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朗的绝招》

第07章 江湖浪女兴波浪

作者:卧龙生

洛阳东观大街的“老高升”,可说是洛阳城内的第一流旅店,论酒菜的口味,论厢房的洁静,论气派,都是没得挑剔的。

陆小郎回到洛阳时,巳是万家灯火,经过半天的折腾,再加上通天一毒“百毒宴”时,使他恶心得大吐特吐的灵魂中,它是不朽的。他是形式逻辑的奠基人,并且研究 ,腹内早已空空如也肌肠辘辘了。

他进得东观大街时,两房酒馆的菜香飘进了他的鼻子,更加引起了他的食慾,也懒得再回南门那家客栈,反正行囊都带在身边分析,为军事哲学集大成者。毛泽东的军事哲学思想对战争 ,于是迳投老高升而来.

“老高升”还在上座,厨房里勺子敲得震天价响,店小二也是忙得团团转,可是,“老高升”的掌柜眼尖得很往“害无所避,利无所争”的先民社会,崇尚“超世而绝群, ,陆小郎才在门口一亮相,他就迎了上来。

酒馆茶楼都有个规矩,不管生意如何好法,都会留几副上好座头以备有不速的贵客、老高升也不例外。

掌柜见过世面、一见陆小印在秋风瑟瑟之下,只穿一件薄薄的白绸长衫,不但无丝毫畏缩之态,反而英姿焕发,犹似玉树临风,就知这位相公有些来头,那能不立即躬身相迎。

陆小郎方一落坐,掌柜的一连串报出无数的菜名和酒名,陆小郎点了四盘精致小菜,一碗稀饭,一叠卷饼。须臾,菜饭送上。

陆小郎方待举箸,蓦然……

一个华服少年从店外走了进来,这少年约二十四五上下,生得白如玉盘,目如滚珠,真是一个举世难求的美男子。

华服少年一露面,别说满店的食客证了神,就是陆小郎也看得愣住了。

掌柜的连忙上去迎候,那华服少年一摆手,却迳向陆小郎座头上行来。华服少年在行走之间,陆小郎才看出他身上还佩带了一柄长剑,剑身虽被华服罩住,却瞒不过陆小郎锐利的眼睛。

华服少年走至陆小郎面前,抱拳为礼道:“小弟可否在此搭个座位?”陆小郎也不知对方是有意无意,只得将手一摆道。“请便!”

华服少年含笑坐下,然后点菜要酒。

酒菜送上,华服少年屈指弹了弹酒,又伸出一个指间比了一下,掌柜会意,又去取了一只酒杯来。陆小郎只顾低头吃喝,未去注意那少年的举动,蓦然……一只盛满酒的酒杯,从桌面上滑过来,在陆小郎面前停下。

那杯酒盛得慾溢而出,但却一点一滴也不曾洒出杯外。嗯!陆小郎心中暗想,这少年手底下可真有点功夫。这时,只听那华服少年道:“请兄台共饮一杯如何?”

陆小郎摇摇头道:“小弟不擅饮!”

口里说着,手里已在运劲,只听“当”的一声,一记“无相指法”敲到酒杯上,那杯酒已回到了华服少年的面前。一来一往,可说旗鼓相当。

华服少年并未被陆小郎这手指法吓倒,只是淡淡一笑,将头伸近了些,一皱眉问道:“兄台可是初来洛阳?陆小郎点头答道:“不错!”

华服少年又笑道:“洛阳的‘三杯’例最为出名,又数‘老高升’的最好,到这里来的,无不上一杯,来!奉请一杯!”华服少年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嘟嘟嘴道:“小弟先干为敬!”

陆小郎在途中尝过醉酒滋味,见酒有些胆寒,现在人家执意奉请。倒不便十分推拒,可是……可是,那华服少年只顾自己喝酒,忘记再将酒杯送过来,难道自己伸手过去拿,那不成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陆小郎低头思忖,忽然他惊得呆住了。

原来那酒杯已好生生地放在他的面前。

干!是怎样来的呢?自己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啊!这一瞬间,陆小郎脸上的窘态和惊色,是可以想见的,他迅速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籍以掩饰。

“三杯倒”果然名不虚传,进口时芳香醇冽,毫不呛喉,但进入腹后,那酒势热辣劲,可真够陆小郎瞧的啦!

华服少年端起酒壶又要斟酒……陆小郎忙用手按杯口,拒道“干!小弟实在不善饮,这一杯入喉,就快要倒了,何能再加?”

华服少年豪笑道:“别让那‘三杯倒’的酒名吓倒,那是卖酒的人吹牛说大话的,尽管再来上一杯,醉了有小弟在。”

那语气好似彼此是多年好友似的,陆小郎不由得暗暗纳闷了,“干!这么热情,究竟是什么来意呢?”

陆小郎心里思忖着,手也就松开了。

华服少年替陆小郎将空杯斟满,沉稳地放下酒壶,笑吟吟地道:“小弟复性宇文,单名一个康字,能否见告兄台尊名大牲?”

陆小郎道:“小弟陆小郎,请多指教!”

宇文康微一颔首道:“原来陆小郎就是兄台,仲秋之夜,兄台闹翻了黄连峰上的‘斩情庄’,真是了不起!”陆小郎闻言不由暗惊,往‘斩情庄’赴会的人,无不陷身‘色之牢’内,这消息是如何传来的?

“斩情庄’内的人绝不会将自己丢人现眼的事传出来呀!

陆小郎暗三分戒心,还应道:“干!到‘斩情庄’去闹上一闹,小弟自问无此能耐,可能是传闻失实,小弟只能算是去走了一趟。”

宇文康耸肩笑道:“兄台太自谦!小弟亲眼目睹,并非听言传闻,再说,赴会之人,全部被锢,又如何传得出来?”

陆小郎心头猛震,骇然张口道:“干!何亲眼目睹?莫非……”宇文康接口道:“小弟才是名副其实地走了一趟。”语气听来轻松,但却透着几分狂妄。

陆小郎心中震动不已,面上却未露惊色,淡淡一笑道:“干!如此说来,宇文兄出入‘斩情庄’内如入无人之境。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哩!”

宇文康并非谦让,只是简短地知道:“过奖?宇文康的言行义表,颇令陆小郎从折,但宇文康似乎又隐藏着几分诡诘神秘之态,陆小郎又不得不暗暗加以提防,因此不再搭讪。”

一顿酒饭用毕,陆小郎正打算抢着付帐,然后与宇文康分道扬镳,蓦在此时,一个身穿紫色大衫的魁伟大汉走了过来。

那紫衣大汉在相距三尺左右停下,面对陆小邱冷冷一笑道:“浪子!想不到你会到洛阳来!陆小郎暗暗一怔。自己几曾识得这号人物?看样子又好像来意不善,于是一翻眼皮道:“尊驾何人?在下与你并不相识?”

紫衣大汉嘿嘿一声干笑道:“咱们用不着拐弯抹角。断掌‘赵三’的一本帐。今日该来个了断!陆小郎忖度对方一定是“天龙帮”的人。自己跟对万的梁子结得太莽撞,也太不值得,于是强笑道。“干!赵三的女儿赵真兰已经在我的掌下挨了一道,难道还不能算?”

紫衣大汉冷哼道:“那是赵家的事,算不算你管不着,“天龙帮”的门人被你砍掉,没有这样轻松完事!”

陆小郎脸色一寒。冷岭地道:“干!在下可不是怕事的人!只是觉得长此冤冤相报下去。太不值得!”紫衣大汉冷笑道:“长此冤冤相报?嘿嘿!你还打算活着离开洛阳?”

陆小郎情知想躲也躲不过,当即霍然起身沉声道:

“干!少‘臭弹’!尊驾是否就要在这里动手?紫衣大汉一阵大笑,座间突然站起数十个友友劲装大汉,虎视眈眈地盯视着陆小郎。

紫衣大汉煞住笑声。用手指了一指道:“浪子!四下看一看!这些都是勾魂使者,今天你恐怕难逃公道了!”

陆小郎本想竭力忍耐,这样才是你的做人宗旨。这样一来,反而激起了他的万丈雄心,于是点点头道:“干!在下奉陪!”说着,又转脸对宇文康,道:“宇兄,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宇文康一直静静坐在旁边,听着他俩人的一对一答,从未插口,这时,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但他并未走出去,而是走到那紫衣大汉的面前,轻笑着用手拿出口里的牙签,轻描淡写地道:“朋友!报个名儿吧!”

宇文康那份悠闲劲,教谁看了也知道他不是个等闲之辈,紫衣大汉也是个老江湖,焉能走了眼?当时,他心里虽蛮不是滋味,但他却不愿意陆小郎多了一个帮手,得用江湖规矩将他撇开才是,于是,紫衣大汉两掌胸前一抱,拱手为礼道:“在下‘天龙帮’紫衣护法龙锦翔,人称“一剑惊魂……”说着语气一顿,暗中察看宇文康的反应,宇文康似乎未被他的名声震动,又接着道:“敝帮外三堂信堂赵堂主死于这浪子之手、在下奉帮主之命前来讨回公道,请尊驾最好能置身事外!”

宇文康吾了一声,将头一点,道:“行!不过,在下说几句话,不碍事了吧?”

龙锦翔楞了一下,方道:“洗耳恭听!”

宇文康悠地笑容一收,脸色突变,冷冷地道:“贵帮赵堂主不幸丧性,那只怪他学艺不精,江湖上走动,打杀乃家常便饭,死伤更不足挂齿,有什么麻烦好找?”

龙锦翔也不由面色一变,本想发作。想了一想,忍了下去,嘿嘿一声干笑道:“说得对!敝帮赵堂主学艺不精,所以,在下今天要来讨教几招!”宇文康眼皮一翻,沉叱道:“找谁?”龙锦翔被对方傲气一激,愠色已形于言表,冷冷得道:“安啦1当然找不到尊驾头上来!”

宇文康冷喝一声道:“只伯你也不敢!”这可是狂到了头!”

龙锦翔不由得勃然大怒暴喝一声道:“好狂的口气,尊驾来洛阳也该打听!”宇文康冷冷一笑道:“早打听过了,这洛阳城里除了这显“三杯倒”有点虚名,其余的不过是马尾拴豆腐,嘿嘿,提不起来!”

神态,语气,都狂得令人起暴发火,更使举座皆惊。陆小郎也不由暗道一声:“干!好狂的家伙!龙锦翔更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暴喝一声:“好!尊驾想必是艺高胆大,在下要讨教两招!”

陆小郎不了解宇文康的动机,只知道他是呵护自己,于是从旁插口道:“龙护法,不要找错了对手!”

龙锦翔冷哼一声道:“别忙,少不了你一份”宇文康道:“你真要和我比划比划!”

龙锦翔沉声道:“休要口舌逞强!你龙爷让你知道在洛阳地头上容不得你这生小子撒野!”

宇文康仰首一阵大笑之后,朗声又问道:“朋友!你的万儿我又忘记了,能不能再说一道?”龙锦翔并不知宇文康是在消遣他,乃答道:“‘一剑惊魂’龙锦翔,天龙帮紫衣护法。”

宇文康鼻孔里出了一口冷气,不屑地道:‘想不到这洛阳地面上居然还有会耍剑的朋友!”

龙锦翔哪里还忍受得了,右腕一翻“锵”地一声,只见”乌光一闪,一柄通体墨黑,寒芒四射的三尺青峰已掣在手中。

宇文康摇头晃脑地道:“剑倒是一把好剑,只可惜所适非人!”说毕,他竟然惋借地一叹,坐四座位上去.

龙锦翔单看宇文康那种定力,就知也是一位玩剑的行家,稍稍抑住盛怒,冷冷一声道:“怎么,胆寒了?”

宇文康眼一翻,冷冷地道:“告诉你,性龙的!小爷我酒不曾醉,饭尚未饱,提不起劲来!你如真想讨教几招,改天再来,小爷我三五天还离不开洛阳。”

龙锦翔当着十几个用下面前,被宇文康连翻数落,纵使一潭死水,也会搅充浪,何况他是个自税颇高的的大活人?

当下被气得洼洼大叫,高喊道:“小子!你跟我站起来!”话声中,只见墨光大溢,一阵“哗啦”一声,桌上的杯壶碗盘,悉数被龙锦翔一剑挑飞,剑势的快赶和稳准,也算得上是高手了。

陆小郎侧眼一看,宇文康仍神定气闻地座在座头上,两只手平放在桌缘上,似乎在这突变中,眨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陆小郎不由暗自一惊,干!处变不惊!单瞧这份镇定功力,人家的功力恐怕比自己高得多了!龙锦翔又是一声暴喝:“小子!站起来!”

宇文康似乎已在座位上生了根,两只手也像被钉在桌面上,纹风不动地翻了翻眼皮道:“姓龙的,收起你的剑!”

龙锦翔沉声道:“少说废话!站起来!”

宇文康扫了座间一眼,这时座上客大都溜走了,只剩下那十个灰衣劲装汉子伺在四周,掌柜的和店小二挤在一角发抖。

宇文康仍以平静的语气道:“我再说一遍,收起你的剑!”龙锦翔拌腕又挥出一剑,厉声道。“我也再说一遍,站起来,不然下一剑就在你脖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江湖浪女兴波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