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18章 欢欢喜喜进洞房

作者:卧龙生

那少女纵声笑道:“郎哥哥,人家等你好久啦!”

持树女人翻转身子,笑道:“是呀!为了钓你,我这宝贝女儿还着实的挨了几下打,差一点叫破了嫩嗓子哩!”

陆小郎破口大骂,原来是你们这对:“三八查某!”

丑女格格娇笑道:“好人儿,人家早已见你一见钟情了,为了你人家挨了这么多的打,你看这儿还有血迹哩!”

人丑功夫不丑,只见丑女右手疾拍,陆小郎立成一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暗暗自骂太“鸡婆”,才会遭此浩劫!

丑女动手一剥上衣,果然在细白肌肤上,有着三条清晰的血痕,陆小郎苦笑道:“想不到你面孔那么丑,皮肤却又白又细嫩!”

丑女人一听心上人赞美,动作加快,同时娇声道:“好人儿,你终于说出了真心话了,你看我这身材合不合乎‘国际标准’?”

哗!林中光线原来不甚明亮,丑女这“自动解除恨制”,陆小郎只觉眼前亮,心神不由为之一荡!

九花娘娘弯下峰子,高兴的叫道:“宝贝女儿!是门好货,你先别急,我去赶车来!”

陆小郎自出娘胎,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居然乱抓乱捏的,但受制于人,只有骂在心里,以免另又受辱!

九花娘娘飞步入深林中,不久赶了一辆马车出来。丑女叫道:“咦!那个车夫呢?”

九花娘娘笑道:“他被你弄得差不多后,我接上阵不久,他便已脱阳而死了,真是没有用的家伙,打了老娘的兴!”

陆小郎听得怒火中烧,破口大骂道,你们这对婬妇,视人命如草芥,把人弄死之后,居然还骂人没有用,你们给我小心点!”

丑女格格一笑,道:“少浪费力气啦!”

只见他凑上香chún,堵住陆小郎的口,热吻起来,好半晌,只听九花娘笑骂道:“宝贝,上车再搞吧:说着,自愿上了赶车的座位。”

丑妇右手连扬,制住陆小郎全身麻穴,伯他沿途叫,又点了他的哑穴,这才娇笑连连地抱着陆小郎钻进了车厢。

九花娘娘,挥鞭打马,四蹄一抡,扬鞭而去。

陆小郎又气又恼,却一点办法也没夸心想:此情此景要是被太太们看见,不气炸她们的肺才怪呢,车厢本来就很窄,丑女人又故意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加上车子颠簸,丑女几乎半个身子全压在陆小郎身上。

丑女连连在他颊上亲了一阵,娇声娇气地道:“好人儿,你今天可跑不掉了吧!说着竟然迅速的来解陆小郎的衣扣。玩真的哩,被这种丑女玩,真衰!急中生智,陆小郎连连张嘴。表示有话要说。

丑女立即停止了动作,问道,你可是有话对我说。陆小郎点了点头,丑女道:好!我解你的哑穴,你可别自讨苦吃,说着,将他哑穴解开,笑道:“说吧!”

陆小郎故意将眼光盯在对方那两条躶露的大腿上,柔声道:“姑娘肌肤细如凝脂,体态诱人,只可惜……陆小郎轻嗯一声,点了点头。

丑女娇笑道:“你们男人要的是女人的身体:烛火一灭,脸瓜子再漂亮。又有什么用,等一下你试过以后自然知道。

陆小郎故作惋惜之色道:“干嘛总人使人感到美中不足!丑女人道:“你真的认为我的体态很美?陆小郎奉承道:“干!尚不多见!”

丑女将陆小郎的双手拉过去,贴在双峰之伺,浪笑道:“摸摸看,就像发过的窝窝头!”

陆小郎音笑道:“怎么摸呢?麻穴被你点封,手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丑女忽又警觉,疑道:“你不是在耍花样吧?”

陆小郎摇头道:“我又不是圣人:丑女突然伸手在他腹下一探,眉开眼笑的道:“果然是好货!”说完,解去其处盘的麻穴!

车厢本来就芯怎不已,再被丑女这一阵疯狂的摇晃,好似随时要翻复一般,九花娘娘尖声叫道:“宝贝,你没事吧,娘!我好舒服侄!小心些,别弄翻了车子,知道了啦!”

九花娘娘听出声音有异,勒住马车,探头入内一瞧,叫道:“哎呀!人都已经昏过了,你还在槁,莫非是要闹出人命才罢休!”

“干!你们以前怎么没想到这问题!

“这……这不管!住手!”

九花娘娘身子探入,陆小郎右手一挥,将她震出车厢外,此时:丑女一缕芳魂已入九泉,善游泳者终于死于水中。

陆小郎抛开丑女身子,望着披头散发重又冲进车厢的九花娘娘,冷哼一声,沉声说道:“老查某,你也上来送死吗!”九花娘娘凄叫一声:“宝贝!冲进车厢内。”

陆小郎见状,心中一阵不忍,凌空弹指制住九花娘娘穴道后,缓缓穿好衣服,沉声道,走吧!带我去见柳逢春吧?”

九花娘妨怒火中烧,狠声道:“作梦!最好识相点!哼!先礼后宾,别怪我不客气啦!说完,右指一曲,作势慾弹!

陆小郎知道:“对付你这种人,我最有心得啦,我想请你尝一尝搜魂追魄的美妙溢味!”

九花娘妨芳容失色,急道:“慢着!”陆小郎笑道:“干?别慌,有屁请放九花娘三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我不服你,我要挑战!”

陆小郎奇道:“挑战?有意思,说来参考看看!”九花娘娘,娇笑道:“论动刀剑,我是甘拜下风,但是一提到男女之间妙事,我可是信心十足,不会输给你的!”

陆小郎不肖的道:“少违章建筑……乱盖了,你那宝贝女儿,经不起大爷一阵快攻疾打,便一败徐地了,你也好不了多少啦!”

九花娘娘格格笑道:“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呢?”说完,抛了一个媚眼。

陆小郎只觉一阵恶心,骂道:“你想做个风流鬼啊!”

九花娘娘浪笑道:“鹿死谁手,尚系未卜,你怕了吗?要死不要怕没有鬼可做,来吧!”

曲指一弹,解去九花娘娘穴道。

九花娘娘活动一下筋骨,柳腰款摆,边脱卸衣饰,边步向陆小郎,同时娇声道:“宋公子,就让奴家伺候你吧!”

九花娘妨搔首弄资的边卸衣饰,边笑道,“好心肝,别急!柳逢春那老鬼负伤甚重,跑不了多远的!陆小郎奇道,你怎么知道?”

九花娘娘得意的道:“是柳逢春那老鬼自己告诉我的,他还再三请求我们母女拖延你的行程,使他顺利赶回北邙疗伤,咦?

九花娘娘突咦一声,目光往右则一瞧,陆小郎下意识的跟着往那徙一瞧,九花娘娘迅速自内衣里取出一个拇指大小之瓶。

干!没啥米东西呢,陆小郎回过头来,则好看见一缕轻烟自瓶口内冒出……扑鼻一阵幽香。

样维维奇道:“是啥米东西,这么香!”

原本慢条斯理的九花娘娘却加快速度剥光了身子,媚声道:“好心肝,那叫回春香,包你爽歪歪的!嘻嘻,陆小郎声音嘶哑的道:“我渴——渴——九花娘娘却格格笑个不停!

陆小郎倏然呵呵狂笑起来。

九花娘娘得意的道:“小子,你搞死老娘的宝贝女儿,老娘今在非把你的精气完全吸干,无法消我心头之恨。

陆小郎目布血丝,满面血红,两只铁行死命箍住九花娘娘香肩,声音含糊的道:“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九花娘娘狠声道:“哼!喝水?我还要喝你的血!”

陆小郎口中含糊直叫要喝水铁腕却一板,两个身体滚倒在尘埃。

现场烽火连天战去密布!此时,林中深处却传来阵阵低语声:“娘,羞死人了,维郎哥哥怎么如此不要脸呢!”

说话的人,竟然是须霞,在她右边的是雯姑娘,左边的是神剑王坤奇及美嫦娥杨梅娟。

王坤奇肃然道:“霞儿,你们方才看见一缕缕蓝轻烟吧,那是九花娘娘仗以为恶的回春香。

杨梅娟亦是一脸凝重神情。

二女相高一眼,霎姑娘一想自己怀维哥拜过堂,而且发生过亲密关系,可以说是他的人了,怎能见死不救呢!

可是,要如何救呢?看爹妈的神情便知事态十分严重,事不关已,关以则乱,雯姑娘不由急得满头大汗!

杨梅娟爱怜的搂着她,柔声道:“受儿,别急!你爹会有妙计的!

王坤奇却摇头叹道:“难!真难!闻过回春香之人,唯一解法就是男女交合,可是九花娘娘精干采捕之道,维儿恐怕……”

须霞急道:“爹!咱们先制住九花娘娘再说!”

王坤奇摇头道:“维儿在她的手中,投鼠忌器,妄动不得!”

须霞却对杨梅娟道:“娘,请你暗中伺机以夺魂镖制住她!杨梅娟会意的暗暗准备着!

且说九花娘妗迎战陆小郎以后,发现这小子不但家伙宠大,耐力更是十分的惊人,当下小心翼翼的使出浑身解数功夫来。

在她原先以为自己女儿是先遭陆小郎的暗算,因此才会惨败,谁知,自己亲自出马,方知情况有点不对劲!

但是九花娘娘仍是信心十足的认为陆小郎只是体力较平常人强些,早晚仍会丢盔弃甲投降的、屈时,便把他吸得一干二净!

她胸有成竹的等待着……

她不知陆小郎功力已通玄,内力生生不息,匮根本不虞匮乏,加上一身经百战,又习遇寒雪庄秘技,虽是神智已失,功力仍在!

何况,回春香乃是激发全身潜力,孤注一掷,因此,冲劲特别的大,九花娘娘越等越觉不妙,越等越觉心惊!

九花娘娘紧张了!

但她仍抱一线希望!不肯退却!

只见她咬紧牙根昔撑着!

谁知,陆小郎神勇依然,九花娘娘恨声道:“小子,既然哄不出你,我就便宜了你,送你归西吧!”

右手一抬,对准陆小郎死穴疾点去:

若让她点中那还得了,最起码有三个姑娘要守一辈子寡,陡听:“慢着!银光一闪,杨梅娟之夺魂镖已钉在她的麻穴!”

九花娘娘只觉身子一麻,全身真力无从提起,不由凄厉长叫一声:

方才她仗着一身精湛的内力,已经逐渐招架不住维维的攻势了,如今内力暂失,当然是兵败如山倒,加速溃败了!

难怪她会发出生死前的惨叫声!

当王坤奇四人跃到现场时,九花娘娘已含恨而死了!

陆小郎却在耸动着……

须霞羞得背过身子不敢看!

雯姑娘却关切的问道:“爹,娘,这下子怎么办?二老也束手无策!

突闻一声:“喂!算命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呀?追了老半天,怎么还不见我那宝贝女婿呢?”

另一清朗声音答道:“老毒物,别急!车辆直线而断,按理说,应该应附近,别吵,我再找找看!”

王坤奇却攸然一喜,低声道:“太好了!维儿的生父已经来了,你们且在此守候,让我去和他们会合后,再研究对策!”

说完,循着音源疾闪而去!

果然不错!正是通天客,通天一毒,还有七毒仙子连庄以及南官小玄,此时,她而人已成了最亲密的朋友了。

大概遭遇相同的关系了吧?

通天客一见王坤奇,惊喜的道:“老友是你?”

玉坤奇颔首笑道:“不错,我守住“赛华佗古山之吩咐,至今才下来,而且很幸运的已经除去了柳逢春这个祸首!”

通天客喜道:“太好了!玄儿,庄儿,过来见见王前辈!”

二老依旧言恭声向王坤奇请安。

王坤奇明眼人,已经雅出眼前二位如化似玉的美人儿将是自己女儿的终身同伴,因此,客气的与她们谈几句。

通天和打岔道:“老友,你是怎样刷任柳逢春的?”

王坤奇笑道:“说来真是凑巧,我们一家人正慾赶往北邙山时,恰好碰见柳逢春,他被制住后,竟咬舌自尽!”

南宫小玄恨恨的道:“真是便宜了他!”

通天客却笑道:“老友,还好你没去北邱山,柳逢春那贼窝早就被我友赛华佗捣平了,那些心神被制的朋友们亦已分返师门了!”

“那就好!那就好!”

“咦!大傻呢?”

唉!正在林中照顾维儿哩!

连庄及南宫小玄一听急道:“郎哥哥怎么啦?”

王坤奇神色凝重的道:“中了九花娘娘的回春香……”

通天一毒惊呼道:“回春香?麻烦大哩!”

南宫小玄芳容一惨,低头不语。

七毒仙子连庄拉着通天一毒的手,叫道:“师父,快想法子呀!”

难!太难了!通天一毒答道。

通天客早已陷入苦思了!

回春香,回春香,令人闻之色主的回春香!

陡闻南宫小玄低声道:“庄妹妹,咱们去看看!”

通天客问道:“玄儿,你有何良计?”

南宫小玄摇头苦笑道:“没有,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众人脑筋的不在于如何使陆小郎泄精及恢复神智,担心的是他一身功力会随之而化为支消雾散,通天一毒知道南宫小玄之计,摇头道,可惜,一时之间找不到一位有武功根基的处子,否则老夫倒有解救之怯。

王坤奇急道:“有!有现成的人,快说!”

众人脸上愁云立散,齐望着通天一毒!

通天一毒亦喜道:“大好啦!庄儿,你还记得那一招“凤还巢”,等一下你就将那一招教给那个姑娘,七毒仙子庄连会意地拉着南宫小玄随着玉坤奇进林中。

众人经过一番见面寒喧后,七毒仙子连庄早已将须霞拉到一旁去“临时恶补”面授机宜了!

通天一毒冷睛察看陆小郎的气色之后,神色凝重的对众人道:“九花娘娘好狠的心!庄儿!你教好了没有?”

七毒仙子娇声道:“快好啦!”

通天一毒沉声道:“各位,等一下小徒及霞姑娘上阵后,请各位分散四周,一来护法,二来可以免去她们的羞怯心里,易于见效!

众人会意的肃然点头。

南宫小玄租雯姑娘迅速的在现场清理出一个干净平坦地带,聊充“临时洞房”,杨梅娟取出衣衫,平铺在地,一切已就绪。

恰巧,七毒仙子连庄及须霞红着脸走了回来。

杨梅娟拉过连庄的手,柔声道:“全靠你了!”

连庄感动的颔首不语!

通天一毒分给二女一粒葯丸后,带着众人分四周而去。

连庄吞下葯丸后,望着仍在九花娘娘身上横冲直撞的陆小郎,又惜又怜的道:“霞姐姐,你看,郎哥哥好可怜嘱!

须霞心疼地道:“是呀!咱们快动吧!”

连庄点点头,迅速地除去衣物,出手似电,制住陆小郎穴道,让他仰躺着,右足一跨,缓缓沉下身子……

连庄一边示范,一边讲讲。

须霞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时光的迅速的流转着,当七毒仙子连庄泄完身子后,低声道:“霞姐姐,你也准备上来吧,记住,不要急!”

须霞红着脸,忍住心头紧张,依诀施为!

连庄则忙着察看陆小郎的眼皮,呼吸及脉象神情却越来越轻松,显然的、陆小郎的情况正在迅速好转中。

连庄在轻松,须霞却在紧张,因为她已逐渐入gāo cháo中,初经人道即能享受gāo cháo,可真是有福气呢!

喔……喔……须霞终于叭在陆小郎身上一动不动了!

连庄再次察看陆小郎的情况,一切正常,心中一喜,顽皮之念立生,只见她悄悄的拍开他的穴道后,迅速闪入一株树后。

陆小郎迷迷糊糊醒来,一见须霞气喘吁吁的趴在自己的身上,旁边却静静的躺着九花娘娘,不由莫名其妙!

干!这是啥米回事?

须霞闻言一惊,羞得忙起身,叭的一声跃开身子。

哎晴:破瓜之痛,使须霞足眉弯腰呼疼不已!

陆小郎仍问道:“霞妹,你怎么来此地的?”

“我……哎!庄姐姐,你在哪里呢?”须霞急叫道。

七毒仙子连庄自树后闪出身子,格格笑道:“假装啼二位百年好合!”

陆小郎一见连庄也光溜溜的,虽不十分清楚,但已知必是二女救了自己,欣喜之下,跃起身子抓住连庄,朝着连庄那圆圆的臀部轻轻连拍,同时笑骂道:“干!丫头,下次还敢不敢捣蛋?”

连庄笑着求道:“浪子哥哥,人家下次不敢了,三人不由畅声大笑。

原来在四周护法的王坤奇等人闻声自远处瞧见三人高兴的神情,便悄悄的在原地等待,同时商量如何办喜事!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小朗的绝招》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卧龙生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卧龙生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