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7章

作者:卧龙生

林寒青呆呆的站在厅中,望着白惜香的背影,逐渐消失不见,不觉黯然一叹,由心底泛出一片怜措之心,只觉她以柔弱之躯,不顾自身安危,却为天下英雄谋命,磊落胸怀,实在是可敬可爱。

突听一声幽幽的叹息,起自身侧,道:“林兄别来无恙?”

林寒青只管仰着脸想心事,竟然不知有人走近身侧,转目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面垂黑纱的女子,站在身旁,急急说道:“我很好,你是李姑娘?”

来人正是李中慧,伸手揭开了蒙面黑纱,道:“不错,小妹正是李中慧。”

林寒青道:“白姑娘都对我说过了。”

李中慧微观羞意,说道:“她对你说什么?”

林寒青道:“她说,要咱们联手对付那西门玉霜,替天下武林谋命。”

李中慧道:“嗯!怎么一个联法呢?”

林寒青微微一怔,道:“你不知道?”

李中慧道:“知道得不够详尽,你可否再说一边给我听听?”

林寒青只觉很难措词,沉吟了良久,才道:

“她要咱们扮作一对假凤虚凰,以引那西门玉霜的关注。”

李中慧笑道:“如西门玉霜视而不闻,或是根本未来查看,那将如何是好?”

林寒青道:“在下亦觉疑难之处甚多,李姑娘系武林世家,声誉是何等清高,如此只怕玷污到姑娘名节。”

李中慧道:“我以玄皇教主身份,和你交往,固可掩天下英雄耳目,怕的是情难自禁……”双颊陡然间泛起了一片红晕,垂下头去,不敢抬头。

林寒青道:“这个,这个……”

李中慧突然抬起头来,道:“你不用这个、那个了,我们黄山世家,百年来一直受着武林同道的尊敬了我虽是女儿之身,也不能丢了黄山世家的人,伤了李氏家风。”

林寒青道:“姑娘说的是。”

只觉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也不知从何开口才是。

李中慧轻轻叹息一声,道:“林相公呢?可有疑难之处么?”

林寒青道:“在下家有高堂,好在此事旨在用谋,并非认真,也不用上告家母了。”

李中慧扬了杨秀眉笑道:“你这样有信心么?”

林寒青怔了一怔,道:“在下有些想不透姑娘言中之意。”

李中慧道:“纵然是假风虚凰,但也得装作的像真的一般,你就不担心真的会喜欢我?”

林寒青道:“在下自信可持之以礼。”

李中慧双目中闪动起了一片神光,道:“好吧!那咱们就试一试。”

突听室外传来周簧的声音,道:“白姑娘,咱们可以进去么?”

李中慧垂下了蒙面黑纱,道:“请进来吧!”

林寒青抬头看去,只见周簧当先而入,身后鱼贯随着皇甫长风。李文扬、皇甫岚等。

周簧四顾了一眼,道:“白姑娘哪里去了?”

李中慧道:“她走了,诸位有什么事,对我说吧!”

周簧道:“咱们要请示那白姑娘一声,有什么吩咐我等?”

李中慧道:“白姑娘已告诉了我,要诸位立时去侦察那西门玉霜的下落,明日午时之前,到此回报。”

周簧道:“好!咱们立刻动身。”当先向外行去。

李文扬回顾了玄皇教主一眼,慾言又止,转身而去,但见人影闪动,眨眼间走得一个不剩。

宽敞的大厅中,又只余下了林寒青和李中慧两个。

林寒青眼望着群豪去后,忍不住低声问道:

“那白姑娘可是当真的要他们去查那西门玉霜的下落么?”

李中慧道:“怎么,你可是认为我说谎?”

林寒青道:“李姑娘不要误会,在下只不过是随口问一声,别无用心。”

李中慧道:“白惜香告诉我一件事,那西门玉霜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极擅长易容之术,她随时可能捞装成各种不同形态身份的人,混在我们身侧。”

林寒青道:“不错,咱们得时时小心提防才是。”

李中慧笑道:“咱们得随时给他机会……”

林寒青若有所悟啊了一声,凝目沉思了一阵,道:

“你和那白姑娘似是早已有了很周详的计划?”

李中慧道:“嗯!”

林寒青道:“不知可否把内情告诉在下?”

李中慧道:“不行,你如多知道一些内情,就多给西门玉霜一分疑心……”

伸出雪白的皓腕,接过:“牵着我走吧!”

林寒青骇然一缩右院。道:“到哪里去?”

李中慧掀起了蒙面黑纱一角,脸上是一片庄严神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从此刻起,你已是我的闺中密友,心上情郎。”

林寒青缓缓伸出手去,牵着李中慧的右腕,低声说道:“李姑娘,马上就开始么?”

李中慧道:“不错,一直到你被那西门玉露掳去。在这段时日中,你必得常伴妆台,画眉深闺,做我李中慧裙下之臣。”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道:“我和白姑娘约好以五天之后,如西门玉霜还无动静,在下就要告别而去。”

说话间,人已到门外。

只见神、煞、鬼、魂四大凶人,早已在室外等候。

四人打量了林寒青一眼,却齐齐对李中慧抱拳一礼,说道:“教主可有差遣?”

林寒青征了一怔,慾言又止,心中却暗暗忖道:

“怎的这桀傲不驯的四大凶人,竟都加入了玄皇教中。”

只听李中慧道:“车马可曾备齐?”

红衣凶神恭道的说道:“车马已备多时,等候教主之命。”

李中意道:“你们随车护法,任何人不得接近车马。”

神、煞、鬼、魂,齐齐应了一声,转身向左行去。

李中慧施展传音之术,低声对林寒青道:“对我亲热一点,别让这四个人瞧出了破绽!”

林寒青只好右手加力,扶着李中意向前行去,转过了一个弯子,果见一辆华丽的篷车,停在道旁的青草地上。

红衣凶神打开了篷车垂帘,说道:“教主请上篷车。”

李中慧嗯了一声,回目对林寒青道:“扶我上车。”

林寒青只好乖乖应命,伸出右手,扶着李中慧,正待转身绕到车后,突听李中慧喝道:

“快上车来。”林寒青征了一怔,暗道:“这一定是叫我了。”翻身一跃,登上篷车。

李中慧随手放下车前垂帘,掀开垂面黑纱,盈盈一笑道:

“你不像我的深闺密友,倒像我的跟班仆男。”

林寒青尴尬一笑,道:“在下还不太习惯。”

李中慧笑道:“快些学吧!免得在众目瞪联下尴尬出丑。”

只听篷车外传来红衣凶神的声音,道:“属下等候命行车,但不知要驰往何处?”

李中慧道:“东行十里,有一座吴氏宗打,到那里再行请示。”

红衣凶神应了一声,篷车陡然向前行去。

林寒青低声问道:“这四人桀傲不驯,随时都可能背叛你,怎可把他们视作心腹?”

李中慧斜倚车栏上,微微一笑,道:“这是为了要测验你的胆气。”

林寒青道:“事关你的安危,与在下何干?”

李中慧笑道:“这四人除了桀傲凶残外,还都是色中饿鬼,你伴我同行,正如他们眼中之钉,随时存着杀你之心。”

林寒青点点头,殖:“原来如此!”

李中慧接道:“不过,他们此刻对我尚十分恭顺,有一天,他们背叛我时,第一个要杀的人是你!”

林寒青谈谈一笑,道:“我不怕他们。”

李中慧突然伸出手去,扶在林寒青的肩上,柔声说道:

“我讲的句句是实话,这神州四大凶人,凶暴成性,出手就要杀人,心目中毫无是非之念,而且不择手段,随时都可能暗算你,你要特别的小心留意。”

林寒青心中忖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偏要带四大凶人来,这岂不是自找烦恼?

李中慧回顾了林寒青一眼,道:“怎么不讲话,可是有些怕了么?”

林寒青道:“在下如若真的被他们暗算而死,只怕李姑娘也难有好的收场。”

李中慧微微一笑,道:“咱们现在已经是祸福与共,生死同命的夫妻了!”

林寒青一皱眉头道:“你好像很开心?”

李中慧道:“自然啦!”

突然一声厉叱,紧接着响起了一声惨叫。

林寒青掀开垂帝一角望去,只见一个负锄的农人尸体,横在道旁。

红衣凶神当先开道,那人显然是他所杀,但那红衣凶神竟连望也未望那尸体一眼。

林寒青放下垂帘,黯然叹息一声,道:

“四大凶人之名,果非虚传,这几人的残忍,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李中慧道:“什么事?”

林寒青道:“一个荷锄农人,大概是让路漫了一些,被那红衣凶神一掌击毙,弃尸道旁。”

他虽然尽量的忍耐着,使声音保持平和,但仍无法完全掩去内心的激动,声音中微微颤抖。

李中慧双目中神光闪动,也似为红衣凶神的暴行激怒,拉上蒙面黑纱,掀起车帘,冷冷喝道:“停车!”奔行的马车陡然停下来。

李中慧缓缓移动身躯,探出车外,肃然说道:“哪一个杀了人?”

红衣凶神一抱拳,道:“属下出手。”

李中慧道:“玄皇教虽然不似其他门派一样,但教中亦有规矩,你们既入了玄皇教,就该受教中规戒约束,不能任性非为。”

红衣凶神道:“咱们玄皇教中不许杀人么?”

李中慧冷冷说道:“不许妄杀无事和不会武功的人。”

红衣凶神天生残暴,野性难驯,抗声说道:

“那人眼看教主马车行来,不肯早些让避,杀之何惜?”

李中慧怒道:“你敢对本教主如此无礼?”

红衣凶神双目中神光暴闪,似想反chún相激,但他终于忍了下去,缓缓垂下头去,道:

“属下敬领责罚。”

李中慧道:“你用哪只手伤了那农人之命?”

红衣凶神道:“左手。”

李中意遵:“好!你就自断左手一根手指。”

林寒青吃了一栋,暗自提气戒备,心中忖道:这等重罚,只怕他不肯接受。”

红衣凶神双目中厉芒连闪,右手缓缓由怀中摸出一把匕首,说道:

“这断指之罚,不觉太重一些么?”

李中慧道:“你如不愿听去手指,还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红衣凶神道:“什么路?”

李中慧道:“那就是离开本教,叛我而去。”

红衣凶神哈哈一笑,右手匕首一挥,左手小指应手而断,鲜血狂喷而出。

李中慧一缩身退回车中,放下垂帘。

红衣凶神捡起地上小指,一口吞入腹中,说道:“票告教主,可要起程?”

李中慧冷冷说道:“驰往原定之处。”

红衣凶神应了一声,车马又向前行去。

林寒青低声说道:“你罚他断去一指,岂不是加深了他心中的记恨。”

李中慧道:“对付这等凶恶之人,如不使用严刑峻法,如何能使他们畏服?”

林寒育道:“恩威并济,才是待人之道。”

李中慧道:“那要看什么人了,如果像四大凶人一般的残暴之徒,全然不解恩义二字,那就非要重罚酷刑,才能使他们心生戒惧。”

林寒青不再多言,心中暗道:你心中这般明白,却偏生带了这四个人随身护法,岂非明知故犯?

篷车一片寂然,两人谁也未再开口。

过约一盏热茶时光,篷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外传来红衣凶神的声音,道:

“莫告教主,马车已到了吴氏宗祠。”

李中慧整好蒙面黑纱,掀起垂帘,缓步走下车去,说道:

“两个留这里守护马车,两个跟我进去。”

红衣凶神环视了三个兄弟一眼,道:

“老二、老三随教主进入祠中,老四留这里陪我守护马车。”

绿衣凶煞,黄衣怒鬼应了一声,并肩而出,紧随在李中慧身后,缓步向中行会。

林寒青抬头打量了四周形势一眼,暗道:那夜和白惜香被人引来此地,不就是这座吴氏宗祠么?这李中慧也找来此地,不知是何用心?

他心中虽有着重重疑窦,但却未多追问。

李中慧进了铜门,回顾了绿衣恶煞一眼,道:“你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