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7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道:“梅花主人的手下,个个武功高强,生擒他们,决非易事。”

白惜香微微一笑,道:“你会打暗器么?”

林寒青道:“暗器虽然会打,但却没有一击便晕倒的把握,那岂不是自露形藏。”

白惜香道:“我教你一种暗器手法。”

林寒青已然知她之能,心中毫无怀疑,当下问道:“什么样的手法?”

白惜香道:“金针钉穴之法……”探手入怀,摸出几只金针出来,就自身几处穴道上比了一比,道:“你打出的金针,如能击中这几处穴道,中针之人,就立刻晕了过去,金针一除,人就立刻复生,生擒他们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林寒青道:“这个,只怕在下的手法,难以如此准确。”

白惜香道:“那咱们现在就先试试吧!”伸手递过金针。

林寒青接过金针,道:“如何一个试法呢?”

白惜香一闭眼睛,道:“在我身上试吧!”

韩士公接道:“姑娘体质虚弱,如何还能以身相试,不如由老朽承担。”

林寒青一皱眉头,道:“只怕在下手法不太准确,伤了老前辈,如何是好?”

韩士公笑道:“不妨事,老朽自信还可承受一针。”

白惜香微微一笑,道:“快些出手啦,咱们没有很多时间……”立时传了林寒青用劲出针的手法。

林寒青道:“韩兄小心了。”

韩士公道:“不妨……”突然一翻身,倒摔在地上。

白惜香笑道:“你手法很准,足可以对付敌人了。”

林寒青拔出韩士公身上金针,说道:“这点距离,加上韩兄站着未动……”

白惜香接道:“你既是没有把握,那就不要太过称能,暗中发针,打中敌人就行。”

韩士公拂髯接道:“敌众我寡,身陷重围,兄弟也不用再拘小节,讲究什么不够正大了。”

林寒青道:“好!韩兄请保护白姑娘,如是小弟在一顿饭工夫之内,还不回来,韩兄也不用现身参与什么大会了,等这场盛会败去之后,保护白姑娘离开险地就是。”

白惜香道:“你如肯依照我传你手法打出金针,保包万无一失,这是绝传于世的暗器手法,等你擒得敌人归,我再把后面两种手法传你,你就可继百年暗器绝学,独步天下了。”

林寒青淡淡一笑.闪身而去。

白惜香目睹林寒青去后,回头对韩士公道:“前辈能在江湖上闯荡数十年,想来定是有惊人的武功了。”

韩士公道:“说来惭愧的很,有道是英雄出少年,老朽老了,不中用了!”

白惜香道:“有道是老姜最辣,老前辈不用多谦辞了。”

韩士公道:“老朽说的是句句实话。”

白惜香道:“既是如此,那我传你三招武功如何?”

韩士公道:“怎好麻烦姑娘?”

白惜香道:“不用客气了,趁他征人未归,借此也好减去等待人的焦急……”

语声微顿,接道:“这套武功,虽然只有三招,但威力异常强大,名叫‘破山三式’。”

韩士公讶然道:“破山三式?”

白惜香道:“不错啊!昔年有一位身负绝学的高僧,受人暗算受伤,被关在一处山洞之中,哪知他竟在囚居中,自行疗好伤势,破洞而出,那洞外为千斤巨石所封,这三式就是当年那位大师,破洞而出的三招掌势,原叫‘裂石三掌’,后来改作‘破山三式’。”

韩士公道:“这段武林掌故,老朽也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不如姑娘说的这般详尽就是,但不知那位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白惜香道:“此时无暇多谈,还是先传你武功要紧,你如想听这些事情,我知道很多,咱们日后再谈不迟。”

她长长吁一口气,不容韩士公开口,又抢先说道:“这‘破山三式’最大的要诀,就是能把全身的功力集于一掌之上劈山。”

韩士公突然伸手按在嘴上,运气戒备,蓄势以待。

原来一个黑衣人匆匆奔了过来,绕过巨冢而去。

白惜香似是很急于把那“破山三式”传授给韩士公,一见那人去远,立时接了下去,道:“每一个习武之人,都知道运气行力,把全身内到,集于一臂一掌之上,但事实上,那远集于一臂一掌上的内劲,仍然是有限的很,这‘破山三式’,却是别走蹊径,能把生命中的潜力,运集掌力之上发出,是以威力奇大,现在我要传你调元化力的方法,然后再传你出手的招术。”

韩士公早已知她之能,心中毫无怀疑,当下肃然说道:“老朽敬谨受教。”

白惜香也不谦辞,淡淡一笑,立时开始传授韩士公调元化力的内功心法。

这是一门奇异、博深的武功,运气行功,大异于常规,别走奇径,激发出生命中的潜能。

白惜香智慧绝人,她知道如若把个中的道理,详细的解说给韩士公,决非短短一些时间内,可以说得清楚,如其让他半知半解,还不如让他不明所以的好,当下只传实用法门,不解说个中道理。

那韩士公才智、悟性,虽然难以和林寒青比拟,但他闯荡了数十年的江湖,见闻广博,以丰富的经验,弥补了才智上低拙。

白惜香传授的条理分明,深入浅出,韩士公都是全身全意的学习,不过顿饭工夫,已然熟记要诀。

忽见草丛一阵波动,林寒青缓缓由草中潜回。

白惜香道:“怎么样了?”

林寒青道:“幸不辱命,我脱出来三个人衣服,其中一人个子瘦小,姑娘或可穿他的衣眼。”

白惜香道:“好极了,快些拿衣服来换过,时候不早了。”

林寒青递过衣物,说道:“我和韩兄暂时离此,姑娘先行换过衣服!”

白惜香微微一笑,道:“你们转过脸去,不要看我就是,不用避开了,我只要脱下外衣。”

两人依言背过身去,白惜香急快的换过衣服。

韩士公、林寒青也换上了一袭黑色劲装,脸上罩上黑纱。

白惜香道:“咱们不知他们有什么约定的记号,行动要小心一些,最好不要擅自行动,免得露出马脚。”

韩士公道:“我们随着姑娘行动就是。”

白惜香道:“你们且莫忘记,随时随地要和我走在一起,咱们要在今午间的英雄大会中,挑起混乱,使那梅花主人,无法按班就序的,执行她屠杀天下英雄的计划。”

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道:“白姑娘,在下有一事,一直想它不透,憋在心中难过的很……”

白惜香接道:“快些说吧!咱们要离开这里了。”

林寒青道:“梅花主人难道和天下英雄,都有仇恨不成,为什么要设下毒计,陷害他们?”

白惜香道:“如若咱们能找出这原因,那就不难了解那梅花主人的身世了。”分开丛草,徐步向外行去。

林寒青一侧身,抢在白惜香前面带路。

三人出了丛草,但见满天浓烟迷漫,十几个黑衣人手执兵刃,分别在四周监视,但这些人并无救火之意。

白惜香低声说道:“他们晚了一步。”当先折向前边行去。

一向荒凉的烈妇冢,突然间热闹起来,但见数十个白衣围裙的大汉,来回走动,指拭着桌上的灰尘。

原来,早已有五十张红漆方桌,摆在高耸的古柏之下。

那些身着白衣围裙之人,未罩面罩,看上去亦不像会武功的样子,似非梅花主人的属下。

这时,大约辰中时光,应邀于会之人,除了那些白衣工役之外,只有十几个劲装大汉,分布在四周,看样子似是监视那些工人。

忽见一个大汉迎面走了过来,说道:“三位是那一位使者手下,可是奉命来此的么?”

白惜香暗暗忖道:“糟啦,我竟然未想到那梅花主人决不会让这些装束诡异,面罩红纱的人,来接待天下英雄。”

心中在想,口中却故意粗着嗓子说道:“我们奉小翠姑娘之命而来。”

那劲装大汉征了一怔道:“诸位是翠姑娘派来的,不知有何吩咐?”神态间甚是恭敬。

白惜香暗道:“那小翠只不过是梅花主人手下一个婢女身份,但看来权位甚重。”当下接道:“翠姑娘不放心,派我们来瞧瞧准备得如何了。”

那劲装大汉道:“大都就绪,请上复翠姑娘放心就是。”

白惜香道:“这就是了。”一转身行了几步,突又回过身来,问道:“可有未按时限,提前赶来应约的人么?”

那劲装大汉恭恭敬敬的答道:“已有几位赶来,但都被挡在烈妇冢外。”

白惜香道:“哪位使者主持其事?”

那劲装大汉似是动了怀疑之心,两道目光投注在白惜香脸上,瞧了很久,说道:“伏虎使者。”

白惜香道:“那很好。”回顾了林寒青和韩士公一眼接道:“咱们去巡视一下。”当先举步行去。

林寒青和韩士公一左一右的追随在白惜香的身后,缓步行去,表面之上看去,似是白惜香身份高过两人甚多,暗中却是紧相连闭,保护她的安全。

行出数丈之后,韩士公低声说道:“那小子对咱们动了怀疑。”

白惜香道:“不要紧,只要你们听我吩咐行事,决不会露出马脚。”

说话之间,人已走出了阴森荒凉的烈妇冢。

抬头看去,只见十余丈外,站着八、九个劲装大汉,群集一处,低声相商,不知在谈些什么。

韩士公四顾无人,低声说道:“白姑娘,那些人定然是赶来赴宴的人,是否要过去给他们打个招呼。”

林寒青道:“事情有点奇怪,这里既不见梅花主人的属下拦阻,那些人怎会停在那里不动?”

白惜香道:“咱们过去瞧瞧再说。”三人并肩而行,缓缓走了过去,相距那群人,尚有一丈左右,突听一个粗壮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咱们应约而来,却又不许我等通过,不知是何用心?”

白惜香低声说道:“韩老前辈,这人冒失的很,不用给他们说什么了。”

林寒青心中奇怪,暗道:既是无人拦道,这些人何以不走过来,突然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目光下只见一道细如蛛丝的蓝网,横阻了去路,那蓝网高约一丈二尺左右,如非有极好的轻功,不易跃过。

林寒青暗暗奇道:“一道细如蛛丝的蓝同,也能拦住你们,未免太窝囊了。”

但闻白惜香声音传了过来,道:“不要碰到那蓝色的丝网,网上有毒。”

林寒青暗想道:“区区一片蛛丝担的细网,纵然绝毒之物,也不能拦得住人。”

这时,那聚集在一起的大汉,已然停止谈话,十几双眼光,一齐投住在三人身上。

忽然一个大汉,拔出背上的单刀,高声说道:“那梅花主人既然传帖相约我等来此,为什么又结下毒网相阻?”

白惜香为恐林寒青和韩士公答他问话,抢先说道:“不要理他们。”

那大汉不闻回音,甚是恼怒,手中单刀一挥,疾向那蓝网上劈了过去,口中怒骂道:“我就不信这片毒网当真能挡得住人?”

林寒青暗暗想道:“早就该破网而入了,还要等到现在。”

但听一声惨厉的大叫,那持刀斩网的大汉,突然弃掉了手中单刀,向后倒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飞起一片尘土。

林寒青瞧的呆了一呆,暗道:奇怪呀!这网上纵有奇毒,也无法由刀上传了过去,这人身未触网,怎么倒了下去?”

正待举步走向前去,看个明白,突然白惜香道:“咱们回去啦!”当先转身行去。

林寒青和韩士公,早已倾眼于她绝世的智慧,对她任何举动,都充满信心,一语不发的,随着白借香身后走去。

韩士公四下望了一阵,确定在三丈内,没有外人,才低声地说道:“白姑娘,那蓝色丝网有点邪门。”

白惜香道:“故弄玄虚,不足为怪,但此刻我没有时间给你们说……”突然一阵马嘶声传了过来。

林寒青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一匹快马,如飞奔来,停在拦路的毒网之前,他目力过人,一眼看去,发觉来人正是那皇南岚。

但闻皇甫岚高声叫道:“六星塘少在主皇南岚,代父投函,那位执事,请撤去拦路毒网。”

林寒有低声说道:“白姑娘,来的这位少年,是在下一位故友。”

白惜香接道:“我瞧不了那么远。”

林寒青道:“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