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4章

作者:卧龙生

红衣人道:“那就先胜得区区在下。”

白衣女抢先接口说道:“咱们要比些什么?”

红衣人道:“武功、文才任凭选择,琴棋书画,在下亦都奉陪。”

白衣女道:“你的口气不小啊!”

红衣人道:“如非姑娘那一座正反五行奇阵,只怕也引不出在下现身?”

林寒青暗暗忖道:此情此景,只有比试武功,才能决定胜负,琴棋书画,徒耗时间。当下说道:“在下想领教武功。”

红衣人道:“很好,你出手罢!”

林寒青道:“你这身诡异的装束,既是吓不倒人,比武却是硬碰硬的事,你脱下,咱们再打不迟,也免得我胜之不武。”

红衣人道:“你如能够胜得,我再脱下这身红衣不迟。”

林寒青短剑平胸,说道:“那就清亮兵刃吧!”

红衣人冷笑一声,道:“和你动手,大概还用不着兵刃!”

林寒青道:“在下倒是忘了梅花主人门下,都练有外门奇功。”

那红衣人冷冷说道:“武功一道,博大精深,阳刚阴柔,各有所长,奇正变化,互相为用,内家外门,万流一源,阁下偏见,未免是坐并观天。”

白衣女桥声接道:“好一篇荒谬之论,强词夺理,还道人坐并观天,百流虽渊一源,但功分宗门,法有邪正,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红衣人冷冷接道:“载舟之水,亦能覆舟,姑娘之论,不过化简为繁之说。”

林寒青暗暗忖道:眼下情势,不宜拖延时间,此地距那奇阵,不过十丈左右,如若能尽早击败红衣人,或可不失重返阵中的机会。

心念一转,接口说道:“各人修养不同,有以掌指见长,有以兵刃见胜,阁下既不愿意亮出兵对动手,想必在掌指上定有惊人之学。”

红衣人道:“阁下如是迫不及待,何妨出手一试?”

林寒青短剑一吐“白鹤亮翅”缓缓递了过去。

红衣人左手圈打,斜里拍出,身躯却凝立不动,显是心存轻视,未把林寒青放在眼中。

林寒青冷哼一声,剑势突快,幻起三点寒芒,分袭那红衣人三处大穴。

那红衣人似未料到他剑势变的如此决,红衣飘动,退开了三尺,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圆圈,疾推出去。

林寒青登时觉得一股潜力,涌了过来,道住剑势,不能变化,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人好雄浑的掌力!”暗中一握真气,短剑连环扫出。

他已把全身的真力,贯注在剑身上,攻出的剑势,挟带着强烈的剑风。

那红衣人已尽收轻敌之念,双目中精芒闪动,显出心中的凝重,忽而掌劈,忽而指点,着着袭向林寒青的握剑双腕脉穴,逼使他的剑势难以尽展威力。

林寒青一连攻出三十多剑,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那红衣人果然奇招百出,掌指变化莫测。

那白衣女静站一侧,冷眼旁观,对两人博斗的情形,暗暗担心,那林寒青手中虽有兵刃,看上去攻势也十分凌厉,实则局势已逐渐为那红衣人控制;十招之后,那红衣人必将展开凌厉的反击,林寒青是否能够接得下来,大有疑问,立时用尽全力大喝一声:“住手!”

林寒青不知不觉中,已为那白衣女的绝世智慧倾倒,听得她呼喝之声,立时疾攻三剑,当先跃退。

那红衣人冷笑一声,道:“姑娘洞察细微,先知局势变化,这声呼喝,及时而发,这当真叫在下佩服的很!”

白衣女淡淡一笑道:“你自信能够胜他么?”

红衣人道:“如若不是你喝令他停手退下,在下相信十招内可控制全局,展开反击;二十招内可叫他兵刃离手,三十招内可以取他性命。”

白衣女娇笑一声,说道:“你如把他打败了,我们岂不是见不到那梅花主人了么?”

那红衣人虽是口齿伶俐的善辩之士,但也未料到那白衣女竟有此一问,不禁一呆,半晌答不上话。

只听那白衣女清脆的声音,接道:“因此,他不能打败。”

红衣人怒道:“姑娘之意,可是要在下和他订下后会之约,等他几年不成?”

白衣女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你能不能活上几年?”

红衣人更是恼怒,厉声喝道:“明天午时,就是敞主人约会天下英雄的限期,在下事务繁忙,无暇和姑娘斗口。”

白衣女接道:“你能等多少时间?”

红衣人仰脸望望天色,道:“他在我手下,走上三十余招不败,也算得武林中一流高手,让他多活上半个时辰就是。”

白衣女道:“太多了,我只要一盏热茶工夫。”

红衣怪人呆了一呆,道:“一盏热茶功夫之后,他就能胜得过我?”口气中充满着不信和讥讽之意。

白衣女道:“是啊!一盏热茶后,你如能接得下他三招;那就算我们败了,连我也束手就缚,任凭处置。”

她的夸大口气,显然使那红衣怪人心中有些震动,两道目光凝注在她脸上,瞧了良久,道:“在下。动中有些不信。”

白衣女笑道:“那就试试看吧!”举手对林寒青招了一招,接道:“你过来。”转身向前行去。

她的娇唤轻呼中,似是有着莫大的威力,林寒青身不由己地走了过去。

那白衣女行约丈余左右停了下来,回头对林寒青嫣然一笑,道:“你听到没有?我已把自己的生死,当作赌注,这一场决胜之战,你不能输给他!”

林寒青摇摇头,黯然说道:“我打他不过,你明明知道,何苦要订此赌约?”白衣女道:“打得过,想着我已把生死付托于你,就会激发出生命中的潜力。”

林寒青接道:“武功一道,岂能取巧?我技不如人,死亦无憾,但你却何苦作茧自缚?唉!等我和他动手时,你借机会,绕人那阵中去吧!”

白衣女道:“一言如山,岂可悔约?”

林寒青长叹一声,道:“在下只有全力以赴,但取胜之机,微小的很,姑娘多多珍重。”

白衣女突然取出一枚金针,说道:“你信任我的医道么?”

林寒青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白衣女接道:“时间不多了,别害怕。”她脸上浮现出慈母般的光辉,嘴角露出了柔婉的笑意,纤纤玉指,举着金针,刺向林寒青的穴道之中。

林寒青但觉心头一胜寒意,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但觉胸前一麻,金针已刺入了任脉“紫宫”穴中。

白衣女微微一笑,又取过一根金针,笑道:“转过身子,不要害怕,目下咱们是生死同命,我决然不会伤害你。”

林寒青似是已失去了自主的能力,缓缓转过身去。

白衣女金针疾落,刺入林寒育督脉的“灵台”穴中,笑道:“你运气试试看,有些什么反应?”

林寒青一提丹田真气,顿觉一股热流,在任督二脉中流动,似是要冲破分限,连在一起,当下说道:“我二脉之中,真气流转激烈,人慾升空而去。”

白衣女笑道:“那就对了,这其气,被我金针过穴之术诱发,流转不息,你的内力,也就如长江大河一般,不会遏止,再和他动手时,就不用怕内力不继了……”

她那矫柔细细的声音,突然转变的十分严肃,道:“记着,天龙八剑第二招‘龙游大海’,刀山枪林如碧波,剑海浪涌任我游,这两句口诀,已道尽那招‘龙游大海’的威力,你要牢记心头。”

林寒青默诵了两遍,道:“记下了。”

白衣女道:“听着我传你实用法。”

林寒青精神一振,道:“在下洗耳恭听。”

白衣女突然伸过头去,附在林寒青耳际,低声道:“不能让那人听到……”一阵幽幽香气,随着那白衣女偎过的身子,沁入了林寒青的心中。

但他却不敢稍分心神,全神静听白衣女低声解说着那把“龙游大海”的实用法门。

只听那红衣人高声说道:“在下已经等够一盏热茶工夫了。”

白衣女回头笑道:“就要好了。”又附在林寒青的耳际,道:“天龙八剑第五招龙飞凤舞。”

林寒青一收心神,道:“姑娘清说。”

白衣女道:“你要牢记了,龙翔九天,风云色变,凤舞昆岗,百鸟朝伏。”

紧接道那白衣女又开始讲解那剑招的穷要、变化,她传授的方法,经纬分明,兼及细微,林寒青又全神贯注,一一记于心头。

林寒青的剑术,本已有了很深的基础,虽然这两招奇奥博深,一时难以尽得神髓,但尚可强记脑际。

白衣女突然又取出一枚金针,极快刺入了林寒青的后脑“百会穴”上,说道:“这一针可以帮助你增强记忆,动手时,不致忘去法决,但你现在必须得先要澄清胸中的杂念,全心全意的,默想那两招剑法的变化。”

林寒青依言而行,摒除胸中杂念,全心全意的去想那两招剑法的变化。

刺入“百会穴”上的金针,帮助他灵活了思路,一去推想,那两把剑势变化,立时绵绵不绝的展现脑际。

只听那红衣怪人高声喝道:“好了没有,在下已然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白衣女伸出纤巧滑嫩的玉手,轻轻握住林寒青的左手,笑道:“过去吧!他决然接不下你两招剑法。”

林寒青道:“姑娘珍重。”缓缓挣脱被握的左手,大步行了过去。

白衣女高声如道:“别忘了,我已把生死付托于你,决不能输给了他。”林寒青豪气飞扬,体内真气流转冲击,很想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才能一舒体内的充沛真气。

那红衣人在林寒青行来的同时,也缓步迎了过来。

两人之间,也不过是丈余的距离,这一来一迎间,立时碰上了头。

相距三尺左右时,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相对而立。

林寒青缓缓扬起了寒芒闪烁的短剑,领动了剑决。

这时,他心中只记着一件事情,就是要打败那红衣怪人。

那红衣人亦从林寒青神光暴射的双目之中,看出他胸中激昂的战志,和充沛的内力,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小子果然是有些变了,难道那白衣女娃儿,当真能在片刻之间,增进他的功力不成,果真如此,实是匪夷所思了。

目光转动,瞥见了林寒青前胸后背和后脑,各剩一枚金针。

但见林寒青手中剑诀一领,一招“天外来云”,刺向前胸。

红衣人已有戒心,横里闪开一步,右手斜里伸了过来,扣拿林寒青的右腕。

林寒青右腕一沉,短剑忽的翩向上面刺来,他对这位强敌,心中成意甚深,那普普通通的剑招,决难伤得到他,短剑翻上刺出,中途连易剑势。

红衣怪人心中有所顾及,不似刚才那般见招被招的打法,看他剑势上翻刺来,立时向后退避开去。

林寒青脑际还在想着那“天龙剑决”,眼看机不可失,那红衣人的退避,正好给自己一个从容施展天龙剑招的机会,当下左足移动,站了乾位,右脚脚尖着地,虚触地,明踏八卦,暗合九宫,短剑遥遥指向那红衣怪人前胸,口中低声吟道。“刀山抢林如碧波,剑海浪涌任我游。”短剑疾探而出,攻向那红衣人。

那红衣人看他举剑不动,口中念念有词,正待出言喝问,忽见寒芒一闪,林寒青已连人带剑攻了过来,右掌一挥,劈出一股掌风,人却向左边闪去。

那如落足未稳,林寒青短剑,又向前胸指到,不禁心头一震,身躯连连闪动,双掌交互劈出。

但是林寒青衣袂在那掌风中,飘飘飞动,身躯不停折转旋动,每次都灵巧的避开了他劈出掌力的正面,手中短剑有如磁石吸铁一般,始终指向他前胸要害。

那红衣人又惊又怒,双掌连环疾劈,身躯随着那劈出的掌势,左右让避,修忽之间,已劈出了二十四掌,闪移了一十二个位置。

但林寒青手中短剑,始终指定他前胸要害,如附骨之蛆,随行之影,挥之不去。

两人这等闪来转去,看去有如捉迷藏似的游戏一般,久久时间,不见出手互攻,其实,两人都已提聚了全身的功力,蓄势等待机会,那红衣怪人连劈数十掌,仍无法把林寒青逼退开去,已不再轻易出手,双目凝注在林寒青的短剑之上,候机反击。

林寒青手中短剑,虽然一直指着那红衣人的前胸要害,但却始终无法把剑势递出,因为,他一下找不出一个有把握的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