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38章

作者:卧龙生

他不是说谎?”

李中慧道:“四大凶人如会说出这般的谎言,那也把他们看的大阴狠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有一件事情请教。”

林寒青道:“什么事?”李中慧道:“西门玉霜、白惜香和我,你喜欢哪一个?”

林寒青想个到她会突然提出此事,不禁怔了一怔,道:

“这个.都谈不上,不过,三位都是在下心中敬佩的人物。”

李中慧道:“千万年来,武林中事,大都由你们男人主宰,但是此刻,却出现了一个新的形势,数十年内武林的劫运,可能要掌握在女人手中。”

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道:“白惜香和那西门玉霜以及李姑娘,都算得不世怪人……”

李中慧接道:“不要把我扯进去,我武功不如那西门玉霜,讲智谋难及白惜香,两雌相争的武林形势中,我不过担任穿针引线人。”

林寒青道:“白姑娘居于幕后,真正和那西门玉霜对面斗力、斗智的还是你李姑娘,”

李中慧道:“我担忧的是那白姑娘身体太过虚弱,难以支持到分出胜败。如着她不幸中途而逝,这一场卫道之战,咱们是必败无疑!”

她脸色突然一整.变的十分凝重,接道:“因为我是女人,对女人知之较深,万一那白惜香中途不幸而逝,这付担子就要落在你的肩上了。”

林寒青茫然说道:“我……”

李中慧道:“不错,你,如果你不愿眼看武林遭劫,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林寒青一皱眉头,道:“哪两条路?”

李中慧道:

“一条是真心全意的去爱那西门玉霜。如若她对你动了真情,就不会作出狠毒的事来。”

林寒青道:“另一条呢?”

李中慧道:“你这种人做不出来,不说也罢。”

林寒青道:“何以见得?我偏要做出来给你瞧瞧。”

李中慧道:“暗携剧毒,借机会毒杀那西门玉霜。”

林寒青道:“暗施毒手,未免有欠光明。”

李中慧道:“兵不厌诈,愈诈愈好。为了千百人的生死,毒杀个西门玉霜,有何不可?”

林寒青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未免言之过早。唉!我一个堂堂男子,受你们这般摆布。日后江湖之上,不知把林寒青说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了。”

李中慧笑道:“武林豪侠,香闺情郎,传诵千古,不知羡煞多少美丈夫……”

只听车外传来红衣凶神的声音道:“禀告教主,行车已至宅院。”

李中慧戴上蒙面黑纱,低声对林寒青道:

“不论你是否愿意,都得装出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扶着我走进去。”掀开车帘,行了出去。

这是一处高大的宅院,红门绿瓦,一看就知是豪富之家。

林寒青扶着李中慧当先而行,四大凶人鱼贯随在身后,过得大门,是一座很大庭院,庭院中栽植了不少花树。

李中慧回头对四大凶人说道:

“你们就留在前院厢房中吧!二门为界,不听招唤,不得擅入二门。”

四大凶人应了一声,齐齐欠身作礼。

李中慧扶着林寒青,突然加快了脚步,直入二门。

林寒青低声问道:“这是什么所在?”

李中慧道:“玄皇教徐州分舵,快些扶我进入东面跨院中。”

林寒青目光转动,整个的广大宅院中,不见人迹,当下加快脚步,向东行去,绕过一片花畦,果见一个月门。

李中慧放开了扶在林寒青肩上的右手,快步进入月门,直奔上房。

这是座市设精雅的小厅,左角处一道小门,通往卧室,李中慧取下了蒙面黑纱,笑道:

“随便坐吧,在这里我是主人,该我来侍候你了。”

林寒青道:“在下心中有点疑问,不知是否可问?”

李中慧道:“你说吧!”

林寒青道:

“这样大的宅院,定然是豪富之家,应该仆从如云才是,何以竟不见一个人迹?”

李中慧笑道:“仆从女婢,都已经连夜迁走,如今留在这宅院中的都是我玄呈教中高手,表面上你瞧不出一点戒备,事实上却是戒备森严,步步杀机。”

林寒青道:“我怎么瞧不出一点形迹?”

李中慧道:“他们各人都有着一定的方位,有的隐身在花丛之内,有的藏在房中,一经发动,连锁攻敌,你不解奥秘,自然是瞧不出什么了。”

林寒青道:“是啦!你准备今夜诱那西门玉霜到此,把她搏杀于此?”

李中慧道:“我作此布置之时,确有此心,但这等孤注一掷之策,太过行险,万一不成,岂不是反蒙其害,此刻,我已改变了主意。”

林寒青道:“你这预定之谋,那白惜香可曾知道?”

李中慧道:“不知道,今日咱们吴氏宗祠之行,变化又出我意料,使我自觉才智实难和那西门玉霜匹敌,更减我行险之心。”

林寒青道:“此刻你作何打算?”

李中慧道:“依照白惜香之言行事,撤除这宅院中的戒备。”

林寒青道:“撤除戒备,未免太过行险,在下之意,暂时按兵不动,作个备而不用如何?”

李中慧道:“嗯!瞒得过你,却瞒不过西门玉霜。咱们这等森严的戒备,只怕要激起她反抗之心,引起一场火拚,既然不打算上刻和她翻脸动手,那就不如大方点好,撤除戒备。”

林寒青道:“李姑娘思处周详,在下难及。”

李中慧笑道:“西门玉霜来时,你难道也要这般称呼我李姑娘?”

林寒青道:“不称你李姑娘,那要称你什么?”

李中慧道:“这样太生疏,如何能骗过那西门玉霜?”

林寒青道:“如何才能骗得过她?”

李中慧道:“你今年几岁了?”林寒青道:“虚度二十一秋。”

李中慧道:“可有姊妹兄弟?”林寒青道:“上无兄姊,下无弟妹.就是在下一人。”

李中慧道:“嗯!所以,你性格很孤独。”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李中慧道:“我小你三岁。可以称你为兄。”

林寒青道:“这个,这个……”

李中慧道:“不用这个那个,你如是不愿叫我妹妹,那就叫我的名字好了。唉!咱们虽是在作戏,也得要让那西门玉霜看起来有如真的一般……”微微一笑,接道:

“我要用最温柔的办法,使你感觉女人并不可怕。”

林寒青只觉得无言可对,淡淡一笑,默不作声。

李中慧突然起身行到门口,高声问道:“何人当值?”

只听月门外有人高声应道:“在下当值,教主有何吩咐?”

李中慧道:“你进来,我有话说。”

语声甫落,大门外微步走进来一个全身劲装的大汉。

林寒青凝目望去,只见那大汉一身草绿衣裤,左肩背刀,右肩上却斜插着一个圆形绿筒,既不像兵刃,也不像晴器,不知装的何物。心中暗道:这玄皇教总是脱不了形迹诡异。

只见那人抱拳对玄皇教主施礼道:“教主有何吩咐?”

李中慧道:“传我之令,要他们一律撤出此宅。”

那大汉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李中慧道:“神、煞、鬼、魂,四大凶人留在这里。”

那大汉绝不多问,回身抱拳,听完之后,又转身而去。

林寒青道:“玄室教规戒倒很严。”

李中慧道:“四大凶人,天性是何等的恶毒,但他们也将逐渐的屈服在我李中慧的手下。”

林寒青道:

“姑娘这统驭之能,实叫在下敬服,能使那四大凶人驯服,恐难再找出第二个人。”

李中慧道:

“那是夸奖了,西门玉霜和白惜香能耐,决不在我之下,我能作到,绝对难不住她们。”

林寒青正待答话,曾见那绿衣大汉,又匆匆走了进来,报道:

“属下已传教主之令,三十八位高手,尽皆撤出此宅。”

李中慧道:“你们在十里外第二分舵,候我之命,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一步。”

那绿衣大汉应了一声,回头就走。他说话时,一直是抱拳而立,毕恭毕敬。

李中慧待那绿衣大汉背影消失,牵着林寒青走回客室,笑道:

“现在,这座广大的内宅中,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了。”

林寒青道:“如若那西门玉霜要来,大可畅行无阻了。”

李中慧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怎么,你很怀念她?”

林寒青先是一怔,继而微微一笑,道:

“咱们这话般安排,不都是等着让她瞧的么?”

李中慧长长叹息一声,道:“假如一切发展,都在那白惜香预料之中,我真不知要如何排遣心中一股嫉忿和化苦。”缓缓向内室走了进去。

林寒青望着她的背影,流露出无限的凄凉,步履间,亦显得沉重无比。似是双腿上带了重铅,行动十分缓慢。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李中慧进入卧房之后,似是投放到海中的砂石,不再闻一点声息。

林寒青突然觉着腹中饥饿起来,但又不便呼叫,只好强行忍了下去。

月上树梢,夜空寂静,除了风拂花草,发出轻微的沙沙之声外,广大的宅院中,再也听不到别的声息。

林寒青心中暗道:这李中慧定是睡着了,如是那西门玉霜此时来到,真不知该如何对付她才是。心念未完,突然火光一闪,回头望去,只见李中慧那卧室之中,突然亮起了一片灯光。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道:“你睡醒了么?”

房中传出来李中慧的声息,道:“睡醒了,现在什么时光?”

林寒青道:“初更将过,二更未到。”

李中慧道:“你去前院要那红衣凶神进来。”

林寒青略一沉吟,依言而去,带来了红衣凶神,说道:“人已请到了。”

卧室中传出来李中慧的声音,道:“要他进来。”

林寒青听得怔了一怔,暗道:你那闺房重地,岂可随便让人进去?只道听错了话,接道:

“可是要他进入房中去么?”

李中慧道:“不错,要他一个人进来。”

林寒青口中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大感奇怪,忖道:什么话,非得要他进入房中去讲么?

红衣凶神回顾了林寒青一眼,大步直向房中行去。

林寒青缓缓坐在一只木椅上,等了足足有将近一顿饭的工夫之久,才见红衣凶神大步走了出来。

在这段时光中,林寒青心底生出了各种揣想,眼看那红衣凶神出得房来,问也没有问他一声,扬长而去,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忿怒,但又无法发作,望着红衣凶神背影消失,呆呆出神。突觉一只手伸了过来,搭在肩头之上,耳际间同时响起了李中慧的笑声,道:

“你在想什么心事?”

林寒青只觉由心底生出了一种厌恶之感,伸手一拨,推开了李中慧道:“不用你管。”

李中慧微微一笑,道:“你心中可是很讨厌我?”

林寒青冷冷说道:“不错!怎么样?”

李中慧突然晃燃火摺子,点起了房中的烛火,笑道:

“别忘了今夜咱们还得合作对付那西门玉霜。”

林寒青目光一转,发觉了李中慧眼圈红肿,似是刚刚哭过一场,胸中憋的怒火,再也无法发作,淡淡一笑,道:“李姑娘说的是。”

李中慧看他突然之间,嫉火全消,不禁一呆,黯然垂下头去,说道:

“想那西门玉霜就要来了,咱们也该准备一下才是。”

林寒青缓缓站了起来,道:“在下听候吩咐。”

李中慧缓缓转过身去,直入卧室,片刻之后,高声叫道:

“挂上室门,熄去烛火,进入卧室来吧!”

林寒青依言熄去烛火,挂上室门,缓走入内室。

只见李中慧身披薄纱,拥被而坐,伸出纤纤玉手,指指那榻边木桌说道:

“此刻,我已经是病人了,你必得好好服侍我。”

林寒青道:“好吧!你现在要什么?”

李中慧道:“先给我倒杯茶来。”

林寒青转身取过茶杯,倒上香茗,转脸看去,李中慧已仰卧下去,锦被覆体,只露出一个头来,长发散垂枕畔,眉目间似笑非笑,柔声说道:“送过来。”

林寒青缓步行近榻前,放下茶杯,道:“西门玉霜还未到来,这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