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5章 小子难过美人关

作者:卧龙生

四人一口气,奔行了约莫一百里路开外,才遇到一所集镇。

此时,虽已是亥子之交,镇头上一家商店门外高挑的盘“旅”字灯笼,仍是烛光明亮。

四人进入店中,要了一间上房,吩咐店家送上酒饭。

须霞拉了拉陆小郎的衣袖,轻道:“一间怎么够?”

陆小郎应道:“干!吃饱了再说。”

须臾,酒饭送上,四人边吃边谈。

通天一毒问道:“娃儿!你那后‘反洒满天星’哪里学来的?”

陆小郎不作边际地应道:“什么花样都难逃前辈的高明法眼!”

“在十多年前,老夫曾见寒云庄的南宫老婆子露过一次,可是比起你来,功力却差多了!”

陆小郎轻笑道:“这是前辈夸奖!”

通天一毒轻叹一声道:“项老魔纵横江湖快三十年了,想不到败在你这娃儿手里,真应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物必有一物克’那两句古话了”。

连庄不屑一撇嘴,拉了陆小郎衣袖一把,嗔怪道:“你这个人真会做人情,我们俩关水牢,活受罪,你却故作大方,连汗毛都不伤对方一根!”

陆小郎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可必多造杀孽!”

连庄娇叱道:“你说得好听,你晓得咱们受多少罪?”

通天一毒冷喝道:“庄儿!也亏你说得出口,一个大活人,竟会让人抓了去。”

连庄一怔,脸色顿时飞来两朵红云,怯生生地道:“师父!你根本不知道人家当时的处境。”

陆小郎也不由插口道:“对了!连庄!是怎么回事?”

连庄答道:“半夜里突然一阵无名大火,我和须霞姑娘从梦中醒时,四周都是熊熊烈火,好不容易从火窟中冲出来,就遇上了项老魔。”

陆小郎问道:“是不是动手落败了?”

连庄羞怯地道:“我和须姑娘从热被窝里爬出来,仓惶冲出火窝,一身衣衫不整,顾得动手,披着的衣衫就要掉下来,顾得将衣衫拉紧,却又无法动手,真是狼狈极了,当时真恨爹娘少生了两只手。”

通天一毒插口道:“正好施展你的飞吻绝技呢!”

连庄接道:“是呀!后来徒儿索性让外衫飞落,施展飞吻功,谁知道那项老魔根本无动于衷,飞吻毫无作用,倒是‘七星楼’的门人被毒死了好几个。”

通天一毒道:“势头不对,就该开溜呀!让人活捉了去,那像什么话?”

连庄道:“徒儿逃走不难,但是须姑娘呢?浪子哥哥千叮万嘱,交待又交待,若有差错他怎么办……?”

说到此处,连庄将话顿住,深情地瞟了陆小郎一眼。

通天一毒轻唔了一声,未再说话,似乎已承认连庄言之有理。

须霞接口道:“都是我连累了连姐姐!那时我心神迷失,连逃走都不会了。”

陆小郎又问道:“干,你们是怎样被捉走的呢?”

连庄叹道:“说起来真丧气,凭空飞来一面牛筋网,就将我们俩人像网鱼似地网住了!”

陆小郎沉吟一阵,又问道:“你们可看见别人?我是说‘七星楼’以外的人。”

连在摇摇头道:“那怎么分得出哩?”

须霞道:“在我们被网网住的时候,我好象记得有一个三条腿的人从一棵老松树下跳下来!”

陆小郎喃喃道:“三条腿?”

须霞点头道:“不错!当时火光很大,他着地时,我看见三条影子映在地上。”

陆小郎目光一亮,疾声道:“干,那不是三条腿,这人是跛子,所以拄了拐杖。”

通天一毒枯眉双挑,疾声问道:“跛子——谁?”

陆小郎道:“通天客那张红笺上指示的第四句——‘此树暖日先抽丝’这不是暗隐柳逢春三个字么?看来项老魔是受了柳逢春的利用。”

通天一毒霍地站立,双目一瞪道:“他……?”

说着,废然浩叹一声,颓然落座,喟然道:“我原来还在奇怪,是谁有这样的本事,能破得掉我设下的‘蛇门’‘蝎门’‘蜈蚣桥’,想不到是他!”

陆小郎大惑不解地道:“难道……?”

通天一毒苦笑道:“娃儿!让你猜到了!几年前,老夫在山区采葯,曾与柳逢春见过一面。老夫对他的不幸遭遇颇为同情,而且柳逢春经常出没山区,难兔会遇上虫蛇,所以,所以老夫传授了他一手驱逐五毒之法。

陆小郎喟然道:“想不到他竟倒打了一记翻天印,驱五毒的手法玩到前辈的门上来了。”

通天一毒嘿嘿笑道:“这跛子别让老夫碰上,否则,嘿嘿……。”

一顿饭,在谈谈讲讲间吃完。

这时,天已二更了!

陆小郎问道:“前辈慾住何处?”

通天一毒道:“准备回玲山。”

陆小郎道:“前辈可否在洛阳少候。”

连庄真是巴不得有这句话,立刻抢答道:“当然可以!”

通天一毒低叱道:“你怎么知道可以?”

说着,扬眉向陆小郎问道:“娃儿你有事?”

陆小郎沉吟道:“说实话,前辈武功路子虽是从旁门入手,被武林中人指为出身黑道,其实,前辈为人刚正不邪,是非分明,在下非常钦佩,在下预料不久将有一场纷争,在下还想依仗前辈一二。”

通天一毒呵呵大笑道:“好!好!这几句话教老夫听得真舒服!好,老夫在洛阳听候调派!”

陆小郎恭声道:“多谢前辈!”

通天一毒问道:“娃儿你要去何处?”

陆小郎轻道:“在下要同须姑娘前去找一个人。”

连庄瞟了须霞一眼道:“我也去!”

陆小郎道:“不!你和你师父在洛阳等我好了!”

连庄噘着跟道:“我一定要去。”

陆小郎道:“干,你的老脾气又来了!”

连庄背过身去,戚声道:“我知道你讨厌我!”

陆小郎向须霞投以求助的眼光,须霞自服下古山的灵葯后,不但心神恢复。而且将以前的娇蛮之气也一扫而空,并深察入意。

她懂得陆小郎的用意。连忙走到连庄面前,柔声道:

“连姐姐;他有事要去见我师父。小妹的师父脾气古怪,见不见他还有问题,姐姐去了恐怕更加不便。”

连庄正想答话,通天一毒插嘴道:“庄儿!听听人家姑娘家如此柔顺,你那样刁蛮,着将来哪个男人敢讨你这样一个的老婆!”

连庄心里更不是滋味,须霞连忙接口道:“前辈夸奖了,连姐姐不管是武功也好。人也好,心性也好!都比晚辈强得多了!”

连庄心里这才一乐!

通天一毒笑道:“好了,陪师父耽在洛阳吧!”

连庄点了点头,但却狠狠地白了陆小郎一眼。

通天一毒又向陆小郎问道:“我看你方才只向店家要了一间客房,莫非连夜就要走了!”

陆小郎默然点头。

通天一毒轻唔了一声,复又问道:“往何处去见须姑娘师父?”

陆小郎望了须霞一眼,后者回道:“七煞洞”旧址!

通天一毒谅道:“‘七煞洞’旧址?莫非你师父是杨老魔的后人?”须霞摇头道!“晚辈不知。”

通天一毒问道:“令师是……?”须霞接口道:“家师自称是‘水仙女’!”

通天一毒喃喃道:“‘水仙女’?她可是姓杨?”

须霞摇头道:“晚辈不知,家师从未提起过她的姓氏。”

通天一毒沉吟良久,方道:“令师教你一些什么武艺?”

须霞答道:“‘夺魂镖’,还有……。”

通天一毒疾声追问道:“还有什么?”

须霞忸怩一阵,方道:“还有……好象连姐姐也会,是……。”连庄接口道:“可是飞吻绝技?”

须霞默默地点点头,又腼腆地望了陆小郎一眼。陆小郎低呼了一声?

通天一毒双掌一击道:“哪不会错,师父一定是杨老魔最疼爱的小女杨梅娟!”

陆小郎问道:“前辈能够肯定?”

通天一毒道:‘错不了,拙荆是杨老魔的徒儿,这飞吻绝技就是从‘七煞洞’传出来的。”

陆小郎惊道:“原来杨洞主还是前辈的长辈!”

通天一毒喟然叹道:“可借他没有长辈的样子?”

陆小郎道:“怎么样?”

通天一毒道:“杨女魔性好女色,洞内妻妾成群,还不时妄想沾染洞中女于,拙荆就是为恐失贞,才私自潜逃的。”

“干!”陆小郎惊呼一声!

连庄疾声道:“师父连徒儿还不知有师母哩!她现在……?”

通天一毒沉吟一声道:“死了!死在杨老魔之手,这也是她叛师的下场?”

“啊!”三人同时低呼一声,似乎不胜惋惜。

通天一毒接道:“老夫原来武功走的并不是邪道旁门,因为抽荆死得大惨,所以一心钻研毒功,准备以毒攻毒,找杨老魔算帐!可是……。”

陆小郎疾声问道:“是不是前辈功力不敌那——?”

通天一毒摇头道:“老夫自信所练毒功,杨老魔绝非对手,不幸的是,老夫毒功练成了,而报仇雪恨的机会却没有了!”

陆小郎道:“怎么呢?”

通天一毒道:“二十年前仲秋之夜,‘七煞洞’突遭灭门之祸,杨老魔也从此不知所终了。”

陆小郎道:“‘七煞洞’参遭灭门之祸,那杨梅娟怎么还活着呢?”

通天一毒喟然道:“此事说来话长!‘七煞洞’位于狼山黄连峰之南,在黄连峰之北有一个‘斩情庄’,掌门庄主……。”

陆小郎抢口道:“那庄主可是姓王?”

通天一毒点头道:“不错!你怎么知道的?”

陆小郎道:“在下所用的‘无相指法’据说是王氏门下不传之秘,在下动手时,他人均误以为在下是王氏门下的后人。”

通天一毒目光一亮,喃喃道:“无相指法?……咳!莫非令师是‘神剑’王坤奇??

陆小郎惊问道:“王坤奇是谁?”

通天一毒摆了摆手,示意陆小郎稍安勿躁,缓声道:“这件事说来可长了!咳……杨老魔和王天约不知为何结下棵子,两人每年仲秋之夜都要到黄连峰上打上一打。”

可是每次都分不出胜负来,这样也不知打了多少年,王天钧的儿子王坤奇和杨老魔的么女儿杨梅娟竟成了欢喜冤家。

每年仲秋,两个老子在峰顶上打得不亦乐乎时,一对小女儿却抽空到黄连峰下去会会面,一吐刻骨相思。

那年仲秋,“七煞洞”和“斩情庄”同遭灭门之祸,两老逃脱了,两小也逃跑了,但是以后再也无人见过他们,杨梅娟既然活在世上,那王坤奇必然也在世上,所以……”

这故事对陆小郎真是太熟了,虽然对他自己的身世并无关系,但与自己师父有关,他也要探问一番的。

陆小郎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似乎已摸了七八分,因道:‘前辈方才说,‘七煞洞’遭了灭门之祸,走脱了一老一小,但我却亲耳听见杨梅娟叫另一个女人为‘九花姐姐’!”

须震惊问道:“你见过师父了?”

陆小郎冷冷道:“干,见过了,不过你没有承认她就是令师父‘水仙女’她自称为娟夫人!”

通天一毒接口道:“不错!那就是他,那个叫九花的女人,原来名叫藩九花,后拜杨老魔为义女,又改名为杨九花,……她如果还活在这世上,这件事情可真有点蹊跷。”

陆小郎道:“干,还不止她呢,姐夫人还向杨九花打听一个‘三哥’的下落。”

通天一毒喃喃道:“三哥?那可能也是杨老魔的义子,老魔虽然妻妾无数,却只生了杨梅娟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陆小郎道:“干,看来这内中情由很是复杂,如果将那称为‘三哥’的人找到,事情就不难明白了!”

通天一毒道:“杨梅娟可能也明白一些内情,不然你为什么不承认她命是‘水仙女’?说不定她还有什么事愧对王坤奇之处。”

陆小郎道:“所以,在下急需见她。”

通天一毒道:“她既然在江湖上行走,你们去七煞洞,岂不是要空跑一趟。”

须霞接口道:不!家师根本不曾离开过洞中,那位姐夫人一定不是家师,一定是另有其人。通天一毒道:“既是这么说,你们不妨去一趟。”陆小郎道:“前辈!我俩走了。

通天一毒道:老夫在洛阳等你的消息,这事老夫也关心得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小子难过美人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