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0章

作者:卧龙生

戒贪大师眼看这等混乱的局势,心中感慨万千,忍不住对黄叶子道:“道兄,请看这混乱之局,如何才能平静?”

黄叶子道:“此时这人群中,包括了黑白两道中的人物,别说贫道无法可想,就算是贵寺中掌门大师佛驾亲到,只怕也难镇压住这等场面。”

戒货大师道:“能与此会,大都是江湖中很有身份的人,不论是游侠高人,或者是绿材魁首,平常之时,决不会这等拥挤冲动,所以会这般的混乱,定然是为那‘达摩真解’诱惑,难以自己……”

突感右腕一麻,腕脉竟被人紧紧扣住,手中残存的“达摩真解”也被人夺了过去。

转头看去,但见人影一闪,呼的一声,竟从人群头上飞了过去,轻功之佳,世所罕见。

黄叶子看到,大声喝道:“大师快追。”

他口中叫戒贪快追,自己却抢先追了上去。他素有青鹤之誉,轻功自是高人一筹,一握真气,竟然学夺经之人,凌空而起,从人群头顶上飞了过去。

这时,很多好事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纷纷追了上去。

梅花主人突然站起,冷冷地对成贪大师说道:“大师乃少林寺中身份极尊的高僧,但却被人抢去手中的残经,看来少林武功,也是浪得虚名了。”

成贪大师被他数说的满脸通红,心中暗暗忖道:“虽然是出其不意,但如想在我手中抢去那一册残经,也非容易的事,那人却是在极快的一瞬间,使我失去了反抗之能,不知是何许人物,有此能耐?

他心中愧恨交集,也不反驳那梅花主人之言。

时间在沉寂、紧张中悄然溜去,大部围在这四周的群豪身子未动,但心却都希望那夺去残经之人,能被黄叶子生擒回来,这种微妙的心理,该是源起于对那“达摩真解”的怀念,和妒忌那人抢去残本的一种自私。

突然间一声惨叫,震动了群豪,转目望去,只见一个身躯高大的大汉,全身僵直的站着,双目圆睁,形状极是可怖,右手放在那玉盒之上,一柄蓝汪汪的细长飞刀,由手背直透掌心,钉在桌面上。

群豪心中,都在想着黄叶子追那夺经人的事情,谁也没有注意,竟然不知这毒刀是何人所发?但群豪心中却都明白那刀上之毒,是一种见血致命的奇毒,只看那大汉毒刀穿掌后,连手掌还未收回,人已气绝而死,心中无不暗暗的震惊。

庞天化突然一顿手中的拐杖,高声说道:“今日这场酒饭,看来已吃不成了,诸位这般拥挤在一处,于事何补,如若诸位肯听我庞某之言,请各自向后退一丈。”

他一连喝叫数次,但四周群豪,却是动也未动一下。

这使庞天化觉着大失颜面,突然举起了手中的拐杖,怒声喝道:“如若有人自信能够受得老夫一杖,那就站在原地别动。”正待抡动拐杖,迫退那围集的群豪,突听一个宏亮的声音,喝道:“庞庄主说的不错,诸位如肯后退几步,使场中空地大些,也好减少些受人暗算的死亡机会。”

群豪转头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面色黑里闪光,胸前白髯飘飘,一身青布衣着,高站在一张木椅之上。

只听人群中响起了高呼之声,道:“铁面昆仑,神判活报应周大侠也到了!”

四周响起了欢呼和叹息,语声杂乱,传入耳际。

叹息欢呼中,群豪纷纷向后退去,空出了两丈方圆一片空地。

这片空地中的桌椅菜肴,早已被群豪在纷乱中抛向场外。

后退群豪中,仍有很多人站着未动,那是神州四大凶人,庞天化和他随来的属下,以及戒贪大师和随来护法之僧。

庞天化脸上泛现出激忿怒容,冷冷的说道:“好威风啊!好神气啊!周大侠的威名,果非虚传。”

周簧淡淡一笑,道:“庞庄主过奖了。”

庞天化颜面大损,下不了台,只好向周簧挑战,冷笑一声道:“老夫未肯遵命而退,不知周大侠有何良策?”

周簧道:“在下做事向不强人所难,庞庄主不愿后退,定有道理,在下也不愿多问。”

庞天化暗暗忖道:“这神判周簧能在武林中被人称举当世第一大侠,实非无因,他这几句朴实无华之言,既不强词夺理,亦不狡言饰辩,但却占尽了情理两字,我庞某人如再诡言相辩,定将受天下英雄耻笑。”

他心中念头百转,也不过是眨眼功夫,颔首微笑道:“名无幸致,周大侠的气变、见识,实叫庞某佩眼,四位少林高僧,因失去他们的镇山之宝,想向那梅花主人讨回,不肯后退,自有他们的道理,老夫不肯退后,却要一试那梅花主人之能,为天下英雄揭开那翠玉盒中之秘。”

这时,那大汉的尸体,仍然僵直的站着,但那只被毒刀贯穿的手掌,却已变成了铁青色,刀上的淬毒之强,使人不寒而慄。

庞天化缓步行近木桌,高声说道:“哪一位认识这位兄台,请入场中收去他的尸体。”

他连问三声,声音也一次比一高,四周群豪,却无一人相应。

庞天化环顾了四周一眼,道:“既是无人应声,老夫就得罪了。”拐杖一扬,挑开钉在那入手掌上的毒刀。

那人气绝后,尸体不倒,全凭那毒刀穿过他手掌,钉在桌子上的支持之力,毒刀被庞天化一杖挑飞,尸体就随着倒了下去。

日光下,只见那碧玉盒泛起一片翠光。

庞天化虽然身负绝技,但眼见那取盒人手中毒刀后死去的惨状,也不禁有些心生寒意,暗中运集了功力戒备,缓缓伸出左手,向那玉盒抓去,双目中神光如电,环视四周。

这次倒是出了庞天化意料之外,竟是毫无阻拦的把玉盒取到手中。

四周群豪眼看玉盒到了庞天化的手中,登时忆起那梅花主人之言,玉盒中的存物,贵重尤超过一达摩真解。

由于那“达摩真解”留给群豪的诱惑,人人都相信那梅花主人决不会信口开河,一时间群情激动,不自禁的向前面围来。

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喝道:“打开那玉盒瞧瞧?”

一呼百应,刹那间喊声震天,尽是催促启开玉盒的呼声。

庞天化眼看着群豪激动之情,心头凛然,暗道:众怒难犯,我庞天化武功再高,也难是天下英雄之敌。

目光一转,望着梅花主人道:“阁下这玉盒中,究竟放的什么?可以说出来了。”

梅花主人拂髯微笑,道:“玉盒现在你手,何不启开瞧瞧?”

庞天化心念百转,主意难拿,想到木箱中存放“达摩真解”一事,心中更是犹豫难决,如若这盒中之物当真贵重尤过“达摩真解”,那还罢了,万一盘中存放的是什么奇毒的东西,自己岂不是首当其冲。

他虽是老谋深算,机智过人,但受了盛名之累,实无法把那取到手中的玉盒再放下去,只好暗中一提真气,闭住了呼吸,缓缓打开玉盒。

玉盒微启,立时透出了一片红色的光芒,日光照耀下,那红光如霞如雾,分不出是烟云还是彩光。

庞天化医道精深,略一凝视,已辨出是一种物体放射出的光华,突然生出了贪心,生恐打开了盒盖之后,暴露于群豪的目光之下,盒盖未启,突然又紧紧扣上,冷笑一声,道:“阁下能把挑花毒瘴,收藏这玉盘之中,实叫人佩服的很。”

那桃花瘴,乃是一种婬恶的无形奇毒,凡是在江湖闯荡过几手的人,无人不知,玉盒微启后,红霞泛现,四周群豪,人人看的清楚,这庞天化又有参仙之誉,这几句话,自是四周群豪深情不疑。

梅花生人淡淡一笑,道:“参仙之名,果非没得,庞在主既是已看出玉盘中收放的桃花瘴毒,那就请把玉盘放归原处。”

庞天化道:“此物奇恶绝毒,这玉盒中虽然存放不多,但已足为大害,老夫岂能任它留害世人?”

这几句话,说的也是冠冕堂皇,大有忧天下之忧的气概。

梅花主人仍是一付不恨不火的神倩,缓缓的说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庞在主如是不怕护罪天下群豪,只管收去玉盒就是。”

庞天化冷然一笑,道:“阁下函邀天下英雄,聚会于此,除了那‘达摩真解’之外,量已再无惊人之举,老夫不再奉陪,就此别过。”

他生怕那梅花主人再提起玉盒,故转话题,以分四周群豪之心。

梅花主人回顾了戒贪大师一眼,笑道:“非是老夫夸口,那玉盒中的存物,比起责寺中那‘达摩真解’有过之而无不及,老夫愿以相送,日后到得中岳,也好叨扰一顿素斋。”

戒货大师道:“那玉盒之中究系何物?”

梅花主人道:“玉盒已为大师所有,何不问那庞天化讨来瞧瞧?”

戒贪大师虽然明知他有意挑拨,但由于失经之痛,求偿心切,竟是为之心动,回头对庞天化,道:“庞庄主想是已听到梅花主人之言?”

庞天化道:“大师德高望重,竟是这般的容易上当,那梅花主人言中挑拨之意,虽三尺童子,亦是不难听出,大师何以竟信以为真了?”

戒贪大师道:“不错,这梅花主人确是有意挑拨,但贫僧只望能瞧瞧那玉盒中的东西,如若和‘达摩真解’无关,贫僧再转送庞庄主就是。”

庞天化道:“这玉盒中乃婬恶无比的桃花瘴,大师适才想已瞧见,此毒无形无味,随风飘飞,少许即足致命,在下之见,大师不用瞧了。”

戒贪大师道:“如真是桃花毒瘴,庞庄主就不畏惧么?”

梅花主人突然冷冷接道:“玉盒中如真是桃花毒瘴,适才早已随风飘出,只怕此刻早已有人中毒。”

庞天化冷笑一声,道:“此人用恶毒之物,想一网打尽天下英雄,大师何苦受人利用,和在下作对?”

戒贪大师略一沉吟,道:“梅花主人的用心虽然不善,但他的话却是大有道理,如若玉盒中当真是桃花毒瘴,只怕此刻早已有人中毒了?”

庞天化道:“这么说将起来,大师是非看不可了?”

戒贪大师道:“老油如不目睹那盘中之物,心中疑念实难平息。”

庞天化接道:“大师之言,实叫在下难解。”

戒贪大师道:“敝寺那位置‘达摩真解’之处,同时放有七十二种绝技的真本,那人既然能盗走敝寺中‘达摩真解’,亦可顺手牵羊,带走几册敝寺七十二绝技的真本。”

庞天化长眉耸扬,冷冷说道:“大师如若一定要看,请到老朽避尘山庄一行,四橡林中,虽然不接贵宾,但可持为戒贪大师破例,老朽回庄之后,扫榻以待贵宾,咱们青山不改,后会有期,老朽就此别过了。”目光环顾了随来属下一眼,接道:“咱们走!”

走字出口,四个蓝衣少年则的一声,拔出长剑,齐步向前行去。

红衣凶神举手一挥,四大凶人一字排开,挡住了去路。

庞天化沉声喝道:“快退下来!”

四个蓝衣少年,已然举剑准备出手,听得庞天化喝叫之言,齐齐收剑而退。

庞天化越众而出,道:“四位有何见教?”

红衣凶神道:“咱们兄弟不怕那梅花毒瘴,那玉盒交给咱们兄弟吧!”

庞天化道:“毒瘴可以用来害人,但也可用来救人,老夫医术博精,世人有谁不知,我要把它带入避尘山庄,混入几种奇葯,练制成进瘴丹,用以济世。”

红衣凶神道:“咱们神、煞、鬼、魂四兄弟,一向只顾自身的好恶,倒不管别人死活。”

绿衣恶煞接道:“咱们大哥说的话,从未打过折扣,既说出要那玉盒,自然是要定了。”

黄衣怒鬼道:“给了,大家不伤和气,不给,咱们也得硬要。”

白衣怨魂接道:“那玉盒乃梅花主人赠送成贪大师之物,他人之慨,庞庄主何以不慷?”

庞天化缓缓说道:“别人怕你们神州四怪,我庞某人却是不怕,四位如是定要较量一下老夫武功,庞天化舍命奉陪。”

红衣凶神冷冷说道:“咱们神、煞、鬼、魂四兄弟,对付一个人是四个齐上,对付千军万马,也是咱们兄弟四个。”

绿衣恶煞掠了庞天化一眼,道:“庞庄主加上八个属下,共计九个人,算起比咱们兄弟还要多出五个。”

庞天化冷笑一声,接过:“老夫不用助手,要独对你们神州四大凶人。”

黄衣怒鬼道:“一个人该死之时,筑上一道城街也挡它不住,你如一个人胜得我们四兄弟,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