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0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作者:卧龙生

这日,两人庭园尚样,陆小郎眼见百花悠悠,青山隐约顿生辞意,乃道:“玄姐姐!今天十几了”?

南宫小玄脱口道:“今天是月尾,明天就是十月初一了。”

陆小郎眉头暗蹙,心想:“到此不知不觉又十几天了倒好像一眨眼似的。”

因而笑道:“真快……。说着,面色一正,声音一住,又道:“玄姐姐!我该走了!”

南宫小玄苦在心头说不出,只得强颜芙道:“小弟!多住几天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全好!”

陆小郎黯然一摇头道“谁不多想住几天呢?但!需要小弟去办的事情实在太多,如今江湖,一夕数变,多耽搁下去……”

南宫小玄真不知如何说才好,鼓了鼓勇气,问道:“小弟!你不觉得身上有什么不舒服?”

陆小郎两臂左右一伸,又收来拍了拍胸脯,笑道:“很好嘛!就是太胖了点!”

南宫小玄眨了眨眼皮,又道:“不知因何使你发胖的?”

陆小郎略一思忖道:“可能是吃了寒云庄的珍贵美食吃得太多了吧?”

南宫小玄沉叹一声,幽幽地道:“小弟,住几天再走吧!”

陆小郎怔了一征,疾声说道:“我的事太多。那能一再耽搁下去?”

南宫小玄背过脸,泪珠从脸上滚下来,她不是为离别而悲,而是……终于埋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道:“小弟,你……你已经不适宜在江湖走动了!”

陆小郎脑子里翁的一响,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他的悟性很强,哪能听不懂这句话的含意?陆小郎上身晃了两下,强持镇定地间民“真的?”

南宫小玄背着他,无声的点点头!

陆小郎猛一运气,不由大骇!

他原以为自己在受伤后元气大退,功力可能大不如前,但想不到体内此刻连一丝真气都没有!

汗珠已在他额上滚动,他仍不死心,奋起一指,向庭圆中一棵老树上点去……若在往日,指离三尺,树干就能被劲贯穿一孔,而现在只听见“外”的一声,那棵老树幌都没有幌一下,陆小郎却感觉疼彻心肺,手指差一点被折断。

陆小郎看了事实,反而比先前沉静。声如蚊蚋地喃喃道:“完了!完了!天啦,你对我陆小郎太不公平了!”

南宫小玄咬牙忍住心内酸楚,背转身躯,安慰道:“小弟!过几天也许复原的……”

陆小郎目光茫然的问道:“玄姐!这是人人都怕的‘闭穴’之灾么?

南官小窗赂然道:“可能是的,也许能复原也不一定……”

陆小郎似乎再也无法沉静,暴叱一声道:“你骗我,这是永远无法复原的!”

南宫小玄柔声道:“小弟,先别发急,我们可以想办法。”陆小郎顿时万念俱灰,一头向庭圆中的假山上撞去。

南宫小立想不到他会突起轻主之念,心中大骇,玉手一扬,点了他的麻穴,将他抱回卧室中。回到卧室后,南宫小玄解了陆小印麻穴,强将他按在榻上休息.

陆小郎热泪盈眶,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师恩未报,而我却……”说着,竟然咽不成声.

南宫小玄也是无限悲痛,但此时此境只得忍住悲痛,劝慰勉:“小弟,既知如此,你就更不应该自寻短见了,你活着一天,总还有复原的希望,你如愚昧的一死,那才真是一切都完了!

陆小郎抽噎着道:“一个丧失武功的人还有什么作为?”南宫小玄声调感人地道:“可是你玄姐姐虽不敢诩为武林第一人,可也不在乎谁,有我在,你还愁不能成事?”

陆小郎想说,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岂能依靠你一个女人?但他并没有说出来。人家总是一番好意呀!

三天又过去了。

在这三天中,陆小郎变得非常消沉,丰腴的面颊又瘦了下去,眼光呆滞无神,显然内心无比的痛苦。在这三天中,陆小郎一直闭门不出!这天夜晚,陆小郎自饭后即一个人靠在床柱上沉思!

突闻南宫小玄在房外唤道:“小弟,在不在呀?”陆小郎有气无力的道:“玄姐姐!请进!”香风一阵,南宫小玄迈进屋中,一见陆小郎消沉瘦弱的样子,心中老大不忍的说道:“小弟!你怎么搞的,瘦成这个样子!”说完,爱怜的摸着陆小郎的面颊。陆小郎低头叹一声,摇头不语。

南宫小玄坐在床边柔声道:“小弟别愁眉苦脸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翻阅本庄先人留下的《奇功导枝绿》已找出“闭穴”之解法……

陆小郎心神一震,紧拉着南宫小玄的柔手,激动的说道:“玄姐姐,你是说有方法可以解去我这“闭穴之灾?”南宫小玄突然被陆小郎一抓,男人的天生气息,震得她全身一软,声若蚊蚋的道:“小弟,的确解过,不过……”

陆小郎急问道:“不过什么?快说!”

南官小玄羞红着脸道:“别急。只要有灵葯来配合本庄秘技,双管齐下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你的一身功力!”

陆小郎激动得全身发抖!

南宫小玄在旁目睹此情景,不由更加坚定决心,只见她反握陆小郎的手,严肃道:“小弟,要解“闭穴”之灸,要受很大的罪,你受得了吗?”

陆小郎未见过南宫小玄如此严肃的神情,心知此种苦必定非同小可,但也为了早点恢复功力,他也顾不及那么多了……。

只听他道:“玄姐姐,我受得了。”

“你肯接受我的安排吗?”

“肯”

“好,你在庄内等我消息2”

“你要去哪里?”

“普天之下,有三种灵葯可以治你的“闭穴”之灾。它们是参王,连实及桃实,我决心踏遍奇山异林,只要取得任何一种,你就可改恢复功力了!”

陆小郎好似泄气的皮球,又软了下去。

“唉!太难了,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找到灵葯呢?”

南官小玄柔声道:“小弟,别泄气,皇天不负有心人的。”

蓦的,一个侍婢的声音自屋外叫了起来:“庄主,快来啦。庄主,快来,呀……”叫声一落,只见侍婢小翠跌跌撞撞地跑进卧室。

南宫小玄微微一凛,即自榻边站起来,疾声问道:“何事惊慌,小翠喘吁吁地沿“后园的老桃树开花了。”“真的呀!”南宫小玄尖叫道。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南宫小玄连连挥手道:“快去守着,我马上就来。”小翠应声,疾退下去。

寒云庄后园里有一颗桃树、是镇庄之宝,自寒云庄开立门户以来,只开过一次花,据说隔数百年开一次,一次只有一朵。如果将那朵桃花摘下食,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能使人功力倍增,南宫小玄春风满面的笑道:“小弟,奇事出现了,走。”

拉起陆小郎的手立即疾奔后园。

陆小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道:“真是没有用,才跑这么一小段路,便成个‘鸟’样。”

时令人冬,桃树一片光秃,既无新芽,也难见一片绿叶!但这棵光秃秃的老桃树枝上,却开出一朵粉红色的桃花,两人一到树前,一股淡淡清香扑鼻而来、只听小玄欣喜的道:“小弟,你真是一位福将,我自生长在这里二十八年了虽是日夜企盼,但也不见开出一片花瓣,如今却偏偏在这时开出花来,这可能是夭意,小弟快出口含着摘下来,再吞到肚子里去,我好运气为你‘复功!’”

陆小郎愣住了,连忙推拒道:“南宫小玄不可以这样,这是寒云庄种的千年异宝,又是难得一蕾,小弟怎可平白享受?”

南宫小玄知道陆小郎的强脾气,立即示意,待婢及看,守桃树的人退去,然后以口咬下桃花,双腕抓住陆小郎的腕脉。暗暗地运使内力,陆小郎“啊”的一声嘴巴大张。南宫小玄俯身向前。缓缓的以口接口,将桃花喂进了陆小郎的腹内。继而,抱着陆小郎疾奔回卧房内。

这一刻,南宫小玄积压在心底的情焰再也按捺不住了,两手抱住陆小郎的腰,在他的嘴chún上死命的吮吻起来.陆小郎措手不及,被南宫小立以一口真气将千年老桃树之花哺进腹内,顿觉一股异香直冲脑门,体内有一股热火在乱穿。”

刹那间,五脏如火;骨筋似被拆散,唷,此时正抖着手”。

“哎,玄姐姐,你……”

“小弟,准备‘复功’吧!”

“你”

原来,南宫小玄不但早已剥得象只绵羊,迅速地为陆小郎解衣宽带,准备为心上人进行“复功”呢!

内外交功,陆小郎的心跳更速了。要命,真要命。

“喔,这……南宫小玄怦然心跳。

可是陆小郎此时已全身轻抖,气喘如牛,满面通红,显然,桃花之灵效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发生作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

太阳升起了……

日正当中了……

陡见陆小郎的身子一动,南宫小玄立即移开身子,躺在一侧休息着,陆小郎坐起一瞧,心中明白,南官小玄柔声道:“小弟,再将真气运行一周天!”陆小郎点点头,依宫而为。南宫小玄悄悄入内冲洗过身子,着好装出来时,陆小郎刚好一股真气直上十二重楼,浑身舒泰,内力充沛!南宫小玄一看陆小郎目中神光,就知道那桃花的神力果然名不虚传!不由惊喜的低呼一声。陆小郎双膝落地,拜道:“玄姐!你对我患重如山,情深似海,小弟不是凝男傻汉,一切均在不言,有待来日吧!”

陆小郎这几句话,说得南宫小玄心花怒放,连忙伸手扶起陆小郎,关怀笑道:“快不要这么说了,来,我试试你的内力如何叩说着,伸掌抵住陆小郎的命门穴,继道:“慢慢动力……”陆小郎一试,就已觉得内力比前增大,心里一阵高兴,不禁一鼓作气,运下七八成,徒听“怦”的一响,竟将南宫小玄弹开两丈有余,陆小郎回头一看,不禁大骇……”

南宫小玄一跃而起,大叫道:“小弟,你玄姐姐的内力虽不敢说冠盖武林,能胜我者也寥寥可数,而你现在的内力却比我强出很多,为姐的要恭喜你了!”

陆小郎答道:“这都是玄姐所赐。南宫小玄淡淡一笑,正色道:“你我情胜手足,这样说,未免俗套,不过,以你目前功力,自可纵横江湖,但是,江湖颇多险际,处处均有陷队,不可不防。”

“临阵相搏,内力强弱因为胜负重大因素,究竟不十分可靠,武林之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另外尚有许多奇异兵器、魔法邪术,可能你还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千万不可自认为功力高强而无所忌弹,那你很可能随时遇险遭伏。”

陆小郎拱手谢道:“多谢玄姐姐的指数,小弟一定时刻记在心头。”南宫小玄又遭:“这只是在下闯荡江湖的一点经验,还有,你用你的那手“无相指法”可是令师传授给你的”?陆小郎点头笑道:“全是家师所传。”南宫小玄一皱眉尖,前南自语道:“这就奇了“无相指法”分明是“斩情庄”王坤奇门下的不传绝技。”

陆小郎心中一动,信口道:“斩情庄卜……南宫小玄摇头不答,不久又扬眉问道:“你师除了“无相指法之外”。没有再传授你别的武功么?”陆小郎摇摇头道:“没有!”南宫小玄又是皱眉沉思一阵,方道:“据玄姐所知,“无相指法”是斩情庄王坤奇门下的绝招,不知怎会到你师手上去的?”

陆小郎微作沉思,答道:“也许家师与“斩情庄”有些瓜葛。”南宫小玄淡淡一笑道:“好了,我们不要再花费精神去猜了,咳……当初,“斩情庄”庄主王坤奇,所以能在江湖扬名立成,二十年不倒,他并不只靠这手“无相指法”,还有“鬼府琴音”和“反手剑法”,并称三绝,尤其是那套反手全和无相指法配合起来施展,简直教人难解难析。……”

说到这里,南宫小玄顿了一下,又道:“你现在使用的“无相指法”虽然不错,但有些势寡力薄,尤其退到高手相搏之时,难求变化,至于……”

陆小郎不禁插口也“玄姐真是武学渊博嘛!”南宫小玄颇自傲地笑道:“不摸清别人的武功路子要想闯江湖道儿,就不那么顺利了!”

陆小朗笑了一笑,神色一正,又道:“玄姐既然说出了我武功的缺点……。”南宫小玄连连摇头道:“不!不!我不是说你的武功缺点,我只是想,你师父如果已尽得“斩情庄”不传之秘,那么没你武功之时,为何只传指法而不传其他……。”陆小郎听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