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5章

作者:卧龙生

且说梅花主人纤纤五指,扣住周簧肘间“曲池穴”,猛一加力,变成五根钢条。

梅花主人微微一笑,道:“周大侠。”

周簧双目发直,一直盯在梅花主人的脸上,缓缓说道:“东主有何吩咐?”

梅花主人举起衣袖,拂拭一下头上汗水,叹息一声,松开了周簧时间要穴,眉宇间流现出困倦之容。

周簧双目一阵眨动,缓缓转过头去。

梅花主人吃了一惊,急急伸出双手,抓住了周簧的手腕,娇声说道:

“快些转过脸来,看着我的眼睛。”

原来那神判周簧,功力深厚,梅花主人施展“摄心术”,控制了周簧神智,但她稍一松弛,周簧竟然要破除控制,清醒过来。

但见周簧缓缓转过脸来,望着梅花主人双目,片刻后,双目又泛现出迷茫之色。

大约有一刻工夫之久,周簧目中那迷茫的神光,又突然消失不见,缓缓说道:

“东主有何吩咐?”

梅花主人盈盈一笑,道:“你出帐去吧!”

周簧应了一声,转过身子,大步走出帐慕。

梅花主人目往周簧背影离开了帐幕,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颤,倒摔在地上。

原来这“摄心术”极耗心力,梅花主人连续施展“摄心术”,对手又均是内功深厚,定力极强之人,她虽然控制了几人神智,但自身消耗心力奇大,人已难再支撑。

周簧大步而出,穿越过群婢,直向玄皇教主停身处走了过去。

这时,那玄皇教主正缓缓伸出手来,准备承受那独目老人的“火焰掌”力,她自知无能逃出那独目老人之手,但又要保持一教之主身份,只好伸出手来。

周簧刚好赶到,眼看那独目老人血红手掌,正向玄皇教主手上抓去,不禁心中一震,大声喝道:“住手!”

那独目老人已发觉教主为一种神异的力量控制,只是对方施用的手段,尤在移魂大法之上,是以不着痕迹,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心中忽生不忍之情,一时犹豫难决。

就在略一犹豫间,那神判周簧已及时赶到。

独目老人霍然转过身来,冷冷说道:“周簧,我们玄皇教中的事,不用你来插手!”

周簧道:“老夫不许你伤害玄皇教主。”

他本是和玄皇教主为敌,那独目老人出手干涉,此刻却突然敌友互移,只看的四周群豪,一个个目瞪口呆,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忽听庞天化大声喝道:“我明白了,那梅花主人会移魂大法,周大侠和玄皇教主的神智,都为那梅花主人控制了。”

那独目老人已经和周簧闹成剑拔弩张之局,双方立即将展开一场火拚。

庞天化及时一喝,使那独目老人收住了将劈出的火焰掌力。

这时,余下的群豪已不敢再轻身涉险,进入那帐幕中去。

其实,此时情形,那梅花主人正倒卧在帐幕中,不论何人只要举刀挥去,立时可把她置于死地。只见庞天化大步奔了过来,挡在周簧和那独目老人之间,说道:

“两位暂请停手,听我庞某一言。”

那周簧除了念念不忘为那梅花主人效忠之外,其他和常人无异,当下冷冷说道;

“不是老夫长那梅花主人的志气,咱们都不是她的敌手,与其白白送死,还不如归附那梅花主人的好,日后武林霸业有成,都不失一万雄主之尊。”

此等言语,出诸神判周簧之口,大大出了群豪意外,但那些受过梅花主人“摄心术”控制神智之人,却是听得个个点头,全场中分成两个极端不同的反应,一部分点头称赞,一部分摇头叹息,只觉周簧说出这几句话,大污他一世英名!

南疆一剑皇甫长风,突然插口说道:

“那梅花主人不知用的何等手段,使周大侠的神智失常,为她所用,这些话决非出自他的本心。”

庞天化道:“不错,老夫亦有同感。”

皇甫岚道:“周伯父一世英名,岂可这般轻易断送,我去那群幕中瞧瞧,那梅花主人,究竟用的什么手段?”转身向帐幕中夺去。

皇甫长风沉声喝道:“站住!”

皇甫岚回头说道:“爹爹有何指教?”

皇甫长风道:“你周伯父和那玄皇教主,武功何等高强,经验何等丰富,尚且为那梅花主人所制,你那点微末之技,如何是那梅花主人之敌?”

忽听一个清细的声音,接道:“让他去吧!”

皇甫岚转头望去,只见那青衣小帽少年,不知何时,又悄然来到场中。

庞天化抱拳一揖,道:“兄台医道高明,老朽甘拜下风,快请过来瞧瞧他们受了什么毒伤?”

青衣少年缓缓说道:

“不用瞧了,他们都被那梅花主人‘摄心术’控制了神智,因那梅花主人尚未现身,他们尚可自制,一旦那梅花主人出现,他们必将唯命是从。”

戒贪大师说道:“难道他们就没有疗救之望了么?”

青衣少年道:“除非先把那梅花主人制服。”

庞天化道:“玄皇教主的机智,在场之人是有目共睹,那确非别人能及,周大侠的武功,更是当代武林第一流中顶尖高手。这两人都为那梅花主人的‘摄心术’所控制,形势于我大是不利,看来只有兄台出手了。”

这青衣少年金针过穴之法,在场群豪都已看到,效用奇大,近乎神迹,都已对他生出了一种崇敬之心,是以庞天化出言请他出手相助,全场中无人感觉奇怪。

但见皇甫岚转身而奔,直向那帐慕中冲了过去。

皇甫长风望了那青衣少年一眼,也未出言阻止。

青衣少年望着皇甫岚的背影,长长叹息一声,道:“如若我的判断不错,那梅花主人在经过此番心力耗消后,不晕倒也差不多了,那时再派一人入帐,就不难制服她了!”

且说皇甫岚奔入帐幕中后,梅花主人刚刚坐了起来,正在运气调息。

这是重要的一刻时光,如若那皇甫岚早来一盏茶工夫,梅花主人,还没有反抗之力。

皇甫岚目光一瞥那美丽的胴体,不禁微微一怔。

梅花主人缓缓睁开星目,望着皇甫岚,盈盈一笑,伸出雪白的手臂,道:

“快过来扶我站起。”两目中奇光一闪,盯在皇甫岚的脸上。

皇甫岚目光一和那梅花主人相融,不觉心中一震,不自觉的举步行了过去。

梅花主人一手扶在皇甫岚手臂上,缓缓站了起来,突然向前一栽,倒入皇甫岚的怀中。

这时,皇甫岚神智仍然有些清醒,右掌暗蓄真力,按在了梅花主人的背心上。

正待发出内力,梅花主人突然警觉,面孔一转,柔声说道:“转过脸来瞧瞧我。”

声音柔和,动听至极,皇甫岚不自觉的转过脸去,四道目力相触,心神又是一震,卷在掌心的内力,再也发不出去。

帐幕外皇甫长风一直全神贯注在帐幕中的举动。

大约过了一盏条工夫之久,皇甫岚缓步走了出来。

皇甫长风大步迎了上去,低声说道:“孩子,你没有事么?”

皇甫岚冷笑一声,道。“孩儿已归附梅花主人……”

青衣少年两目一眨,突然暴射出两道怪光,凝住在皇甫岚脸上,缓缓说道:

“那梅花主人很好么?”

皇甫岚和那青衣少年目光一触,全身微微一额,道:“她很好。”

青衣少年声音突然转变的十分严肃,一字一句的问道:

“她可是很疲累么?”

皇甫岚呆呆的站着、双目凝注在那青衣少年脸上,木纳似的答道:“她很疲累。”

皇甫长风发觉爱子突然转变得十分呆板,似乎忽然间变了一个人般,心中大为关心,伸手向皇甫岚右腕上抓去。

只听那青衣少年冷冷喝道:“不要动他!”

皇甫长风陡然间收回右手,道:“为什么?”

青衣少年道:“他先受了那梅花生人‘摄心术’的控制,又被我施展‘移魂大法’迷乱了他的神智,现在他的脑际中,有两种意念在混乱冲突,无所适从,你虽然是他的父亲,只怕他此刻也认你不识,如若你出手抓他婉脉,激发他潜在的反抗本能,必将全力反击,他此刻心神榜惶,无所依靠,一出手必将全心全力施为,那就不死不休了。”

他清澈的目光,缓缓的由群豪脸上扫过,道:“不止是他,所有被那梅花主人‘摄心术’控制了神智之人,都不可招惹,一旦引他们出手,都将是不死不休之局。”

他无名无姓,也不知来自何处,但在此等情势下,却隐隐然成了领袖群伦的首脑。

只见他目光凝注在那独目老人的脸上,肃然说道:

“你虽然不肯泄露身份,但你的武功,是全场最高的一个,除了梅花主人外,只有那矮仙朱逸,或可和你一校长短,眼下那矮仙朱选,正在运气调息,尚未完全复原,我进入那帐幕后,由你暂时统率群豪,在我未出帐幕之前,任何人不许再入帐幕探看,你那火焰掌力,功候已至炉火纯青之境,如若有人强行进入帐幕,你就给他一掌。”

那独目老人似想推辞,但他身侧一个黑纱蒙面的人,却代他答应了下来。

那青衣少年望了那独目老人一眼,道:“你答应了?”

独目老人轻轻叹息一声,道:“如你斗不过那梅花主人,老朽不负收拾残局之责。”

青衣少年道:“我如也败在梅花主人手中,你们也该逃命去了。”大步直向帐幕中行去。

那守在要道的黄衣老者,眼看着一个个进入幕帐中的人,都被东主“摄心术”所控制,却不知那梅花主人,已到了筋疲力尽之境,看那青衣少年举步行来,也未出手拦阻。

青衣少年步入幕帐中,那梅花主人脸上的汗水还未干。

她闻声抬头,瞧了那青衣少年一眼,似是心知来了劲敌,不禁脸色一变,霍然站起。

青衣少年冷冷说道:“西门姑娘,你的摄心术功候不浅啊!”

梅花主人两目凝注在青衣少年脸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处处和我为难?”

青衣少年道:“你要杀人,我要救人;你要为恶,我要行善,咱们道不同,所行相冲,就成了对头冤家。”

梅花主人只觉他目光中神光炯炯,直通过来,心不由主的起了一阵波动,慌忙别过头去,说道:“你会移魂大法?”

青衣少年道:“移魂大法与摄心术虽是同一路道,但一个渊源于玄门道法,一个为瑜珈门中至极的绝技,今日咱们正好各尽其力,一较长短。”

梅花主人道:“你不是男子汉。”

青衣少年道:“这使你减少了很多胜算。”

梅花主人厉声喝道:“你究竟是谁?”

青衣少年道:“咱们昨夜才见过,你就这样快忘记了么?”

梅花主人道:“你是昨夜那位穿白衣的姑娘?”

青衣少年接道:“不错啊,我叫白惜香。”

梅花主人暗运功力,扬起右手,正待劈出,突见白惜香右手一扬,在肩头上刺了一枚金针,不禁呆了一呆,道:“你这是干什么?”

白惜香目中神光闪动,冷冷说道:“放下手来。”

梅花主人目光和他相触,心中不自觉的起了一阵波动,缓缓放下了右掌,道:

“咱们可否和解?”这一句,说的十分吃力,似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白惜香道:“可以,但你桀傲不驯,我必得用金针刺入你几处穴道,才可谈到和解。”

梅花主人合身一阵颤动,道:“好吧!”

白惜香手执金针,走了过去,疾快地在梅花主人身上,剩下五枚金针,才长吁一口气,娇喘了两声道:“咱们都该坐下休息了。”

倔强冷傲的梅花主人,此刻却变的十分听话,依言坐了下去。

白惜香拂拭了顶门上汗水,拨出肩上金针,也盘膝坐了下去。

大约有一顿饭工夫,梅花主人当先睁开双目,眼看白惜香仍在闭目调息,杀机突起,暗运动力,那知一条右臂竟已不听使唤,连举三次竟举不起来,不禁一呆。

白惜香缓缓睁开眼来,笑道:“你可是想暗算我么?”

梅花主人叹道:“我被你金针制了穴道,纵有此心,也是难以如愿了。”

白惜香道:“我这金针制穴之法,叫作‘五箭钉魂’,不但你两条臂已失去功用,就是双腿也无法踢出……”

梅花主人吃了一惊道:“这么说来,我连路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