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0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者:卧龙生

洛阳——帝王建都之地,贤才集粹之所。在这深秋叶落的季节,并不显得萧条;大街小巷,人来车往,充满了太平盛世的繁华景象。

午牌时分,陆小郎身着一套干净的白衫,精神焕发,气质轩昂,走进一家规模最大的酒楼了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实质,指出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 ,上得楼来,临窗坐下。他打算按照“色之库”内黑袍白发驼背的指示,找寻那个以毒享满天下的武林奇士,为被困的众英雄求取“移魂迷香”的解葯。黑袍老翁曾经交给他一件信物,他一直没仔细看过,此刻,他取下背上包袱,想瞧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打开包袱里的黑布,陆小郎怔住了!干!哪里是什么信物?明明是一双似拳非拳似爪非爪的怪手!这怪乎颜色乌黑,系用寒铁铸成,长约一尺有余,陆小郎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猜不出是何来历,猛一抬头——但见身前三丈之处,硬生生的站着一个独眼老儿,年约六旬,满嘴无须,眼皮低垂,冷冷问道:“小子,你是‘阴阳手’司马军的什么人?”陆小郎不解地道:“在下从未闻说此人。”独眼老儿一听,不由怒道:“不识司马军,何来阴阳手?”“干!什么‘阴阳手’、‘阴阳脚’的?”陆小郎见他出言无状,依老卖老,以下十分不乐,微温道:“眼睛不管用,就不要满嘴胡说!”

提到眼睛,独眼老儿顿时火冒三丈,一日暴射凶光,气急败坏地吼道:“小子休得无礼,老夫这双眼睛列宁主义问题斯大林在1924—1939年间的重要论文、报 ,就是被那‘阴阳手’所伤,今日你要还个公道来!”

陆小郎觉得这人太过无聊,光天化日之下,血口喷人,分明存心找事,也不甘示弱地道:“干!他伤你眼睛见“逻辑学”、“天文学”、“教育”中的“罗素”。 ,干我屁事?你就是把这条老命丢掉,也轮不到我垫棺材底呀!”

那老狗是不是死啦?不然“阴阳手”怎么会到你的手里?“干!你管不着!”陆小郎心想想敢情色之库那黑袍老翁叫司马军?敢情这怪里怪气的信物就叫“阴阳手”。

独眼老儿说,他的一目乃是伤于“阴阳手”之下,敢情那黑袍老翁还是这个独眼老人的仇家?想到此处,陆小郎恍然大悟!

尚日在斩情庄,色之库外,黑袍老翁交给他信物,要他到洛阳来找人求解葯时,曾经说过“这信物最好别让人见到!”难道黑袍老翁已经预料到,会有人见到信物,而向陆小郎寻仇吗?

独眼老人一见这少年如此狂傲,颇为不耐,冷哼一声,厉言道:“老实说司马军是你什么人?”“毫不相干。”“这‘阴阳手’从何而来。”“人家送的。”“谁?”“不知道”!“好个张狂后生,独眼老人忍无可忍.一双独眼,冒出血丝,盯着陆小郎手中的阴阳平咬牙切齿,也许司马军与他的仇恨太深,此番见物如见其人,扬言道:“不说就是默认,想必那老狗已遭天谴,先我而死,将这‘阴阳手’遗传于你;老夫与司马军势不两立,今日少不得要在你身上做个了断。”

陆小郎被独眼老人误认为黑袍老翁司马军的徒弟,心中正感啼笑皆非,独眼老人又道:“废话少说,闲屁少放,老夫让你先走三招,免得落个以大欺小!”

陆小郎觉得刚换的一身干净白衫,没有必要把它弄脏.低窗静坐,不理不采、独眼老人蓄气在身,大声吼道:“小子,你动不动手?”陆小郎悠然一笑,轻松地言道:“有兴趣,坐下来喝两杯,算我请客,没仇没怨的,动什么手?干!”

独眼老头吼道:“父债子还,师仇徒当,乃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之事,没仇没怨,从何说起!”陆小郎张口道:“干!谁说我是……”

一句话没说完,独眼老头双臂左右一拨,喊了声:“怕死就能行吗?”右手推,霍然出掌,挟着阴邪之风,扑向陆小郎。

陆小郎坐在窗边,刚挨过赵兰一刀,腋下伤口未愈,不敢硬接夹势,恐怕牵动经脉,急将身形一提一滚,飘然飞出窗外……

独眼老人一招得手,雄心万丈,聚丹田,走中宫,跃起双足,头前脚后,紧追而下.没等陆小郎踏上地面,凌空又告压出一掌!

这一掌乃独眼老人穷华生数十年修为而发,一个身带刀伤的陆小郎岂能承受得了?千钧一发之际。陆小郎提起一口真元之硬板住下降之势,挺胸缩腹,将身子往旁斜移三尺。反手十指猛弹。施出一抬‘无相指法’的上乘绝技,穿过独眼老人的掌风,直逼身前气海要穴。独眼老人存心毁人泄恨,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竟有这般能耐,心知这气海要穴若被击巾.必定立死无疑;当下忙收掌势,避过指风,急慾求一落脚之地。

岂知陆小郎得理不饶人,躲过掌风,施出指法,晓得缓斗慢打讨不了便宜,即以迅捷绝伦的速度,强压住心头气血方翻涌,拼命的独眼老人挥掌攻去!

这时,独眼老人脚方落地,闪避走失时,着着实实地挨上一掌,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伤得不轻陆小郎行至他的身旁,伏身问道:“老人伤势如何?”

独眼老人喷出一口血箭,骂道:“何必猫哭耗子!要宰就快!”陆小郎闻言,歉然笑道:“干!伤了老丈,我心已有不忍,何敢再言其他!”独眼老人道:“司马军能调教出你这样一个徒弟来,总该死而瞑目了。”陆小郎笑道:“老丈还说我是司马军的徒弟吗?”

独眼老人扬首反问道:“你不是?”

陆小郎一耸肩道:“干!我根本就没说是。”

独眼老人问道:“那么你与司马军是什么关系?”陆小郎淡淡答道:“干!他是他,我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有关系?”独眼老人听得一怔,似乎仍不相信陆小郎的话;他满腹狐疑地说道:“如果没有关系,司马军的‘阴阳手’,怎会在你身上?”陆小郎摇摇头道:“告诉你,司马军被困在斩情庄的色之牢内,托我拿他的信物找一个人求解葯,今日不是听老丈说起,我还不知道他叫司马军,这叫‘阴阳手’哪!”

独眼老人问道:“他可是应邀去参加斩情庄主女儿的婚礼的?”陆小郎点点头道:“结果中了庄主移运动心法之毒,一月不治,必将天魂丧性!”

“哈哈哈哈!”独眼老人一阵狂笑,震动心脉吐出一口鲜血来,他闭目调息片刻,又道:“老夫也曾接到请帖,心疑其中明有诈,没有前往,想不到司.马军那老狗竟恁地天真上了大当!”陆小郎扶起独眼老人,言道:“干!唐突之处,还望老支包涵。”

独眼老人慨然道:“老夫报仇心切,怪不得你!”陆小郎手一摆:“请进去休息吧。”

独眼老人望着陆小郎道:“少侠功力过人,不知如何称呼?”

陆小郎双拳当胸一抱,施礼答道:“在下陆小郎望老丈忘却前嫌,多多指教。”

独眼老人苦笑着回礼道:“咎自由取,怨他何人?告辞了!”言罢掉头,挥手缓步而去。

此时,满桌子山珍海味,引不起他的胃口,他毫无兴趣地勉强吃了一点,回到客栈后完券内,打算养养精神,晚上赴城隍庙之约。

谁知刚一进门,就看到床中央坐着一个阴阳怪气的瘦老头儿,袭着跟向他嘻嘻嘻笑。

陆小郎一揖到地,恭恭敬敬地道:“老前辈驾临,在下有失欢迎。”

这人穿了身红色短衣裤,正是阳光道上,硬接陆小郎一鞭,而面不改色的江湖奇侠。

瘦老头脸色一沉,言道:“说那么好听干什么?年纪轻轻的,做事不负责任,成何体统!”

陆小郎闻言不解,低声问道:“老前辈此话,不知从何说起?”

瘦老头儿向他扫了一眼,不动声色地责备道:“你只顾逃脱斩情庄四大护法的‘四小旋飞速阵’,丢下那小媳妇就不管啦?”。

“什么小媳妇、小寡妇?”

陆小郎越听越不像话,以为瘦老头儿寻他开心。瘦老头儿却一胜寒霜地叱道:“罗天的小寡妇,斩情庄主的掌上明珠,你懂不懂?”

“你是说雯姑娘?”陆小郎怔了半天,始道:“她……”瘦老头冷叱道:“她什么?”一个人漂泊天涯,你不怕她饿死?”陆小郎回道。“晚辈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强词夺理!瘦老头听不入耳,从床上一晃落到地下,生气地瞪着陆小郎。陆小郎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动手,连忙到:“老前辈你……。”

瘦老头背着手,来回渡着方步,突然昂首朗声言道:“告诉你,雯姑娘已败在我瘦老头儿门下为徒,不准你再期负她!”

陆小郎闻言一怔,忙回道:“雯姑娘能够跟着你练功习武,乃是她的福份,我怎么敢再欺负她呢?”瘦老儿又道:“还有一点,你要记住!”陆小郎恭声回道:“是,是,请老前辈吩咐。”

瘦老头儿声如黄钟大吕,一字一字如敲金击王般道:“事完之后,马上到渤海八卦岛找我,与雯儿成婚”。

陆小郎一听,顿时六神无主,惊叫一声:“啊!”瘦老头儿老脸一扬,冷冷地问道:“你敢不答应?”陆小郎期期艾文地道:“不,不,我……”瘦老头沉声造:“告诉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陆小郎惶然地叫了一声;“老前辈!”

那老头儿一脸不悦之色,侃侃言道:“雯儿已与你拜过天地,入过洞房,上过床,你不娶她,叫她嫁谁?”

这话说得颇有道理,陆小郎想了半天,无言以对,只好推卸自己责任,说道:“拜天地,入洞房,上过床,乃奉师命行事,并非晚辈本意。”瘦老头将手一挥,冷冷地道:“奉谁的命我不管,到时候不来,你要小心脑袋!”瘦老头儿说完,转眼不见人影。

陆小郎急叫了两声:“老前辈,老前辈!”

又狠狠地跺着脚道:“干!岂有此理,那里有这种不讲理的人!”他对雯姑娘印象并不坏,而且还常常觉得对不起她;然而像这种强迫逼婚的事,以陆小郎的性格来说,即使真的砍掉脑袋,他也不肯答应的。

雯姑娘为什么会拜瘦老头儿为师父呢?瘦老头儿又为什么要逼我与雯姑娘成婚呢?他到底是谁呢?将来如果真逼我,我该怎么办呢?

陆小郎想着,又坐在床上行起功来。

调息醒转后,陆小郎决定后,走出后院,来到前面食堂,由于时间太早,没有多少客人上门,他独自饱餐一顿,抹了抹嘴巴,拍着桌子叫了一声:“伙计!”客栈中人都见过他与独眼老人一场惊险之斗,知道他不是个等闲之人,一听叫喊,马上就有一个人跑到他身旁,恭言道:“少侠有何吩咐?”陆小郎眼珠子一瞪,装得阴沉沉地说道:“干!给我来一壶上好的毒酒!”

“是,是,请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回禀店主。”伙计愕然而退,心说:“八成又要出事了。”不久一个年长留须的人,躬身行至陆小郎桌前,轻声神秘地问道:“少侠是要……”“我要一壶上好的毒酒。”留须人望着陆小郎,郑重地言道:“洛阳之地,毒酒只有一种,并非上下之分。”“是毒酒就行,在哪里!”“随我来!”

留须人转身便走,陆小郎跟着他,进入一个房间,关上房门,他又神色慌张地问道:“请问少侠如何称呼?”“在下陆小郎。”

“少侠真要找她吗?”“嗯。”

“唉……”留须人慨然叹道:“数年来,由敞客栈事路前往的人,一向都是有去无回,少侠你……”

“干!我乃受人之托,有急事在身,必须马上见她!”最近闻说那边有些变化,恐怕危险更大呀!”“干!阁下只管带路,其队事不必费必。”

“既然如此,我们走吧!”二人出了客栈,坐上马车,往城东疾驰而去。

途中。留须不断地向陆小郎端详,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叹叹气,像是心事重重,不可言喻。陆小郎被他看得起了疑心,则首问道:“你怎么啦?”留须人古怪地言道:“你们江湖人物真是奇怪,个个都好象命不是自己的,冒这无谓之险,不知道有什么价值?”

陆小郎微笑不答,反而又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们都叫她“松林毒奶奶!是女的?”

“女的有什么稀奇?”留须人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年头,男人越来越瞥气了!陆小郎忍不住一阵大笑,笑这留须人枉为七天丈夫之躯,怎地没有出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