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02章 洞房花烛结奇缘

作者:卧龙生

望着七毒仙子离去,陆小郎不禁一阵难过,低哼道:

“就这样悄悄别离,就这样离我远去;

说一声珍重再见,我在默默地祝福你;

我要寄语白云,我要托付流水,带给你一点儿消息,诉一诉离别的情意;

我永远忘不了你,我永远怀念着你,

说一声珍重再见,我在默默的祝福你!”

陆小郎沉浸于凄迷情怀中……

良久,良久,突听他朗啸一声后,道:“浪费感情!放着正事不干,却在想那个“查某”,没出息!”

自怀中掏出一张请帖,再瞧一遍:

诚邀天下英雄好汉。

本年八月十五,欣蓬小女子归之喜,敬备菲酌,恭请拨冗驾临观礼。席设:黄连岭苦瓜谷斩情庄

敬请准时入席

斩情庄主谨具

陆小郎边看边骂道:“这个‘斩情庄’主也大小儿科了,嫁女儿也不找个‘国际一流的观光大饭店’,却选在‘鸟不拉尿’的塞外,真累!”

越看越气,暗忖:“先进去刺探出内幕后,我一定要把斩情庄闹得鸡飞狗跳,方能出我心头之恨!干!”

斩情庄主嫁女儿这则消息,确实震惊了江湖每一个角落!

从请帖之中,好奇的人们,又发现了三点可疑之处,第一点:黄连岭乃塞外一座荒山,虽然以前会有很多传说,可是那里能够容纳斩情庄主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

第二点,神秘的斩情庄主,居然还有女儿?

第三点,在斩情庄中为小女举行婚礼,既然斩情又要嫁女,难道这是项阴谋吗?

真是大奇怪了。

江湖人中,多半都是好奇的,于是,人们的心,也随着请帖的降临,在慢慢地动了.

斩情庄主要嫁女儿?

嫁给谁呢?

真有女儿出嫁吗?

疑问重重,莫衷一是,每个人都被它困惑住了……

朔风千里,飞沙走蓬,正是塞外仲秋时节的凄凉景色。

八月十五——终于在人们的期待中到了!

在八月十五日之前,黄连岭下已经新添了不少的临时客栈,虽然一切十分简陋,但却家家客满.

这天,从岭下直达岭页的路上,形形色色,不绝于途,一望可知,都是前来斩情庄观礼的武林中人。

黄连岭位于狠山山脉的中央,离地千丈,插入云霄,平时总是冷冷清清的,这天可不同了,但见满山遍野,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斩情庄的大门,建在黄连岭的悬崖绝壁之边。门的两旁,竖着两块石碑,分刻着一对对联,上联是:“斩尽天下薄情郎”,下联是:“情话绵绵本是空”。

门顶一方匾写着四个大字:“有女无男。”

贺客进门,见到门边联语,心先凉了一半再看看门内两排绝色少女,个个二八年华,貌皆国色天香,只可怜如花似玉的脸上,充满了一层阴煞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来的人都是名噪一方,有头有面的人物,虽然明知此行有点贸然从事,也得硬起头皮,直闯进去。

斩情庄坐落在顶峰中央,依山而建,气势巍峨不凡,此刻在内熙熙攘攘,坐满了武林豪杰,见面互递寒喧,但大家心底却并不如表轻松,私下怀着几分不安。

庄内四周,站满了毫无表情的少女,像招待,又像监视,正面是一个两大见方的高坛,台上放着五把空着的太师椅。

一阵鼓声过后,五把太师椅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上四个市女,这四个人,比下面的更美,更年轻!

当中的大师椅上,依旧是空空的。

座中群豪,早已被那四个少女的突然出现,而感到震惊,论眼力,座中之人,不乏称绝一时者,可是却没有人看出他们是如何坐在太师椅去的!

千百双眼睛,直盯盯地望着中央的太师椅,都想看看这个神秘的斩情庄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鼓声又响了!站在殿内四周的少女们,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坐在台上大师椅中的四个少女,不约而同的站起来。

只听一个清脆而壮严的声音喊道:“庄——主——驾——到”接着,又是一阵鼓声——跪下去的少女,站了起来,站起来的少女,坐了下去。

此刻,台上又多出十个黄衣少女,一排站在太师椅的后面。

中央空着的太师椅,还是空着的。

庄主呢?刚才不是喊过“庄主驾到”了吗?人呢?

座中群豪引起一阵轻微的騒动,一个个面目相观,眼

神中打着同一个问号——庄主呢?

殿内一片沉静,突然一声暴喝,起自角落之处:“他妈的,好大的臭架子!”

这两句话,使得在场诸人脸色突变,惊惧的眼光,齐集发声之处,原来说话的,乃七煞洞主门下,第一煞手欧阳豹!

此人的脾气与武功,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与他的心狠手辣同时出了名,果然今番他在这种场合,他第一个首先沉不住气了!

群雄莫不为他捏一把冷汗,果然台上左首太师椅上的少女,霍地站了起来,峨眉一扫,冷冷叱道:“那位贵客,如此出言不逊?”

“斩情庄主算什么东西?老子出言不逊,你又有怎样?”话音方落,第一煞手欧阳豹业已跃身立于桌上,伸出一双乌黑的手来.

这是他的成名招式——“七煞毒掌”二十年来,打遍大江南北,罕无敌手,是以在座人中,仍有不少见而胆寒的。

轩情庄中,静如死水,浓厚的火葯味,弥漫场中,大有一触即发之势,紧张声中,但见台上少女医色一沉,冷笑道:“拿下!”

欧阳豹闻言,连忙暗自戒备,蓄势以待,双掌齐护胸前,发出闪闪黑光。这时,门口一个红衣少女,含笑向他走来——

欧阳豹单掌猛推,先下手为强,滚滚掌风直扑红衣少女。

这一掌出手奇快,一缕黑芒,随掌而现,眼看那少女就要死在他的巨毒之下,然而此女微笑依旧,纤臂轻举,一股邪风,朝着掌力而去,两力相遇,阳不能克阴,刚不能克柔,刹那之间,欧阳豹闷哼一声.整个身子摔向门外,不再动弹。

红衣少女莲步款款,含笑退回原位,像是根本没有发生事故。

座中明白人,暗惊新庄主手下功力超凡,能在微笑之间,毙掉江湖一大魔头,庄主本人的武功,更不知要高出多少了!

脾气暴旺的人,霍然起身,准备有所作为,站在庄内四周的少女,此法突然同声嬉笑,说也奇怪,没等笑容收敛,霍茨起身的人,竟乖乖地坐回了原位。

是什么力量摄服了他们?难道这也是斩情庄的独门武功吗?

猜疑之中,鼓声再度掌起:“恭请庄主训示!”

一阵莫明其妙的掌声,弃满了新情庄内,谁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拼命地鼓掌。

台上庄主的大师椅上,仍旧空空如也,见不到庄主的真面目,却传来了庄主的声音:“今日小女于归之喜,承蒙三山五岳的朋友们不远千里而来,共商盛举,本人感激万分……”

一阵掌声过后,斩情庄主继续言道:“斩情庄崛起江湖,百有余年,只求独善其身,无意兼善天下人,其间三移庄地,五传其位,均不曾涉及武林中事,本人接掌本应以来,江湖之中,恩恩怨怨,杀杀伐伐,闹得鸡犬不宁,有碍本人清修,因此——”。

语气顿了一下,又道:“因此,本庄主有意安宁江湖,领导武林——”

群豪闻言,不觉惊呼一声。

斩情庄在江南上居然有哪此悠久的历史!这庄主居然大言不惭,意想称霸武林!到底是谁呢?

听声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既邀天下英雄,又避不露其面,野心勃勃,居心叵测,看来武林造却,势所难免了!

斩情庄主似乎没有注意到在座诸位的反应,只是滔滔不绝地言道:“今日请各位前来,除了喝几杯薄酒,庆祝小女能够与自己青梅竹马的伴侣订定终身之外,主要的还是向各位报个喜讯,本庄主为了与各位亲善起要,打算将斩情庄内千名绝色少女,配与各位,结成燕丽,然后,各位掌门在斩情庄内,朝夕尽受齐人之福,并可与本应主共理武林大业,斩情庄今日乃双喜临门,各位一定不会反对吧!哈哈哈哈——”

“阿弥陀佛!”

随着庄主得意的笑声,少林掌门人牾德大师首先双手合十,低念佛号。

斩情庄主方才这段话,无疑是要把在座诸人,软禁于斩情庄内,然后斩情庄门下,可以在江湖上横行无阻,以遏其独霸武林之野心。

试想,在座人中,如非常门帮主,便是一流豪杰,怎能忍受强迫配妻的软禁屈辱,这斩情庄主,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群情一阵哗然,个个准备舍死拼个高低——

忽听门外一少女喊道:“启禀庄主,有客求见!”

“哪一个”

“一个自称陆小郎的!”

“陆小郎”

斩情庄主似呼对这个自称陆小郎的不速之客,感到意外,犹豫半晌,始道:“请!”

少女应声而退,大家静待一睹陆小郎的面目,却见原先那个少女,又芳容惶恐地跑了回来,吃了言道:“启禀庄主,那——那人不见了!”

停了半刻,庄主出声笑道:“既然是见不得人的鼠辈,不来也罢。”

“可是——”少女慾言又止。

庄主怒声言道:“有话快说”

“那陆小郎说,特来送给庄主一份贺礼。”

“在那里?”

“在——在——在——门口!”

“拿来!”

“启禀庄主,那——”

少女气喘汗流,吞吐言道:“那是——”

“混帐!是什么?”

庄主显然已经动了肝火,因为这少女好象在众英雄面前,给自己丢人现眼,可是那少女蹩了半天才道:“是——是棺材!”

“什么?”

斩情庄主惊极失声,台上太师椅中的四个少女,霍然齐立,闪身之间,人已飞出门外,是谁这样大胆?敢在斩情庄主的太岁爷头上动土?

在庄主掌上明珠大喜之日,送来一口棺材,这玩笑开得确实有点太大了!

紧张冲散了斩情庄内的威严,四周的少女,应命搜寻陆小郎的踪影。在座诸人,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一个个相继跃出庄外,一观究竟。

庄外广场之上,赫然停着一口黑漆棺材!

这时又听庄主的声音道:“吕护法,打开看看!”

“是”

原先坐在台上的四少女之一,应声举手,棺材盖随风而起,吕护法起前一看,顿时面如死灰,惊叫起来:“啊?是小姐!”

原来棺材里躺着的,正是马上就要成婚的,斩情庄主的掌上明珠!

但见她一身新艳装,安详地躺在棺材里——人却早就断了气!

一个尚未出面的陆小郎,一口触人霉头的黑色棺材,便已经把自命不凡的斩情庄,搅得天翻地覆。

斩情庄主的本意,是想在天下高手面前,显露自己的威风,以使日后统驳江湖,可是,没想到丢了这么大的脸!

请人来喝喜酒,结果新娘一命先归了阴;看来那自称陆小郎的不速之客,是存心找斩情庄主晦气来的。

这个人又是什么来路呢?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斩情庄重地,难道他的武功比庄主还要高吗?

庄主的武功,到底有多高,除了斩情庄的人以外,谁也猜测不透;可是,自己女儿被人杀了,居然还不肯出面处理善后,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这时,突闻庄主的声音,暴厉言道:“四位护法!”

原先坐在台上的四少女,齐声应道:“弟子在!”

“未得本庄主允许,任何人不得擅离本庄一步,违者格杀勿论!”

“遵命!”

“还有——”斩情庄主又道:“不管死法,那陆小郎务必替我拿下,让他也见识一下咱们斩情庄的厉害。”

“是”四护法领命转身,面对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众英雄。

称为吕护法的那位少女冷冷笑道:“各位既然不远千里而来,这杯喜酒是一定会喝的,所以请各位退回原位,静待庄主竭诚款待。”

人都死了,还喝什么喜酒!

在场的人,都想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而一想到方才第一煞手欧阳豹的冤枉丧命,知道一切事情,如果不逆来顺受,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你看着我,我望着你,一声不响地走回斩情庄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洞房花烛结奇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