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4章

作者:卧龙生

周簧点头接道:“这就是了。此刻不知场中有几人未曾中毒?”

皇甫岚道:“大概只有那位兄台和玄皇教主。”

周簧道:“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大步直对那青衣少年行了过去,抱拳一礼,道:“在下周簧,请教大名?”

青衣人笑道:“小名不见经传,何劳大侠挂齿?”

周簧道:“风尘多异士,奇材出少年,兄台既是不愿见告,老朽也不便多问了。”

青衣人道:“周大侠名传天下,威望服众,来的也正是时机,可以和那梅花主人谈谈了。”

梅花主人突然睁开双目,道:“我已经想过了。”

玄皇教主急急问道:“想的如何?”

梅花主人道:“我不能一举间杀尽围攻先父母的仇人,实是死难瞑目……”

玄皇教主道:“那你准备互换解毒之葯了?”

梅花主人道:“如果我今日能够留下性命,此后武林中只怕是永无安宁之日,你那玄皇教首当锐锋,三个月内,我要让你玄皇教瓦解冰消。”

玄皇教主道:“你如自信有此能耐,本座随时候教。”

神判周簧望了玄皇教主一眼,心中暗自奇道:

“玄皇教声名甚坏,素以女色笼络人心,诱人入教,骗学武功,这玄皇教主何以竟为与会群豪谋命,这其间只怕是别有缘故,莫要她阴谋得逞,群豪刚刚脱离梅花主人的掌握,重入玄皇教主的算计中。”

须知目下场中人,大都是霸居一方的雄主,谁要能掌握了与会之人,那算雄主了天下武林半壁。

但闻梅花主人说道:“玄皇教乃武林中一个神秘、污秽的组织,以美色诱迫武林高手人教,但见今日教主的作为,颇有和传言不同之处!”

玄皇教主道:“江湖上传言,岂可当真?”

神判周簧大步行了上来,右手一挥,道:“在下周簧。”

梅花主人道:“你好长的命啊?”

周簧微微一笑,道:“天不劳我魄,鬼不拘我魂,老夫如何一个死法?”

梅花主人道:“你如是就此遁世,避入深山,不再在江湖上走动,也许还可活上几年,想不到你竟是如此不识时务。”

周簧道:“这么说将起来,那次围攻老夫的人,也是阁下的安排了?”

梅花主人道:“十八剑杀你不死,可算武林中一件奇闻……”

周簧接道:“老夫一个人的生死,何足挂齿?何况事情恐还有数月可期,数月中变化甚大,届时情形如何,谁也难作预料,倒是眼下中毒群豪,阁下要作如何处置?”

梅花主人道:“以一粒丹丸,救数百人命,难道还不够么?”

周簧道:“阁下名虽为人,实则为己,但此事有利双方,就请阁下拿出解葯来吧!”

梅花主人道:“我虽带有解葯,但没有如此之多,给他们人手一粒。”

周簧道:“这倒不劳费心,老夫自有道理……”

梅花主人道:“先把你们解毒的葯物取出来,给我瞧瞧!”

玄皇教主生恐那梅花主人改变了心意,回头望着青衣少年,道:“有劳兄台把解葯交付本座。”

周簧急急接道:“如若兄台确然有心拯救天下英雄性命,那就把解葯,交给老朽。”

青衣少年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五盒,道:“这解葯只有一粒,两位又都是武林鼎鼎大名的人物,要我把解葯交给那个?”

周簧道:“那要请兄台自作裁决,应该交给那个,老朽决不勉强。”

青衣少年道:“如若单以声望而论,可信可托,那应交给你周大侠。”

周黄道:“老朽这里代表中毒之人谢过。”

青衣少年道:“你不要高兴太快,我的话还未说完,你周大侠太过正人君子,不擅心机,如若把葯丸交付给你,只怕你斗不过梅花主人,因此,我想还是把葯丸交给玄皇教主的好。”

周簧轻轻叹息一声,道:“任凭兄台决定,不过老朽要提醒兄台一句,数百英雄的生死,全操在兄台一念之间。”

青衣少年谈谈一笑,道:“如若不为与会之人的生死着想,以就把这解葯交给周大侠了。”

周簧长长吐出一口闷气,默默不语。

青衣少年缓缓把手伸了过去,交入玄皇教主手中,说道:

“一粒葯丸,数百条性命,你不要中了那梅花主人的鬼计。”

玄皇教主接过葯丸,回头对梅花主人说道:“解葯现在我手,你也该取出解葯瞧瞧了。”

梅花主人取出一个玉瓶,道:“这瓶中现有百粒丸葯,但与会之人,将近三四百人,你要如何分配?”

玄皇教主回顾了周簧一眼,道:“周大侠你有何良策?”

周簧道:“你要他先交我一粒。”

梅花主人拔开瓶塞,倒出一粒葯物,投了过去,道:“好吧,先给你一粒试试。”

周簧接过解葯,大步行近李文扬,严肃地说道:“李小侠毒性已发,请恕老夫要借重你一试解葯,黄山世家快名远播,想来你李小侠决不介意老朽此举。”

李文扬似已不能说话,只微微的点一下头。周簧蹲下身去,把解葯投入李文扬的口中。

全场中人的目光,都投注在李文扬的身上,等待着变化。

但见李文扬头上的汗水逐渐消去,身上的痛苦,也似是逐渐消失,不过一盏热茶的工夫,李文扬挺身坐了起来。

周簧长长吁一口气,道:“李世兄,觉得如何?”

李文扬道:“很好,内腑间剧毒已解。”

周簧回顾了皇甫长风,道:“有劳你老兄弟走一趟了。”

皇甫长风道:“但请吩咐!”

周簧道:“去五里之内,搬回两桶清水,密封运此。”

皇甫长风一抱拳道:“大哥已有数十年未曾差遣小弟了。”转身疾奔而去。

玄皇教主道:“周大侠的用心,可是把这一瓶解毒葯物,混入清水之中,分由场中人食用?”

周簧道:“不错。”

玄皇教主道:“此法虽然很好,只怕葯力不够,那就只好择人而救,救一个算一个了!”

周簧道:“老夫虽然不善心机,但也不致如教主所言的毫无计划,把数百条人命,视作儿戏。”

李文扬知他为人刚正,嫉恶如仇,心中对那玄皇教主有着成见,就不禁形露于神色;但在此情此景之下,又不便据实而言,告诉他眼下那玄皇教主,乃是他最喜爱的李中慧所改扮,只好微微一笑,沉默不言。

原来黄山世家二代东主李东阳,和周簧情谊深厚,李东阳在世之日,经常在黄山盘桓,但李夫人却不甚赞同李东阳和周簧太过亲密;可是李东阳和周簧交往的十分投机,李夫人虽然从中劝阻,李东阳却不予置理。那李夫人才气纵横,艳如仙子,胸罗之博,强夫十倍,李东阳不肯听信夫人之言。但也不敢责叱夫人,一气之下,曾和周簧联袂赏天下名山,一去三年,未返黄山。

经过此事后,李夫人果然不敢再劝李东阳和周簧疏远,但却被周簧瞧了出来,两人心中有了芥蒂,是以李东阳故去后,周簧也不便再到黄山世家。

李文扬、李中慧从能记事起,就识得周簧,中慧聪明伶俐,甜嘴巧舌,一口周伯伯,叫的周簧心花怒放,因此在李文扬兄妹之间,周簧却对李中慧多出一分偏爱之心。

他作梦也想不到,眼下的玄皇教主,竟然是自己最喜爱的李中慧。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怪叨,分由四面八方传来。

黄衣老者说道:“四周弟子们,已然等的不耐,该当如何,还望东主裁决。”

梅花主人道:“要他们撤回候命。”

黄衣老者应了一声,举起手中号角,吹出一阵长鸣。

四周的怪啸声,立时停了下来。

玄皇教主突然格格大笑一阵,道:“梅花主人,你不觉着四周伏兵撤退的早一些么?”

梅花主人道:“我只要毁去手中解葯,他们一样得死!”

玄皇教主道:“可借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梅花主人道:“何以见得?”

玄皇教主道:“你撤走四下伏兵,现场中能战之人,只有一个臂上架鸟的老头子了。但我们却凭添了甚多的生力军,动起手来,你岂不要吃大亏?”

梅花主人道:“如若你真要弃诺背言,那也很难说鹿死谁手?”

但闻步履声传了过来,皇甫长风一手提着一个密封的水桶,长髯飘飘的飞奔而至。

周簧启开桶上密封,目注梅花主人,道:“阁下可否再给一颗丹丸?”

梅花主人由瓶中倒出一粒丹葯,投了过去。

周簧看那水桶中飘浮一只瓷碗,碗中放着一个小酒杯,回头一笑,道:“兄弟做起事来,还是想得这般周到。”

皇甫长风道:“数十年联袂江湖,岂可忘怀的?”相对一笑,数十年的情仇怨怨,尽消于一笑之中。

周簧取起瓷碗,把手中一粒葯丸,投入碗中,加上清水调开,目注群豪高声说道:“随便那五位来,各服一杯葯水,试试看能否解得所中之毒?”

四周群豪立时齐拥而至三四十人之多。

周簧一皱眉头,不知该先给那个才好。

玄皇教主轻移莲步,走了过来道:“僧多粥少,还是由我来分配的好。”

取过周簧手中的小酒杯,掏了一小杯葯水,递给那独目老人,道:“老前辈先尽一杯。”

独目老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玄皇教主又掏起一杯葯水,递给那庞天化手中,道:“你素有参仙之称,对葯物最为了然,请饮此杯,看看能否解得腑内之毒?”

庞天化接过饮下。

玄皇教主又分掏三杯清水,分送皇甫岚和另外两个武功较差之人,高声说道:“各位清运气调息一下,看看内腑之毒是否已解?”

一粒丹葯,混入了一碗清水中,能否解得五人之毒,实乃场中绝大部分人关心之事,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时间在沉默中悄然溜走,虽只不过是一顿饭的工夫,但却使人有过了数十年的感觉,如那混入清水中的丹葯,无能同时解去五人之毒,全场中毒的人,即将有四分之三,无法获得解葯,等待着死亡,这其间的幸与不幸,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只听庞天化重重咳了一声,道:“老夫内腑中剧毒已解。”

神判周簧严肃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回头对那独目老人,一抱拳,道:“桑兄的感觉如何?”

独目老人冷冷说道:“老夫不姓桑……”

微微一顿,又道:“老夫亦觉腹内剧毒已解。”

周簧淡淡一笑:“难道周某的双目真的花了不成?”

独目冷漠的说道:“老夫生性孤癖,素不愿和人塔讪,周大侠最好是别和老夫说话了。”

周簧连碰了两个钉子,不禁一皱眉头,但他终于强行忍下了心中怒火,目光缓缓由皇甫岚梁上掠过,道:“贤任的感觉如何?”

皇甫岚道:“晚辈亦觉内腑剧毒已解。”

周簧目注玄皇教主,缓缓说道:“教主可以和那梅花主人谈谈交换葯物的事了。”

那解葯握在玄皇教主手中,周簧除了硬行抢夺外,只有低头和她商量了。

玄皇教主行近了梅花主人道:

“在双方内腑中毒未解之前,彼此之间,最好不要再生冲突。”

梅花主人道:“我既然答应了,那就一诺千金,绝不变卦。”

玄皇教主托解葯送了过去,道:

“好!就此一言为定,阁下的内毒未解前,咱们决不伤害阁下。”

两人交换解葯,梅花主人一口吞了下去,玄皇教主却把一瓶解葯,交到周簧手中。

周簧接过解葯,混入了清水调开,高声说道:

“诸位鱼贯行过,每人只许饮用一杯,如强自多取,那就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了。”

他声威极重,场中之人,大多对他敬畏三分,果然无人敢擅自多取,鱼贯行过,每人只取用一杯。场中群素全都用过,那清水还有半桶剩余。

玄皇教主大步行了过去,说道:“这余下之水还有大用,要妥善收存起来。”

提起木桶,交给那独目老人。

这时,剑拔夸张的紧张局势,似已缓和下来,荒草地上,坐满了人,尽都在盘膝闭目,运气调息。

突见梅花主人身子一闪,疾快绝伦的欺近了玄皇教主,右手一探,扣住了玄皇教主的脉门。

他动作的快速,直如惊雷奔电一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