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8章

作者:卧龙生

李文扬淡淡一笑,道:“多谢姑娘指教!”

玉燕缓缓放下手中茶杯,道:“你如不怕这茶中有毒,那就请尽此杯。”

皇甫岚担心李文扬着她激将之法,接口说道:“玉燕姑娘,当真是非同小可,挑拨、激将无所不能。”

李文扬缓缓端起茶杯,双目凝注在玉燕的脸上,道:“在下只问姑娘一句话,这茶中是否有毒?”

玉燕只觉他目光如电,有似要着入了自己内心深处,不禁心中一跳,缓缓别过头去,道:“你如害怕有毒,那就不用吃了。”

李文扬突然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他的动作迅速至极,皇甫岚要待阻止时,已自无及,不禁轻轻一叹,道:“李兄,纵然这茶中确然无毒,那也用不着这等冒险。”

李文扬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道:“如若是茶中有毒,我虽中毒而死,但当使天下与会之人,提高了戒备之心。”

他忽然转过头去,望着玉燕笑道:“姑娘以为在下之言如何?”

玉燕淡淡一笑,道:“舍己为人,自然是英雄行径了。”

李文扬笑道:“这么说将起来,姑娘对在下所为,也是大为赞成的了?”

玉燕脸色微微一变,不再接言,垂首退到一恻。

李文扬施展传音之术,对皇甫岚,道:“皇甫兄,这位玉燕姑娘,似是这群巧装侍女人物的首脑,她虽然聪明绝伦,但终是江湖经验缺乏,只要和她抢讪几句,她就不难泄出一些隐密。”

皇甫岚道:“多承指教……”

语声微顿,又道:“李兄可觉出茶中有毒么?”

李文扬笑道:“毒性不烈!”

他这一句话,故意提高一些声响,使左右桌上的人听到。

罗大彪高声嚷道:“怎么?李公子吃了毒茶么?”

李文扬回顾玉燕一眼,道:“不要紧,这位姑娘告诉我茶中无毒!”

玉燕本待出言辩驳,但见数十道目光一齐向她身上投注过来,一言不慎,恐立将引起騒动,眼下时刻未到,与会英雄人物,尚在络绎不绝的赶来,如若此刻引起了冲突,势必将受到主人的责备,强自忍了下去,默不作声。

忽见场中群豪目光一转,投注到人口之处,皇甫岚也不自禁的转头瞧去。

只见四个身披月白袈裟的和尚,缓步走了进来。

四僧都已有五十左右的年岁,光秃的头上,烙着六个戒疤。

李文扬低声说道:“皇甫兄可识得这四位高僧么?”

皇甫岚道:“不敢,不敢,这四位大师,却是少林沙山本院达摩院中的高僧,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是达摩院的主持,戒贪大师,后面三个,是达摩院中三大护法,这四人都是少林寺中第一流武功的高僧,竟然连袂而来,显见那少林方丈,对此事十分重视了!”

四僧尚未落座,紧随着又有三个道人走了进来。

当先一个年约四旬,胸前黑髯熟垂,一派仙风道骨,后面两个道人,都二十三四的年纪,白面无须,道装佩剑。

皇甫岚低声问道:“这三位道长看上去一团正气,而且目光如炬,定然是正大门派中人。”

李文扬道:“皇甫兄猜的不错,那里髯道长,乃武当门下三鹅之一的青鹤黄叶子,后面两位年轻的道长,是当今武当掌门玄鹤天正子的两位得意门徒,浮云、明月。”

皇甫岚叹道:“李兄博闻多见,实叫兄弟佩服。”

只听一声驴叫,一个全身雪白的小毛驴,蹄声得得的跑了进来,驴背上竖着躺了一人,毛驴已然够小,那躺在驼背上的人,更是小的可怜,双腿伸直,还没有驴身子长,一顶破的大草帽,掩在脸上,双手抱肘,交叉胸前,鼾声大作,睡的十分香甜。

李文扬呆了一呆,低声说道:“皇甫兄,今日有得热闹瞧了,连这位老人家,竟然也赶来参与这场盛会。”

皇甫岚回目望了一阵,低声说道:“就是那位躺在驴背上的人么?”

李文扬用手按在chún上,低声说道:“这位老人家脾气古怪,最爱骂人,千万惹他不得,皇甫兄讲话小声一些,别要意上麻烦。”

皇甫岚道:“兄弟见识不多,这等大名不流的人物,竟也是认他不出。”

李文扬笑道:“这位老人家名气虽大,但当代武林道上,认得他的人,可算不多,兄弟还是在七年前,家母五十大寿的宴会上,见过他老人家一面,对这头翻山越岭,如奔平地的白毛小驴,记忆甚深,连带对这位老人家也留下了深刻难忘印象。”

只听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喝,道:“好小子,竟把老人家给小毛驴连在一起说了!”

座上群豪,都被那大喝声,震的耳际间嗡嗡作响,齐齐转目而视,找寻发声之人。

但闻鼾声大作,白毛驴得得而来,绕着李文扬的坐位打个转,在众目通视之下,从群豪排座隙中穿越而过。

皇甫岚低声说道:“这位老人家,好灵的耳目,李兄既是相识,怎不招呼他一声?”

李文扬道:“他脾气古怪,尤其在睡觉时,最忌别人打扰,你要招呼,难得招来一顿好骂……”

忽听一个粗厉的声音:“白毛畜牲,放着路不走,在人群中闯什么?”

李文扬道:“要糟,不知那一个惹上他了,难得吃些苦头。”

但闻一声大喝道:“好富牲,还敢跟人……”

接着的砰然一声大震,连着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响,两丈外密集坐位中,起了一阵騒动。

皇甫岚起身望去,只见一个大汉刚由地上爬起,一个木桌已然被他擅翻,但那全身雪白的小毛驴,却在人群中穿梭而去。

那大汉大声喝道:“瞧你这畜牲能跑拿里去,唰的一声,拔出佩刀,正要追去,忽见一人挡住了他的去住,附耳低言数语,那大汉立时还刀人鞘,不再言语,悄然入坐。

李文扬低声说道:“想不到当今武林之中,还有识得他老人家的人物。”

皇甫岚道:“李兄说了半天,那位老前辈究系何人?”

李文扬道:“矮仙朱逸的大名,皇甫兄可曾听人说过么?”

皇甫岚低低沉声一阵,道:“兄弟听说过当今武林名气最大的好像是铁面昆仑活报应神判周簧,拥地自居,不问江湖是非,但盛名却一直震荡江湖的参仙庞天化,再就是黄山世家李兄你了,却从未闻过矮仙朱逸之名。”

李文扬道:“矮仙老前辈,已然归隐三十年,未在江湖上露面,那是难怪皇甫兄不知道了。”

皇甫岚道:“这位老前辈比起那位神判周大侠如何?”

李文扬道:“这就很难说了,周大侠一生行仁,路见不平,常是挺身而出,受过他施惠之人,屈指难数,矮仙朱逸却是有些冷做古怪,不愿多管人间琐事,偶而救人,也是暗中相助,不肯露面,周大侠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武林中人人皆知,但矮仙朱逸作了些什么事,知道的却是绝无仅有了。”

皇甫岚道:“这就是了,无怪兄弟未曾听人说过矮仙朱逸之名。”

李文扬道:“朱老前辈一向行事,是在暗中出手,不肯让人知道,但此次却是有些反常,竟然明目张胆而来,只怕那梅花主人,实非好与人物。”

皇甫岚道:“李兄的渊博,实叫兄弟敬服,想必对那梅花主人来历,也能知之详尽了?”

李文扬摇头说道:“这个兄弟就不知道了,当今江湖上,从未听说过梅花主人之名……”

他轻轻叹息一声,又道:“也许是有人故用这样一个古古怪怪的名字,来混乱武林同道耳目,亦未可知。”

皇甫岚道:“家父似是知道一些端倪,但他老人家却不肯和兄弟谈说。”

李文扬道:“令尊是……”

皇甫岚接道:“皇甫长风,首年被武林同道们,称作‘南疆一剑’!”

李文扬目中神光一闪,道:“分尊原是‘南疆一剑’,兄弟失敬了。”

皇甫岚道:“好说,好说,李兄当真是博闻多学,家父已归隐了数十年,李兄竟然还能记得?”

李文扬道:“兄弟也不过是听人谈说,却无缘拜见。”

只听一个幽沉的声音说道:“参仙庞天化,也赶来了?”

这参仙庞天化,在武林中的身份虽然很高,但却带有一份神秘的气息,他的声誉在江湖上传播了数十年,武林之中可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是没有几个。庞天化是个什么样子?很少有人能说得出来。

这消息很快的传遍了全场,所有的吵杂声音,都平静了下来。数百道目光,一齐投注到入口处。

皇甫岚低声问道:“李兄,识得那庞天化么?”

李文扬道:“庞天化孤芳自赏,四像林中避尘山庄,自成了一番天地,从不和武林人物来往,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但如进入他自立的禁区内,不死亦必身受重伤,数十年来,伤亡在那四橡林中的高手,屈指难计,庞天化的大名也就如此这般的传播于江湖之上。他毫无恶迹,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却和很多的武林人结下仇恨,庞天化就是这样一个奇怪孤僻的人。”

他轻轻叹息一声,道:“矮仙朱逸,种判周簧和这参仙庞天化,都是古稀之年的人了。但这三个人三种性格,都是合标新异……”

但闻一阵步履声传入耳际,场中群豪,引起了一阵轻微的騒动,低微杂乱的语声,混入桌椅的移动声中。

轻微的騒动,迅快的静止下,鸦雀无声。

只见四个佩剑少年,一式天蓝色的劲装,当先而入。

四人身后,是一个白髯的老翁,手持一支拐杖,脸色红润,有如童子,双目中神光如电,顾盼间成严自生。

在那老翁身后,紧随着四个四旬在右的中年大汉,一身黑色的疾服劲装,腰间佩刀,背上背着一具革囊,缓步走了进来。

皇甫岚低声说道:“这人定然是庞天化了,他有参仙之称,目是善调补葯,才养的这般白发童颜,老当益壮。”

李文扬笑道:“不错,传言中说他精通医理,当世无出其右,只可惜他隐技自珍,不肯把回春妙手用来救人救世。”

皇甫岚道:“你瞧他这把年纪了,仍是一付我行我素藐视书生的神态。”

李文扬转眼望去,只见那白发老翁,仰脸望天,大步而行,群豪济济,他却似进入无人之境。

场中不少慕他威名之人,想和他打个招呼,但见他那般不可一世,旁若无人的神态,个个喷若寒蝉,谁也不愿自找没趣。

又见那老翁在场中寻出一桌空位坐了下去,但那随他而来的八个人,都是不敢随他落座,排列他身后而立。

李文扬笑道:“这庞天化不但对人狂傲,难以相处,对待属下,也是严苛的很。”

忽见玉燕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已然快近午时,席宴即开,场中坐位不多,两位想独霸一桌,只怕是难以……”

李文扬接道:“姑娘不用急。”

忽见白旗招展,一个大汉高举一面绣着红字的白旗,当先走了进来。

群豪看那旗上字迹,竟然写的玄皇教主,四个大字。

那玄皇教在江猢之上,声势虽大,但行踪诡来,一向使人莫测高深,至于那玄皇教主,更是雾中神龙,人人都知有这样一个教,有那么一个教主,但是谁也没有见过,此刻竟是高举着旗帜而来,怎不使人惊异?

场中群豪,目光齐注,都想瞧瞧那神秘莫测的玄皇教主,是一位何等人物?

皇甫岚随口说道:“李兄,可识得那‘玄皇教主’么?”

李文扬微微一笑,道:“识得……”

皇甫岚吃了一惊道:“什么?”在他想来,李文扬见识虽广,但决不会认识那充满着神秘的玄皇教主,随口相间一声,却不料他竟大言不惭的说声“识得”!

李文扬似是已礁出皇甫岚惊愕怀疑的神色,低声笑道:

“如若兄弟的推想不错,那玄皇教主,恐还要和咱们同桌而坐。”

皇甫岚讶然说道:“这么说来,李兄定然和那玄皇教主很熟悉了……”

话犹未完,忽见都迎风飞奔的白旗,直行过来。

大旗之后,紧随着三个装束诡密的人,脸上垂下了厚厚的一层蒙面黑纱,全身裹在一件黑袍之中,那黑袍长拖地下,连两只脚也被掩住,手上也带了黑色的手套。

除了双目间黑纱稍薄,可见那隐隐射出的目光之外,不论如何过人的目力,再也无法可见他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