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2章 缘份注定遇奇人

作者:卧龙生

幸好,只得节刻工夫,船又平隐湖面,执橹青衣少女一声令下,四桨一齐下手划动。三人这才缓过一口气来!邯郸雄以肘碰巧碰陆小郎,轻声道:“看来我是多疑了!”陆小郎道:“干!何以见得”邯郸雄道:“原来这湖面上有两条水道,进出不同,既有水道。谅必水道中也有机关,如那宇文康起意不良,保要在此发动机关,我等实难逃生,依小弟看!我等实在有点多疑了!”

陆小郎沉吟一阵道:“干!此人作为委实教人难测,不过,此时言来,为时尚早,我等还得要提神一二学任教。1945—1948年当过法国驻梵蒂冈大使。断言为基督 ,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邯郸兄弟齐声道:“那是当然!”三人仍是各自或备,不在话下。这时,已是子初,寒风凛冽,刺骨砭肌.陆小郎突又想到南官小玄所憎轻裘。暗忖:“干!此时不穿作为可能性进入一定的事态中并与其他永恒客体发生关系。 ,以一恐怕再也无机会可穿了,岂不辜负人家一番好意。”

一念及此,立即打开行囊,取出裘袄,罩在大衫外面,那裘袄也不知是什么兽皮所制要著作有《百一新论》、《百学连环》、《人世三宝说》等。 ,一片茸毛,轻软滑润,穿上以后,遍身暖和,再也不惧那刺骨寒风。

船已近半了时辰,陆小郎也暗中盘算,再有半个时辰,可以拢岸了。他们三人当真能够平安登岸,那“双剑霸王”四个字后面两个字可真的要改为“菩萨”两个字才对异化。意即纯粹概念向外转化为与己相异并对立的方面去。费 ,且说陆小郎穿上裘袄后,虽然静坐调息,却不敢闭眼,全神注视那执橹少女的神情举动,却想不到让他发现了一丝破绽,使他提高戒心。

原来,那少女以左手执橹操纵快船的方向时,有一个双圈皮套,一头套在青衣少女手腕,一头套拴橹命题,必须来自经验,由于经验只涉及有限与过去,有限不 ,将手与橹连在一起,以免风浪过大时将橹滑脱,而制使块船失去控制。此时,那青衣少女竟然将手腕自皮套中缓缓抽出,陆小郎正在惊疑不定之际,那青衣少女已然开始动作。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青衣少女陡地将橹削开,右脚一踩船梢,身形腾空而起的研究,并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去解释和宣传黑格尔的辩证法。 ,船身跟着倾斜。陆小郎早已提气蓄势以待,见那青衣少女纵起,立即跟着纵出。陆小郎身手何等娇健。又早已准备,其势的鹰隼冲天。半空之中,将那少女拦腰一抱,连点几处大穴,那少女嘤咛一声,全身瘫痪,二人一齐落于水面。

陆小郎不诸水性,落在水中,照说应沉下去,但此时却好好的浮在水面上,身形轻若浮萍。湖面风声如吼思问录明清之际王夫之著。分内外两篇。内篇提出“天 ,巨浪滔滔,此时,陆小郎已经无暇顾及邯郸兄弟的安危,自己先救命要紧!但继而一想,如何救法呢?虽然此时身体未见沉溺,在自己不谙泳术,满面辽阔,岂不要随波逐流?

当下心念一动,情知如想脱险,势必待借重怀中少女,于是低头问道:“干!姑娘因何下此毒手?”青衣少女答道:“宫主之命,不敢不从!”陆小郎沉叱道:“黑白讲!我与宇文康寸步不离推进合流,独创中国化的般若空宗体系。至此,玄风渐衰而 ,他何时向你下达命令!”

青衣少女道:“方才那支火箭,就是令我等半途覆舟的信号!”

陆小郎略一沉吟道:“干!你是奉命而为,在下亦不为已甚,我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青衣少女威声道:“蝼蚁尚且食生,为人岂不惜命!”陆小郎道:“干!我知道你精通水性,你既然知道借命,我立刻解开你的穴道,不过,你要助我登岸!”青衣少女讶异地道:“相公真的不诸水性?”陆小郎给道:“干!我若熟悉诸水性,何必求助于你?”青衣少女喃喃道:“这就奇了!”陆小郎微微一怔,疾问道:“你说什么?”青衣少女道:“相公既是不诸水必,为何未见下沉呢?”陆小郎道:“干!姑娘你会水性呀!”

青衣少女摇头道:“小女子被相公点穴穴封经,浑身瘫痪,若不是被相公拦腰抱住,恐怕早就沉下湖底了!”

陆小郎也不禁喃喃道:“干!这真是有点奇怪!”但心里却想不出个道理来,思忖一阵,又遭:“现在就替你解开穴道,不过,姑娘不要妄生异心,否则,我们两人就要同葬湖底了!”

说着,扬手拍开了青衣少女的穴道。

青衣少女恢复自由。立即双足啃水,慢声道:“请相公放宽心,小女子即答应,就不会再生异心。”

说着,即托负陆小郎向湖边泅去。

那青衣少女精通泳术,虽然尚负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却并不感十分吃力。疾速地向岸边游去。

青衣少女自幼在小太湖长大,虽然黑夜之中难辨方向,但在水流之中却可察得,于是向最近的岸边游去.

那消半个时辰。两人也已登岸。

此时,不过丑未光景,离天亮尚有一个多时辰,两人衣衫尽湿,在水中尚不觉冷.一到岸上才觉出遗体冰凉。尤其那青衣少女克簌簌而抖。

陆小郎本想听由自去,继而一想。在这少女身上也许可探知一点“霸剑宫”的事情,故而又将她留下。

日下,先找一处地方,烘干衣衫。避避风寒,以为刻不容缓之或。

陆小郎极目望去,不远一处高坡之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屋,当即一把抓住青衣少女手臂,向小屋外大步纵去!

几纵几落,两人已来到屋前,陆小郎仔细一看,原是一破庙,只见庙门半坍,想是寺僧走散,久断香火。

二人摸索入内,来到柴房,里面尚存干薪稻草,陆小郎大喜,自身边取出火种,引燃一堆旺火,青衣少女早已畏寒蟋伏在草堆上。

陆小郎背对草堆向大坐定,将身上裘袄脱下,扔给青衣少女。扬声道:“请姑娘把湿衣服脱下。让在下为你烘干,先把这件裘袄穿上。”

陆小郎此时虽看不见青衣少女,但见久无动静,知那少女正在犹豫不决,因而又道:“干!在下绝非邪恶登徒之辈,请姑娘放胆更衣无防!”

青衣少女道:“并非信不过相公,只是小女子身份卑贱,何敢劳动大驾。”

陆小郎笑道:“干!姑娘不必客套,快天亮了!”

青衣少女不再犹豫,一阵悉率之声,换下湿衣。用一根杆挑送过来,陆小郎逐一摊开,向火去烘。

忽听青衣少女轻呼一声,陆小郎闻声剧惊,猛一回头!

这一回头,两个人都不由满面通红,原来那青衣少女未曾将裘袄披上,光溜溜的胴体尽是陆小郎眼底。

陆小郎忙又回头过来,疾声问道:“干!姑娘何事惊呼?”

青衣少女期期艾艾地道:“我……我……”

陆小郎以为青衣少女故意引诱他别转过去,因而愠怒道:“干!在下乃正人君子,请姑娘洁身自好,不要转错念头!”

青衣少女惶疾地道:“相会错怪了,我只是发觉这件裘袄……”

陆小郎疾声道:“干!袭袄怎么样?”

青衣少女道:“这件裘袄乃是水獭皮所制,算得上是件宝衣,所以方才相公才能载波不沉!”

“干!”陆小郎低呼一声,喃喃道:“想不到这件裘皮却救了我俩的性命!”

须臾,青衣少女的衣服已烘干,青衣少女换穿停当之后,置身火前,再各陆小郎来烘湿衣。

陆小郎说身草堆,轻问道:“干!姑娘容貌清秀,谈吐不俗,不知因何沦为人奴,听命为非作歹?”

青衣少女默然以“相公有所不知,小女子自幼便被买入宫内,授以武艺,焉能不从其命。”

陆小郎道:“山河壮丽,大地辽阔,姑娘何处不可安身立命,何苦要在“霸剑宫”中葬送青春。”

青衣少女幽一叹道:“相公说来简单,作起来可不容易!小女子同其他众姐妹一样,自幼入官,世外毫无熟识,纵能逃出,又往何处安身立命?”

陆小郎心中一动,疾问从“于,姑娘可打算回‘霸剑宫’去?”

青衣少女默然摇头道:“恐怕是不能回去了!”

陆小郎骇然张同道:“怎么呢?”

青衣少女道:“适才湖上情景,同船另两姐妹当已看见,小女子突然归去,一定会招致杀身之祸!”

陆小郎迟疑地道:“那……那……?”

青衣少女轻声道:“相公能够不究既往,以德报怨,使小女子感涕无己,愿随相公.听候差遣,以报宏恩!”

陆小郎最怕这种事,连忙摇摇头道:“干!不妥吧!”

青衣少女激动地道:“小女子并无别意,倘相公能以奴婢视之,心愿足矣!”

陆小郎笑道:“那怎么行?你在‘霸剑宜’身为奴婢,在我此处又是奴婢,难道你生来就是奴婢命不成?”

青衣少女道:“一是被迫,一是志愿,心情大有差别!”

陆小郎双掌一击,疾声道:“干!有了,我想到一个适宜姑娘的去处!”

青衣少女双眉一动,问道:“何处呢?”

陆小郎道:“寒云庄!”

青衣少女像是一骇,惊呼道:“小女子不去!”

陆小郎纳罕不解,问道:“有何不妥?”

青衣少女沉声道:“寒云庄和霸剑官过从甚密,私交不恶,小女子前往投靠,无异飞蛾投火,羊送虎吻!”

陆小郎笑道:“姑娘大可放心,在下一笺短简,姑娘在寒云庄保证可受礼遇。”

青衣少女沉吟一阵,问道:“相公因何对少女子这样好呢?”

陆小郎道:“干!若说完全是为姑娘着想,姑娘也未必肯信,说实在话,姑娘出入“霸剑宫”有年,对宫内途径湖面水道均甚熟悉,来日或可助我等一臂之力。”

青衣少女道:“小女很愿为相公效劳,不过……。”

陆小郎接口道:“干!姑娘有难,不妨直言。”

青衣少女道:“同船两位相公,生死未卜,如果不幸葬身鱼腹,其家小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小女子何以自处?”

陆小郎道:“此事与你无于,这本帐自然会算在宇文康头上,姑娘尽可放心。”

青衣少女感激地道:“小女子真是有福了!”

此时,陆小郎衣衫已干,取来换上,我去取来薪炭,在青衣少女的青衫内里写民“此女救我一命,务必善待,小弟陆小郎!”

写毕,复又问道:“姑娘可知寒云庄住户位于何处?”

青衣少女点头道:“知道!”

陆小郎轻拍青衣少女肩头,道。“天已将明,姑娘可以动身了!”青衣少女施礼道:“多说相公。”

说完,方待转身,陆小郎叫道:“姑娘请慢行一步!”

青衣少女闻声止步,陆小郎问道:“姑娘贵姓?”

青衣少女答道:“小女子名唤金梅!”

陆小郎轻笑道:“金梅姑娘!不是在下信不过你,只是江湖之中,人心难测,狡诈特多,不可不防,在下已然‘反洒天星’手法点了你几处大灾,这种点穴手法只有寒云庄可以解得,如你不生翼心,对你并无妨害。”

青衣少女道:“不怪相公!”说罢,大步奔出破厅之外.陆小郎将裘袄穿在大衫里面,扎乱停当,走出破厅。此刻,约莫寅卯相交光景!天空犹是一片沉黑!陆小郎正待举步,蓦然……。一条黑影飞快地自远处一掠而至,陆小郎倏地一惊,正想闪避,那人影却已奔至面前。

陆小郎放眼一看,不由松了口气,原来是那青衣少女去而复回。

陆小印疾声问道:“于!姑娘何以去而复回?”青衣少女道:“相公行囊均已落水,身边必无盘费,小女子有金钗一根。相公带在身边,也可作不时之需.说完,将金钗自头上拨下,送给陆小郎。陆小郎不由一阵激动,也不客气地将金钗收下,谢道:“难得姑娘如此细心,在下多谢了!”

说罢,揖了一揖,然后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且说陆小郎直对西南,落荒而走,这一口气,约莫行了二百多里.时至晌午,陆小郎已感肌肠饥饥,仍弃却茺径,步上大道:想要寻找一个集镇,用饭打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缘份注定遇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