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01章 飞吻绝技闹江湖

作者:卧龙生

八月十日,秋高气爽。

黄连峰,苦瓜谷,“大槐树下。

琴韵锵锵,檀香袅袅。

嘿!好一时珠联壁合,男的一身白衫,英俊潇洒;手操琴键,双目凝视着依在其身畔黄衫少女。

黄衫少女凤眼凄迷,陶醉于琴韵及情郎之柔密情意中。

天地之间,好似只剩他们二人。

“娟妹!”

“奇哥!”

激情之下,两人紧紧的拥吻在一起。

突闻:“啊!”一声凄厉惨叫。

“神剑”玉坤奇右手挟起古琴,左手食指直指向满面惊惶的黄衫少女,含恨喝道:“梅娟……你……”

语未完,强忍痛楚,转身狂奔而去。

满面惊惶,凤目圆睁的“美嫦娥”杨梅娟起先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及至发现王坤奇伤势,恍然大悟,尖声叫道:“天啊!奇哥,你听我说呀!”

边呼边追寻而去。

疾驰中的“神剑”王坤奇一听杨梅娟尖声呼唤,以为她要赶尽杀绝,心中更恨,提聚全身功力,往前疾驰!奔!狂奔!拼命的奔……

直至脱力晕倒在一间茅屋前!

那具吉琴重摔倒在地,发出一声“锵!”巨响。

“谁?”随着那声朗骂,自茅屋内闪电殷跃出一个银髯飘飘,面白眉垂颊相貌极为慈祥的老者。

一睹及昏倒在地的王坤奇及那具古琴,老者低呼:“月眉古琴,咦?那人莫非就是威震武林的‘神剑’王坤奇?”

趋前抉起那人身子,果然正是剑中之圣王坤奇,老者一见其伤势沉重,连人带琴抱人茅屋中,展开急救!

灵葯人口,再经一番推拿,王坤奇悠悠醒转过来,双目一触及老者,急撑身慾起,有气无力的道:“‘怪老子’前辈!”

“怪老子”笑道:“呼!你总算醒过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坤奇沉吟片刻后,不避讳的将事情始未道了出来,恨恨的道:“前辈!这女人实在大无情了,竟狠下心如此对付我!”

“怪老子”沉声道:“杨姑娘所使出的莫非就是那今天下武林大惊失色的“初吻伤身,热吻销魂吗?”

王坤奇怒道:“正是!”

“怪老子”奇道:“王大侠,你与杨姑娘已是武林人士公认的‘神仙侠侣,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悲剧呢?”

王坤奇默默含首不语!

“怪老子”摇摇头道:“暂且不要去管这些纠纷了,还是先设法治疗你这伤势才是正途!”

王坤奇摇头凄然道:“我这伤势原本就十分的沉重,再经先前一阵子疾驰,内腑受伤甚巨,慾求痊愈,恐怕微乎其微!”

“怪老子”叹道:“不错!方才我已替你把过脉象,伤势的确十分的严重!妈的!古山这家伙偏又不好找!”

王坤奇双国一亮,急问道:“前辈所提之人莫非就是‘赛华佗’古山?”

“怪老子”点点头道:“正是,可惜他一天到晚居无定所!”

王坤奇毅然道:“皇天不负苦心人,晚辈势必踏遍天下,找到此人!”

“怪老子”入内端出一杯清香扑鼻葯酒,笑道:“王大侠,这是老夫亲酿造的‘宁神酒’,你体力耗损过多,喝下它,好好休息一下吧!”

王坤奇感激的端起“宁神酒”一饮而尽,感激的道:“多谢前辈赏赐,晚辈终身感激不尽!”

“怪老子”笑道:“好好休息吧!”

一拂王坤奇“黑甜穴”后,急忙站立在茅屋门口。

“怪老子”是一武林怪侠,武功怪招一大筐,智计过人,任何歹人只要被人缠上,那准是“如影随形”“睡食不安”“没完没了。”

他自一听王坤奇叙述后,心知这其中必有误会存在,既知杨梅娟在后追赶,立即站立屋前,希望能碰上她。

果然,天随人愿,半盏茶时间,自远处奔来了杨梅娟,她一见“怪老子”立即问道:“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怪老子”松口气、笑道:“哈哈!这里是我的别墅呀!咦!杨姑娘、老夫看你神色匆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杨梅娼急问道:“前辈,你有没有看见王坤奇大侠?”

“怪老子”摇头道:“没有呀!你找他有事吗?”

杨梅娟一阵失望,苦笑道:“没事,晚辈告辞啦!”

“怪老子”笑道:“杨姑娘,你先别急,老夫看你神色欠佳,可能是心急再加疾奔之故,先进来喝杯茶再走吧!”

杨梅娟此时亦觉口干舌燥,便随“怪老子”步入屋内。

此时,王坤奇及那具古琴早已被“怪老子”移人后屋内,只见他递过一杯热茶,慈祥的道:“梅娟姑娘!松子茶,趁热喝吧!”

“怪老子”侠名颇著,人又慈祥可亲,杨梅娟不疑有他的喝了一口,只觉入口清甜,不自觉的一饮而尽!

“怪老子”在旁欣慰的观看着,口中暗数:

“一!”

“二!”

“三!”倒也!真有效!

“怪老子”抱起杨梅娟步入后屋中,置于王坤奇身侧,望着熟睡中的二人,“怪老子”喃喃自语道:

“二位既能相吻,相爱必深,虽有误会,今日进行合体之缘后,情根已种,天大的误会必然可烟消云散了!”

上前迅速替二人卸去衣物,各塞人一白色葯丸后,自我嘲笑道:“妈的:想不到我也会客串‘拉皮条,啦!”

“二位好好‘努力’吧!老夫先出去后山采葯啦!”

言讫,飘然面出。

“怪老子”前脚方出,床上二人便已有“动静”了!

“激情葯丸”果然神效无比,王坤奇及杨梅娟人虽醒回,神智却是一片混饨,只知全身火热:极须发泄!

人类原始本能在进行着!

呻吟声及喘息声交织合奏着!

徐久,徐久,上切重回安宁!

床上安宁了,但是江湖上却不安宁矣!

光阴似箭,一晃十八年过去了!

塞外——

八月十日,卯午相交时刻。阵阵马啼声。

划破寂静孤单的大地。黑影渐现:嘿马是大宛名种,人是超逸挺拔,一身白衫,仿佛鹤立鸡群,洒脱自如,端的是浊世美男子。骏马徐徐奔驰,马上俊人儿,眯着眼,哼道:

“今夜有酒今夜醉,今夜醉在秦淮河畔!”

月映波底,灯照堤岸,如花美眷倚栏杆。

歌女歌,舞女舞,声声相思为谁诉!

步步爱怜为谁踱,密意柔情为谁流露。

歌声低沉,歌词柔腻!

敢情,俊人儿远是位流连“花业”的多情种子。

反复吟哦,哼唱,神色一片痴迷——

好半晌,白衫少年从痴迷境界缓缓面对浩瀚大地,不由破口低骂道:“干!死老头子,本少爷与小桃红正打得火热,却叫我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正行之间,忽闻一阵兵器交击喝叱声!

别看白衫少年外表英俊,斯文,却是天生的“相打鸡”,此时一听到有人打斗声,精神大震,勒马循声疾进!

嘿!是一座古寺,莫非和尚在思凡啦1

不对!这古寺一片断壁残垣,破落不堪,非但没有庙门,而且连门上的匾牌也不知去向了!

少年嘀咕道:“妈的!连匾牌也拿去卖,够穷的啦!”

寺院内中,呼喝之声,此起彼落;偶而夹杂着几声婬言婬语及暧昧笑声,与那兵刃之声大不谐调。

白衫少年自马上轻轻一跃,落在身前一棵古树,往内一瞧:

嘿!二十余人围成一个半圆,个个脸上皆浮现一般邪气。

半圆之内,正有两个在作生死之斗!

一个是横眉竖眼的彪形大汉,上身赤躶,满胸毛茸茸的,挥动着狼牙棒,逼得对手只有招架的份儿!

只见那人身穿湘绸彩袍,油头粉面、此时额角已淌下汗来。

那大汉怪笑不休,越打越猛,猛的全是外家硬功夫。

穿彩袍的人越来越罩不住了!

“相好的!再见啦!”大汉招式突然一变,狠牙棒直向那人头上飞去,刹那之间,血花四溅,那六阳魁首被打得血肉模糊!

“嘻嘻!”场中突传出一声娇笑,接着喊道:“打得好!该下一个了!”

“干!”还有“查”某哩!白衫少年循声望去,只见在半圆缺口的地方,悠悠闲闲的站着一个十六八岁的大姑娘!

只见她:

脚蹬小蛮靴,耳挂相思坠,身穿一袭粉红色透明罗衫,将那诱人胴体,除了胸部及私处外,完全暴露无遗!

“干!三八‘查某’!咦”

白衫少年傻眼了!

“干!好美的‘查某’!”

美似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此刻她一手轻托香腮,一手斜扦柳腰,摇摇摆摆,晃晃荡荡,那股浪劲令人魂飞骨酥!

白衫少年暗暗称奇不已!这么美的“查某”,就是西施再世,妲已重现,也要自叹不如三分,怎么会这么狠毒呢?

在场诸人瞧瞧少女,看着大汉,又看看那惨死鬼,犹豫不决!

妖冶少女媚眼一抛,昵声道:“怎么,没有人啦?”

陡闻一声狂吼:“有!”

众人心神一震,只见场中跃出一位鬼面老头“手执“夺命叉”,脚踩“迷幻步”一双贼眼紧紧的盯住壮汉!

“妈的,都快要死翘翘了,还想风流!”

鬼面老头出手似电,振臂一又,挟着雷霆万钧之挚,刺向大汉毛茸茸的胸膛朗声叱道:“去你妈的蛋!”

“你妈还有蛋哩!”大汉挥棒迎向邓夺命叉。

“锵!”夺命叉飞上半空中,鬼面老头捂看鲜血淋漓的虎口,身子向后疾退,慾图避开大汉那第二棒!

可惜,太晚了!

又是一声惨呼!

又是一条人命!

“好!好!下一个呢?”

妖冶少女笑问着。

爱说笑,上去就死,谁会这么冒失呢?”

大汉神龙活现的环视着现场诸人,拍着胸脯叫道:“妈的,要上的快滚出来,咱祈连一虎鲁远等着入洞房哩!”

场中静静的!

没人敢吭声,连呼吸声也听不到!

妖冶女人嘻嘻一笑!

大汉更加嚣张的叫道,“妈的!快一点好不好?放着这么美的人儿闲在一旁,未免大可惜啦!”

“是呀!上呀!”

大汉两只豹眼,来回转动着,回头色迷述的瞟了妖冶少女一眼,浑身血液一阵激荡,历声喝道:“妈的!大爷不等啦!”霍然进逼,振臂疾挥向人群。惨叫连连,血肉纷飞;刹那间,刹得寸甲不留!

“哈哈……”壮汉狂笑着!

想不到这大汉竟有这种浑厚惊人的武功,一下将二十几条人命完全超渡,少女不由稍为怔了一怔!

大汉止住笑声,猛然回头气喘如牛的望着妖冶少女叫道:“好妹子,你方才说寺中最后一个男人可以和你终身厮守,对不对?”

妖冶少女回过神,娇笑道:“是呀!”

“那,咱们亲热亲热吧!”

妖冶少女含笑不语!

树上的白衫少年逐渐沉不住气了:“干!好端端的一朵鲜花怎么可插在牛粪上呢!不行!我必须阻止他!”

只见大汉将狼牙棒往外一丢,笑道:“来,先给大爷吻一下!”

此刻,大汉气喘如牛,口角流着“猪哥水”,虎臂一张,“饿虎扑羊”猛向妖冶少女的诱人同体扑去。

白衫少年忍无可忍,身影疾落,照准大汉劈出一掌。

然而,又慢一步!

只见妖冶少女婬笑道:“好人儿,想吻呀?拿去吧!”

酥臂轻举,玉掌徽扬——

一记冰吻,应面袭向大汉。

“啊!”大汉惨叫一声,就地栽倒。

七孔溢血,快翘辫手啦!

“干!啥米功夫?”白衫少年惊叫道。

妖冶少女娇叱道:“你是谁?”

启衫少年不屑的道:“无可奉告!”

面对如雌俊逸的美男子,妖冶少女双目紧瞪着他,心头一痒向他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道:“走吧!”

“去那里?”

“嘻嘻!我方才已经当众声明过了,今天古寺之中,最后剩下来的人,方够资格与我厮守终生,你已经入围了!”

“干!爱说笑!”

“嘻嘻!想不到你这么斯文的人,也会出口脏言,不过,这样子才显得有男子气概,不错,够资格当我的丈夫!”

说完,罗衫轻摆,含笑向白衫少年行来。

白衫少年心神一荡,暗道一声:“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飞吻绝技闹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