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1章 色字头上一把剑

作者:卧龙生

途中,邯郸雄问道:“前往“霸剑宫”,台见是准备暗探还是明访?”

陆小郎摇摇头笑道:“暗探我看不必吧?”

邯郸雄疾声问道:“兄台与‘双剑霸王’有旧?”陆小郎道:“旧交谈不上,近日有一面之缘!”

邯郸雄笑道:“我们台兄俩想必可以沾光同行了?”

陆小郎连连点头道:“那是当然……。”说着,语气一顿,又道:“恕在下心直口快,二位乃是南海创名家,此番前往‘霸剑宫’是……”?

邯郸雄抢口道:“重观摩‘双剑霸王’,宇文康在北地称雄一时,武林中人提及无不变色,兄弟俩是想见识见识!”

陆小郎情知对方绝非单纯只为“见识见识,”对方既然将“名剑”见他只字不提,自己当然也不便点破。

不过,陆小郎并不怕同他们二人同行有何顾忌,因为邯郸门下、在武林中尚算得上是正人君子!

邯郸雄又陆小郎沉默不语,又道:“宇文康的为人处事,在武林中是毁誉参半。正邪难辨,此去万不可疏忽,务必多加小心才是!”

陆小郎点头道:“兄台言之有理!”邯郸旋却不眼气地插口道:“哥哥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成风,难不成那宇文康是天神下降?其不动邪念就算了,若要动否脑筋,咱们三打一,只怕他难逃公道。”

邯郸雄朝他弟弟恕目喝道:“旋弟,你的老毛病又犯了!离家时爹爹吩咐你的话,你又忘了一干二净,那天在七……”

邯郸雄说到此处。忽然噤口不言,眼角一膘。见陆小郎似乎不在意,又接道:“你再乱说,送你回家!”

邯单旋被他哥哥责骂一顿,感到无趣,赌气别过头去!

陆小郎笑道:“令弟豪气干云,令人钦佩,经不起惊涛骇浪,闯不得龙潭,也枉自立身武林了……。”

说着,又对邯郸旋道:“不过,今见所言,也大有道理,宇文康心机如何,我等知之甚微,此去请多加小心,以防有变!”

陆小郎这番话,说得两人都大为舒服,双双点头称是。

邯郸雄又道:“兄台与宇文康有过一面之谈。前去造访,自是顺理成章,小弟等与其素昧平生,而且听人传闻,“霸剑官”,并不欢迎生人……。”

陆小郎接口说道:“这点在下业已想过,就说我等在沧洲底相遇,谈起过“霸剑官”在北地武林的感望,于是慕明望访,如此说,二位意下如何?”

邯郸兄弟齐声说道:“全凭台兄!”

三位也不再说话,放开大步,朝东市奔去。

约莫申牌时光,三人已到达湖边。

三人站立湖边一看,只见碧波万顷,一望无涯,与那真正“太湖”相比,端然毫无逊色之处。

岸边橹声款乃,墙桅林立,三人不禁一齐喝道:“真称得起小‘太湖’!”

陆小郎道:“我们要去‘霸剑官’要多少银子你只管讲。”

谁知那船家话也不说,竹篙往岸上一点,船又去了。

邯郸族素来是个火爆性子,甚是气恼,当下就要纵身上船,找船家理论,却被乃兄一把拉住。

陆小郎又连问好几条船,都是不吭声地掉头就去。

陆小郎猛然省悟,苦笑道。“船家大概都不愿去‘霸剑宫’,这便是如何是好?”

邯郸雄一皱眉头道:“可能是宇文康下令不准他们载客前往!”

陆小郎微一颔首道:“很可能!”三人言谈之间,脚下沿岸而行。

陆小郎蓦见临湖一座楼房,挑着一付帘子,画着“临湖居”三个字,当下心中一动,笑道:“听说此地鱼虾鲜美,我等何不趁此一尝,来!由在下作东!”说着领先步上楼,邯郸兄弟在后连举步相随。

这间楼虽然陈设得异常简陋,倒也算得上干净整洁。

三人自顾自入座,店小二不待吩咐,即摆下三付筷杯,拔起一壶老酒,又端上一只碗,上放着两个对合的大碗。

那碗内也不知放的什么东西,只听见里面“壁卜卜”一阵乱响。

陆小郎好奇地打开一看,原来里面放着一大碗二寸来长的活虾,鲜蹦乱跳,只跳了三个人一头一脸都是酱醋。

陆小郎即忙将这盖上,好一阵子,才不闻响动,想是活的被酱醋和老酒一浸,八成是醉了。

陆小郎这才揭开盖碗,三人渐渐有味地吃起来。

陆小郎想起对方才的尴尬;不禁笑道:“咱们要不是想去“霸剑宫”可一辈子别想吃这种鲜美的活虾了!”

邯郸雄笑道:“咱们离黄河不远,倒不难吃到活是,不过,黄河里产虾,有股腥味;也没有这么大,这样吧,今天就是去不成“霸剑宫”这四五十里地,也不算白跑,哈哈……”

他们一味谈笑,却想不到已然惊动了店家。

只见垂帘掀动,走出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少妇,一鲜红裤子,腰扎一条围巾,风姿不恶,恰似文君。

那少妇移步到三人面前,笑问道:“三位可是沧洲府来的?”

陆小郎即忙回道:“正是,请问因何动问?”

少妇笑了笑,又问:“听说三位要去‘霸剑宫’?”

陆小郎料定这少妇必是“霸剑宫”的眼线,当下不露神色,故作无可奈何之态,道。“不错,但是沿湖船家不肯去,在下……。”

少妇又问道:“三位相公与那宇文宫主是故交?”陆小郎道:“在下与宇文宫主小有交往……。”

少妇问道:“请问宝号?陆小郎回道:“在下陆小郎!”

少妇先是一惊,接着莞尔一笑道:“原来是宋少侠,宫主已有交待,嘱由妇人随时注意接待小侠!”

陆小郎暗暗一凛,蹙眉问道:“令主人怎么知道在下会来?”

少妇口齿伶俐地回道:“相交贵乎知心,敝下当然……”

陆小郎插口道:“好一个“相交贵乎知心’!在下真是佩服得很!”

少妇娇媚地一笑,指尖儿一挑,指了指邯郸兄兄弟道:“这二位也要去么?”陆小郎笑道:“这二位乃在下好友,仰慕宇文官主已久,特随在下来晋见宇文宫主,还要相烦……”

少妇掩口笑危“真是慢待三位相公,来日敞上怪罪下来,还望担带一二。”说完,就吩咐店小二重整酒杯,要亲自把盏。

陆小郎即忙区道:“不用了!在下等想立即赶往拜见宇文宫主,烦请代为寻找一条船。”

少妇笑道:“船有现成的,三位相公既然是即刻就要起程,小妇人不敢再坚留,就此请吧!”

三人起身离座,陆小郎取出银子付帐。

少妇婉拒道;银子万不敢收。”

陆小郎见对方刻意推拒,只得作罢!

那少妇虽然是三寸金莲。却是步履娇健,在下楼之时,陆小郎走在少妇前面,故意一滑失足!

那少妇粉臂一扬,抄住陆小郎助下,轻笑道:“相公小心!”

陆小郎已然觉出那少妇腕力惊人,暗想:“干!一个酒店里当炉妇人已是不弱,看来‘霸剑宫’倒是有点实力的。”

四人来至湖边,少妇撮chún一啸,只见一条单蓬快船自芦苇中摇出,飞快地来到眼前。

那快船上坐着三个青衣少女,船前两人各操双浆,船尾一人掌舵,三人面目清秀,不似渔家女模样。

陆小郎先让邯郸兄弟上船,然后一转身,笑问道:“请问姑娘称谓,日后好谢接待之情!”

少妇妩媚地一笑道:“妾身有个不雅之号,名唤‘销魂妃子’!”

陆小郎暗暗一怔“天龙帮”有一个销魂娘子,此处有一个‘销魂妃子’,他二人会有关联的么?

少妇见他怔住,还以为闻名销魂,指尖儿一扬,在他鼻尖上一点,媚笑道:“少侠!请登船吧!”

陆小郎面上一热,一转身,纵上了快船。

少妇又扬声道:“三位相公都是贵客,你们要小心了!”

船上少女也不答话,四浆一摇,其快如飞,眨眼之间船已离岩一箭之遥。

三人坐天舱中,不觉已至湖心,只见烟波浩渺,湖风擦身飞过,款乃之声,惊起阵阵水鸟。

陆小郎暗暗纳罕,宇文康何以知道自己会来?

还有,那号称“销魂妃子”的少妇,不但口齿伶俐,而且甚工于心计,那句“相交贵乎知心”的答辞,真是太恰到好处!

船行约莫一个时辰,天已尽黑、那原本操之如飞的浆橹,此时,渐渐地慢了下来。

陆小郎放眼望去,只见远处灯火辉耀,宛如一座灯山,在黑夜之中,更见耀眼生辉。

快船忽然在一块孤石旁停下,陆小郎举目向舱外望去,只见孤石上,竟然耸立着一座凉亭。

那凉亭的四角,各挂一盏六角风灯,随风摇曳,凉亭上横一方匾额,画着“迎宾亭”三个大字。

执橹的青衣少女。恭声启chún道:“请三位相公在迎宾稍待,容奴婢禀报宫主。前来相迎。”

三人络续起座离舟,纵上孤石,进入“迎宾豪”中,那快船如飞般向“露剑官划去。

陆小郎一见快船去远,方笑道:“干!这‘霸剑宫’门户重重,该不会是宇文康放作神秘吧!”

邯郸旋不屑地冷哼道:“还不是故弄玄虚,藉张声势!”

陆小郎笑道:“你的豪气,使在下壮胆不少!”

邯郸雄道:“舍弟就是这样不知天高地厚.花台可莫听他的。”

“言谈之间,一阵湖风迎面扑来,北方的十月天,晚上的湖风犹如一把刺刀般剪肌刺骨,陆小郎不由感到一丝凉意。

陆小郎顿时想到南宫小玄鉴别赠送的裘袄,虽然他内力充沛,血气旺盛,不畏寒冷,但那裘袄却代表南宫小玄的温情,想取出来穿上,一念及此,手就向行囊摸去。

手摸到行囊里,指尖突然触到一个大如鸟蛋般的小东西。

取出一看,只是一个通体碧绿的小瓶,瓶上贴着一线红笺,上面用绳头小楷写着一行字:“每一对时服此一粒。可抵任何剧毒。”

陆小郎猛然想起,这瓶御毒葯丸是“七毒仙子”连庄赠给他的,想必是南官小玄收拾行装时暗暗放进了行囊。

陆小郎略一思忖,向邯郸兄弟道:“你我相交不过半日,不知二位可信得在下?”

二人齐声抢道:“兄台何出此言?”

陆小郎道:“江湖上险诈甚多,我等不可不防,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少时入宫,钦筵难免,如对方在食物中掺毒,可说防不胜防,在下在瓶抗毒葯丸,以在下之意,你我先各吞食一粒,以防不测。”

邯郸施不加思索地问道:“兄台所言有理,我等不得不防,快将葯丸取出吧1”

陆小郎技开葯塞,倒出三植葯丸,每人分食一粒。

陆小郎复将葯丸放回囊中去。

蓦在此时,一条明灯高照的彩船自远而近,到了迎宾亭前约里四五支的地方停下,既不紧缆,也不拢边。

宇文康锦衣华服,外披大衣,隐见剑柄隆起。

宇文康站在船头,朝三人一拱手,朗声道:“闻听三位大驾交临,特来近迎,就请落舟。”

原来“双剑霸王”宇文康有意将彩船停于湖心,存心要试一试三人的轻功如何?

三人相对一视,陆小郎轻声道:“二位可能一跃三丈?”

邯郸雄冷哼一声道:“既是那厮存心要试试咱们腾挪之术,不防叫他再退十丈!”

陆小郎轻笑道:“干!兄稍安勿躁!再下先行,二位随后来!”

说着,一抱拳,朝宇文康朗声发话道:“在下不揣冒昧前来拜访,蒙尊驾亲自迓迎,在下先行谢过!”

语音一落,躬身便拜。

陆小郎就在弯腰之际,略连内力,两脚陡地腾空,身形竟然倒飞而出,只见他空中轻轻一折,轻落船首。

真所谓“船不摇幌,水不兴波!”

邯郸兄弟二人也是紧随纵出,几乎与陆小郎同时落船。

宇文康正在惊异陆小郎的身法,想不到两人一落,竟是三个,当下心中一凛,暗道:“这两个八成也是会家!

宇文康一面礼让三人进舱,一面吩咐催舟!

只见浆橹齐飞,船如离弦之箭,直向“霸剑宫”驶去。

陆小郎放眼望去,操舟之人俱皆少女,着一色彩衣,不禁暗暗称奇:“干!难道宇文康是个好色之徒?”

进入舱中,分宾至坐定,宇文康手指邯郸兄弟道:“这两位是……。”

陆小郎心怕邯郸兄弟说出不好听的话来,立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色字头上一把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