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3章 四面楚歌再出手

作者:卧龙生

且说陆小郎身形一闪,出得九花山庄,庄门外虽有十数个青衣少女仗剑阻拦,但那里拦得住形同魅影的陆小郎,身形一闪,早已走出庄门十几丈了。

那消盏奈时光,陆小郎业已奔到九花山下。

目下,陆小郎急切地要赶回洛阳,使须霞复回本性。以便能早已我到“水仙女”的下落。

所以,他一看天上日头,测出方位,放步向西南奔去。正行走之间,蓦然身后有人高喊过:“相公慢行一步!”

陆小郎停步回身,一条人形飞闪而至!

原来是那紫衣少妇。陆小郎行走江湖二个月来,所有的麻烦几乎都是女人带来的,一见紫衣少妇赶来,不由暗皱眉头,扬首问过:“有何见教?”

紫衣少妇喘了口气,笑道:“妾身有几件事想请教招公,请不要嫌冒昧唐突。”

陆小郎道:“什么事呢?”

紫衣少妇道:“方才相公施展那手点穴手法,真是美妙至极,也是令师所传么?”

陆小郎生性梗直,因而直答道:“那是在下向一位武林朋友所学。”

紫衣少妇微微一愣,复又问道:“可是那‘寒云庄’庄主南宫小玄?”

陆小郎点头答道:“是她。”紫衣少妇道:“相公与南官娘子是故交?”陆小郎道:“新识不久。”

紫衣少妇含意深长地笑道:“新识不久,南官娘子即以本门绝技相传,看来你们这份交情可不浅哩!”

陆小郎知道对方话中之涵意,不由面上一热,连忙正声道:“在下与南官浪子之事,请你勿干涉。

紫衣少妇一蹙眉尖道:“闻说南宫娘子有个‘江湖浪女,的不雅之号……。”

陆小郎面色正经地道:“据在下所知,江湖中对南宫娘子的传言有些不实!”

紫衣少妇笑道:“妾身深信相公之言……相公是否常在寒云庄走动?”

陆小郎道:“在此之前,在下曾在寒云庄小住旬日。”

紫衣少女啧啧称奇道:“寒云庄向来不准男人侵入,除非是……。”

陆小郎知道对方有所误会,立即抢口道:“在下入寒云庄时业已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是破例进入的。”

紫衣少妇又是一惊,疾声问道:“相公功力如此之高,还有何人伤得了相公?”

陆小郎苦笑道:“实不相瞒,在下被七星楼项嵩的‘追魂掌’劈成重伤。”

紫衣少女惊色更加,忙道:“如此说来,那项老魔岂不已达无人境界?”

陆小郎道:“在下当时功力不如现在,而且在下又太轻敌,所以……。”

“哦!”紫衣少妇吁了口气:“想必相公在伤后,又有了奇遇?陆小郎含笑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紫衣少妇不加深究,又道:“相公在寒云庄一住旬日,可知南宫娘子有个丈夫?”陆小郎张目问道:“可是那独脚剑客柳逢春?”紫衣少妇点头道:“正是此人!”陆小郎道:“好,据在下知道,他们俩早在五年前就已仳离了!”

紫衣少妇道:“那可能是遮人耳目的,因为双方当事人都未曾说明低离的原因。”陆小郎正声道:“这是外人的误传,因为双方都有难言之隐。”紫衣少妇喃喃道:“这就奇了!相公定知内情了?”陆小郎道:“在下略知上二,不过事涉他人隐私,在下不便宣泄。”

紫衣少妇也没有再追问,又道:“相公可曾见过独脚剑客?喘小郎点头道:“见过。”

紫衣少妇惊道:“那就证明南官娘子和他还有往来了。”陆小郎摇头道:“不!我不是在寒云庄内见到他的。”

紫农少女疾声问道:“在何处呢?”陆小郎道:“在洛阳城内。”。

紫衣少妇又问道:“有多久了!”陆小郎略一思忖,答道:“是八月尾。”

紫衣少妇道:“相公不曾看错?”陆小郎道:“错不了!”

紫衣少妇问道:“你们谈起什么呢?”陆小郎徽微一怔,含糊答道:“看样子他有些不怀好意!”

紫衣少女道:“你们交过手了?”陆小郎默然地摇了摇头,其中许多细节他不想再多说了!

紫衣少妇微一沉吟,又道:“恕妾身冒昧再同一声,相公在江湖走动,不单纯只是遨游山水吧?”陆小郎暗中一愣,对方虽然貌和言温,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毕竟不可全信,因此犹疑半晌,答上不上话来。

紫衣少妇察知他的心意,淡淡一笑道:“妾身并无恶意,说不定还可以助相公一臂之力。”陆小郎怎能抹煞对方一番好意呢?于是脱口道:“为了寻访一位友人。”

紫衣少妇扬眉问道:“相公的敌人。”陆小郎道:“也许是家师的敌人。”

紫衣少妇径眉问道:“相公怎么说‘也许’两个字呢?”

陆小郎道:“家师并未详说他们的关系,据在下听家师的口气,可能是位故友。”

紫衣少妇又问道:“是谁?”陆小郎一字一字锵锵有力地道:“水——仙——女。”

啊!紫衣少妇低呼一声,以手插额,面色也为之一变!

陆小郎见状疾声问道:“你认识此人么?”

紫衣少妇神色一定,慌张摇头道:“不!不!妾身不认识。”陆小郎满腹狐疑,喃喃道:“那你方才……?”

紫衣少妇翻了翻失神的眼,望望天夜日头,喃喃地道:“妾身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想是日头大烈了!”陆小郎总觉对方言辞有些闪烁,但不便深究,只得怅然作罢!

紫衣少妇又问道:“相公脚下疾速,是要赶往何处?”

陆小郎道:“洛阳!”

紫衣少女笑道:“妾身耽搁相公行程甚久,相公请赶路吧。”说着,转身慾去。

这紫衣少妇有一股令陆小郎说不出的吸人风范,令人神往,突然转身离去,陆小郎不禁怅然着失,当下,轻唤道:“请……请留步!”

紫衣少妇停步转身,笑问道:“相公是否尚有未尽之言?”陆小郎期期艾文地道:“在下想请教一下……宝号称谓……?”

紫衣少妇轻笑道:妾身今年三十八岁,如桌相公不嫌妾身倚老卖老,不妨称我一声娟夫人!”

陆小郎喃喃道:“娟——夫——人……?”

紫衣少妇面上绽开了笑容,愁云惨雾一扫而光,朗声道:“相公行路吧!你我后会有期。”说罢,纵身向东北角奔去。

陆小郎思念之间,摹一转身……。嘿嘿……身前晌起一阵爆笑。

陆小郎放眼望去,不由一怔!好!原来那紫衣少妇所要寻的独脚剑客柳逢春,竟然不知何时已来到陆小郎的身后。

柳逢春爆笑一阵,声如雷鸣地道:“老弟!咱们久违了!”

陆小郎大为不悦,怫然道:“好!尊驾既然称为剑客之流,行动怎么会如此的掩掩闪闪?”

柳逢春呵呵狂笑道:“老弟!你真是错把人参当草根,误将砒霜当白糖!”

陆小郎听得眉头暗皱,沉声问道:“好!你这话何意?”柳逢春道:“老弟!你武功虽然不弱,但你心智却嫩得很,我是说你分不清好人或者坏人。”

陆小郎冷笑道:“阁下想必是好人也!是好人何必以中蒙面,故作神秘!”

柳逢春嘿嘿一声干笑道:“跛子我一张脸生得大以狰狞,以中蒙面,是不想叫人见了晚上睡不着觉!”

陆小郎道:“那我是错怪你了?”

柳逢春于笑道:“老弟!不知者不怪……。”

说着,声音一压,显得极为神秘地道:“老弟!你可知那女人是谁?”

陆小郎冷笑道:“在你口中,她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柳逢春连连摇手道:“算了,算了!老弟既然和我有成见,咱们就‘棉花店失火,——兔谈啦!”

说完,转身就走。

柳逢春可说摸透了陆小郎的心意,果然陆小郎沉喝道:“阁下慢走!话只管你说,信不信还得由我!”

柳逢春停步回身,干笑道:“只可是你自己要听的,说出来可别又说我柳逢春危言耸听,故弄玄虚啊!”

陆小郎冷哼道:“说吧,少卖关子!”

柳逢春故作神秘地道:“老弟!你知不知道,那位自称娟夫人的女人,就是你师父教你寻访的‘水仙女’!”

陆小郎连连摇头道:“你看,你又来了!老弟,想想看,挑为什么一听到你说‘水仙女’三字时大惊失色,差一点晕倒呢?”

陆小郎厉声喝道:“好!你怎么知道的?”

柳逢春手指路旁窝草丛道:“破子我在那儿睡觉叽哩哇啦说话声吵醒了,想不听也不行啊!”

陆小郎道:“你都听见了?”

柳逢春摇头晃脑地道:“一句不漏……嘿嘿!老弟你请放心!你和小玄的事我绝不过问,我和她是男婚女嫁各不相涉,别说她传给你一手‘反洒满天星’,就是你和她同床共枕盖一条被子,咱也管不着!”

陆小郎厉叱道:“好!当心你的牙齿!”

柳逢春蛮不在乎在笑道:“跛子我牙齿也掉得差不多了,再多掉两个也无所谓!”

陆小郎冷哼了一声,又问道:“你说娟夫人就是‘水仙女’,她为什么不承认?”

柳逢春干笑道:“嘿嘿!这就是天大的秘密了!”

陆小郎冷哼了一声不语!

柳逢春又道:“老弟,你可知道那娘们为啥不敢承认她是‘水仙女’?”

陆小郎冷冷回道:“好!正宴请教!”

柳逢春走近两步,压低了声音道:“待我告诉你,她心怕你师父找她算回二十年前一笔血债!”

陆小郎大大地一惊,骇然张目道:“血债?什么血债?”

柳逢春又故作福利地道:“这又是一件天大的秘密了!”陆小郎大吼一声:“快说!”

柳逢春却怪声怪气地道:“老弟,别那样凶好不好!”

陆小郎定了定神,缓声道:“好!你馒慢讲!”

柳逢春吁了口气,缀缓地道:“我可以透露一点,那笔血债可能和你老弟的身世有些关联!其他恕不奉告了。”

陆小郎沉声道:“好!你为何吞吞吐吐的?”

柳逢春嘿嘿笑道:“跛子我虽然只有一条腿,我却还想多活几年哩!”

陆小郎一拍胸脯道:“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有我宋某人在!”

柳逢春鼻孔里出了一口气,不屑地道:“老弟!你这句话说得倒挺干脆,难道你将我跛子整天带在身边?”

陆小颤慨然点头道:“只要你愿意,未尝不可!”柳逢春拱拱手道:“盛情我破子心领了,不过,咱的俗事还多得很,可不能跟着你一天到晚东奔西走呀!”

陆小郎一发狠,沉声道:“姓柳的!话不说清楚,你今天别想走路!”

柳逢春也倏地一沉脸,寒声道:“老弟!何必逼人太甚!”

陆小郎冷哼道:“这是你自己我的麻烦,你说的已经不少,你何不干脆说完?”

柳逢春神色一缓道:“老弟!慢慢来!凡事不可求之大急,时机来临,姓柳的当会和盘托出。”

陆小郎暗付,话在人家肚子里,硬迈也未必过得出来,不如留个余步,一念及此,当即和声道:“这可是阁下自己说的!在下相信阁下不会就此销声医这吧!”

柳逢春呵呵大笑道:“武林多事动荡之秋,姓柳的不甘寂寞,当然要凑凑热闹,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可多着哩!”

陆小郎一拱手道:“好!一言为定,在下就此别过!”说罢,转身慾去。

柳逢春却又疾声喊道:“老弟!慢走!”

陆小郎闻声止步,车转身形,翻目问道:“阁下还有话要说?”

柳逢春笑道:“老弟虽然盛气凌人,狂傲不驯,不过,像老弟这种朋友,姓柳的倒极愿一交!”

陆小郎不知对方打什么鬼主意,当下冷冷地回道:“不敢高攀!”

柳逢春丝毫不以为许,一连声道:“好,好说!姓柳想说几句会话,不知老弟听不听得进!”

陆小郎心中大动,因道:“好话自然听得进!”

柳逢春嘿嘿一笑道:“老弟行走江湖为时甚短,却已扬名立万,声动遇逸,不过,一利必有一害,老弟现在已经是树敌无数,陷入四面楚歌之屯,老弟可晓得?”

陆小郎闻言心中暗惊,但不动声色地道:“在下不在乎!”

柳逢春竖起大拇指摇了一摇道:“豪气,豪气……”说着,语气一顿,复又压低声音道:“不过,明枪易射,暗箭难防,任何一处,任何一地俱有陷阱布置,等老弟自投牢笼……”

陆小郎冷冷插口道:“干!唬人!如此说来,在下是寸步难行了!”

柳逢春目光狡黠地一闪,神色怪异地道:“那也不能这样说,不过,孤掌难鸣,多交几个朋友总是好的。”

陆小郎恍然大悟,不由冷笑一声道:“有阁下这样一位朋友,还不够么?”

柳逢春呵呵大笑起来,道:“老弟真是看得起我跛子!不过,姓柳的心余力拙,不足为世!比姓柳的有声势的江湖豪客可多着哩!”

陆小郎不动声色,谈然言道:“能不能麻烦阁下引见一下?”

柳逢春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

陆小郎手一摆,冷笑道:“不过,在下想知道是些什么人?”

柳逢春干咳一声,算是清了清嗓门,接道:“比如说,‘霸剑官’‘双剑霸王’宇丈康,‘七星楼’楼主项嵩……咳!还有‘九花山庄’九花娘娘……。”

陆小郎手一摆,冷冷地道:“干,不必说了!”

柳逢春道:“这些人可说集当今武林精英。

陆小郎冷哼道:“干,够了!宇文康是手下败将,不足言勇,项嵩那者魔我与他尚有一掌之仇,至于九花娘娘嘛!……。”

陆小郎说到此处,故意一顿,柳逢春接口道:“老弟一定还没见过?”

陆小郎冷笑道:“不!在下方才就是从九花山庄而来,那老婆子可惜有些老不正经,也不想想她那宝贝女儿丑成什么样子,竟想强返在下做九花山庄的上门女婿,在下只得赏了她一记‘反洒满天星’!”柳逢春骇然张目道:“你……?”

陆小郎沉声道:“谢谢阁下方才的好心忠告,日久天长,总会水落石出,在下来日如果发现阁下所说悉为妄言,少不得要问问阁下动机何在!”说罢,掉头向西南方奔去!

只气得柳逢春双目暴出,独脚狂跳不已,但一瞬间,他又复“叽叽”怪笑起来。

陆小郎多少受了柳逢春游说的影响,心中疑云重重,唯一的办法,是请须霞带他去见“水仙女”,如果那位娟夫人真是“水仙女”的话,这内中可就大有文章了。一念及此,脚下也就加快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