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6章

作者:卧龙生

七盏色彩不同的宫灯,交织成一片炫目的彩光,一阵阵脂粉香气,扑鼻沁心。

只听一阵媵鸣般的声音,传入耳际,道:“林相公请吃一碗醒酒汤,你如是在酒意朦胧中错过了这一场眼福,那可是终生大憾。”

林寒青却有些迷迷糊糊,根本未听清那人说的什么?但觉一阵清新的香气,勾动了食慾。不自觉的张口吃了下去。

就这般似醒非醒中,竟把一碗金线鲤做成的醒酒汤,全部吃了下去。

这一碗酿酒汤入腹之后,沉迷的酒意,立时全消。

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红缤官衣,头发高高挽起的少女,左手托着一只空碗,右手拿着一只汤匙,秋波流光,望着他微笑。

一阵羞意,泛上心头,隐隐记得,刚才就在她送喂之下,吃完一碗醒酒汤。

但见彩光流动,七只宫灯,突然开始急速旋转起来。

一个清脆犹如银铃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那位林相公酒意醒了么?”

彩光炫目,影响了林寒青的视线,只听得声音传来不远,却看不见那说话的人在何处?

但闻身侧那身着红经官装的女予答道:“吃完了一碗金线鲤鱼汤,酒意全消了。”

林寒青暗道:“金线鲤?很名贵的鱼啊!怎么竟舍得替我作一碗醒酒汤吃?”

只听那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既然酒意醒了,那就让他换上衣服。”

林寒青心中一动,忖道:“好啊,他们不知要如何作践我了,要我换上什么衣服?”

只听那红线它装少女,说道:“不劳姐姐费心,我们早已替他换过衣服了。”

遥遥里传来一声娇笑,道:“我忘了今宵是小翠妹妹主持其事,早知是你,也用不着我费心多问了!”

那红绿宫装少女笑道:“好说,好说,姐姐多夸奖了,小翠愧不敢当。”

林寒青听得心中吃了一惊,暗道:“他们见时替我换了衣服,我怎么全然不觉呢?”

低头看去,果见身上衣着已换,一袭白衫,竟然易作了一件红袍。

只觉头上一阵沉重之感,伸手一摸,不知何时,竟然被戴了一项珠冠。

旋转的彩灯,更见迅快,彩光流转,目迷五色。

林寒青目光转动,左右顾盼了一眼,似是在他身侧站了不少的人,一个个都是身着彩衣的官袋女子,一时间心头茫然,再也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忍不住问道:“小翠姑娘……”

身着红绕宫装少女,笑道:“不用加上姑娘了,叫我小翠就是。”

林寒青道:“这是什么地方?谁把我的衣服换了?”

小翠笑道:“天下何处有此家,谁也难说出这是什么地方,只当它是一场梦,留下些温馨的回忆,也就是了。”

林寒青神志已然完全清醒过来,突然挺身站了起来,伸手去取头上珠冠。

小翠吃一惊,道:“你要干什么?”

林寒青道:“我要脱下珠冠,撕去红袍,还我本来面目。”

小翠道:“不行,我们东主即将现身相见,你如脱去红袍,摔了珠冠,那是自绝于他,见不到我家东主,可不能责怪敝东主失信于你了。”

林寒青听得征了一怔,忖道:“这话倒也不错,那梅花主人,似是极不愿和人相见,我如错过今日之机,今后能否再见到他,很难预料,眼下白惜香下落不知,如若见不到那梅花主人,只怕这些人都难作主说出她的下落。”

他心中风车般打了几转,暗暗叹息一声,缓缓坐了下去。

那名叫小翠的宫装少女,突然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能得我们东主接见,难得至极,耐心的等一阵,有何不可?”

林寒青心头憋了一腔怒火,无处发作,听完后冷冷说道:“你们那东主是不是人?”

小翠愣了一愣,严肃的说道:“你讲话要小心一些……”声音顿得一顿,接道:“如若这世间当真的有神,敝东主当之无愧!”

林寒青心中一动,强自按下怒火,忖道:“那梅花主人,不知何等惑力,控制了属下,使这些人个个对他崇敬至此。”

付思之间,忽见那旋转不息的灯光,忽的停了下来,室中景物,隐隐可辨。

这是座广敞的大厅,除了四周七彩的宫灯之外,敞厅里品率形,摆着三张木桌,木桌上铺着锦缎,中间放了一只白玉瓶,瓶中插了一来梅花。

两张木桌,都空着,只有自己据案而坐,独霸一桌。

四五个身着彩衣的宫女,分列在他身后。

案下白梅花,发出一阵阵的清香,扑鼻沁心。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细乐,隐隐约约的飘传过来。

小翠附在林寒青的耳际说道:“林相公,敝东主大驾即到,你见他之后,最好能有礼貌些。”

七盏彩灯,一齐熄去,室中黑暗如漆,伸手不见五指。

林寒青暗暗骂道:“哼!鬼鬼祟祟,见不得天日。”

心念未息,突见火光,四个彩衣宫装少女,各抱着一个玉盘,珊珊而来。

玉盘上放着一只金色烛台,台上插着一只红烛。

红烛高烧,火光熊熊,照亮了全厅。

四女之后,紧随着八个女童,每人捧一束香火。

一股浓烈的檀香气味,扑了过来。

四个捧烛的宫装少女,分布成一个方形,环绕着三张输有锦缎的木桌。

八个捧香女童,缓缓把手中捧的檀香,放在三张木桌的中间。

刹那间,香烟袅袅,满室尽都是蒸腾的烟气。

檀香味更是强烈,香烟编绕,视线逐渐的不符。

但闻一声清脆的娇喝,道:“东主驾到。”四只火烛,突然熄去。

倏忽间,只见人影闪动。

林寒青闭上眼睛,定定神,再睁眼望去,只见两张木桌后,已然有人落座。

这时,室中只有那八束檀香的微弱光芒。

如论林寒青的内功自力,藉着八束檀香的微弱光芒,足可看清楚室中人的衣着面貌,但那缕起的香烟,有如浓雾,使林寒育有些现线不清,三张木桌,虽然摆的很近,林寒青也难能看清那些人面貌。

只听有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要见我么?”

林寒青听辨声音,是由右面一张木桌后传来,凝目望去,隐隐可见有张秀丽的面容,当下说道:“在下林寒青。”

那清冷的声音接道:“我已经知道大名了。”

林寒青道:“姑娘可是梅花主人么?”

那清冷的声音答道:“不错!”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只觉千言万语涌了上来,想不出该如何开口?

那清冷的声音,接道:“有什么话,快些说吧!我没有时间多等?”

林寒青心中虽有千言万语,但目下最为重要的还是白惜香的生死安危,当下问道:“和在下同来的那位姑娘,不知现在何处?”

那清冷的声音,说道:“她很好,安然无恙,只不过此刻你不能见她。”

林寒青道:“为什么?”

梅花主人道:“我虽把你们当作上宾就将,但却不能使你们见面,那位白姑娘人虽聪明的很,可惜的是她在打赌时,忘记加上一条,说明在接受款待时,不能把你们分开。”

林寒青道:“在下只要知道她安好无恙,就放心了。”

梅花主人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林寒青暗暗忖道:“他是在下逐客令,但难得和她见一面,总该把心中的疑问,问个明白。”当下较轻咳了一声,道:“适才在大厅上,那穿着一身黑衣的人,是你么?”

梅花主人道:“就算他是我吧!你只要知道有一个梅花主人,也就是了,用不着把事情了解的十分清楚。”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林寒青的视线清楚了甚多,用足目力望去,只见那梅花主人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手上也带了一付深色的手套,但脸上却是未戴面具,隐隐可辨端正的五官,秀丽的轮廓,但他却无法辨识出他衣服上的颜色,和那清晰的像貌,浓重的烟雾环绕下,一切都是隐隐约约的轮廓,无法留下清晰的记忆。

只听那梅花主人冷冷说道:“你这般瞧我,一定是瞧得很清楚了?”

林寒青道:“烟雾绕绕,视界不清,看得不十分清楚。”

梅花主人道:“已经够了,未入梅花门下的,能这样看到我,那已经是很难得了。”

林寒青道:“咱们不谈此事也罢,在下有几桩事情,想请教阁下?”

梅花主人道:“说快一些,我们最多还有一盏热茶工夫的相处时间。”

林寒青道:“天下武林同道,和你何仇何恨,你要这般对付他们?”

梅花主人道:“我如何对付他们?”

林寒青道:“你在那烈妇冢设下筵席,邀请天下英雄赴宴,是何用心?”

梅花主人道:“个中的原因很多,但此刻却没有时间对你说清楚了?”

林寒青道:“此刻在下是何等身份?”

梅花主人道:“贵宾身份。”

林寒青道:“既属贵宾身份,在下不知是否有自主行动?”

梅花主人道:“自然可以。”

林寒青突然由坐位上站了起来,道:“在下承蒙款待,礼该致谢。”缓步向梅花主人的席位上走了过去。

站在身后的小翠,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按在了林寒青肩头之上,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虽是我们的贵宾,但此地却是女孩子家,你岂可乱走莽闯!”

林寒青只觉那按在肩上五指,劲为甚强,而且指尖触及之位,分拿肩头上三处穴道,决难强行挣动,当下冷笑一声,道:“梅花主人的待客之道,原来是这般的横蛮无礼。”

梅花主人沉吟良久,缓缓道:“小翠你放开他,看他要干什么?”

小翠应了一声,缓缓放开按在林寒青肩头的手掌,道:“婢子遵命!”

梅花主人道:“林寒青,我已破例对你代客,你如行动大过放肆,逾越我们梅花门下的规范,别怪我翻脸不认你贵宾身份,当场处死。”

林寒青冷然说道:“在下并非你梅花门下之人,目是不用遵守你们梅花门下的的规矩了。”暗中提聚其气,轻轻样拿推出。

这一拿去势虽缓,但却蓄直了极强的内劲,轻轻一推之下,暗劲排荡,浓重的烟雾,立时被那暗劲排落去,视界突然一清。

林寒青凝神望去,只见~张微带怒意的秀丽面孔。

飘开的浓烟,重又聚拢回来,那张微带怒容的秀丽面孔,又为浓烟笼起。

林寒青心中闪起了无数疑问,暗道:“看那张面孔分明是一位女子无疑,虽道那恶毒狠辣的梅花主人,当真的是一位女子不成?”

一个女子,统率了很多隐藏去本来面目的武林高手,当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可惜的是那料事如神,视一知十的白借香不在此地,如若她在此地,当能推想出这其间重重疑云。

只听梅花主人说道:“林寒青你可看清楚了?”

林寒青道:“虽然是匆匆一瞥间,但已留有记忆。”

梅花主人道:“你要仔细的想清楚了,答复我问的你的话。”

林寒青道:“什么事?”

梅花主人道:“福祸无门,唯人自找,你如答错了一句话,可能为我处死,如是答对了一句话,也可能被我恭送离此,你不用妄动心机,自作判定,别让聪明反被聪明误,只要你据实而言,纵然是被我处死,那也算死的无憾了。”

林寒青道:“在下被礼迎至此,身为贵宾,如若是翻脸成仇,在下当不甘束手就缚。”

梅花主人突然格格大笑道:“你可是觉着自己的本事很大么?”

林寒青道:“那怕是一招之战,在下亦不畏缩。”

梅花主人呆了一呆,道:“你很英雄……”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我现在要问你了。”

林寒青道:“在下洗耳恭听。”

梅花主人道:“如是我们异地相逢,你还能不能认得出我?”

林寒青略一沉吟,道:“如是仍然穿着这样的衣服,自然是能够认得出来。”

梅花主人道:“我穿的什么颜色衣服。”

林寒青道:“深蓝色,或是黑色。”

梅花主人沉吟良久,冷冷说道:“咱们如异地重逢,你虽然未必能够认得出我,但你心目之中,恐怕已留下我很深的印象,如是咱们重逢之处,环境清幽,在给你一段时间去仔细想上一想,恐怕你就可以想起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