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5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如若那人是当真的爱惜姑娘,就算是相依上一日半天,那也将终身不忘,姑娘就算死去了,但你的音容笑貌,也将水还活在他的心中。”

白惜香微微一笑,道:“这世上,当真有这样深情的男人么?”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白惜香道:“痴情女子负心汉,古有名言……”

突然红影一闪,两个全身红衣,头戴红帽的怪人,一跃而至,挡住了两人去路。

这等怪异奇诡的装束,在深夜之中出现,林寒青白昼虽已见过,但也不禁心神一震,星月下看去更增几分恐怖。虽然明知是人装扮,看去也不禁心生寒意!

林寒青短剑一挥,画出一道很虹,一挡两个红衣人,说道:“两位拦路,是何用心?”

左面那红衣怪人,冷冷的接道:“咱们奉命来迎接两位。”

林寒青道:“这么说来,倒是有劳了。”

右面那红衣人接道:“凡是晋见敝东主的人,一律不能携带兵刃。”

林寒青略一沉吟,道:“在未见到梅花主人之前,谦难应两位之命。”

左面那红衣人冷笑一声,道:“两位此刻,已然陷身在重重的包围之中,只要敝东主一声命令下,两人立时溅血荒冢!”

林寒青怒道:“果真如此,两位只怕要死在兄弟之前。”

几声清脆的声音,遥遥传来,连响五下。

两个红衣人互相对望一眼,突然转过身去,说道:“两位请紧随在我等身后。”并肩大步向前行去。

林寒青回目望去,只见白借香笑容如花,似是根本未把那两个红衣人,放在眼中,心中更是佩服,暗道:“她虽然不会武功,但这份胆子和豪雾之气,实非我能够及得。”

只见两个红衣人,幽灵一般,绕出烈妇冢,沿着一条小径行去。

这时,那手执火把带路的黑衣人,已然不在,流目四周,一片沉沉夜色。

林寒青突然停下脚步,道:“两位要我们到那里去?”

右边红衣怪人,道:“去见蔽东主。”

林寒青道:“他不是已到了烈妇冢么?”

左面红衣人接道:“蔽东主临时又改变行址,特派我等迎接两位。”

林寒青冷笑一声,道:“两位这等装束,贵东主又那般故作神秘,哼哼!这些荒诞的怪行。用来吓吓那无知的人,或可收一时之效……”

遥闻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什么人?讲话如此放肆!”

林寒青怒声喝道:“林寒青,怎么样?”

那冰冷的声音,接道:“胆子不小,不让你受些教训,你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林寒青正待反chún相激,突闻呼的一声,一团黑影,迎面飞来,不禁心头一震,暗道:“什么暗器?挟带着这等的呼哮之声!”短剑一挥,幻起朵朵剑花,护在胸前。

他只顾封拒身前的暗器,却不料另一个黑影由侧面袭来。

林寒青心中警觉时,已然闪避不及,但闻拍的一声,左脸上中了一击,那团黑影一击而中,闪电退了回去。

这一击势道很重,打的林寒青眼前金星乱冒,热辣辣的难受。

这时的月光,刚好被一片浮云遮住,夜色灰暗,视线不清,林寒青中了一击,竟是未能看清楚那袭来之物,隐隐之间,觉出那似是飞鸟一类的动物。

两个带路的红衣人,头也未转一下,并肩阔步,昂然而行。

回头看时,白惜香仍然是微带笑意。好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左颊中了一击。

此情此景之下,林寒青也不好开口,但心中却是暗暗的提高警觉,忖道:“这梅花主人,果是有神出鬼没之能,不可轻视!”

但见两个带路的红衣人一转,折向一座耸立的宅院中走去。

月光重现,清辉铺地,影物大见清晰。

那是座凄冷、孤独的宅院,耸立在荒凉的原野中,一眼望去,不见灯光。

两位红衣人行近那宅院后,霍然分开,排列在两侧,齐声说道:“两位自己进去吧!”

林寒青抬头一看,月光下只见一道匾额,横在大门之上。写道:“吴氏宗祠”四个金字。

两扇红色的大门,敞开着,但祠中的厅厢,却是一片黑暗、沉寂。

林寒青心中暗暗忖迢:“如若他们在这词中埋伏下高手?到不易闯得出来。”

心中在想,人却已走上了五层台阶。

黑暗的厅堂中,火光突然一闪而熄,接着传出来一个尖脆的声音,道:“两位怎么不进来,可是害怕了么?此刻还来得及全身而退。”

白惜香低声道:“咱们进去,不要害怕。”

林寒青道:“好!”短剑护胸,大步而入。

白惜香道:“走慢一点,挽着我的手臂。”

林寒青怔了一怔,伸出手去,挽住了白惜香的手臂。

白惜香道:“走的越慢越好。”缓缓把娇首依靠在林寒青肩头上。

一阵一阵如兰如醉的香气,沁心扑鼻。

这险恶的环境中,步步充满杀机,但也荡漾着春情蜜意。

白惜香低声严肃的说道:“这祠堂大门,距那正中的厅堂,有三丈以上的距离,你必须设法走满百步以上,我要附在你身边,讲给你听……”

林寒青接道:“讲什么?”

白惜香道:“天龙八剑的口决,和实用法门。”

林寒青心中大为紧张,暗暗忖道:“这样短的时间,那样繁复的剑招,要我如何能够记得了呢?”

但他已没有说话的机会了,白惜香已开始讲述起“天龙八剑”。

那日在青云观后,铁面昆仑活报应神判周簧。传授他天龙八剑剑招,但只传剑招,未及克敌变化和实用法门,此刻白惜香从头讲起,脉络贯通,层次分明,林寒青因早有了基础,听起来极易了然。

这一刻,他集中了全付的心神,忘去了身置龙潭,强敌环们,虎视眈眈。

暗影中响起了讥嘲的冷笑,幢幢人影在两人身旁晃动。

白惜香缓缓闭着双眼,像陶醉在林寒育的怀抱中,林寒青一付轻怜蜜爱的神情,全神贯注,心无旁顾。

有谁知在这春情荡漾,男怜女爱的形态上,却有着严肃的另一面,女的低声解说着世间至高无上的剑决,男的凝神倾听。

突燃间火光一闪,厅堂中亮起了两支烛光。

林寒青只觉到眼前一亮,却无暇分心去看。

一声大喝,传了过来,道:“好一对无耻的男女,大庭广众之间,万目注视之中,竟是这般的恶形恶状。”

这声音高昂宏亮,静夜中传出老远,但站在近前的林寒青和白惜香,却是充耳不闻。

但见火光一阵闪动,厅堂中连续燃起了一二十支火烛。

整个的大厅中,一片通明,毫发可鉴。

白惜香解说完最后一招,突然挺身而起,离开了林寒青的怀抱。

一声冷厉的笑声传来,道:“我行我素,旁若无人,老夫见过无数缠绵情侣,却是未见像你们如此胆大!”

白惜香举手理理发上玉钗,笑道:“今夜让你开开眼界了。”笑语盈盈中,举步而入。

林寒青大迈一步抢入厅堂,挡在了白惜香的身前。

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黄衣,身躯高大的老者,胸前飘垂着花白的长髯,面色肃冷,左手屈抬,臂弯上放着一个铁架,架中落着两只深灰色的怪鸟。

林寒青心中一动,暗道:“刚才击中我左额一下,只怕就是这两只鸟儿了。”

只听那黄衣老人冷漠的说道:“好一个不知羞耻的丫头!”

林寒青怒声援道:“事情真象未明之前,讲话最好是客气一点。”

目光一转,只见两侧分列了二十四个黑衣人,每人都用黑布把头脸包起,只余下两只眼睛,在通明的烛火下闪动。

这黄衣老者,是唯一未用面罩包头的人,虽然一脸冷若冰霜的神情,看上去却也顺眼多了。

只听他冷冷说道:“两位私人的事,老夫虽然是看不顺眼,但也越得多管。”

白惜香笑道:“你管得了么?”

黄农老人怒道:“谁说老夫管它不了,我把你们两人眼睛挖了喂鸟,看你们还亲不亲热?”

白惜香笑道:“他的音容笑貌,身高手长,都已深印在我的心里,不用眼睛看他,也是一样,我们有口可以轻诉相思,我有手可以抱他……”

黄衣老人大怒喝道:“我斩了你两手臂,割了你的舌头。”

白惜香笑道:“那也不要紧,我们心有灵犀通,遥隔千万里,也如在一起。”

黄衣老者气的哇哇大叫道:“我把你一刀刀的剁成肉泥,看你还能怎样?”

白惜香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你杀我千万,又有何用,我们情爱不渝,死而何憾,不像你活了一把年纪,仍是孤苦伶仃,料你这一辈子,也没有被女人喜爱过,生而无欢,死而有憾。”

那黄衣老者呆了一呆,口气忽转缓和,道:“你胆子不小,敢这般顶撞老夫?”

白惜香盈盈娇笑,举手整发,一面笑道:“嗯!我没有骂你,已经是客气了。”

黄衣老者道:“这也吧了,老夫也不来怪你就是了……”微微一顿,接造:“那烈妇冢正反五行阵,可是你摆的么?”

白惜香道:“是又怎样?”

黄衣老者道:“足见高才,但老夫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和我们作对?”

白惜香道:“天下英雄何辜?你们为什么要残忍的屠杀他们?”

林寒青接口说道:“听你口气,想必是那梅花主人了?”

白惜香笑道:“他不是,别看他神神气气,也一样是人家的奴才。”

林寒青的想像之中,白惜香这一句话,一定将激怒那黄衣老者,看此人目光如电,内功走极深厚,如若含忿出手,威势定非小可,白惜香桥弱之躯,如何能挡受得他含怒的一击,立时暗中提聚功力,蓄势戒备。

那知事情竟然是大出意料之外。那黄衣老人不但毫无怒意,反而呵呵大笑一阵,道:“你这女娃儿,当真是聪明的很,能在敝东主手下为奴,那也是足以傲视武林,秀出群伦的了!”

林寒青只听得暗暗骂道:“为人之奴,反有些沾沾自喜,当真是没有骨气!”

白惜香笑道:“看你气派,虽是为人之奴,但也是一位大的奴才。”

黄衣老者接道:“本座乃敝东主马前护法,姑娘最好是用文雅之言,称呼在下,这奴才未免是太难听了。”

白惜香道:“若是那梅花主人叫你声马前奴才,你敢不敢辩说难听?”

黄衣老者冷哼一声,道:“敝东主这般呼叫,那自是又当别论了。”

白惜香道:“咱们不谈这些了,你们那位东主,派人把我们接弓睐此,究系何意?这等排场,已经够啦,用不着再玩什么花样了。”

黄衣老者接道:“如若不是敝东主,要见两位,就凭你们这狂傲的举动,早已横尸溅血了。”

白惜香笑道:“贵东主约我们来见,我们都算是贵宾身份,说不定他会和我们谈的投机,在敌友未定之前,你最好对我们客气一点,免得我们和责东主一旦成为朋友,你就后侮莫及了!”

那黄衣老者征了一怔,突然欠身说道:“两位请坐。”

白惜香目光一转,不见椅凳之物,微微一笑,道:“你可是吓糊涂了么?要我们坐在那里?”

黄衣老者道:“老夫当真是被你唬住了,在老夫记忆之中,敝东主尚未接见过宾客……”

目光一转,扫掠了那分列在两旁的黑衣人一眼,道:“看座。”

只听一阵步履之声,两位全身红衣的童子,各棒着一只锦墩,由右侧黑衣人身后绕了出来。

这两个童子,也未带面具,年纪大约在十四五岁左右,长的眉目清秀,但却在顶门之上,烙了一棵梅花标识。

林寒青只看的心中一寒,暗道:“这梅花主人,当真是一位阴险恶毒的人物,在人脸之上,烙下了梅花标识,就算叛他而去,也无法洗去投效过他的标识,除非是生生的把脸上那块肉一齐控下,一个五官端正的人,在脸上挖一块疤,是何等痛苦的事!”

只听那黄衣老者说道:“两位请坐吧!敝东主还得一阵工夫,才可见客。”

林寒青暗暗行道:“好大的架子!”心中虽然不满,但心中却隐忍未出。

白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