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6章

作者:卧龙生

西门玉霜道:“教主夸奖了。”冷峻的目光,缓缓由室中群豪脸上扫过,接造:“我已答应那白惜香,在三月之内,不伤害你们……”

玄皇教主道:“白惜香,可是身着青衣,头戴小帽的年轻人?”

西门玉霜道:“怎么?你们也不认识?”

玄皇教主道:“白惜香,不像一个男人的名字。”

西门玉霜冷冷接道:

“管他是男是女,我已答应他在三月内不妄伤人;你们此刻如要拦阻我,那就不能怪我不守信用了。”大步向外行去。

群豪眼看西门玉露和周簧动手情形,个个心生寒意,竟无人敢出手阻拦她。

西门玉霜行至门口,突然回过身来,说道:“你们都还有三个月时间好活,三个月之后,随时都可能死去。”转身一掠,人已到数丈开外。

庞天化望着西门玉霜去如飘风的背影,缓缓说道:

“纵虎归山,此后江湖上怕是永无安宁之日了。”

玄皇教主轻轻叹息一声,道:

“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准备。唉!如若我们在三月中,能够团结整个武林同道,全力对付她,她纵然武功高强,艺兼天下各种恶毒的功夫,也可和她一战。伯的是咱们内部纷争不息,给她以可乘之机。”

突见周簧身躯摇了两摇,缓缓坐了下去,眉目之间,尽是困倦之色。

庞天化大步走了过去,挽手从怀中摸出一只玉瓶,启开瓶塞,倒出了两粒丹腕,递了过去,道:“周兄,请一试兄弟炼制的灵丹如何?”

周簧缓缓启开双目,长叹一声.道:

“老迈了,不中用了!”接过丹葯.吞了下去。

这神判周簧一生中行侠仗义,济困扶危,管尽了人间不平之事,纵横大江南北,一生中从未吃过败仗,侠名之盛,不下于黄山世家。这两句感慨之言,出他之口,当真是凄凉无比。

李文扬道:

“晚辈曾听家母谈过那‘化力神功’,是一种恶毒异常的武功,并非老前辈不如她。”

周簧嘴角间浮现出微微的笑意,闭上双目,运气调息,似是李文扬的几句话,给了他莫大的安慰。

戒贪大师霍然站起身子,说道:

“老纳要先走一步,赶回少林本院,把所见所闻之事,禀报掌门方丈,也好早作准备。”

少林弟子在众目暖暖下变节事敌,其情之惨,可算是丢尽了少林颜面。这场大会,虽未如那西门玉霜之愿,一网打尽与会之人,但却扫尽与会群豪的威名。

玄皇教主缓步过来,欠身说道:

“少林派一向被武林尊为泰山北斗,贵寺中的一举一动,对武林影响甚大,如若贵寺方丈能够出面主持其事,不难使天下英雄归心。”

戒贪大师叹道:

“敝寺中弟子,在老纳面前,仍然敢变节事敌,单此一事,敝寺方丈亦不至袖手不问,至于敝寺方丈,肯否出面主持其事,老纳倒是难作答复。不过,老纳当把教主之言转告敝寺方丈。”

玄皇教主道:“还得大师从中说项。”

戒贪大师合掌当胸道:

“江湖上传说,玄皇教一向行事偏激,乃是一个充满着神秘诡奇的恐怖组织,今日一见,方知教主竟然是一位才华出众,卫道不遗余力的巾帼女杰。唉!看来江湖上的传言,当真是不可采信。”

戒贪大师之言,也正是室中群豪心中之疑,个个转脸望着玄皇教主。

玄皇教主只觉此中清事,很难解释,只好淡然说道:

“本教因为行动隐秘,才引起江湖上纷纷传说,也是难怪别人。”

戒贪大师点头笑道:

“教主巾帼女杰,如能将玄皇教诸般行动,公开于世,不难成为武林中一支主脉。”

玄皇教主笑道:

“此事乃本教中的规戒,相传而下,纵然我有此心,只怕也无法在短期内如愿。”

戒贪大师道:“老纳不过是一句随便之言,教主不用认真……”合掌一礼,接道:

“老纳就此别过。”大步出去。

经过了这一次大劫后,与会群豪,不自觉间,生出了一种莫可言喻的情意,齐齐起身相送。

素来孤腐,不和武林人物来往的庞天化,突然起身说道:

“老朽一向是自扫门前雪,很少和武林同道往来……”

语声微微一顿,目光环扫了群豪一眼,接道:

“从此老朽将一改孤癌之性,四橡林避尘山庄从此欢迎武林同道造访,老朽当扫榻以待。”

玄皇教主道:“庞庄主医道精深,如肯门户开放,必可造福武林。”

庞天化哈哈一笑,道:

“老朽历经了这次劫难,心情确是大为改变,但愿以余生之年,能为武林同道略尽绵薄。”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老朽也要先走一步,避尘山庄中还有几个可用之人,老朽要回去准备一下。”扶拐出室而去。

玄皇教主目光环扫了四周一眼,道:“那梅花主人已去,诸位也都回去准备一下了。”

与会群豪,不是一方雄主,就是江湖上大有名望的豪侠,但经历过这场大会后,心理上都起了一种奇怪地变化,壮志消沉,彼此之间亲切不少。那西门玉霜临去之言,在群豪心中蒙了一层阴影,大家都有着同一的感觉,认为那西门玉霜之言,并非虚张声势;三个月后,随时随地都有着死亡的可能,只不知是那一个先蒙其害。如那西门玉霜挟其绝世武功,实行各个击破,群豪心中明白,无一人能够和她抗拒。

玄皇教主看群家默坐不言,每人脸上的神情,都很沉重,只好接着说道:

“那梅花主人虽是心狠手辣,但她很重诺言;她既然许下了三个月不在武林中惹事生非,倒是可信。武林中有一句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诸位如何去运用这三个月的时间,那是当前最重要的事;如果凛骇于那梅花主人的武功,先自失去了抗拒她的勇气,岂不是坐待那梅花主人宰割么?”

只听一个苍凉沉重的声音,接道:

“教主说的不错,如若一定得死,咱们也该死得有丈夫气概一些。”

群豪转目望去,看那说话之人,正是山东曹州无敌神拳陆义远——陆老英雄。此人十年前,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不再过问武林中的是非,想不到这次竟然也被那梅花主人束邀与会。

这几句话,激起了群豪雄心,齐齐站起身子说道:

“陆老英雄说的不错,横竖是死,也该死的豪壮一些。”

玄皇教主高举双手一挥,群豪立时肃静下来。

经过了这一番大劫难后,玄皇教主已然隐隐成为领袖群伦的人物。

只听玄皇教主说道:

“诸位也不要太过高估那梅花主人;她也是人,这世上未必就没有强得过她的人,像那位青衣小帽的白相公,就是那梅花主人的对手。在这番斗智中,梅花主人处处被他迫落下风,他既插手过问,决不会中途撒手,他安排下这三月限期,必有作用。”

群豪齐声接道:“教主说的不错。”

玄皇教主道:“因此,诸位尽可放心回去,尽其在我的多作准备,如能互通声息,守望相助,合众人之力,声势当可壮大不少。”

群豪齐齐抱拳,说道:“教主之言甚是,此刻寸阴如金,我等就此别过。”

玄皇教主道:“也许那少林掌门方丈肯答允戒贪大师要求,出面主持其事;此事如能有成,两个月内,诸位都可得到讯息,时光宝贵,诸位请上路吧!”

群豪对那玄皇教主齐齐抱拳作礼,告别而去。片刻之间,走了大半。

室中只余下盘坐调息的神判周簧、李文扬、玄皇教主、独目老人和皇甫长风父子等七八个人。玄皇教主回顾了那独目老人一眼,低声说道:“老前辈心意如何?”

那独目老人被她突如其来的一问,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呆了一呆,道:

“教主此言是何用意?”

玄皇教主道:“老前辈孤傲不群,不知是否肯卷入这一场武林是非之中?”

独目老人沉吟了良久,道:“老朽余年无多,对江湖的是是非非,早已无心过问;只因身受遗托,难如我寄情林泉之愿,倘若教主肯放老朽,那是最好不过。”

玄皇教主道:“老前辈的心意,本座本是不该勉强;但此事关系太大,纵然咱们不找那西门玉霜,她也不会放过咱们。为了玄皇教的存在,老前辈也不能放手不问。”

独目老人道:“教主才能出众,锋芒初露,已然使与会群豪归心,老朽一人之力,何补于武林大事?”

那静坐调息的周引,突然睁开双目,站了起来,说道:“桑南樵……”

那独目佝偻老人身子一颤,怒声接道:“谁是桑南樵?”

周簧哈哈一笑,道:

“这叫做不打自招,如是此室中,没有桑南樵其人,桑兄又何用介意?”

那独目佝偻老人,呆了一呆,黯然叹道:“不错,老夫正是那桑南樵。”

周簧哈哈一笑,大步走了过来,道:“昔年武林中传诵你死讯之时,我就知道你死不了。你生就的长命之征,只怕还要死在我周某之后。”

桑南樵黯然说道:“桑南樵早已死去了,余下的只不过是一具老朽的躯体。”

周簧笑道:“你还不是好好活着么?”

语声微顿,接道:

“你虽然瞎了一眼,但却无法改变那形貌轮廊,我初次见你之面,就认了出来。”

桑南樵独目眨动,脸上是一股忧苦和悲伤混合的茫然神情,缓缓说道:

“这些年来,老朽隐身风尘,对昔年故友,一律断绝了往来,想不到数十年后,周兄竟是还能认出兄弟。”

周簧笑道:

“桑兄虽然隐身风尘,不和故友往来,但你的大名,仍然经常在江湖之上出现。”

桑南樵点点头,道:“这个老朽亦曾听过。”

周簧道:“兄弟亦曾为此耗费了数月之功,追查此事。”

桑南樵道:“可曾找出那假借老朽姓名之人?”

周簧道:“没有,那人武功高强,神出鬼没,有一次兄弟追踪他大半夜,和他对了一掌,仍被他逃脱了……”轻轻咳了一声,接道:

“不满桑兄说,那时兄弟心中认定了那人就是桑兄真身,故未再追查。”

桑南樵一皱眉头,道:

“可惜!这些年来,老朽为一宗要事所系,不充分身,未能追查此事。”

周簧微微一笑,道:

“桑兄作事,一向使人难测,能够深知些江湖上将要发生的大事,提前公诸于世,也算是一桩大大的好事啊!”

桑南樵正色说道:“老朽郑重说明,那决非老朽本人。”

周簧呆了一呆,道:“那人当真不是桑兄么?”

桑南樵道:“不是老朽。”

周簧奇道:“这就奇怪了,除了桑兄外,又有谁能够一掌把我周某人震的后退了两步?”

玄皇教主接道:“我知道那人是谁。”

周簧道:“是谁?”

玄皇教主道:“西门玉霜。”

周簧道:“西门玉霜?不错,一定是她……”目光凝注在桑南樵的脸上,道:

“当时,兄弟确实只想到桑兄真身,兄弟亦曾大呼桑兄之名,那人却不顾而去。”

桑南樵独目中神光闪闪,慾言又止。

玄皇教主道:“那人冒借桑老英雄之名,无非是想借桑老英雄的成名,以达到传括他预言的目的;而他每次传播出的预言,又都是异常的灵验,除了那西门玉露外,谁还有如此能耐?”

周簧道:“一代新人胜旧人,那西门玉霜的武功才智,实非我等能够抗拒,能和她一较长短的,只有教主一人,还望教主担承此事,答允主持大局。”

玄皇教主道:“周大侠声望卓著,举世同钦,理该主持其事……”

周簧双手乱摇,道:“斗智运谋,丝毫差错不得,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教主如肯承担主盟,老朽自当全力相助。”

皇甫长风道:“周大侠说的不错,教主也不用再推辞了。”

玄皇教主沉吟了一阵,道:“如若咱们能够找到白相公……”

突然人影一闪,一个全身青衣的俊美少年,已停在室中。

玄皇教生看清来人后,不禁心头一跳,失声喝道:“林……”突然警觉,住口不言。

留在室中之人,大部都认得来人,正是那林寒青。

皇甫岚急急奔了过去,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