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3章

作者:卧龙生

又斗了二十余合,皇甫岚已觉不对,只见身上愈来愈冷,双手双腿,运用似已渐失灵活,心中大惊,如若不能在十合之内,胜得对方,不但英名将尽付注流水,且恐要伤在对方的掌指之下,情急之下,突施绝学,一招“流星赶月”手中宝剑,银虹暴长。

但闻一声尖厉的长啸,血雨飞洒,溅落了皇甫岚一脸。那黑衣怪人有如一阵狂风般,飞奔而逝。

荒凉的草地上,遗落两枚枯黑瘦长,留有长指甲的手指。

韩士公急步跑了过来,道:“你留下来的他两个指头……”忽然发觉皇甫岚脸色苍白,神情不对,赶快伸手扶住,道:“皇甫兄,你怎么了?”

皇甫岚道:“我有些冷。”

韩士公大惊失色,道:“你可是中了他的阴风掌了?”

皇甫岚强行一根精神,道:“不要紧。”

这时,林寒青也已跑了过来,伸手抵在皇甫岚后背之上道:“我助你一臂之力,快些运气调息。”

皇甫岚微微叹息一声,道:“多谢兄弟了……”一语未毕,已觉出林寒青掌心内的热力,传入了体内,急忙镇定心神,运气和热力相和。

他内功深厚,又是童身,再加林寒青以本身内功助他,果然驱除了不少寒意。

盏茶工夫之后,皇甫岚突然一挺身,脱开了林寒青的掌心道:“有劳兄弟。”

林寒青微微一笑,道:“好些吗?”

皇甫岚道:“好多了,咱们不能延误那白姑娘的性命,早些冲进去吧!”

林寒青道:“兄弟开道。”

韩士公、皇甫岚都已和敌人动过了手,只有林寒青仍是毫不在意,凝神待敌。

皇甫岚道:“兄弟,听我一句话好么?”

林寒青回过头道:“有何教言?”

皇甫岚道:“拔出剑来,他们掌指上练有上门功夫,都是不需要兵刃动手的,犯不着和他们硬拼。”

林寒青看他关注之情,溢于言表,不忍负他好意,探手摸出参商剑,握在手中。

皇甫岚接道:“兄弟听我话,他们发出掌力中,有一股侵肌透骨的阴寒之气,这等邪门毒功,原本不足为奇,但如和他久战下去,却是大大的不利,因此,如已出手,不妨全力致胜,小兄的经验,前十招内,他们掌内蓄含阴寒之劲,还难发挥出来,十招内如能伤了他们,那是最好不过。”

林寒青道:“多谢指点。”仗剑当先而行。

那知事情大出意外的是,一路之上,竟然未再遇上拦击,直入了烈妇冢。

荒凉的墓园,高大的育家,依然是那样孤独肃索,所有的黑衣人。都不见踪迹何在?

韩士公看四周景物依旧,也未见黑衣人布下阵势、遗迹,不禁一怔,道:“奇怪呀!他们劳师动众而来,岂能一无作为而去?”

林寒青道:“咱们先去瞧瞧那白姑娘再说。”

韩士公道:“不错,兄弟如不提起,老猴儿几乎忘去了此来用心。”大步奔向石室。

但见石室中空空荡荡,那里还有白衣女和两个小婢的人影。

韩士公一跺脚:“糟了,定然是被那些黑衣人生擒而去。”

林寒青沉吟了一阵,道:“她作事极是谨慎,既有了防范之心,岂有再接人以可乘之机,也许他们主婢三人,早已避敌而去。”

只见一个娇如银铃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林相公,林相公。”

回头望去,只见香菊手横宝剑,急急奔了过来。

韩士公迫不及待的问道:“白姑娘好么?”

香菊道:“小姐很好啊!”

韩士公长长吁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们被擒了。”

香菊冷笑一声,道:“你想的不错啊,我们都被人擒去。”

韩士公知他会错了意,但懒得和她开口,持髯一笑,默不作声。

香菊望了韩士公和皇甫岚一眼,笑道:“林相公,我们小姐请你移驾到她的新居一叙。”

林寒青茫然道:“新居?”

香菊笑道:“就在那五行奇阵中嘛!”

林寒青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忘记了……”

香菊接道:“素梅那死丫头,把你们撵走之后,小姐就醒了过来,立刻要我们迁到那五行奇阵之中,她说再晚些就来不及了,果然,我们迁入那阵中之后就有很多黑衣人。

韩士公听得三女无恙,心情一宽,忽又想起那些黑衣人的行踪来,忍不住问道:“那些黑衣人呢?”

香菊道:“一切都在小姐的算计之中,那些黑衣人带了甚多白色的木棒,竟也在这烈妇冢内布起阵来,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笨的要死,摊开了一张图,左量右划了半天,才插上一根木棒,刚刚见根,就听到一阵凄厉的长啸传来,那些黑衣人闻得啸声;拔起已经插好的木棒,跃上马背,急急如丧家之犬一般跑了!”

韩士公想到那几根木技,青竹插布的奇阵,岂能挡得那些黑衣人的视线,忍不住问到:“你们三人躲在那里,难道就未被黑衣人看到么?”

香菊道:“我们在深草之中,铺上了毛毡,躺在地上,他们自然是瞧不见了。”

林寒青默想那白衣女选择的布阵地势,果是乱草极深之处,如若隐身其间,敌人如不注意搜寻,实是极难发现,但那片地势,却又位居这烈妇冢的心脏之区。

林寒青、皇甫岚、韩士公只得随她身后,向前跑去,绕过那高大的青绿,素梅早已在阵外相候,欠身说道:“小姐请林相公入阵一叙。”让过林寒青,却挡住了韩土公和皇甫岚。

韩士公一拉皇甫岚,退后了数尺,低声对皇甫岚道:“那白姑娘是一位充满着神奇的人物,我活了这把年纪,连听也没有听过世上有如她那般奇怪人物?”

皇甫岚道:“如何一个奇怪法呢?”

韩士公道:“她胸中熟记了天下最深奥的武功,但自己却是手无缚鸡之力。”

皇甫岚道:“这虽是有些奇怪,但也称不上神奇二字,如是她骨胳不适习武,但却有着过目不忘的聪明,机缘巧合,使她看到了那载述武功的秘籍,或是无意中听到别人谈起武功,默记于心,此等事,前有先例。

韩士公笑道:“这一点老朽领教了,她身体弱不禁风,稍有劳累,人就要晕倒过去,可是她竟能借一枚金针刺入穴道之中,立时就精神大振,脸泛红光,精神的健旺,尤过常人。”

皇甫岚沉吟一阵,道:“这或是医道中高深之学,兄弟不解医理,不敢妄论。”

韩士公道:“她体弱胆大,履险如夷,料事之能,如具神通,这又作何解释?”

皇甫岚略作沉吟,道:“兄弟未见过那位白姑娘,但听韩兄口中所言,那白姑娘当是一位具有大智大慧的才人,她信任自己的智慧、判断,虽是不会武功,却能临事镇静,心神不乱……”

他仰起脸来,凝目沉思了片刻,接道:“凡属智慧过人的人,一旦发觉事与愿违,判断错误,又十分轻谈生死,所谓大智者,必具大勇。”

韩士公道:“高论,高论,兄弟这么一说,老哥哥算是增长了一层见闻,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眼看你和林兄弟这等少年英雄,实叫我这老哥哥,又是欢喜,又是感慨。”

皇甫岚微微一笑,道:“兄弟只不过随口乱言了几句,如何敢当韩兄这等夸奖,倒是那林兄弟……”

韩士公接道:“他怎么样?”

皇甫岚道:“他气宇轩昂,相非常人,如若投身仕途,不失度相之位,如若是混迹武林之中,亦将为一代宗师身份,还望韩兄多多赞助于他,唉!可惜兄弟父母在堂,不能常年随他身侧,助他创出一番勋业,造福苍生。”

韩士公奇道:“兄弟,你可精通相人之术?”

皇甫岚道:“家母精于此道,兄弟只不过得蒙指点一二,谈不上精通二字……”

微微一顿,又道:“但林兄的内心之中,似必有着一种难言的苦衷,这使他人生中充满忧郁,如要他振奋雄心,在武林中争一派宗师身份,势必要先解去他心中的忧郁之结,这点还得韩兄随时相劝,如有用得着兄弟之处,只要四指宽一封便函,兄弟当尽起六星塘中精锐,兼程赶往候命。”

韩士公道:“自来英雄最相借,你这般对待那林寒青……”

忽听香菊高声说道::喂!你们两个人过来啦,我家小姐有请。”

韩士公哈哈一笑,道:“兄弟,这小妞儿,说话毫无礼貌,兄弟千万不要介意……”突然放低了声音,接道:“不过,她对咱们林兄弟,倒是温文有礼。”

皇甫岚微微一笑,默然不言。

香菊看两人神色不对,白了一眼,道:“鬼鬼祟祟的不说好话。”

两人也不理她,大步行了过去。

素梅迎上阵外,说道:“两位请紧跟我身后入阵,若是走错了方向,陷入阵中,那可是自找麻烦。”

韩士公心道:“几根区区的木桩、青竹,难道还真的能挡住人不成?”心中虽是不信,但人却紧随那素梅身后而行。

但见素梅在阵中东转西折,明明是几乎可到的地方,她却偏偏绕了两个大圈子,转了几个弯子,进了奇阵中心,只见草地上铺了一幅红毡,那白衣女盘膝坐在毡上,林寒青坐在一侧,两人相距有两尺多远。

皇甫岚仔细打量白衣少女一眼,是人间绝色,除了稍嫌瘦弱些外,无一处不是生的丹青难绘。

韩士公对奇阵阻敌一举,虽然心中存疑,但对她料事之能,确已大为惊服,一抱拳道:“姑娘受惊了!”

白衣女微微一笑,道:“我很好,两位请坐啦!”

韩士公、皇甫岚,就地坐下,那白衣女又抢先说道:“那些人被三位逐离此地,决然不肯甘心,我料他们,即将去而后返,此地此刻,不宜和他们正面冲突,特地请三位来此暂避敌锋……”

目光一转,投注到皇甫岚的身上,接道:“你受了伤么?”

皇甫岚道:“适才和强敌动手时,被他们一种外门掌风所伤,但此刻,在下已自觉不碍事了!”

白衣女摇头接道:“你用内功,抗拒住那阴寒之毒,暂时不能发作,实则阴寒滞积体内,再经据战,或是染患小病,阴寒必将趁势内侵。”

皇甫岚道:“姑娘高见,在下亦知体内积存的寒毒未除。”

白衣女道:“如你肯信任我,我就用金针过穴之法,替你除去体内阴寒。”

皇甫岚原本打算返回徐州店中,再请父亲以内功代为逐出体内明寒,但闻那白衣女自愿代为疗治的一番感情,自是不便拒绝,当下笑道:“姑娘尽管出手。”

白衣女缓缓取过三枚金针,笑道:“一点也不疼,不用害怕。”这两句话,说的天真浪漫,尤带稚气。

皇甫岚道:“纵然断去一臂,在下也自信忍受得住!”

白衣女扬起手来,分把三枚金针,刺入他左臂“天府”、“白侠”、“尺泽”三穴之中,说道:“你似是通达医道,竟然把侵入体内的阴寒之气,完全逼入了“手大阴肺经”之中,疗治起来方便不少。”

皇甫岚道:“略知一二,姑娘见笑。”

白衣女道:“你好好静坐一会……”目光一转,望着韩士公道:“从此刻起,到明日午时之前,你们都不能离开这奇阵了……”

她娇喘了两声,接道:“等一会,定然有很多人在这阵外走动,你们且不可大惊小怪,只管伏在草地之中休息就是,也许还从他们的口中,听到一些内情。”

韩士公暗道:此刻离去,明天也要来参与这场盛会,多留在这里一夜也是一样,说道:“好吧!就依姑娘之见。”

忽听守在阵门的素梅叫道:“来了咱们得隐起身子。”

皇甫岚突然接口说道:“在下必得赶回徐州城中一行,只怕是难遵姑娘之命。”

白衣女道:“为什么?你定要回到徐州城中一行?”

皇甫岚道:“因为家父还留在徐州城中,纵然是此行必死,在下也得冒于死万难而行、”

白衣女笑道:“我瞧是不用了。”

皇甫岚骇然道:“百善孝为先,姑娘此言,是何用心?”

白衣女道:“令尊如若是心怀你的安危,定然会找到烈妇冢来,咱们在此相候于他,接迎他入阵就是。”

皇甫岚道:“如是家父不来呢?”

白衣女道:“如若是令尊不来,他定然是一位智机绝世,大智大勇的人物,虽然父子情深,他不愿轻身涉险,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