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7章 左拥右抱施绝招

作者:卧龙生

方行一半,蓦见眼前红光一闪,十数个美丽娇娥各执红灯一盏,在身前一字排开,一齐剑在为一,复又齐声道:“仙子候驾多时了!”

陆小郎暗暗一惊,似乎对方对自己的行动了若指掌,这时,那些美貌女子倏地两旁一分,红灯高挑照路。

陆小郎虽然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仍然昂首阔步,向前走去。

两旁女子步履调和,亦步亦步地在左右!

蓦然,峰回路转,景色为之一变!

远处山壁下一个黑黝黝的山洞,洞中偌大一片花园。紫姹红嫣,满园春色,陆小郎不禁暗自纳闷,因为现在时值冬令,根本就不是百花怒放的季节呀!

蓦在此时,两旁人影灯光突渺,而那洞中内的灯恍,却亮了起来。

陆小郎心凝神一,缓步向那洞口缀缓行去。

须臾,陆小郎已经进入花园,只离那洞口十丈之遥了,忽同一声锣响,花园中的奇花异木竟然纷纷私动起来,同时间,音乐之声大作。

原来那些花木都是年轻少女装扮头上开花花,身上桂绿叶,随着乐声纷纷起舞,隆胸丰臀,随着扭动的身躯时隐时现,玉腿开处,含丹玉蚌时张时合,更见诱人。

陆小郎耳闻销魂曲,人入销魂阵,肉香扑鼻,胴体掩至,陆小郎旌心不禁为之一荡。

而那些躶露娇娃却越逼越近,越围越近,使维维几元出路。

陆小郎不顾忌后果,左手连扬,“反洒满天星”施展而出,一刹之间,那些躶女麻穴纷纷被点,陆小郎乘虚蹈隙,从人肉堆里钻了出来。

陆小郎复又弹指升躶女穴道,但他已冲出销魂阵了。来至洞口,两个小婢前来迎接。

那二个小婢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尚是黄毛垂发,rǔ臭未干,竟也是躶体袒裎,不过多一层薄如婵翼轻纱。

那轻纱似有若无,差堪一握的新剥鸡头清晰可见,陆小郎不由得暗皱眉头。

两名小婢因无衽可敛,身形蹲了一蹲,然后齐声道:“相公清进。”陆小郎昂视而进。

洞口初入不宽,甫一转折,眼前与然开朗,竟是好大一间阵设华丽的石室。

当中一张石榻,销魂仙子横陈其间,身衣一袭轻纱,肉帛隐形,身后一排女子,也是肉帛相见,毫无遮拦。

眼前景象颇使陆小郎进退维谷,趔趄难前。

销魂仙于轻笑道:“洞中服饰一向如此,小兄弟不必大惊小怪,过来!这里坐!”

照年令算,销魂仙子少说也有五十以上,面体态丰隆,娇媚之态,却毫不逊色干处子哩。

室内并无桌椅,只有石榻旁有一张锦橙,陆小郎只得强作落落大方地坐定,其实,他早已心怀小鹿,忸怩不安了!

销魂仙子玉手一摆,石室一方豁然开出一门,四名侍婢抬着一张桌面级步而出,置放在石榻之旁。

陆小郎仔细一看,那桌面乃花岗石为料,厚达半尺,最少重约千钧,四只细细紊手措淡淡的抬来,怎不令人一惊。

陆小郎正在惊愣之间,那四名侍婢如蝴蝶传花般来来往往,早已将桌西上摆设了珍肴美酒,销魂仙子从榻上坐直身子,双峰如花枝乱颤,使陆小郎不敢逼视。

销魂仙子细指一按面前酒壶,一道酒箭直射陆小郎面前酒盏,刚好满杯!抬面上点滴不溅,陆小郎笑道:“仙子好功力!”

销魂仙子格格娇笑道:“小兄弟过奖了!”

说着,举起面前酒盏,又道:“来!奉敬一杯!”陆小郎眉尖一足道。于!洞以“销魂”为名,仙子以“销魂”为号。在下已是耳闻“销魂曲”,人人“销魂阵”,此酒是“销魂酒”,在下可万万不敢领受。”

销魂仙子放声笑道:“小兄弟在说笑话了!闯过“斩情庄”眨过“七星楼”,单是“霸剑宫”,小小“销魂洞”一杯水酒,小兄弟不敢下口的话,牟胆儿可算白立了!”

陆小郎道:“仙子可是激将?”

销魂仙子神色一正道:“我是把兄弟视为贵宾,才以盛宴款待,倘若不过,小兄弟你尽可以点滴不沾!”

陆小郎笑道:“这是什么话!在下先干未敬!”说着,端起酒杯尽饮杯中之酒。

销魂仙子娇笑连连道:“小兄弟!你可上当了,一杯销魂酒已被你喝下肚了!”

陆小郎故作惊色道:“真的?”

销魂仙子似笑非笑地道:“信不信由你!”

陆小郎突一张一道酒箭夺口而出,直射面前酒盏,仍是一个酒杯,桌面上也是点滴不溅!”

陆小郎吐出酒朗声笑道:“幸好在下防了一着,将酒逼于腹内一隅,不然可糟了!”

销魂仙子笑道,“小兄弟这一手露得真令人叫绝!”

陆小郎两手一摊道:“情势所迫,不得已而为!”

销魂仙子道:“你真相信这酒内有文章么?”

陆小郎蚱舌道:“这是仙子说的呀!”

销魂仙子正色道:“有毒无毒你一入口就该有数了好了,咱们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来,好好地喝吧!”

酒过三巡,陆小郎道:“仙子该知道,在下千里迢迢不是为了赴宴而来的。”

销魂仙子冷冷点头道:“当然如此。”

陆小郎道:“干!因何不见雯姑娘?”

销魂仙子下榻,走向陆小郎,笑道:“别急呀!你忘了咱们的默契啦!”

陆小郎笑道:“你真的不怕死呀?”

销魂仙子流波四射,浪笑道:“你这小兄弟别大嚣张!你不要把我当作那两名劣徒看待,不信的话,你试看看就知道了!”

陆小郎端详个详细,叹道:“真的瞧不出来你已五十多岁,你这身材,肤色弹性比那些毛丫头还要标准!”

边说边伸进纱缕内抚摸着,按捺着!

越摸越爱,赞叹之声更是不绝于口!

销魂仙子含笑轻柔的帮陆小郎卸去衣服!

气氛十分的融洽,迷人……

只听销魂仙子柔声到:“小兄弟,开始吧!”

玉手轻拉,二人光溜溜的登上石榻!

琴弦再响,销魂艳舞再起!二人在室中之石榻上尽情观赏着!

这一次,少女们表演得更加卖力了!

一举手,一错足,一扭腰,风情万种,动人心弦。

陆小郎外表迷糊,神智甚清,早已察知今日碰见了“绝代高手”心中早已暗暗提高了警觉,以免大意败北!

“玄姐姐?喔!是寒云庄的南官小玄呀!不错,那孩子外表放荡,其实却颇能洁身自爱,想不到也跟你在一起!”

终于有人为玄姐姐说出“正义之声”了,陆小郎轻吻销魂仙子一下,道:“仙子,你才是真正的正义之人!”

销魂仙子苦笑道:“唉!世俗之人常以外表取人,何况,我又有二位臭名传遍武林的徒弟,怎能怪人目光似豆呢?”

二人性灵相交,心灵交流,更加情投意合!

表演歌舞的少女一批又一批的轮流着!

二人不吃不喝的款款交喝着……

寒云庄秘技及天龙一脉床技竟然殊途同归,两人如鱼得水,水rǔ交融,人间恩怨似已化成尘埃!二人静静的闭目调息着!

身外歌好,丝弦声,不知何时退去!

良久!良久二人睁目会心一笑后,下榻看好装,陆小郎大礼拜仗地恭声道:“多谢仙子大力成全之德!”

销魂仙子上前扶起他,笑道:“小兄弟,我才该谢你哩,经过这次“天地交泰”,阴阳和合,我之魔根尽去,今后可安心修道了!”

陆小郎恭道:“仙子,你帮我炼丢令徒留在我体内之秽厌之气,兔去日后走火入魔诸劫,我不知如何报答你才好!”

销魂仙子叹道:“苍天怜我,所幸昔年未被柳逢春等人说动,小兄弟,今后武林是你的啦,记住!除恶即是行喜,除恶务尽!”

陆小郎曾会意道:“晚辈谨记仙子教悔!”

销魂仙子安慰的道:“二十年来武林之乱完全是柳逢春一个搞的鬼,天龙帮,霸剑官,皆他所创,斩情庄庄主亦是他假冒。”

销魂仙子续道:“令尊‘通无客’夫妻相爱情深,令堂生下你之后,不幸难产逝世,令尊将你托付给玉坤奇后,即以不同身份云游天下,暗察柳逢春阴谋。陆小郎神色凄然,但仍不敢打岔。

销魂仙子又道:“至于令师师母及二位师妹身份辩证方法很简单,她们二人背上皆有一片红斑,只要同一问,就可明白了!”

说完,凝观看陆小郎,看他还有没有问题要问。

陆小郎整理一下思绪,问道:“仙子,我那玄姐姐的母亲,是谁杀的?”

销魂仙子肃然道:“亦是柳逢春的杰作,唉,以怨报德,救虫蠕爬,救人没功劳,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百死不赎其罪。”

陆小郎长呼一口气,好奇的问道:“仙子!这些武林悬案或秘闻,你真神通广大,打听得一清二楚!”

销魂仙子苦笑道:“这全是二位劳徒艳旗高张,黑白二道人物拜倒石榴裙下的结果,今后将成绝晌了!”

陆小郎道:“仙女莫非想隐退山林了!”

销魂仙子额首道:“以你如今之功力,只要小心行事。制住柳春逢绝对不成问题,你走以后我即遣散下人,封闭销魂洞。

陆小郎再度躬身一体,道:“既然如此,晚辈再度感谢仙子成全及指点这恩,晚辈终生感恩不尽!

销魂仙子笑道:“何必如此客气!销魂洞虽已封闭,但永远为贤伉俪开着,随时欢迎你们回来,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陆小郎笑道:“仙子是指霞妹之事吧?”

销魂仙子戳他额头一下,笑骂道:“你呀!真是小猾头!挺沉得住气的!放心,我已教好去和令师会合啦,以免在此尴尬!”

陆小郎恭声道:“再度谢谢仙子成全。”

销魂仙子挥挥子笑道:“谢,谢话个不停!是不是方才那张小口没有汇精,现在藉这张嘴谢过瘾!走吧!”

仙子珍重啦:

语声未歇,人已杳然。

又是洛阳。

又是十月阳春三分艳的天气!

但入夜后天空却是一片墨黑,无量无月!

本来嘛,时序冬意已重,又见日尾,那份黑沉的景象就是不提,你也知道了,仿佛除了上床以外,就没有地方好去。

东观大广老离开店内廊下五盏灯龙仍晃亮照人。

但这种天气,客人早都上了坑啦!

不!东厢有一问上房仍是红烛满窗,人影彻动!

叮咚,叮咚!屋里面偶然传出几声琴声。

屋里坐着一个花信少妇,一个中年文士及二个豆寇煞人!

他们是王坤奇、杨梅娟、须霞和雯姑娘。

须霞在店内找到了他们!立即将杨梅娟拖到一边,说出了怪老子吩咐的话,使得杨梅娟如置梦中。

打开那包信物一看,里面有自己一件小衣!上面落英点点仍在!杨梅娟赌物思情,不由面上一热!

另一件是男人汗中,拿给王坤奇一看,竟是他昔年在。怪老子那里投宿时所遗失的一件故物。

杨梅娟初闻内情,一则以喜,一则以优,喜的是自己以为的孽根竟是情根,忧的是,那一对可爱孩子上那儿去找呢?

霞姑娘至今犹不知自己身世,须霞虽自销魂仙子处犹知自己身世,但一直不敢确定,只好胸立一旁。

只听梅娟喟叹道:“孩子!你们在哪里呀?”

王坤奇慰道:“吉人自有天相,忧烦无用,倒是我徒儿陆小郎……”

雯姑娘接口道:“他在九母山销魂洞……”

杨梅娟急道:“什么!维儿在销魂洞,槽了!”。

王坤奇亦优形于色,显然,武林禁地:销魂洞威名依旧。

爱姑娘柔声道:“二位前辈别耽心,销魂仙子前辈并无恶意,否则,她也不会指点我前去此与你们会合的。”杨梅娟仍不放心地道:“那魔女不知是何居心?维儿……?”

“师娘放心!维儿来呢:“话声未慾,果然出现了神清气郎,卓逸超群的陆小郎。

向师长们礼方毕,王坤奇端详他一阵子,奇道:“维儿,你这气色宝相庄严,莫非最近有什么奇遇不成?”

陆小郎闻言,俊脸立红,暗忖:“啥奇遇?还不是在床上打炮仗打来的,惨啦?这下子该怎么说才好呢?”

他犹在思考,须巨却接口道:“师公,维哥的本领可高明得紧呢!销魂娘子及销魂妃子全部丧生他的手中哩!”

喔!王坤奇夫妇不但惊叹出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左拥右抱施绝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