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3章

作者:卧龙生

玄皇教主身子一侧,那佝偻老人掠着她身子而过,右手微一用力,手中竹杖、突然深入土中,右手单中立胸。

梅花主人缓缓转过身子,望了那佝倭老人一眼,冷冷说道:“你是什么人?”

独目老人淡淡一笑道:“老夫姓名,早已忘去,不劳相问。”

梅花主人打量他立胸单掌一眼,冷冰冰的说道:“你出手吧!”

独目老人道:“老夫以生力军,对付你疲累之身,岂能再抢先机?”

梅花主人道:“好!”左手一场.劈了过去。

独目老人立胸右掌横里一推,但却又疾快的收回来,刚好封架注梅花上人右手点向前胸的一指。两人交手一招,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梅花主人冷然说道:“想不到今日与会的人物,竟有你这般高手,倒使我失敬了!”

独目老人道:“好说,好说!”

右掌突然向前一探,上下左右,各劈一掌,势道之快,直叫人无法看清;群豪只见他掌势一探就收回来,却不知他在一探之间,已攻出了四掌,分由四个部位,攻向那梅花主人。

四股潜力、暗劲,分由四个方位,一齐向梅花主人攻了过去。

掌势先发,力道后至,当那独目老人吐出的内劲,攻向梅花主人时,他早已收了掌势,退回四五尺外,肃然而立,望着场内的变化。

但见梅花主人双手交叉,抱放前胸,硬行承受下一击。

四周群豪虽然觉着有些奇怪,但因他双手合抱的姿态,优美异常,动作虽快,但却丝毫不见匆急之情,除了那独目老人和矮仙朱逸外,大都没有瞧出那梅花主人双手一抱之势,竟然是用来保护心脉要害,硬行挡受那独目老人分由四方位攻出的力道。

只听独目老人喃喃自语道:“长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老夫当真是老迈了。”

原来那梅花主人档受一击后,竟然若无其事,缓缓放开了抱护在胸前的双手。

玄皇教生回顾了那独自老人一眼,拱手对梅花主人说道:“咱们比了几阵了?”

梅花主人伸出两个指头.微一摇挥,收了回去。

玄皇教主和四周群豪,心中都了然他伸出的两个手指,代表了两阵之意,但对他不愿开口说话,心中却动了怀疑。

李文扬低声对皇甫岚道:“那梅花主人受了很重的内伤,连话也不能讲了,如若有人能追她开口,今日一战,咱们就算胜了!”

皇甫岚道:“不知那玄皇教主,瞧了出来没有?”

李文扬道:“自然除出来了,她才智聪明,强我数倍,岂有瞧不出来之理?”

皇甫岚道:“嗯!李兄对那玄皇教主的一切,似是知道的很清楚啊!”

李文扬自知失言,微微一笑,不再答话。

但闻那玄皇教主说道:“你伸两指头,是何用意?”词锋犀利,逼使那梅花主人开口。

只听那黄衣老者接道:“我家东主是告诉你比了两阵,此事何等简单,你也瞧不出来?”

玄皇教主冷笑一声,道:“这两阵,那个输了?”

黄衣老者呆了一呆,不知如何接口,回头看去,只见那梅花主人左右双手,各伸出一个手指,立时接口道:“咱们各胜一阵,还有八阵好比!”

玄皇教主摇头说道:“以我之见,咱们该是比过三阵了,你出手攻了那矮仙朱逸数十招,人家连手也未还,难道就不算败么?”

梅花主人道:“就算我败了,又怎么样?还有七阵好比。”

玄皇教主略一沉吟,突然举步而行,逼近梅花主人,道:“本座领教……”

那黄衣老者垂着一条右臂,横身拦在梅花主人身前,冷冷说道:“老夫先接你几招试试。”

他被朱逸踢了一脚,右臂受伤很重,但经过一阵调息之后,伤势减轻甚多,但他亦瞧出那梅花主人受了内伤,一时之间,难有再战之能,必需给他较充分的休息时间,始能调息复元,只好冒险出手,准备先挡那玄皇教主一阵,给那梅花主人调息的时间。

玄皇教主冷笑一声,道:“本座一教之主的身份,岂能和你动手……”

举手一挥,左首一个全身黑衣,面垂黑纱的娇小人影,应手而出,桥声说道:“我来接你几招。”左掌探出,右手护胸,蓄势待敌。

那黄衣老者冷笑一声,道:“你是什么人?也配和老夫动手?”

黑衣人怒道:“不知羞耻的老奴才!”倏的一掌劈了出去。

黄衣老者左臂一扬,反向黑衣人手腕上扣了过去。

黑衣人一挫腕,收回右手,左掌却疾快的推了出去,两人立时展开了一场凶猛绝伦的恶斗。

那黄衣老者虽然右臂受伤,攻拒之间十分不便,但他的掌势变化,仍然是极尽诡奇,任那黑衣人攻势快如电光石火,竟都被他一条左臂封染开去。

玄皇教主身子一侧,绕过两人,直向那梅花主人逼过去,道:“本座领教阁下高招。”右手一探,五个纤纤玉指,猛向梅花主人腕脉之上抓过去。

那梅花主人一直闭着双目,疗息伤势,似是浑然不觉玄皇教主伸来的五指,直待那玄皇教主手指将要触及腕脉之时,才陡然一抬手腕,屈指一弹,一缕指风,直向玄皇教主那伸来五指上击了过去。

玄皇教主料不到他在重伤之下,仍然有这等功力,慾待问避时,已自无及,只觉腕上一麻,抓向梅花主人的右手,劲力忽失,不由自主的垂了下去。

梅花主人一击退敌,并未借势反击,重又闭上双目。

显然,这一击十分吃力,已无反击之能。

玄皇教主陡然一提真气,闭住了右臂穴道,运劲左臂,又向梅花主人左腕脉穴上抓了过去。

梅花主人突然一睁双目,逼视到玄皇教主的身上,人却疾快的向后退了两步。

玄皇教主低声喝道:“阁下已成强弩之末,还不束手待缚……”

语声未绝,梅花主人右掌突然疾翻而起,拍向玄皇教主前胸。

这一击,来势虚浮,毫无力道,玄皇教主左掌去势一转,猛向梅花主人那右掌上迎去。

玄皇教主虽然不知那梅花主人是否还有再战之能,但她心中明白,这是唯一可以取胜的机会,胜败之机,就在这冒险一击之下,是以虽然伤了右臂,仍然要和梅花主人硬拚一掌。

双掌接实,响起一声轻震,梅花主人向后退三步,玄皇教主却静立原地不动,缓缓的收回了左臂。

全场欢声雷动,高声说道:“玄皇教主胜了,咱们又胜了一阵。”

只有李文扬瞧出了情势不对,顾不得众目赝陵,和受讥笑,大步直向玄皇教主走了过去,急急问道:“教主伤得很重么?”伸手向玄皇教主的手臂上抓去。

突听一声沉重的大喝道:“不要动她。”那佝倭独目老人,大步行了过来。

李文扬呆了一呆,回头望着那独目老人,道:“老前辈,她伤势如何?”

全场中人,除了李文扬等有限几人外,很少知道那独目老人是谁?眼看黄山世家三代传人对他那般恭敬,无不大感意外。

只听那独目老人说道:“她中了人家推心掌力。”

李文扬吃了一惊,道:“推心掌力?”

独目老人道:“不错,此掌已绝传江湖百年之久,想不到百年后,重在江湖上出现。”

四周群豪,不少听过那“摧心掌力”的传说,都不禁为之震动。

李文扬道:“老前辈,可有救治之法么?”

独目老人道:“老夫还不知世间有救治摧心掌力的灵葯。”

李文扬长长叹息一声,道:“老前辈既不知有救她之葯,晚辈只有把她带回黄山了。”

独目老人道:“此时此刻,还不宜动她。”

李文扬道:“如其让她待毙,但不如试图挽救,教中的事,暂请老前辈代为主持。”

伸手抓向那玄皇教主。

只听一个柔细的声音,说道:“不可擅自动她,推心掌并非致命绝学,何足为奇?”

李文扬缩回伸出的右手,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小帽的少年,缓步走了过去。

此人身材娇小,看上去只不过十四五岁。

李文扬心中一动,横身拦住少年来路,抱拳一礼,道:“摧心掌,绝传神功,伤人无救,武林中人皆知晓,兄台何人?竟有这样大的口气?”

那少年淡淡一笑,道:“怎么?你可是有些不信么?”

李文扬道:“不错,如兄台不能尽道其详,说出一番道理,实难叫兄弟相信。”

那青衣人冷冷说道:“可要当面试验么?”

李文扬呆了一呆,挖空心思,也想不出此人是何来历,但事关生死,又不敢轻易冒险,一时间沉吟难答。

只听那青衣人接道:“如你认定那玄皇教主已经无疑,何妨我出手一试?”

李文扬仍然沉吟难决。

那独目老人却突然接口说道:“黄山世家虽然珍藏有各种奇葯灵丸,只怕也难有疗治那摧心掌力的葯物,不如由你试试吧!”

他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对于教主的伤势,只有寄望于奇迹了。”

李文扬看不出那青衣人的来历,仍有些放心不下,回头望着参仙庞天化道:“庞庄主医道精博,素为武林敬仰,被誉当代第一神医,想必知道疗治那摧心掌力之策?”

庞天化道:“老夫如为虚名所累,必故作惊人之言,告诉你这摧心掌力有救,纵然老夫救不了她的性命,也可委过他人……”

李文扬只觉心头一凉,接道:“听老前辈的口气,这摧心掌是没有救了?”

庞天化道:“就老夫所知,确然如此。”

但闻那青衣人道:“今日之世,除了我之外,只怕难再有疗治摧心掌力之人。”

庞天化接口说道:“请恕老夫多口,插上一言。”

青衣人道:“在下恭聆高论。”

庞天化道:“不知你要用什么葯物,救治那玄皇教主摧心掌力之伤?”

青衣人道:“金针过穴之法。”

庞天化凝目沉思了片刻,道:“这是唯一可行之法。”

青衣人目光转注到李文扬的身上,道:“在下的时性有限,如若我拂袖而去,那时你再求我,我就不会答应了。”

李文扬道:“兄台可否告诉在下师承何人?”

青衣人道:“世间既无人疗治玄皇教主的伤势,还有何人配为我师?”

李文扬脸色一整,道:“好!但在下有几句话,必须得事先说明。”

青衣人道:“你不用说,我就知道了。如若我治不好她的伤势,由我偿她性命就是。”

李文扬道:“如兄台当真能疗好她的伤势,咱们是感激不尽,黄山世家和玄皇教,都将唯命是从。”

青衣人冷冷说道:“你心中对我医道,毫无信心,才敢许下如此重的谎言,可惜这场巨赌,你已经输定了。”

李文扬道:“在下纵然输了,也输的心甘情愿。”

青衣人不再言语,缓步对玄皇教生行了过去,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盒,盒中满是金针;只见他伸出纤纤的玉指,拍起一枚金针,刺入玄皇教主右肩“并穴”上。

但见他手不停挥,片刻间连在那玄皇教主身上刺了一十八枚金针。

全场中人的目光,一齐投注那青衣人和玄皇教主的身上,静待变化。

李文扬更是心焦如焚,暗中提足了功力戒备,如发现情势不对,就全力出手攻向那青衣人。

时间在沉寂的紧张中过去,云集数百人的荒场才,听不到一点声息,谁也无法预测到下一个情势的变化,沉寂的使人有窒息的感觉。

实听那僵直而立的玄皇教主,缓缓神动一下手臂,长长吁一口气。

那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回顾了李文扬一眼,道:“你该相信我的话了,这一场赌赛,你已输定了。”

只见那闭目调息的梅花主人,突然睁开了双目,冷冷说道:“你们都输了。”

群豪仔细看去,只见那梅花主人,原本毫无神采的双目,突然暴射出闪动的神光,似在这一阵工夫中,他已经由极端疲乏中,恢复了过来。

那独目老人突然一顿手中拐杖,大步行了过来,说道:

“阁下的武功,博杂深厚,确为老夫生平所见的第一高人……”

梅花主人道:“你可是还想和我动手么?”

独目老人道:“阁下武功虽然十分博杂、深厚,但老夫自信还可以放手一搏,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