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霜衣》

第05章

作者:卧龙生

李文扬迎了上来,问道:“林兄见过周大侠了?”

林寒青道:“见过了。”

李文扬道:“他的伤势如何?”

知命子反口问道:“令妹至迟需得几日赶到?”

李文扬见闻广博,一听知命子反问之言,已知周簧的伤势有变化,略一沉吟,道:“如若舍妹尚在家,以她脚程,快则三日夜,迟也不会超过五日。”

知命子道:“唉!只怕他已经等不及了!”

李文扬道:“怎么?他的伤势有了变化?”

知命子道:“他自被贫道敷过葯物,养伤密室之后,神智从无今日这般清醒,贫道担心他伤势要变……”

忽听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进来,道:“你这小牛鼻子,也不睁眼瞧瞧你们这座荒山野庙中,有几样值钱东西,还怕老夫输了你们不成……”

于小龙突然一侧身,疾如流矢般,跃出室外。

那青衣少女眼看于小龙急窜而出,生恐落后,紧随着疾向室外冲去。

知命子一皱眉头,道:“什么人?好大的嗓子。”举步向外走去。

李文扬道:“这声音好生耳熟,我去瞧瞧。”喝声中人已向外行去。

不见他撩衫奔行,但举动却是快迅如电,身形一闪,人已抢到青云观主前面。

林寒青突然低声说道:“老前辈留步。”

知命子左脚已跨出门外,陡然转过身子,道:“什么事?”

林寒青道:“晚辈那位小师弟,淘气得很,请道长多多照顾,他如问起晚辈,就说我守护密室,侍奉周老前辈。”

知命子微微一怔,道:“你要到哪里去?”

林寒青凄苦一笑,道:“我要去追回那失去的一瓶参丸。”也不容知命子答话,飞身一跃,破窗而去。

知命子急急叫道:“使不得。”纵身追出窗外。

两人相差也不过一刹工夫,但知命子追出后窗,只不过遥见一点白影,闪了几闪,隐失不见。

他呆呆的站在屋顶上,自言自语的说道:“好俊的轻功,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

只听那沙哑的声音,传入耳际,道:“青云观主在么?”

知命子神智一清,赶忙跳下屋顶,跃入室中,关好后窗。

一阵步履声传入室中,夹着李文扬清亮的声音,道:“你这老偷儿跑到青云观来干什么?”

知命子转头望去,只见一个五旬左右的瘦矮老儿,留着一把山羊胡子,满脸倦容,一身尘土,大摇大摆的和李文扬并肩而来。

于小龙和那青衣少女,紧随在两人的身后。

那矮瘦老者,突然大迈一步,跨入室中,也不容李文扬为他介绍,一抱拳道:“道长可是青云观主么?”

知命子合掌应道:“贫道知命子?尊驾贵姓?”

那矮瘦老儿微微一笑,道:“不雅得很,老偷儿杨清风。”

知命子道:“久仰大名了。”

杨清风目光流转,打量了房中布设,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访问观主一声,周大侠周簧,可是落脚这青云观中么?”

知命子一皱眉头,道:“杨大侠问他则甚?”

杨清风道:“风闻他受仇家暗算,身受重伤,不知是真是假?”

他这等单刀直入的坦然问法,一时之间,真还使知命子无法作答,措词难筹,沉吟不语。

李文扬接道:“怎么?老偷儿,你也作了东海双蛟的爪牙了?”

杨清风愣了一愣,迢:“老偷儿这名号虽然不雅,但自信还有几分骨气,李公子这话未免问的太小觑我老偷儿了。”

李文扬道:“那你打听那周大侠下落作甚?”

杨清风突然放声大笑一阵,道:“首年老偷儿受过他救命之思,特地赶来探看一下,顺便送上一瓶疗伤之葯……”语音一顿,突转凄凉道:“万一不幸,周大侠已经去世,老偷儿也要在他的坟前祭奠一下,聊表寸心。”

知命子道:“周大侠伤得很重,只怕不是一般葯物能够奏效。”

杨清风道:“如是一般葯物,老偷儿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送到青云观来。”

知命子道:“什么葯物,可否先容贫道一看?”

杨清风探手人怀,摸出一个玉瓶,递了过去,道:“如若老偷儿没有走眼,这该是参仙庞天化调制的千年参丸。”

于小龙目光一掠那玉瓶,立时惊叫道:“啊!是我们丢的千年参丸。”忽然想起了林寒青,大眼睛四下一转,登时涌现出一脸愁苦,接道:“观主,我大哥哪里去了?”

知命子轻轻咳了一声,道:“他有事去了,就要回来。”伸手接过玉瓶,打开瓶塞,登时满室清香扑鼻,点头说道:“不错,果然是当今武林中第一等疗伤圣品,参仙庞天化苦心调制的千年参丸。”

杨清风一抱拳,道:“周大侠伤势好后,请代老偷儿问候一声,我这里告辞了。”转身大步行去。

知命子高声说道:“杨大侠请留步片刻,贫道尚有事请教。”

杨清风停了下来,说道:“观主有何见教?”

他虽有不雅的偷窃之名,但做事讲话却是干脆利落,豪爽异常。

知命子长叹一声,道:“周大侠确在我青云观中,得你杨兄这一瓶千年参丸,周大侠一条命算是捡了回来,贫道这里代为谢过。”说完,单掌合胸,欠身作礼。

杨清风哈哈一笑,道:“我者偷儿受过周大侠救命之恩,也该当一报,在下也不再打扰观主,就此别过。”说完就走,转身急奔而去。

知命子望着杨清风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此人虽负偷儿之名,但为人却是豪放得很。”

李文扬目光一转,不见林寒青,不禁一皱眉头道:“林兄哪里去了?”

知命子素来不善谎言,李文扬这一追问,立时张口结舌的答不出话,呆了半晌,才一跺脚,道:“唉!他如多等候片刻工夫,也不会负咎而去了。”

李文扬吃一惊,道:“他到哪里去了?”

知命子道:“他因周大侠伤势严重,非得千年参丸始能相救,抱咎失葯追寻遗失参丸去了。”

李文扬道:“天涯茫茫——他要到哪里去找?”

知命子:“唉!阴差阳错的是这瓶失了的参丸,重又回到了我们手里。”

李文扬忽然惊叫一声,道:“糟糕!”

那一直未开过口的青衣少女,突然接口说道:“大表哥,什么事糟糕了?”

李文扬道:“林寒青外和内刚,表面上冷若冰霜,内心中却仁慈无比,虽然身负绝世武功,却无法应付江湖上的险诈,何况……”

知命子似已经意会到李文扬言中的未尽之意,也不禁失声接道:“李公子可是怕他孤身涉险去找那参仙庞天化么?”

李文扬道:“不错,这失去的参丸,又如投在海中的沙石,天涯辽阔,他又毫无可资追寻的线索,如何一个找法,但想到此丸乃参仙庞天化炼制之物,极可能去找庞天化了。”

知命子眉宇间泛现出一股焦急之情,道:“果真如此,那就危险太大了。”

李文扬叹息一声,道:“庞天化孤方自赏,从不和武林同道来往,只怕家母也不识他。”

知命子接道:“据贫道所知,中原武林同道中,和参仙庞天化攀得上交情的,只有武当派外家名宿,十方老人桑南樵。”

李文扬接道:“十方老人桑老前辈,在下倒是识得,只是此人有如闲云野鹤,行无定处,一时那里去找?”

忽听那青衣女失声叫道:“啊!那小鬼头哪里去了?”

李文扬、知命子同时听得一怔,转脸看时,果然于小龙已然不见。

李文扬一跺脚,道:“该死,倒是忘记留心他了。”

那青衣少女道:“咱们快些追吧!”

李文扬道:“其人轻功不弱,只怕此刻已走出数里之外,咱们哪里还能追赶得上?”

知命子道:“唉!当真是一误再误,贫道一生之中,就未作过这等糊涂之事。”

且说林寒青离开了青云观后,一路施展轻功提纵身法,疾如破空流矢一般,直向江岸奔去。他为了赶路,避开了人行官道,认定了方向越岭而行。

一路上从不停歇,赶到江边,已累得汗水湿衣。

他捧起江水,冲洗下脸上汗水,使自己的神智冷静了下来。

抬头看去,只见一叶渔舟,远行在十丈左右。

林寒青目光过人,凝神望去,只见那般梢之上,站着一个身披袈衣,头戴竹笠的老人,立时一提丹田真气,喊道:“老伯伯,可否把渔舟驶过来,载带在下渡过江面,当重金相谢。”

他喝的声音,听起来不大,但远隔在十数丈外的老人,在江涛奔腾声中,仍听得异常清楚。只见他收了渔网,转过身来,打量了半天,才看到林寒青,摇橹缓缓驶来。

那渔舟距岸尚有二丈多远,林寒青已迫不及待飞跃而上。

他轻功绝佳,落在那小小的渔舟之上,有如轻叶飞絮,小舟动也不动一下。

那老人大为惊愕的打量了林寒青一眼,道:“啊!年轻人,你可是会飞么?”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我不过练过几天武功罢了,有劳老伯伯把我送过江去,我有桩紧急之事要办。”

那老人点点头,双手摇橹,向对岸划去。

林寒青目往那滔滔江流,看了一阵,脸色忽然大变,一伏身,钻入舱中,闭上双目,倚在舱壁上,脸上一片青白。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光,突然那老人叫道:“相公,船已靠岸了”。

林寒青睁眼望去,只见太阳已然偏西,当下纵身一跃,飞登上岸,探手从怀中摸一块金锭说道:“老伯伯,这点银钱,酬作酒资,谢谢你啦!”转身大步行去。

那老人接过黄金,定睛一看,立即高声叫道:“太多了,老汉如何能受?”

林寒青头也不回的大步行去。

他心急如焚,匆匆而行,直向桃花店中奔去。

桃花依旧,盛放迎风,桃花店仍然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林寒青略一犹豫,直向店中间去。

他心中对桃花店,早已有了个概略之念,绕过那环绕桃林建筑的酒棚,直向桃林深处行去。

白石小径上,飘落了几片早谢的花瓣,曲转在密茂的桃林中。

转过了几个弯子,到了一处岔道所在,林寒青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沿着正中一条道上行去。

这景物幽美,花红草绿的桃花林中,看似悦目如画,毫无戒备,实则每一段距离之中,都有着森严的戒备,林寒青行约四五丈远近,忽由两株巨大的桃树之后,转出来两个身着青衣的少年。

这两人年龄都在二十左右,长的甚是俊秀,只是眼神闪烁不定,隐隐流现凶光,面色苍白不见血色。

林寒青目光一掠两人,仍然举步行去。

两个青衣少年忽然转入路中,挡住了去路,笑道:“客人要到那里去?”

林寒青冷漠说道:“飞翠楼。”

两个少年同时微微一愕,道:“飞翠楼?”

林寒青默然不语,只把两道凌厉的目光,投注两人身上。

两个少年,打量林寒青一阵,左首一人缓缓说道:“大驾可是要造访绿绿姑娘么?”

林寒青微一点头。

两个少年相互望了一眼,道:“绿统姑娘的约会,已定到三日之后,有劳大驾留下姓名,三日之后再来。”

林寒青冷冷说道:“在下今日非得见她不可!”举步向前行去。

两个少年四顾一眼,不见人踪,立时欺身而上,左掌一挥,疾向林寒青前胸迫去,口中冷冷喝道:“站住!”

林寒青右手飓然而出,抓住了左面~人,默运内力,向前一带,横向右面一人撞击。

那人只觉半身酸麻,全身力道完全失去,才知遇上了高手,心头大为震骇。

右面一人眼看同伴的身子,硬向掌势上面撞来,只好一收掌势,急跃而退。

林寒青早已成算在胸,那还容他逃走,右手松开,急跃而上,一把抓住了那人衣领,低声说道:“动一动我就震断你的心脉,要你立时气绝当场。”

那少年果然不敢再动。

林寒青随手一掌,拍在那少年背脊之上,说道:“你们两人都被我震穴斩脉的手法,伤了要穴,七日之内,不能妄运真气,和人动手,否则吐血而亡。”

两个少年穴道虽然受制,无能反抗,但双目中却流现出一片狡诈的光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