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29章

作者:卧龙生

神州四大凶人,一向狂放自负目中无人,从不顾及到池鱼之殃,鲁康一闪避,那一股掌力,却直向李文扬、皇甫岚撞了过去,劲气破空,呼啸而来。

李文扬和皇甫岚如想避开那掌力,并非难事,但如起身让开,那刚猛的掌风,击在桌上造”这一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命题。 ,定将是一个壶杯横飞,桌椅倒翻之局。

情势迫急,无暇使两人多想,不约而同的扬手推出一股暗劲,接了那黄衣怒鬼的一击。

那强猛的掌力,吃两人推出的内劲一挡,登时激旋成风,吹起了一片沙尘。

皇甫岚只觉心神一震,气血上冲,赶忙长长吸一口气,才把上涌气血稳住。

转眼向李文扬望去,只见他脸上也微微泛红,不禁吃了一惊,低声说道:“这神州四大凶人,功力果是惊人。”

但闻那绿衣恶煞怒声说道:“姓鲁的,今日如不把你碎尸万段,咱们兄弟还有何颜……”

突听一个冷厉的声音,喝道:“住手!”打断了那绿衣恶煞未完之言。

转脸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黄衣,身躯高大的老者,胸前垂着花白长髯,面容肃穆,臂弯上放着一个铁架,架上落着两只深灰色的怪鸟,直嘴鹰目,似雕非雕。

绿衣恶煞冷笑一声,道:“阁下可是想横里插手,接下这档事么?”

黄衣老者冷冷的答道:“冠盖云集,群豪毕至,盛宴未开,岂容搅局,诸位如是想打,待酒宴过后,再好好的打上一场不迟,那时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无怨无仇的也可为盛名彩头较量一番。

绿衣恶煞道:“听你的口气,倒像梅花门下的人?”

黄衣老者道:“不错,敝东主设下了这场宴席,大会群豪,也就是希望能观赏一下各门各派的绝技,自无禁人动手之理,只是此刻时机不到,还望诸位入境随俗,暂时罢手。”

绿衣恶煞,冷冷说道:“这玩蛇的化子,凭仗一点弄蛇之法,害了在下一位兄弟……”回目望了白衣怨魂一眼,接道:“除非他立刻收回在下兄弟腕上缠的毒蛇,否则总难遵命。”

黄衣老人两道森寒的目光,凝住在蛇神鲁康的脸上,道:“这位兄弟可肯赏在下一个面子么?”

蛇神鲁康哈哈一笑道:“咱们在江湖上走动的人,岂有不知武林中规矩之理,既是主人出面,在下自当裁决。”

那黄衣老人微微一笑,道:“这位见台这般给在下面予,今后咱们得好好的交上一交,敢问高姓大名?”

蛇神鲁康道:“兄弟鲁康。”

那黄衣老缓缓回过脸去,冷冷对绿衣恶煞道:“江湖上动手比武,各逞其能,本也无什么限制,这位鲁兄善役毒蛇,也算得一种绝技,如不是敞东主大祭要到,诸位就是请老夫从中排解,老夫也不愿多管闲事。”

绿衣恶煞回目望去,只见那白衣怨魂已然伸出左手,抓住了插在桌子上的匕首,显然已觉出真力难继,准备自断一条右臂,强自按下胸中怒火,高声说道:“老四且慢动手……”回头对那黄衣老者说道:“既然实后免不了一场动手搏斗,咱们兄弟也不愿强揽大局,但得那蛇神鲁康解了在下那位兄弟毒蛇缠腕之危,咱们亦当暂时罢手。”

那黄衣老者回头对鲁康一拱手,笑道:“鲁兄请招回毒蛇如何?”

蛇神鲁康双手握拳,放在嘴上,吹出一声尖锐异常怪啸。

说也奇怪,啸声一起,那缠在白衣怨魂腕上的紫色小蛇,突然自动松开,软软地蛇身,垂了下来。

白衣怨魂手腕上的鲜血,随着松开的蛇身,湿透了衣袖,滴落在地上,三指一松,放开紫色小蛇,那紫蛇立时疾快的游向了蛇神鲁康的身旁。

此蛇的威力,场中群豪,大都目睹,个个心生戒怀,蛇踪到处,纷纷让避。

红衣凶神冷冷的问道:“老四,手腕废了么?”

白衣怨魂道:“略受微伤。”

红衣凶神探手入怀,摸出两粒丹九,投了过去,道:“一粒捏碎涂在伤处,一粒吞下腹去。”

白衣怨魂狂态凶焰,尽管敛失,接过丹丸道:“小弟无能,失了大哥的颜面。”

红衣凶神冷漠一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四弟亦非败在人的手中。”

玉燕突然叹息一声,缓步走了过来,道:“早知如此,我也不叫你抓蛇了!”撕下一块衣襟,替他包好伤势。

绿衣恶煞眼看紫色小蛇游到鲁康身侧,昂首一跃,窜入了鲁康的右袖之中,冷笑一声,说道:“姓鲁的,神州四怪有仇必报,你如能活过日落西山,咱们兄弟算白叫人称作神州四怪了,”

鲁康淡淡一笑,道:“兄弟就算真的死去,也要叫你们四兄弟席难安枕,食不甘味。”

那黄衣老者望了那些白衣童子一眼,道:“上菜。”

那些白衣童子都已站着不动,听得那黄衣老人喝叫之声,纷纷移动脚步,送上酒菜。

他们似是早已分配好了路线,但见白衣飘动,动作快速异常,片刻之间,凡是有人坐的桌子,都已摆上了酒菜。

但场中群豪,却是个个正襟危坐,竟无一人动筷食用。

那黄衣老人目光转动,环顾四周一眼。高声说道:“敝东主有一点要事耽误,要晚来一步,特命在下赶来通知一声,诸位尽管先请吃菜用酒……”

他一连招呼数声,群豪却仍是端坐着不动。

黄衣老人冷笑一声,道:“诸位如若担。已酒菜中有毒,在下就先吃下一些给诸位瞧瞧!”大步走到一张桌位上,伸手取过一双筷子,大吃一阵菜肴,又提起酒壶,连喝三杯,然后投杯于地,纵声大笑道:“诸位可以放心的吃吧!”

忽听一个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酒菜中是否有毒,暂不管他,那梅花主人把我等请来此地,要宣布几件惊人之事。老夫等应约而来,主人还摆的什么架子?”

这几句话声音不大,但却尖锐如锥,刺入了人的耳鼓中。

群豪转脸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正是武林中人人敬畏的参仙庞天化。

黄农老人哈哈大笑,声音暴发得似巨雷,震的人耳际中嗡嗡作响,笑声停落,才缓缓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诸位能不远千里跋涉而来,难道就不能多等片刻时光么?”

皇甫岚低声说道:“李兄,这黄衣老人内功如此精深,不知是何等人物?”

李文扬双目凝注在那老人身上,口中却缓缓说道:“此人甚少在江湖上露面,兄弟也认他不出,但看他左臂上架的两支怪鸟,颇似传言中的鸟王陈皋。”

只听一个柔音细细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道:“好一片荒凉的地方,那梅花主人不知何以要在此地宴客?”

李文扬转头望去,只见两个健壮的中年妇人,抬着一个软兜,走了进来。

软兜上黄罗伞下,坐着一位容貌绝美的少女,身着短袖罗衫,暴露出一双雪白的手臂。

群豪都不禁为那奇装美女吸引,齐齐的转目相往。

在众目瞪腹之下,她不但泰然自若,而且不停地左右顾盼,满脸春风,洋洋自得,毫无畏差之意。

皇甫岚低声说道:“李兄,这女子是什么人?”

李文扬道:“此人这般装着,如若经常在江湖之上出头,兄弟纵然没有见过她,亦必有个耳闻,但此人却是从未见过,也未听人说过。”

皇甫岚道:“唉!瞧她这身奇奇怪怪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好来头的人物。”

语声未完,突然一阵悠长的喝声,传了过来,道:“东主驾到!”

那黄衣老人本来神气活现,一听那唱间之声,突然急步跑到入口之处,垂下头来,神态间一片恭谨。

只听那身着短袖罗衫的女子,格格大笑,道:“好威风啊!好神气啊!”喝声中突然就软兜上飞跃而起,绿裙飘风中,露出一双粉装玉琢般的大腿,在空中打了一个转,轻飘飘的落着在实地之上。

她的动作优雅飘逸,好看至极,只引得群豪,千目齐注,怪声叫好。

那少女落着实地之后,举手理一下飘垂的长发,目光四顾了一阵,突然举步向李文扬等的坐位之上走了过去。

皇甫岚看她赤着一双天足,脸上荡起了阵阵媚笑,缓步走了过来,低声对李文扬道:“李兄,要糟,她真对咱们这边走了过来,如何是好?”

李文扬还未来及答话,那少女已然到了桌位前面,娇声说道:“诸位这桌子上,还可以挤一个人……”

皇甫岚重重的咳了一声,道:“场中的空位还多,姑娘请别处坐吧!咱们这位置上还有人未来。”

但闻一阵高声呼叫道:“请过这边来坐。”

那少女媚眼飘飞,环顾一周,一屁股坐了下去,笑道:“和你们商量,不过是表示客气,我就不信,我坐下了,有人敢来撵我?”

皇甫岚呆了一呆,答不出话,他做梦也想不到,在众目瞪胜之下,她有如此厚的脸皮,霸王硬上弓的坐了下去,一时想不出如何才好,神情十分尴尬。

那少女却是若无其事的端起桌上酒杯,道:“诸位请吧!”咕嘟一声,先自干了一杯。

只听一个嘹亮的声音喝道:“好姑娘,喝不得,酒里有毒!”

那少女脸上一变,双手按在腹上,尖声叫道:“不得了,这酒中真的有毒,我肚子疼死了……”

那黄农老者忍无可忍,飞身一跃,直冲过来,冷冷说道:“姑娘可是诚心来捣乱的么?”

他左臂铁架上,两只灰色的怪鸟,突然张翼扇动了两下,各自引颈长鸣。

罗衣少女接在腹上的双手,突然缓缓放下,身子摇了两摇,直向那黄农老者撞去。

那老者冷笑一声,忽然向旁侧闪开了两尺,避开那少女撞来之势,右手一挥,立掌如刀,斜斜的斩了下去。

那少女娇躯忽然向后一扬,生似站立不稳,向后栽去,巧妙异常的避开了那黄衣老者的一击。

李文扬、皇甫岚冷眼旁观,已看出那少女武功不弱,闪避那掌势的一击,实则是一种极高灵妙身法。

因那老者近在飓尺,出手一击,可遍及被袭人的要害大穴,那少女既不用双手封架,竟能一闪避开,如非有着佳妙无比的身法,决难逃开。

那黄农老者眼看她一闪之下,竟能避开一掌,心知遇上了劲敌,冷笑一声,道:“好啊!姑娘是真人不露相,老夫倒是要好好的领教一番了。”

那少女一正身躯,道:“梅花主人来了!”

黄衣老者望去,只见四个全身黑衣,黑纱掩面,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怪人,缓步走了进来,顾不得再和那少女动手,急步迎了过去。

四个黑衣人后,紧随着一个身于自矮的青衣老人,白发飘飘,面容一片肃冷。

只见那黄衣老者垂首支身,说道:“迎见东主。”

青衣人一挥手,道:“免啦!”大步直向正中一桌席位上走了过去。

哄动天下的梅花主人,竟是这般一位平淡无奇,素眼瘦小的老人,实大出天下群豪的意外,千道目光,虽仍是一齐投注过来,但那惶惶不安的心情,却是大见平静。

皇甫岚低声说道:“李兄,这位就是那函邀天下英雄,来此聚会的梅花主人么?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但见李文扬满脸困惑的答道:“此情此地,此时此景,那梅花主人实不应再弄什么玄虚才对。但如说这青衣老人,就是那梅花主人,实是叫人难信。”

皇甫岚道:“兄弟怀疑这是那梅花主人的替身?”

只听那玄皇教主说道:“你们可是觉得他单身匹马而来,排场太小了吗?”

李文扬道:“教主的看法呢?”

玄皇教主道:“这等聪明的人,着着都出人意料之外,他这故作平淡的单身匹马而来,已使全场中人,都松懈了戒备之心,按他可乘之机!”

李文扬点点头,道:“教主的高见不错。”

皇甫岚眼看李文扬和那玄皇教主,言谈之间,甚是熟悉,心中甚是怀疑,暗道:奇怪呀瞠堂黄山世家的三代传人,怎的会和玄皇教中人这般熟悉?

但闻那立皇教主接道:“这现身之人,决不会是梅花主人的替身,但却可能经过他一番改扮,如若我推断的不错,那梅花主人竟是何等人物,只怕连他那属下,也很少见到,除了他几个贴身的亲近人物之外,见过他真正面目之人,只怕是绝无仅有,这青髯老人,也许就是他统率属下的替身。”

皇甫岚听得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