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1章

作者:卧龙生

玄皇教主迈着细碎的步子,轻轻的摆动着柳腰,走得好看至极,引得四周群豪个个睁大眼睛。红衣凶神已觉出有些不对,但一时却又说不出那里不对,眼看玄皇教主那白中透红的玉掌,直推过来,只好伸出左掌迎了上去。

他右手腕脉穴道,被庞天化五指扣拿,有力也施用不出,两掌轻轻的触接一起。

玄皇教主缓缓收回掌势,说道:“庞庄主,你现在可以放松人家了。”

庞天化呆了一呆,但仍紧握着红衣凶神的右腕不放。

他心中对五招胜得神州四怪的赌约,自知必败,如若扣拿住红衣凶神的穴道,三怪投鼠忌器,不敢出手,还可设法压服三怪;如若放了红衣凶神,那是非力行赌约不可的了。

但闻玄皇教主冷哼一声,道:“庞天化,本教主无缘无故的投入了你们的赌约中,赌你必胜,难道你本人就没有胆子赌么?”

庞天化只觉脸上一阵热,缓缓放开了红衣凶神的右腕,道:“老夫自信能够胜得神州四怪,但那要千招以上。至于五招之内,要连败神、煞、鬼、怨四大凶人,别说我庞天化无此能耐,就是当今之世,也找不出这等人物。”

玄皇教主道:“以你的功力,足可在一招之内,打败他们一人,四人五招,还有一招剩余。”

庞天化摇头苦笑道:“承教主抬举,在下实无此能力。”

不但庞天化毫无信心,就是四周观战的群豪,也都觉玄皇教主必败无疑。

混迹在人群中的皇甫岚,低声对李文扬道:

“李兄识见过人,请预测一下此次赌约的胜败。”

李文扬举手擦拭一下头上的冷汗,道:“我瞧这个赌约,玄皇教主必胜无疑。”

皇甫岚道:“何以见得?”

李文扬道:“如那玄皇教生无把握能够胜得神州四怪,岂肯和四怪订下此等赌约?”

皇甫岚道:“李兄的高论,兄弟向极佩服,但此见却是不敢苟同……”

只听那玄皇教主说道:

“你无能五招击败四怪,那是你不知窍诀,如肯听我指教,那是必胜无疑。”

庞天化轻轻咳了一声,道:“事已至此,老夫不愿听也得听了,不知教主有何高见?”

玄皇教主道:“法不传六耳,请庄主近前过来。”

庞天化身躯高大,那玄皇教主却是娇小玲戏,两人站在一起,玄皇教主还不到庞天化的肩头,庞天化只好弯下腰去。

只见玄皇教主那蒙面黑纱不住的摆动,庞天化不停的点头苦笑,群豪虽然不知她说的什么,但从庞天化那表情上,可瞧出庞天化对那玄皇教主传授的机宜,并不赞同。

这时,神州四凶人,已排成一列横队,八道目光,一齐投注在庞天化和玄皇教主身上,蓄势待敌。

玄皇教主突然提高声音道:“庞庄主,你该出阵了,这等畏首畏尾,岂是大丈夫的行径?”

庞天化虽然受了重伤,但他素有“参仙”之誉,身怀灵丹,功效奇大,吞服之后伤势苦疼已消,当下大步行近红衣凶神,道:“你先接老夫一招!”

他自知难在五招中胜得神州四怪,这场赌约必败无疑,话落掌出,一掌劈去。

红衣凶神自知本身伤势未愈,不宜硬接,但想到如若接下他这一掌,将可消失去庞天化的不少实力,对恶煞、怒鬼、怨魂,有着不少帮助,当下一咬牙,伸出右手,迎了上去。

双掌一触,红衣凶神忽然向后疾退两步,一跤跌倒在地上。

庞天化怔了一怔,半晌讲不出话。

原来他自知取胜无望,这一掌只用出四五成真力,却不料红衣凶神竟是承受不了一掌,仰身跌倒在地上,不禁精神一振,身子一转,大步行到绿衣恶煞身边,道:

“你可敢接我一掌?”举掌劈了过去。

绿衣恶煞看着红衣凶神接了一掌后,竟被震的摔倒在地上,心中虽有些畏惧,但又想到红衣凶神可能是内伤未愈之故。

心念还未转完,庞天化的掌势已到。绿衣恶煞本能伸出右手,接了一掌。

庞天化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掌用出了八成功力。但闻绿衣恶煞闷哼一声,仰身一跤,跌摔地上。这一下不但庞天化为之一呆,就是四周观战群豪,亦都为之瞠目结舌,想不出原因何在?

要知那红衣凶神接不下庞天化的一掌,还可说他受了内伤,真气不续,但这绿衣恶煞也接不了庞天化一掌,却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之外。

庞天化一掌击倒绿衣恶煞,一转身走向黄农怒鬼,扬手一掌,劈了过去。

黄农怒鬼眼看武功强过自己的老大、老二,都接不下庞天化一掌,心中有些畏惧,只是此事大不寻常;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原因何在,眼看庞天化掌势迫近身来,不自觉举手迎了过去。

双掌相触,蓬然一声大震。

这一次庞天化用出九成真力,但闻黄衣怒鬼惨叫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倒掉在地上。

庞天化连出三掌,击倒了凶神恶煞和怒鬼,信心大增,疾转身躯,奔向了白衣怨魂,一招“推山填海”,平胸推出。

白衣怨魂眼看三位兄长,果然接不下庞天化一掌,心中大为震惊,庞天化一掌劈来,那里还敢硬接,疾闪身躯,避开一掌。

玄皇教主冷冷说道:“庞庄主,约定五招,你已繁出了四掌,这一招切不可轻易出手!”

这时,庞天化对那玄皇教主之言,已是信服得五体投地,当下应道:“教主说的不错,只余一招,自不该轻易出手。”

白衣怨魂避开了庞天化掌势,绕到绿衣恶煞身前,伸手一摸,只觉心脏仍然微微跳动,伤势虽重,但并非无救。

但闻玄皇教主说道:

“不要紧,三个人都死不了,只不过受了庞天化摧心掌力,震的晕了过去。”

白衣怨魂凶焰顿消,拱手说道:“请问教主,他们要如何才能得救?”

玄皇教主道:

“他们三位的伤势,天下只有两个人可施救,一位是矮仙朱逸,一位是本教主了!”

庞天化轻轻咳了一声,道:

“如若疗治伤势,调配灵葯,区区在下,自信不致输在别人手中。”

玄皇教主笑道:

“如若庞庄主能够救得他们,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惜的是救治三怪,并非单纯的葯物可以奏效。”

庞天化重重的咳了一声,搬转话题,高声对白衣怨魂说道:

“你既不敢接我的掌势,这场赌约,算是老夫胜了!”

皇甫岚低声问李文扬,道:“李兄,这是怎么回事?”

李文扬笑道:

“这玄皇教主,果然是能为出众,如若我想的不错,毛病就出在那赌约击掌之上。”

皇甫岚恍然大悟,失声叫道:“高见,高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疑之处了!”

他这失声一叫,只引得四周群豪,齐齐转目相顾。

李文扬心中一动,高声说道:

“白衣怨魂既然不敢接那庇天化的掌势,这场祛场自然算是庞天化胜了!”

群豪原本都在心中评论,听得李文扬这带头一叫,齐声说道:

“不错!凶神、恶煞、怒鬼既接不下那庞天化一招,量那白衣怨魂也难承受一掌,这场赌约自然是庞天化胜了。

白衣怨魂心中早已不为赌约的胜败烦心,念念不忘的是凶神、恶煞和怒鬼的生死,四周群豪哄嚷庞天化胜过了神州四怪,他也不放在心上。

玄皇教主突然举步行近白衣怨魂,冷冷说道:“你可想救三位兄长么?”

白衣怨魂道:“神州四怪,折损其三,独留我怨魂一人,生而何乐……”

玄皇教主接道:“看不出你们四大凶人之间,竟还存有一些情义,这样吧!你们神州四怪的威名已报,也不用再讲什么身份地位了!不如投入我玄皇教下,也可有一处安身立命的所在。”

白衣怨敢想道:“什么?区区一个玄皇教,还想网罗我们兄弟不成?哼!教主也未免有些想入非非了。”

玄皇教主道:“你如想救得三位兄长之命,这就是唯一的途径,不过本教主决不强迫你们。”

白衣怨魂双目中直似要喷出火来,厉声说道:

“神州四怪,闯荡江湖,一向是为所慾为,武林规忌,对咱们四兄弟毫无束缚,投入你那玄皇教中,身受教规束缚,那岂不是比死亡还要难过?”

玄皇教主道:“肯不肯投入玄皇教,要你们神州四怪自己决定,本教主只不过提醒你们一句罢了。”

白衣怨魂怒道:“咱们兄弟行事从不避忌什么?纵状答应加入你们的玄皇教,咱们也不甘长久维服。”

玄皇教主道:“本教主属下千万人,其间有不少强过你们神州四怪,只要你们答应人教,本教主有叫你们驯服听命的手段。”

白衣怨魂回目望望凶神、恶煞和怒鬼,豪气尽消,长长叹息一声,道:“好吧!你只要能救治好我那三位兄长的伤势,我们答应人教就是。”

庞天化经过一阵忖思之后,心中恍然大悟,神州四大凶人功力虽然逊他一筹,但也决不致接不下自己一掌,自然是那玄皇教主,从中施了手段,这场赌约股来全为他人之力,围观群豪中,不乏具有才慧之人,再待下去,只怕要被人揭穿,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心念一转,拱手对玄皇教主一礼,道:

“承蒙教主主持公道,庞天化感激不尽,日后教生有暇,请到四橡林避尘山庄小息大驾,庞天化自当扫榻以待,老朽生性喜静,不愿在此是非之地多留,就此别过了。”

也不等玄皇教主回答,转身而去。

只听戒贪大师高喧一声佛号,说道:“庄主留步。”

庞天化缓缓回转身来,说道:“大师有何见教?”

戒贪大师道:“庄主请留下玉盒再走如何?”

庞天化冷笑一声,道:“老朽为此,连经恶战,用心无非是不让那桃花毒瘴,遗害世人,大师不通医理,要此何用?”

戒贪大师道:“非是贫僧不信任庞庄主,只因那玉盒既经那梅花主人指明送给老袖,老纳连盒中存物为何也未看过一眼,岂不叫武林同道笑话?”

庞天化道:“大师一定要看么?”

戒贪大师道:“非得过目不可。”

庞天化道:“好吧!”伸出手深入怀中一摸,登时脸色大变,呆了一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戒贪大师奇道:“庞庄主,有了什么变故么?”

庞天化道:“玉盒遗失了……”

梅花主人冷笑一声,道:“好做作啊!好做作啊!”

庞天化一顿手中的拐杖,怒道:“老夫既敢收起玉盒,岂能无胆承认?”

梅花主人呵呵大笑道:“如若那玉盒不在你庞庄主的身上,定然是在神州四怪,或是在那玄皇教主的身上;场中只有你们几人,难道那玉盒会生出双翅,飞上天去不成?”

庞天化究竟是阅历丰富的人,略一沉吟,立时按下了心头怒火,缓缓说道:“阁下用那玉盒,只不过是想挑起我们间纷争而已,其实那玉盒早已被你收回去了!”

他目光环顾,扫掠了群豪一眼,接道:“老夫之言或将不为天下英雄所信,但老夫愿和那梅花主人一同接受天下英雄的搜查,但得那梅花主人同意,老夫愿意首被搜查!”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不容四周群豪不信。

李文扬低声说道:“皇甫兄瞧出苗头了没有?”

皇甫岚道:“愿听高见。”

李文扬低声笑道:“那庞天化究竟不失为一代人杰,已发觉那梅花主人的阴谋,意在打击天下英雄了。那梅花主人原想凭几件稀世奇珍,挑起少林派和庞天化间的搏斗,却不料神州四怪横里插手,先和庞天化打了起来,致未能如他所愿,如今那庞天化已经恍然大悟,反来对付那梅花主人了。”

皇甫岚道:“兄弟还有一事不明,请较李兄?”

李文扬道:“请较倒不敢当,只要兄弟所知,无不奉告。”

皇甫岚道:“兄弟想不出那玉盒中放的是何物,竟然能使那庞天化先不惜和少林冲突,又和神州四怪动手。”

李文扬沉吟一阵,道:“玉盒中存放之物,除了梅花主人和庞天化外,只怕再无人能知,但想来定然是珍贵无比的奇物!”

只听那梅花主人冷然一笑道:“众目睽睽,都瞧着老夫未离原地一步,如何能取回玉盒?”

他说的入情入理,亦使人无法不信,一时间听得四周群豪有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