刀应声而落。

林寒育身躯疾转,一指点中了那大汉“肩并”大穴。

出拳击刀,反手点穴,快的几乎是同一时间出手。

于小龙年纪幼小,甚少顾忌,果然伸手在那青衣少女身上搜了起来。

林寒青脸色紧张的望着于小龙,希望他能早些搜出参丸。

那长衫少年又恢复康洒的神态,手挥折扇,冷眼旁观。

倔强的青衣少女,突然沉默下来,低垂粉颈,微闭双目,放任于小龙在身上搜查,始终不发一语。

于小龙搜完那青衣少女全身上下,不见参丸何处,不禁心头火起,怒道:“你把参丸藏到那里去了?”

青衣少女缓缓睁开星目,眼神中暴射出忿怒的火焰,投注林寒青的脸上,道:“早已告诉你们,那参丸早已交由别人送走,你们不用白费心了,我们技不如人,死而无憾……”

那黑衣大汉插口接道:“江湖之上,险诈重重,月姑娘如是肯听在下之言,此刻咱们已然在百里之外了,唉,你却偏偏大发善心,以盗人葯物,逼人自绝为憾,坚持要来灵前,凭吊一番,落得这等下场……”

那青衣少女怒声叱道:“谁要你来了,哼!贪生怕死。”

林寒青缓缓说道:“龙弟,你搜查清楚了么?”

于小龙道:“到处都搜过了。”

林寒青道:“解开她的穴道,放她去吧!”

于小龙怔了一怔,道:“什么?”

林寒青道:“放开她,让她走吧!”

于小龙这次听的字字入耳,顾然心中存疑不解,但却不敢不听师兄之命,推活那青衣少女穴道,缓缓退到一侧。

林寒青走到那黑衣大汉身侧,伏身捡起单刀,还入那大汉身后刀鞘之中,一掌拍话那大汉穴道,一拱手,道:“两位请上路了.恕我不送。”缓缓转过身子,步入室中。

那青衣少女、黑衣大汉,茫然的望着林寒青的背影,心中不知是惊?是喜?

只见林寒青白衣上,波纹荡漾,似是他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慢慢隐入了灵帏不见。

那黑衣大汉缓步走到那青衣少女身旁,低声说道:“月姑娘,咱们该走了。”那青衣少女缓缓转过身子,慢步而行,逐渐消失于桃花林中。

那黑夜大汉举手抱拳,遥遥对那灵帏一礼,道:“公子相释之情,在下没齿难忘.他日有缘,定当一报今日之恩。”

于小龙长叹一声.道:“你快些走吧!别让我看的起了怒火,拼受师兄一顿责骂,也得把你杀了。”

那黑衣大汉知他所言非虚,不再答话,转身疾奔而去。

于小龙目睹两人去远,转身向室中走去。

忽听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

于小龙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只见那长衫少年,手举折扇,面带微笑,望着他微微颔首,不禁一皱眉头,道:“叫我干什么?”

他心头懊恼,说话甚是难听。

那长衫少年微微一笑,道:“小兄弟年龄不大,火气倒是不小。”

于小龙道:“怎么样?我心头烦得很,最好别招惹我。”

那长衫少年似是有意要找麻烦,竟然举步走了过来。微微一笑,道:“烦请小兄弟通禀令师兄一声,就说黄山世家李文扬,有事请教。”

于小龙道:“你这人是怎么槁的,你一直站在旁侧看着我师兄为失去参丸所苦,心情烦恼,偏要来这般罗嗦什么?”

李文扬折扇轻挥,朗朗一笑,道:“在下出道以来,会过了不少高人,但那些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也不敢对在下这等无礼……”

只听林寒青那充满着忧郁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李兄不要见怪,在下这位师弟,一向放纵惯了,失礼之处,还望看在在下份上,大度包涵。”说着从灵帏后走了出来。

李文扬供手笑道:“林兄这灵帏、素幡也该撤除了,此物标新立异,恐将招致武林中人物的好奇之心。”

林寒青道:“多谢李兄指教……”语音微微一顿,目注于小龙道:“龙弟撤下素幡,收了灵帏,咱们也要早点赶路了。”

于小龙应了一声,自去收拾。

李文扬轻轻挥摇了一下折扇,道:“林兄……”

林寒青缓缓转过头来,道:“李兄有何见教?”

李文扬突然行近了两步,低声说道:“兄弟有一件事,想借重林兄大力,助我一臂,唉!兄弟在这听蝉台上,一住近月,就是为着此事……”

林寒青摇头接道:“在下还有要事,必须得早日赶往金陵。”

李文扬脸色微微一变,道:“既是林兄无意相助,在下自是不便相强,打扰了。”转身缓步而去。

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道:“李兄留步。”

李文扬停下脚步说道:“林兄还有话说?”

林寒青缓缓走了过来,道:“常听家母谈起黄山世家,武林中侠声第一。”

李文扬道:“好说,好说。”

林寒青道:“黄山世家,誉满天下,不知要兄弟如何相助?”

李文扬沉吟了一阵,低声说道:“这一片桃花林中,表面只不过是一座迎来送往的客栈,其实卧虎藏龙,包藏祸心。一件震骇武林人心的阴谋,正在这繁花似锦的桃花林中行进。”

林寒青轩动了一下剑眉,道:“有这等事?”

李文扬道:“林兄初履此地,不知这桃花居中之秘,“恰红阁”“飞翠楼”,极尽声色之娱,可是有谁知道那娇躯纤纤,容色如花的歌姬舞娘,竟然是一个个身怀绝技,多少武林高手,都无声无息的毁在轻歌曼舞之下!”

林寒育双目中暴射出炯炯的神光,显然,他已为李文扬言词所动。

李文扬突然停了下来,小心异常的凝神静听了片刻,接道:“听蝉台藏书万卷,供人遣读,有谁知他们却是要借那万卷藏书,招引奇人,别展阴谋。”

林寒青道:“李兄此言可有凭据么?据在下所知,那位店东主,虽然阴沉一些,却也不似江湖中的人物。”

李文扬微微一笑,道:“林兄来的很巧,今日正是他三月一度的聚会之期,凡是稍有地位的首脑人物,都将赶往前去,据兄弟打听所知,这三月一度的会期,对他们至为重要,兄弟费尽了心血,一直无法打听出那主持大事的首脑之人,林兄赶巧,才有得这般平静……”

林寒青道:“方才李兄所言,这桃林掩藏之下,蕴藏着一件震骇武林人心的阴谋,不知指何而言?”

李文扬道:“此书说来话点,一言难尽,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林兄如若有兴,何不乘夜色郊游一番,也好借机长谈。”

林寒青略一沉吟,道:“李兄厚爱,敢不应命。”

这时,于小龙已收好了素幔灵帏,缓步入室。

林寒音低声说道:“龙弟去牵来咱们的马匹……”

语声未住,突然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奔了过来。

抬人看去,只见两个店伙计,举着纱灯带路,急急而来,那长衫福履的店东主,急急奔来。

于小龙低声说道:“大哥,店东主来了,你还是躺入棺木中吧!”

林家青道:“我既现身,只怕已为他们所见。”

李文扬低声说道:“人妨事,兄弟已代林兄清查过四周的环境,他们埋下的几根暗桩,都被我代为清除,林兄暂躲入棺木之中也好.看他们要耍什么花样?”

林寒青点头说道:“龙弟,记着问他们要回马匹,咱们连夜起程。”一抬左脚,身子突然平飞而起,轻巧绝伦的,隐入了棺木之中。

他刚刚藏好身子,那店东主已急急的奔了进来。

李文扬身躯一闪,隐入门后,于小龙却快步迎了上去,挡在门口。

他右手横着长剑,神气十足的说道:“深更半夜,你慌慌忙忙的跑来干什么?”他小不更事,言词率直,听来甚是强横。

二个店伙计,疾快的分向两侧,满脸阴沉的店东主,却急步走了过来,目光闪动,打量了于小龙一眼,道:“小兄弟,光棍眼睛里不揉沙子,老夫阅人千万,岂能当真在阴沟里翻船,请令兄出来,老夫想问他几句重要之言。”

于小龙究是年纪幼小,不解江湖上的险诈,吃那老人出言一诈,不自禁回头向那棺木望了一眼,一面摇头答道:“不行,你有什么事,对我说也是一样。”

躲在门后的李文扬听得一皱眉,暗道: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只听那店东主轻轻咳了一声,道:“你年纪幼小,只怕作不得主。”

于小龙大眼睛眨了几眨,道:“你这人怎么搞的,人死了,那里还能说话?”

那店东主冷笑一声,道:“小兄弟,不吃敬酒吃罚酒,再不闪开,可别怪老夫翻脸无情.以大欺小了。”

于小龙一瞪眼,道:“怎么,你想打架,那是最好不过。”

那店东上似是未料到年纪幼小的于小龙,竟是这等蛮横,不禁呆了一呆,道:“年轻轻的这般蛮横,倒是少见……”

只听一个娇脆的女子声音,接道:“不要和他多说废话……”

桃树深处,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绿衣的长发少女。

于小龙目光转动。打量了那小女一眼,发觉正是刚随这店东主,致奠师兄灵前的少女。

只见她轻移莲步,袅袅娜娜的走过来。

于小龙正待喝叱,忽听耳际响起了李文扬低沉、柔和的声音,道:“小兄弟暂按下心头之火,不妨和他们虚于委蛇,在下料他们来此,必有用心,多让他们说几句话,还可找出蛛丝马迹……”

那绿衣少女,目睹于小龙凝神而立,默不作声,似是根本未听到,不禁油生怒意,身子一侧,直向室中冲去。

于小龙平胸而举的长剑,突然横里一伸,寒芒电闪,划起一道银虹,拦住了去路。

那绿衣少女,前冲的娇躯陡向后一收,疾退了两步,冷笑一声,道:“无怪这等狂傲,敢情是有两下子。”

于小龙正待发作,忽然想起李文场相嘱之言。忍下怒火,笑道:“想闯进来,如何能成,咱们先谈谈,如若你们说出道理,我自然会让你进来。”说话时,神情肃然,一本正经。

李文扬听得暗暗笑道:“这孩子倒也难缠得很。”

那绿衣少女,伸手理一理发边散发,沉吟片刻,道:“你们可是从华山来的么?”

于小龙怔了一怔,道:“不错啊,你怎么知道?”

绿衣女微微一笑道:“你那位装死的师兄,可是叫林寒青么?”

于小龙道:“也不错,怎么样?”

绿衣女点点头,道:“这就不会错啦!”

于小龙道:“什么不会错啦!”

绿衣女接道:“告诉你也不妨事,你那位装死的师兄,带有一瓶千年参丸、行李、马鞍,我们俱都查过。不见那参丸何在,想是定然带在他的身边。”

于小龙皱皱眉头,暗自忖道:这事当真奇怪,我们携带参丸之事,极为隐密,不知何以这样多人知道?

只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