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0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勉提真气,稳住了浮动的气血,打量了来人一眼,不禁心头一震。

那是个身材魁伟的大汉,四旬上下的年纪,环目浓眉,一身劲装,竟然不是刚才那身材矮小的灰衣人。

双方相对而立,谁也不发一言,彼此似是都在争取时间,运气调息。

对待之间,林寒青突觉后背被人点了一下,力道十分微弱,但点中之处,却是中极要害,这力道只要稍为强上一点,林寒青势必重伤不可,想到身后无人,定然是那白衣女所为,不禁心中怒火高张,正待发作,耳际间却响起白衣女的声音,快些出手,他受了伤。

林寒青道:我伤势只怕尤重过他,可能已无克敌之力,心中在想,人却举步行去,逼向魁伟大汉。

那魁伟大汉,缓缓抬起右掌,目注着林寒青,蓄势以待。

但闻那白衣女的声音,响道:“踏中宫欺身直上,至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林寒青忖道:“好啊!你明知我内伤甚重,已成强弩之末,无能胜敌,要我们打个两败俱伤,最毒妇人心,果是不错!”

但他手已提起,局势已成剑拔弩张,已不攻敌,敌必攻我,只好依言踏中宫欺上,攻出一招“直捣黄龙”

那大汉举起右手,陡然推出俩人又硬打硬接的拚了一掌。

林寒青重伤未复,一掌硬拚之后,只觉全身气血浮动,眼前人影乱闪,身躯摇摆不定。

那魁伟大汉却闷哼一声,转过身子,步履眼跄的奔了出去。

林寒青勉强提聚真气,稳住身子,回头望去,只见那白衣女用手按在额间,脸上的惊愕神色未消,嘴包间却泛起了微微的笑意,说道:“这结果比我料想的更好一些。”

林寒青神智未昏,冷笑一声,道:“在下伤的轻了一些,是么?”

白衣女微微一叹,道:“你重伤在身,而且是伤及内腑,但那人只不过是被你反手一击的强大掌力,震的一时气血浮动,他攻力虽和你相差甚多。但你为了救我之命,身挡一击,伤势很重,利在速成速快,拖延时光,对你极为不利,一旦你散去了提聚的真气,那只有束手待死了。”

林寒青暗惊道:“看她那虚弱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分明是不会武功,不知何以能记得那繁复、奇奥的‘天龙八剑’和习武之人的心诀?”

只听那白衣女子接着说道:“那人只要稍经一阵运气调息,就可以复元,但你伤势沉重,决非一阵短时调息可以复元,待你提聚的真气一散,人家再出手施袭,那时你抬架无力,势必要伤在对方手中不可,与其坐以得死,倒不如趁真气未散,还有余力之际,放手一拼,你受伤虽重,但对方那浮动的气血,亦未平复,在我料想之中,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但事实上,却比我料想的好了甚多,你竟然还能支持!”

林寒青长长吁一口气,向后退了几步,全身靠在墙壁之上,缓缓闭上双目,运气调息,他此刻伤势沉重,已无法再用心听那白衣女子说的什么?

白衣女目光凝注在林寒青的身上,望了一阵,举起衣袖,拂拭一下脸上的汗水,缓缓下了木榻,直对林寒青行了过去。

林寒青仍然紧闭着双目,若无所觉。

白衣女行近了林寒青,陡然抬起右手,一指点在林寒青”中rǔ”太穴之上。

林寒青重伤之躯,已难运气抗拒,又在骤不及防之下,竟被那白衣女一指点伤,登觉全身一麻,倒在地上。

这一指,也似是用尽了白衣女全身的气力,林寒青故被她一指点倒,但她自己亦累的香汗淋漓,一连向后退了四五步,靠在木塌之上,才未摔倒。

在平时,她这全力一指,必然将累的跌倒在地上,但目下险恶的形势,却激发了她生命中的潜力,她靠在木榻上喘息一刻,突然又举步而行,直向外间行去。

两个青衣小婢,仍然静静的躺在厅中,闭着双目。

白衣女仔细的在两个青衣小婉身上看了一阵,突然飞起一脚踢了过去。

但见那被踢的青衣小婢身躯挣动了一阵,突然挺身坐了起来。

白衣女举起衣袖挥拭着头上的汗水,道:“快起来拍活素梅穴道。”

那青衣小婢应声而起,右手挥动,拍活了另一个青衣女的穴道。

二婢尽醒,那白衣女忽觉赖以支撑身躯的精神力量,突然散去,身躯摇摇慾倒。

两个青衣小婢同时惊叫一声:“姑娘!”齐齐扑了过去,分抓住那白衣女的双臂。

白衣女长长吁一口气,道:“我们要立时动身。”

两个青衣小婢,听得怔了一怔,道:“姑娘,咱们和夫人约好在此相见,岂可随便离开?”

白衣女道:“目下咱们行踪已经败露,多留在此地一刻时光,就要多上一分危险……”语声微微一顿,道:“素梅快去套车,停在后门的小巷之中。”

一个青衣小婢,应声奔了出去。

白衣女依靠在墙壁上,休息一阵,精神稍渐好转,轻轻叹息一声,说道:“香菊,你可知道,咱们都已是两世为人么?”

香菊无限愧咎的应道:“婢子们该死,致使小姐受惊。”

白衣女叹道:“你们从未在江湖上闯荡,如何能知江湖中人的鬼域技俩。”

那香菊只不过十五六岁,稚气未除,对适才茫然晕倒之事,尚未了解,已然两世为人,打量了四周一眼,说道:“婢子和素梅姐姐,正在厅中谈笑,突然闻得一股异香,人就晕迷了过去,恍豫中,还似听得了素梅姐一声大叫。”

白衣女轻轻叹息一声,道:“那是迷香。”

香菊道:“姑娘聪明绝世,无所不能,想来定然也会制那迷香了?”

白衣女不再理会香菊,靠在壁间,闭上双目养神。

那香菊虽然未脱稚气,但对这白衣女,却崇敬无比,看她闭目养神,立时不再多言,举起雪白的皓腕,在那白衣女前胸处不停的推拿。

片刻之后,素梅急急的奔了回来,低声对那白衣女道:“车已备好,可要立刻登程?”

白衣女睁开双目,说道:“快去收拾一下行囊。”

素梅奔入内室,但瞬即退了出来,讶然说道:“小姐,室中有一个倒卧在地上的年轻人……”

白衣女接道:“我知道,咱们带着他一起走,用布单把他包起,先送上车去。”

素梅不敢再问,退回内室,用布单包起了林寒青,香菊一手提着简单的行囊,一手扶着那白衣女,悄然离开了群英楼。

群英楼后门外,是一条偏僻的小巷,但却早已停下了一辆黑篷的马车,素梅先把林寒青放入车中,又扶那白衣女登上马车,放下车帘,取过一件长衫穿上,又带上人皮面具,才执鞭驰车而行。

马车出了小巷,驰行在热闹的大街上,但见人马往来,接睦而过,夹杂着很多佩刀带剑的武林人物。

素梅缓缓回过头去,低声说道:“小姐,咱们要到那里去?”

篷车内传出那白衣女的声音,道:“驰向城外的烈妇冢。”

素梅听得一怔,暗道:“那地荒凉阴森,人迹罕至,不知要到那里作甚?”

心中虽是疑念重重,但口中却是不敢多问,扬鞭催马,轮声滚滚,篷车直驰烈妇冢。

这烈妇众距离徐州大约七、八里路,是一座荒凉的巨冢,相传数百年前,有一位姓唐的美丽妇人,其夫染重病而亡,留下大笔家产,族人觊觎,诬她和人私通,迫她改嫁,那妇人气怒之下,就在葬埋她丈夫的墓家之前,自据了一座墓穴,活活自葬。

自那烈妇殉葬三七之后,每届子夜,常由那墓穴之中传出来凄凉哭声,族人心悸,替她修筑了一座宏大的节妇冢,每逢初一、十五,由族人派人莫祭亡魂,自此哭声顿消,那烈妇冢的声名,也传遍了方圆数百里,香火延续了百年不衰,直到后来,兵连祸结,族人消散,香火始绝,烈妇冢,也变成了一片荒凉的巨冢。

车行五里,渐近烈妇家,触目荒凉,野草丛生,沿途不见行人,马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小径,速度大减。

又行了二里左右,车已到烈娘冢。

素梅停下马车,流目四顾,但见古柏林立,乱草虬结,一座高大的青冢,耸立在古柏环绕的丛草之中。

素梅四外打量了一阵,心中突然泛生起一胜寒意,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回头说道:“姑娘,到了烈妇冢。”随手打开车帘。

香菊当先探出头来,四外望了一阵,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道:“唉呀!好荒凉,好阴森的所在啊!”

白衣女缓缓移出身躯,四外望了一阵,遥指那巨冢右面,微露的一片屋角,道:“咱们到那里去。”

素梅口中应了一声,心头却是暗暗发毛,扬起手中长鞭,啪的一声,驰动马车。

这烈妇冢,已然久无人迹,满地藤草连结,拖车健马,常为藤草拌足,不住仰首长嘶。

巨系荒凉,古柏阴森,再加上马嘶不绝,更显得恐怖慑人。

停车处距那巨冢,只不过七八丈的距离,但足足走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才到。

凝目望去,只见一座破落石屋,紧依巨冢而筑,这石屋修筑紧固,虽历了久远的年代,仍然没有倒塌,除了木制的窗门腐朽之外,墙壁和屋顶,都甚完好,只是室中的青砖地上,长了青苔,和室外伸延而入的乱草。

白衣女长长吁一口气,道:“这地方很清静。”

那素梅年纪较大,已听出白衣女言外之意,大有留住这古墓石屋之心,不禁暗感骇然,忖道:“此地荒凉阴森,有如鬼城,难道姑娘真要留居此地不成?”

只听那白衣女低声说道:“快些把这人抬入那石室中去。”

素梅暗暗忖道:“糟糕,看来她是真要住在这里了。”抱起林寒青,一跃下车,直向那石室中行去。

香菊茫然说道:“小姐,咱们可要住这里么?”

白衣女道:“嗯!扶我下车。”

香菊呆了一呆,扶那白衣女,下了马车,走向石室,一面低声问道:“这地方鬼气森森,住这里怕死人了。”

白衣女微微一笑,说道:“怕什么?”

香菊道:“鬼!”

一阵凉风吹来,飘起了两人衣袂,香菊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道:“小姐,这世上究竟是有没有鬼?”

白衣女笑道:“没有。”

说话之间,已进入石室之中,白衣女望了林寒青一眼,傍着他身侧坐下,低声对素梅说道:“你去卸下马车的健马,劈去马车,把马牵入这石室中来。”

素梅心里直打多佩,问道:“车上的东西呢?”

白衣女道:“也拿到这石室中吧!”

素梅应了一声,缓步而出,卸下健马,抽出利剑,劈了马车。

白衣女令二婢,把她劈碎的马车,移入石室后,望了那长程健马一眼,道:“马儿究竟非人,留它在此,只怕要坏了我们的事,不如放它去吧!”

香菊吃了一惊,道:“小姐呀!我们准备在这里住多久啊?”

白衣女道:“很难说了,也许三五日,也许要十天半月。”

香菊四下望了一眼,道:“这室中荒凉、阴沉,有什么好,小姐纵然是不怕鬼,难道不要吃饭么?”

白衣女道:“咱们自己做着吃,有何不妥?”

香菊只觉此地阴风惨惨,鬼气森森,要她在这里住上几日几夜,那是出杀她还要难过,只觉。动中寒气直向上冒,忍不住说道:“锅呢?灶呢?米、面、油、盐……”她似是自知言词太过放肆,急急住口不言。

那白衣女涵养过人,也不和她计较,微微一笑,道:“这些东西,非什么稀奇之物,随处可以买到,等一会你和素梅,去附近村中买些回来,将就使用也就是了。”

香菊不敢再辩,目光一转,刚好瞧到那突出的高大青冢之上,只见长藤环绕,深草及人,心中又泛起一股凉意,心中暗启抱怨道:“徐州城内,客栈无数,不知何以要选这样一个鬼地方住下?”

那素梅年龄大些,心中虽然害怕,但却不肯说话。

白衣女似是已看透了两人心意,微微一笑,道:“你们脸上忧苦重重,可是真的怕鬼么?”

素梅道:“小姐不问,婢子不再多口,此地太过阴沉,似乎不是咱们女孩子久停之地,何况小姐身体虚弱,受了风寒,如何得了?”

白衣女微微一笑,道:“病上一场,也总是强过被人抓去,过着生死不能的日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